中国人民大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30秒完成]
搜索
楼主: 蝶变花妖

[幻梦异侠] 春江花月夜番外故事集(可爱多的粉丝 著)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6:55:44 | 显示全部楼层
  “子进啊,真的会有鸡吗?”
  “一定会有的!”
  “你敢保证会有吗?”
  “…………”
  
  走了能有半个时辰,两人方始摸到了那请客的人家,那是一个很大的宅院,远远就可看到来往宾客络绎不绝。
  王子进急忙与绯绡一同走进去,还好酒席尚未开始,不过客人大都与主人打过招呼,已经入席了。
  主席的桌子上坐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夫人,穿着亮蓝色的褂子,满面皱纹,额上带着一根镶金的发带,甚是雍容华贵的模样。
  
  “姑奶,你还记得我吗?我是子进啊!”王子进见了急忙去与那老夫人攀谈。
  “子进啊,好久不见了,能有十年了吧,出落得如此俊俏!”那老太太说着伸出一只干瘦的手,颤颤微微的却是往绯绡的头上摸去。
  “小生姓胡,这位才是王子进!”绯绡见了微笑道。
  那老太太听了,瞥了王子进一眼,似乎大感失望。
  王子进这样被她一闹,搞得满面通红,甚是窘迫,急忙拉了绯绡入席,就等着吃饭了。
  
  那同桌的宾客都用余光偷偷的看着两人,颇有惊艳之色,绯绡见了甚为得意,“刷”的一声展开了折扇,捋着衣袖,轻摇起来,似乎也不再关心鸡的问题了。
  王子进见他这模样见得多了,早就见怪不怪,已经与旁边的客人攀谈起来。
  “这家中举的是年方十六的二公子?”王子进听了不由吃惊,他这年过花甲的姑奶奶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孙子?
  还记得儿时曾与一个同龄的孩子玩耍过,那孩子似乎甚为俊朗,但是按年纪似乎又对不上。
  “正是二公子宋文俊!”那客人答道。
  “宋文俊?”王子进听了这名字似乎想起什么,忙问道:“那宋文奇又是谁?”
  “自是这家的大公子!”
  “文奇他现在怎样?”对了,就是这个名字,王子进打听到儿时玩伴的消息,甚为开心。
  哪想那人却摇头不语,长叹了口气,又小声道:“他现在疯了,莫要让别人听到!”
  
  此时,菜已经一道道的上来了,王子进只听耳边绯绡欢呼的声音,估计是看到鸡了,可是这些他都已经不在意了。
  那些过往的时光还历历在目,那小孩的俊朗的脸孔还是如此清晰,时光如梭,自己还没有见到他长大的模样,怎么好好的就疯了呢?
  
  “是、是如何疯的?”王子进回过神来,急忙问道。
  “不要与别人说啊,很奇怪的!”那客人又左右望了一下,“据说是一夜之间疯的,疯了以后只会说一句话!”
  “是什么话?”
  “好像是关于门的,半掩着的门!”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6:56:05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半掩门?”王子进听了只觉得摸不着头脑,这确实是一句疯话。
  还来不及思考,就听到隔壁桌子的人连连惊呼,却是好好的一只鸡凭空就消失了。
  王子进只见旁边的绯绡吃得甚欢,碟子里堆满了鸡肉,他也不顾什么形象了,正抓着一只鸡腿往嘴里塞,估计他是不够吃索性把隔壁桌子上的那只也偷走了。
  王子进见状摇了摇头,只觉得心中郁结,一口饭也吃不下。
  
  他和绯绡打了个招呼,便一人离席,走到那老夫人旁边,行了一个礼,“多年不见,不知文奇兄现在可好?我甚是想念!”
  那老太太看了他一眼道:“福儿啊,你想他了?”
  王子进立时哭笑不得,忙道:“我是子进啊!不是什么福儿!”
  “哦,是子进啊!”那老太太笑了笑,脸上的皱纹堆成了山,“文奇现在很好啊!”说完,回头对身后的一个家丁道:“带这位公子去看看文奇吧!他想念文奇了!”
  那家丁俯首答应了,对王子进道:“公子,这边请!”引他往内室走去。
  王子进回头见那老夫人依旧慈眉善目,在朝他和蔼的笑,不由心生疑惑,又问道:“文奇?他真的很好?”
  这话一问,席中有人的酒杯拿捏不稳,那人甚是慌张模样,长须微颤,目光游离。
  “他好得很啊!”老太太答道,又摆摆手,让他们去了。
  
  王子进只觉一头雾水,被那家丁引着,沿着九曲回廊,往内室走去。
  只见院子中假山院落,布置得甚是考究,可是现在他已无心欣赏,一心只惦记着儿时的玩伴了。
  “公子,大少爷就在里面!”那家丁引着他过了一个月亮门,朝一间甚是雅致的房子去了。
  王子进见那院子里种满了桃树,此时桃花虽然已经谢了,但是姿态还是甚为好看,与一些奇花异草相映成趣,一看就是种树的人花了不少的心思。
  
  “文奇?文奇?”王子进心中激动,缓步往那房子走去。
  他踩在鹅卵石铺就的小路上,桃叶繁密,日光似乎在这庭院中也渐渐隐去,但是任凭他如何呼唤,就是无人应答。
  “这是怎么了?”王子进回头问那家丁,却见月亮门旁空无一人,那家丁不知何时已经走了。
  他又看了看那屋子紧闭的雕花木门,心下不由害怕,不知为何,这静谧而美丽的院落令他紧张。
  “文奇,你在吗?”他伸手去推门,那门竟未上锁,应声开了。
  屋里一片漆黑,窗子竟然被人从里面用木板订死,迎面就是一股酸臭的味道。
  王子进急忙用袖口掩鼻,待眼睛适应了黑暗,才发现这是一间书房。里面没有寝具,只有一排排的书架,上面堆满了书籍,都是灰尘满布。一张桌子上寥寥的放了几张纸,从那灰尘看来,不知已经多久没有用了。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6:56:23 | 显示全部楼层
  正在这时,从屋子的黑暗处传来一个人细微的声音:“门啊……”那声音如丝一般飘散在空气中,更像是呻吟,把王子进吓了一跳。
  他急忙顺着声音找去,只见书架的后面蹲坐着一个人,隐约可见穿了一件绸缎的衣服,头发凌乱,面孔完全被遮住。
  
  王子进见了那人,心中一阵难过,这就是文奇吗?他还记得蓝天下,绿水旁,两人一起玩耍的样子,怎么转眼间,那孩童就变成了一个被家人遗弃的鬼一样的人了呢?
  他急忙小声道:“文奇,文奇,我是子进啊,你还记得我吗?”
  那人却不答,透过凌乱的头发望着眼前的王子进,不再言语。
  王子进依稀可见他眉目依旧如以前一样俊朗,只是一双眼睛中已经没有了神采,脸上也全是灰土。
  正在这时,只见那人眼中突然冒出精光,望着王子进身后,大声叫道:“赶快,赶快把门关上,不要让它进来!”
  王子进被他这么一吓,连滚带爬的逃出了那个屋子,文奇随后一跃而起,一把就把门“碰”的一声关上了。
  还兀自叫着:“门,门要关上!它们才进不来!”
  
  王子进见他这样子,估计是完全疯了,只觉得时事变迁,无法预料,人生如戏,又苦多乐少,只好一个人怏怏的走出了那幽静的院子。
  身后还隐约可以听到文奇的声音:“千万不要让门半掩啊,半掩门啊……”
  像是哀号,又像是控诉,飘荡在那布满花香的空气中。
  他踏着渐长的夏草,想要回到大厅去,可是哪想心有牵绊,恍恍惚惚的就是找不到回去的路。
  “这可要怎么回去?”眼见转了两圈又跑回了那月亮门前,正在踌躇间,眼光一瞥,看到一间茅屋。
  那屋子离文奇所在的院落甚近,看着像是下人所住。
  那屋子的木门半掩,里面黑漆漆的不知是什么。
  
  王子进见了半掩的门,只觉得好奇,就多看了两眼,这一看不要紧,却吓出了一身的冷汗,那门后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
  一个白色的人脸,依稀是个女人的脸,头发很长,桃红的衣服,正在透过那门的缝隙看向自己这边。
  
  哀嚎声音还像风一般飘荡在耳边:千万不要让门半掩啊……。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6:56: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王子进只觉得脑门发冷,急忙揉了一下眼睛,却见那门后依旧是黑洞洞的一片,哪里有什么女人?
  正在这时,有人伸手一下拍在他的后背上,吓得他“哇哇哇!”的叫了起来。回头一看,一张俊脸上挂着笑闹的表情正看着自己,却是绯绡。
  “哎呀,你可吓死我了!”王子进见是他,总算是松了口气。
  “子进,我找得你好苦啊!”绯绡环视了一下四周,“这院子倒是幽雅啊!”说罢也看到了那个茅屋,挂在脸上的笑容一下就僵住了。
  “有什么不对吗?”王子进见了他的表情问道。
  “没有什么!我们回去吧!”说罢,转身就走了。
  
  王子进只好跟在他后面,两人一前一后的出了园子。
  王子进心中难过,便把宋文奇的事与他一一说了,边说边感慨世事无常,人生苦短,只觉得心中似乎有满腔的郁结无从发泄。
  “他是怎么疯的?”绯绡听了问道,剑眉紧锁,似乎在思考什么事情。
  “不知道,好像一夜之间就这样了!”
  “那很是蹊跷啊!”绯绡摇头道:“大凡疯者,必是经历了什么伤心的事情或是受了什么强烈的刺激,哪有无缘无故疯的!”
  王子进听了这话,突然感觉他似乎话里有话,急忙问道:“绯绡,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事情?”
  绯绡却嘴角一牵,微笑了一下,“反正这里似乎有什么古怪!”
  “那文奇还能不能痊愈呢?”他急忙问道。
  “所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要看这救人的人本领如何了!”
  
  王子进听了这话,只觉得心中冰冷,周围的树叶被风吹得沙沙作响,这世界一下寂静得可怕,过了一会儿,他才颤声道:“你,你说文奇是被人陷害?”
  绯绡听了,美目一斜,眼光如刀似剑,分外冷酷,“你以为?这世上蹊跷的事有如此之多?”
  “那我们快快救救他吧,不然他这个样子终此一生,不是太过可怜!”
  “子进,还是从长计议吧!”
  “不不不!见人受困,怎可坐视不理!”王子进说着,已经一马当先,往主屋走去。
  他心中着急,走得飞快,不到一柱香的功夫已经走到了大厅里。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6:56:59 | 显示全部楼层
  只见客人大多已经散尽,只有几个家丁和奴婢在收拾桌子。主人一家还在把酒言欢,看起来甚为开心的模样。
  王子进见了他们,又想起在那黑暗而狭窄的小屋中的文奇,不由难过,只觉得这差距如此之大,不啻于天上人间。
  他一撩袍角,已经走了进去,倒转折扇,朝那一家人鞠了一躬,“叨扰各位用餐了!在下有话要说!”
  “福儿啊,你有什么话就说吧!”那老夫人依旧和眉善目道。
  王子进也无心与她争,急忙道:“我刚刚探访文奇兄回来,正好有一位至交,可解文奇兄的病症!”
  说罢,回头望向身后的绯绡。
  
  绯绡没有想到这个呆子如此冒失,只好也走上前去,做了一个揖:“小生姓胡,略懂一些医术,或许可以助大公子康复!”
  哪知这话刚刚出口,那一直坐在主座的一个蓄着胡须的中年男人一下就发起急来:“看你这人也甚为潇洒,不似凡品,怎的满嘴妄言?”
  绯绡却并不答话,只是面带微笑,清澈的目光一直上下打量着那男人。
  “我的儿子根本就没有病,你又从何医治?”那人继续道。
  王子进这才知道这人就是自己那未曾谋面的舅父了,“可是,可是我见文奇兄……”他急忙要解释。
  “不错,是我们弄错了!”绯绡见状急忙一把拉住了他,“在下这就告辞了!”
  “我说文奇没有事吗?他怎么会有事?”那老太太听了又兀自嘟囔着。
  
  王子进呆立在大厅中,望着这一桌子的人,只觉得他们如鬼魅般可怕,好好的一个人变成了疯子,他们却不闻不问,事不关己,如此冷漠,便是连禽兽都不如。
  
  “子进,我们走吧,日后再做打算!”绯绡拉着王子进急忙出了大厅的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还要与他们理论!”王子进一路气愤,大声嚷嚷着。
  刚刚嚷嚷了两句,他就像是被谁掐住脖子一般,不说话了,只见厢房那边,有一间屋子的门半掩,一个人正透过那门缝在看着他们二人。
  绯绡显然也发现了那个人,那是一个少年的面孔,估计不过十几岁的模样,头戴发冠,俊秀的脸上一双眼睛分外的锐利有神。
  那人发现二人也在看他,慢慢的将门合拢。
  
  此时已近黄昏,树影婆娑,王子进望着那厢房的雕花房门,又望着这铺了青石板的庭院,只觉得这是逢魔的时刻,这一扇扇的门后,是谁躲在里面,用它们的眼偷看这繁华缭乱的人世?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6:57:16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你看到了吗?”王子进回过神来,问身边的绯绡。
  “看到了!好像是个少年!”绯绡拉着王子进道:“我们快走!回去再说,这房子里有诸多古怪!”
  
  两人回到客栈的时候天已完全黑了,王子进呆坐窗边,望着外面初放的华灯,只觉得心中难过。
  绯绡知他心中气愤,也不理他,一个人坐在烛光下又啃起鸡来。
  “绯绡,文奇兄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家人为何不救它?”
  “不知道!”绯绡抬头道:“反正事情不似那么简单,似乎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在那家中盘亘。”
  “是什么奇怪的东西?”
  绯绡听了目光迷离,似乎在想什么事情,“今日人太多了,生气太足,我也没有什么把握,待得过几日,我们再去看看!”
  “啊?”王子进听了叫道:“还要过几日啊?那文奇兄不是还要遭几日罪?”
  “事情没有查清之前,还是不要冒然出手!”绯绡一脸狡黠,轻声笑道,“不然只会把事情搞砸!”
  王子进听他说的也有道理,只好去楼下买了两坛黄酒,借酒浇愁,两人一直喝到半夜。
  
  此时在那宋家大宅中,月亮门外,桃树的影子被月光投射在地上,婆娑起舞,似少女婀娜的丰姿。
  树下一个人,正伸手抚摸着那桃树纠结不平的树干,头发蓬乱,目光呆滞。
  那是春天的桃树,他儿时一手栽下,在这万籁俱寂的夜晚,失去了意识的他似乎还没有忘记这陪伴了他十几年的伙伴。
  此时正是半夜,夜凉如水,月满如盘,清冷的月光撒满庭院。
  那庭院旁边的一个小小的茅屋中,轻轻的传来“吱呀”的一声,那破旧的木门居然自己开了。
  接着凉夜中传来“簌簌”的声音,庭院中并没有人,但是地上的青草却好像被人践踏一样歪到了一边。
  似乎有人从门中出来,正踏草而行,可是这月色如此明亮,只有茅屋的木门洞开,那庭院之中,又哪有什么?
  
  是夜,王子进喝了几杯黄酒,正睡得深沉,只觉有人在轻轻摇他。
  “子进,起来了!”他睁开惺忪睡眼,见眼前站了一个人,白衣如雪,一双漆黑的眼睛正凝望着他,不是绯绡是谁?
  “这么晚了,叫我有何事?”
  “有人刚刚叫门,你去看看!”
  王子进仔细的听了一下,果然是一阵轻微的叩门声从暗夜中传来。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6:57:53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三人踏着月光,很快就来到了宋家大宅,春桃却引着二人直往后院去了。
  “此时天色已晚,二位公子这边走!”
  王子进和绯绡只好跟着她从后门走进去,她东拐一下,西拐一下,很快就带着二人又来到那有着月亮门的庭院。
  那庭院中绿树葱葱,在黑夜中看起来甚是恐怖,一栋房子立在院中,乌漆漆的一片,不见灯火,正是那宋文奇居住的,被木板订死了窗户的房子。
  王子进见了那房子,只觉得身上发冷,白日里怎么没有觉得这样可怕?
  “这边就是公子居住的房间!”春桃在一边介绍。
  
  绯绡却不看那主屋,一双美目倒是死死的盯着月亮门旁那个破败的茅屋,那茅屋的木门此时已经大开,似乎有什么人走出来的时候忘记了关门,门里是黑洞洞的一片。
  “这是什么地方?”他伸出折扇指了指那茅屋。
  春桃见他问起,脸色一变,过了一会儿缓缓道:“这里据说是个神社,好像以前供奉过菩萨什么的,后来就荒废了!”
  绯绡不再打听,“我去看看你家的少爷!”
  “公子替少爷诊病,我在门外伺候着,有事叫我即可!”那春桃说着就垂手站在门外,倒真是一副侍女的模样。
  
  王子进望着那紧闭的雕花大门,一颗心又提到了嗓子眼,颤抖道:“绯绡,我们真的要进去?”
  绯绡瞪了他一眼道:“你自己充英雄,闹着要救你朋友,怎么现下如此胆小?”
  王子进被他一激,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一把就推开了房门。
  
  那屋子里面此时已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比白日里更吓人一些,只有那酸臭的腐败气息不曾改变。
  绯绡伸出手掌,一簇青色火焰“突”的一声就跳了出来,照亮了大半个房间。
  “这里什么味道?这般难闻?”他说着拿袖口掩鼻,似乎不堪这酸臭气息。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6:58:17 | 显示全部楼层
  哪想话音未落,就从斜里窜出一条黑影,一下推开二人,扑到门上,双手齐用,一把就关了大门。
  那人回头朝二人阴森森的笑道:“门啊,门要记得关好!”
  “哇!”王子进被他吓了一跳,一下就躲到绯绡的身后。
  在青色火焰的映照下,只见那人蓬头垢面,目光迷离,似乎不大清醒,正是王子进的儿时玩伴宋文奇。
  
  绯绡却并不害怕,直直的看着宋文奇,只觉得这人疯的怪异,他小声朝王子进道:“子进,子进!这人怕是元神被什么厉害的东西占去了!”
  “啊?那我们要怎么办?”王子进到了此时已经甚是后悔插手这件事。
  “你且去问问他,在门后有什么?”
  “为什么是我?”王子进哭叫道。
  “你与他相处过,且去试试!”
  王子进见推脱不掉,只好硬着头皮上阵,颤声道:“文奇兄,你还记得我吗?我是子进啊!”
  “是福儿吗?”
  
  为什么这家里的人都说福儿?王子进只觉得这人和那老太太如出一辙,不过现下也管不了这么多了,他急忙继续道:“我是子进啊,你还记得我吗?小的时候我们曾一同玩耍过!”
  那宋文奇目光更为迷离,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文奇,我想问你!”王子进说到这里,吓得咽了口口水道:“门后,你在门后看到了什么?”
  那宋文奇听了,环视一下四周,似乎怕别人听到一般,小声道:“我,我那天夜里看到了!”
  “看到了什么?”
  “看到了有人从门后出来!”
  王子进听了只觉得一头雾水,门后走出人,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吗?
  却听他继续道:“那夜好黑,一个人就那样从没有人的茅屋中走了出来!”
  听他这样一说,王子进只觉得背后渗出冷汗来,那破败茅屋的样子,那洞开的门,又浮现在他的眼前。
  正害怕间,突然眼前一黑,又是什么也看不到了,却是身后的绯绡一把合上手掌,熄灭了那跳动的青色火焰。
  
  “绯绡,你莫要吓我啊!”王子进急忙叫道。
  哪想黑暗中伸出一只冰冷的手掌,一把按住了他的嘴,那人轻声在他耳边道:“子进,不要说话,有人来了!”
  
  王子进瞪圆了一双眼睛,大气也不敢喘,只见那唯一能透过月光的雕花门上,恍恍惚惚的映出了一个人的影子。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6:58: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两人回去又睡到日上三竿,昨日所见,似乎就像一场噩梦一般,在阳光下烟消云散。
  “子进,你且仔细回想一下那宋家有什么怪异的事情?”
  “怪异?”王子进歪着脑袋拼命的想,“就是文奇疯了吧,还有什么怪异?我那姑奶上了年纪,自然糊涂,别的倒没有什么?”
  绯绡听了,坐在窗旁,端起一杯茶喝了,面无表情,似乎在思考什么事情。
  “有什么不妥吗?”王子进见他面色难看,急忙问道。
  “我在想一件事!”绯绡说着扬了扬眉毛,“宋文奇疯了,元神被人夺走,又是谁干的呢?那人为什么偏偏要他的元神不可呢?”
  王子进望着绯绡的一张俊俏的脸,听他一字一句的说话,只觉得似乎事情的真相就快水落石出,但是偏偏就差一个环节。
  “夺走元神的估计就是那茅屋中出来的东西,可是为什么他的父亲会知道这件事呢?”
  绯绡说着,似乎又面临难题,望着窗外道:“子进,你没有发现他们家的人都很熟悉一个人吗?”
  王子进听了脑中想起一个简单的名字,像是小厮的名字一样好叫的名字,脱口而出:“福儿!”
  初时听到,还以为那是老太太糊涂了,随口瞎说的,后来在文奇嘴中又听到,他才注意到这个名字。
  
  “是啊,是啊!”绯绡听了笑道,又端起杯子喝了一杯茶道:“好像上上下下都知道这人啊,看起来甚有身份,可是又没有见过他!”
  “是不是我们找到这个福儿是谁这事情就会水落石出呢?”
  “子进!”绯绡笑道:“现下还不能判断是否真的有这样一个人呢?而且还不知道这是人的名字还是动物的名字,不可妄下结论!”
  
  王子进听了,觉得很有道理,只好点了点头。眼见那太阳正高悬在头顶,心中不由焦急万分,隐隐希望这日头早些西沉,好再去那宋家大宅。
  
  那隐藏在门后的,半夜中走出来的,吓疯了宋文奇的人,到底是谁呢?
  王子进想着伸嘴吹散了笼罩在热茶上的雾气,倒是笼罩在心中的迷雾,要如何驱散?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6:59: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七、
  好不容易捱到天黑,两人收拾一下就又去宋家大宅了,今日那引路的婢女春桃倒是没有来叩门。
  此时夜雾弥漫,空气低沉,月亮也隐藏在厚厚的云层后面,是个阴抑的夜晚,不同于前日的云淡风清。
  王子进心情沉重,那衣服上又沾了雾气,似乎也比平日重了几分,倒是前面的绯绡,白衣依旧翩然若舞,似乎这夜雾半点也没有沾到他的身上。
  
  “到了!”绯绡说着停下脚步,眼前的一扇红色大门,正是那宋家的后门。
  “我们进去!”他说着用手一推,门“呵哧”一声就开了,门里的木制插销已经断为两截,绯绡回头朝王子进得意的笑了一下,一撩袍角就走了进去。
  王子进知他干这种偷鸡摸狗之事最是在行,天下的诸般大门怕是没有一扇能把他关在外面,见他这骄傲模样,只好摇头轻笑,跟着他进去了。
  
  “绯绡啊,你说今晚能不能查出什么啊?”王子进踏在那青石板上,又开始害怕起来。
  “不知道!”绯绡左拐一下,右拐一下,“先去那茅屋,且看里面有什么古怪?”
  “啊!”王子进听了不由哀号,“那屋子好像很吓人啊,我们能不能明日白天再来?”
  绯绡听了,冷冷的瞪了他一眼,“白天看有什么用?大凡鬼怪都是夜里出现,你白日里去除了一堆尘土以外还能找到什么?”
  王子进见他似乎打定注意,也不敢再说什么,只好硬着头皮随着他往那茅屋方向走去。
  两人又走了一刻钟的功夫方走到那月亮门外,此时院落里树影婆娑,漆黑的一片,今夜不见月光,那黑暗似乎比昨夜更加沉寂一些。
  “我们过去吧!”绯绡一马当先,往那阴影中的破败茅屋走去,那屋子分外的奇怪,小小的木门又变为半掩,留下窄窄的一条黑缝,似乎有人在里面观望着这大千世界。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6:59:22 | 显示全部楼层
  王子进心如打鼓,害怕万分,一边走一边四处观望,生怕草丛中窜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出来。
  夜草沾了露珠,湿湿凉凉,他不由暗道:王子进啊,王子进,这只是一个梦,不要怕,等会儿醒了又会在客栈床上,什么都不曾发生。
  还没等安慰完自己,就见前面的绯绡,身子一扭,白影一闪,已然推开那木门走了进去。
  “绯,绯绡,等等我啊!”他万万没有想到绯绡竟然这样冒失的进去了,把自己一人留在这黑暗阴森的庭院中。
  他急忙快走两步,一把就去拉那茅屋的木门,哪想那门上竟然没有拉手,光溜溜的没有着手之处,而绯绡进去以后,竟然连门缝都没有留一个。
  “绯绡,绯绡,快点开门啊,我进不去啊!”王子进拼命在外面拍打着那木门,可是那门里毫无声息,更不似有打开的样子。
  他拍打一会儿,心中更是害怕,急忙把耳朵贴在了那门上,去倾听里面的声音。
  
  似乎有“簌簌”的声音传来,难道里面有人踏草不成?
  那声音越来越近,他方才发现是屋子外面,自己的身后,又有人穿过那月亮门朝庭院走来。
  这么晚了,难道又是那自己的舅父来哭诉忏悔?他想到这里,急忙隐身到那茂密的草丛中。
  只见黑夜中一个人影慢慢的甚为悠闲的走了过来,那人身形有些消瘦,身量也不是很高,头戴发冠,似乎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
  这人又是谁?王子进只觉这家人处处透着古怪,夫人命一个怪里怪气的侍女去请他们又不让别人知道,男主人在三更半夜跑到自己疯了的儿子门外哭诉,这次又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乘着这月黑之夜来到这庭院中,不知要干什么?
  
  还没等他想完,只见那少年左右看了看,似乎鬼鬼祟祟的样子,摸到那宋文奇居住的屋子,一推门就走了进去。
  他去干吗?王子进只觉好奇心起,也不去管那兀自在茅屋中的绯绡了,蹑手蹑脚的摸了过去。
  他身后的茅屋,木门突然“咯”的一声,打开了一条门缝,里面露出一张俊美的脸孔,双瞳如漆,正万分焦急的望着在杂草中渐行渐远的王子进。
  
  月亮依旧隐没在乌云后面,黑暗的天空中,连星光都没有半点。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6:59:44 | 显示全部楼层
  八、
  王子进悄悄的摸到屋子外面,趴在门上往里偷看,哪想那屋内太黑,根本就什么也看不到。
  屋内一片寂静,也不知那少年进去干什么了,过了一会儿,就听见里面似乎传来桌椅翻倒之声,甚是响亮。
  此时王子进再也待不住了,一把就推开了大门,借着微弱的月光,可见那少年正捉着宋文奇的脖颈的衣裳,已经将他按在了那书案上。
  他听到有人进来,急忙回头,这一回头,把王子进吓了一跳,只见那少年甚为清秀的一张脸上,一排门牙暴突,倒像是什么动物的牙齿一般。
  
  “哇!你是什么东西?”王子进见了惊叫道。
  那少年笑了一下,嘴上的牙“呼”的一下就不见了,一张脸又恢复成常态,王子进这才认出此人就是那日在落日余晖的照耀下躲在厢房门内偷看他们的那个少年。
  “在下宋文俊,是这家的二公子,倒不知阁下是哪路神仙,在这半夜擅闯我家的宅院?”那少年说话倒甚是得体,王子进见他那斯文模样,倒有些怀疑自己方才是否眼花了。
  “我,我是文奇兄的朋友,因为甚为挂念他,所以才来瞧瞧他!”这话自己听了都觉得心虚。
  “朋友?”那宋文俊冷笑道:“我这疯了的哥哥,竟然还有朋友!”那清秀的一张脸上,挂着的全是阴险的嘲弄表情。
  王子进见他这模样,气不打一处来,高声道:“文奇兄是被人陷害,只要找到那吸走他元神的人自会恢复正常!”
  那宋文俊听了,一张脸居然一下就僵住,缓缓道:“你还知道什么?”
  王子进说完甚为得意,“我知道的多了,我还知道那怪物就是从那茅屋中出来的,但是自有办法将他封印回去……”
  
  还没等他说完,就见宋文俊突然两眼一翻,一把就抢了上去,掐住了王子进的喉咙。
  “你、你这是干吗?”王子进见了急道,这少年身量矮小,力气倒是不小,他挣扎了半天,就是动弹不得。
  “看你好像也是读书的,吸了你的元神,是不是能下次金榜题名呢?”他说着手上加力,笑容甚是阴险。
  王子进被他掐得两眼发黑,呼吸困难,正在这时,二人身后的宋文奇居然一跃而起,一下就撞到掐着王子进的少年身上,那少年受了撞,一个趔趄倒在地上,王子进见状急忙手脚并用的爬了出去。
  只见月光中,疯了的宋文奇大呼小叫的往外跑去,脸上全是惊惧之色,真是吓坏了。
  
  王子进也趔趔趄趄的逃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弟弟为什么要杀哥哥?那二公子到底是人还是鬼?难道从那茅屋中出来的就是他吗?
  他还没等想明白,就见那黑暗中的茅屋又露出一道门缝,那门里正有一个人的脸,透过浓重的夜色,在直直的看着他。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6:59:58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人的脸,秀丽中带着英俊,好像绯绡啊,怎么他不出来?
  还没等他想明白,就觉得脖颈一紧,又有一双冰冷的手掐住了他的脖子。王子进一时害怕,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手肘一弯就打到了那人肚腹之上。
  只觉得脖子上的手松了一下,他急忙又跑了两步,露水将草浸湿,甚为绊脚,根本就无法跑快。
  “你这书生,不早早将你收拾了,便还要造次!”那少年说着手臂一下暴长,就要抓王子进的后心,那根本就不是人类的手臂。
  王子进这一惊非同小可,一时呆立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正在这时,就听身后有人叫道:“接住!”却见一道冷光划破黑暗,一柄钢刀被人扔到了他的脚下。
  他急忙在地上打了个滚,捡起那刀,直直的往那手臂上砍去,眼看就要得手,那手臂却突然拐了个弯,一掌就劈到他的手腕上。
  接着只觉手腕一痛,那刀拿捏不稳一下掉到地上,还不知是什么回事,却见自己面前的少年面色异常悲怆,望向自己的身后道:“父亲,在你的眼里,我到底还是鬼魅吗?”
  
  王子进听他这样一说,急忙回头看去,果然有一个穿着绸缎褂子,留着美髯的中年人正站在那月亮门外,一脸的悲苦模样,正是自己的舅父。
  
  过了半晌,只听他哽咽道:“都是,都是我的错,让我的大儿子疯了,小儿子变成了鬼!”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7:00:17 | 显示全部楼层
  九、
  这是怎么回事?王子进夹在这父子俩中间,只觉得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却听那宋文俊柔声道:“父亲,父亲你不要怕,只要把这书生解决了,就没有人知道我们的秘密,到时我再去赴考,金榜提名,自可光宗耀祖,这不是父亲你的愿望吗?”
  王子进听了这话,大大不妙,拔脚就要逃。却见宋文俊那长臂一把就捡起地上的钢刀,向他后心掷去。
  “不要啊,绯绡救我啊!”王子进眼见那刀带着破空之声飞来,自己身上就要添个透明窟窿,一时吓得魂飞魄散。
  正在这时,斜里冲出一条白影,一把就拉住王子进的衣领,把他拽到一边,那刀带着风声从王子进腋下掠过,“当”的一声砸到那院落的墙上。
  “绯绡啊,你怎么这时才出来啊,那茅屋有什么好啊。要在里面待那么久?”
  却见绯绡朝他笑了一下道:“我出来不就好了?”说罢望了望那茅屋道:“那屋子甚是古怪,如果没有人呼唤我的名字,就无法出来!”
  “啊?你这样本事也不行?那里面到底有什么?”
  
  “等下再与你说,先收拾了他再说!”绯绡说罢,一把推开了王子进,缓缓从腰间拿了玉笛出来,手一翻,那玉笛已经变做一把刀刃血红的长刀。
  那少年见了绯绡,双目圆睁,甚为气愤,“你是什么人?来坏我的事?”
  绯绡听了将刀一横,轻笑道:“我是来渡死了的人去冥河彼岸的!”
  “你说谁死了?”那少年说着,一跃而起,双手带着腥风就往绯绡的身上扑去。
  
  “舅父,舅父,这是怎么回事啊?”王子进急忙跑去问他舅父。
  却见那中年人面容沮丧,缓缓的蹲到地上,抱头痛哭道:“这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这是为何啊?你有什么错啊?”王子进还没等问出答案,就见草丛中窜出一个人来,疯疯癫癫的拿着一枝树枝唱道:“半掩门啊,门半掩,鬼啊怪啊,都出来!”
  却是那疯了的宋文奇,他在这黑夜中唱这样的曲子,让人觉得诡异无比。
  王子进望着那绯绡正与那少年斗得正欢,又望了望这疯了的人,突然心中难过,不知该如何是好。
  “文奇啊,父亲对不起你啊!你原谅我吧,我错了啊!”他说着一把就抱住了宋文奇,哭得老泪纵横。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7:00:32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快快回去吧,此处不是你该来的地方!”绯绡一边与那少年搏斗一边道。
  “我回不回去,干你何事?”那少年阴笑道,手上加力,一下狠似一下,长长的指甲在黑夜里泛着幽蓝的光。
  却见绯绡一个转身,落到离那少年几米的地方道:“我刚刚从那茅屋中出来!”
  那少年听了面色一变,“那又怎样?”
  “那里里面供奉了很多古代的土俑!”
  “那又与我何干?这屋子早就失修,以前就是用来祭神的!”
  绯绡听了笑道:“怕不是祭神那么简单,大户人家以前死了主人都要家人陪葬,后来就以人形的土俑代替。这屋子,怕就是建了存放那些废弃的土俑!”
  王子进听了这二人的对答,只觉得纳闷,不知绯绡到底想说什么。
  却听绯绡继续道:“时间久了,这里的土俑五脏中空,慢慢的被有灵气的东西侵占,只要有人叫它们的名字,就会有可怕的东西走了出来。”
  “哈哈哈!”那宋文俊似乎听了一个很好玩的笑话:“这与我又有何干?我会是那些灰扑扑的东西吗?”
  “不,你不是!”绯绡说罢,顿了一顿继续道:“我在里面又发现了一具婴儿的骸骨,福儿!就是你吧!”
  
  这话一出口,那一边抱着宋文奇痛哭的王子进的舅父,一下就止住了哭声,一双尚自满是泪水的眼紧紧的瞪着绯绡。
  而那少年,似乎也没有了先前狰狞的神色,面色悲哀,过了一会儿,缓缓道:“不错,我就是福儿。因为没有长大,所以只有乳名!”说罢,声音中似乎带着哭腔:“哪家的孩子不想长大?我却连名字都没有就死了!”
  
  一时间院落中死寂一般的沉默,只有夏虫鸣叫,王子进大气也不敢喘,空气中只余宋文奇疯了的歌声:“半掩门啊,门半掩……”
  
  慢慢扩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30秒完成]

本版积分规则

全国大学论坛友情链接
北京高校排名 上海高校排名 天津高校排名 重庆高校排名 广东高校排名 江苏高校排名 山东高校排名
河南高校排名 浙江高校排名 河北高校排名 辽宁高校排名 四川高校排名 湖北高校排名 福建高校排名
广西高校排名 湖南高校排名 黑龙江高校排名 安徽高校排名 江西高校排名 吉林高校排名 云南高校排名
陕西高校排名 山西高校排名 内蒙古高校排名 新疆高校排名 贵州高校排名 甘肃高校排名 海南高校排名
青海高校排名 宁夏高校排名 西藏高校排名 香港高校排名 澳门高校排名 台湾高校排名 TOP100高校排名
安徽农业大学论坛
安徽建筑工程学院论坛
安徽医科大学论坛
安徽师范大学论坛
安徽工程大学论坛
安徽科技学院论坛
安徽大学论坛
安徽工业大学论坛
安徽中医药大学论坛
安庆师范大学论坛
安徽财经大学论坛
安徽理工大学论坛
合肥师范学院论坛
合肥学院论坛
合肥工业大学论坛
淮北师范大学论坛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论坛
北京农学院论坛
北京城市学院论坛
北京舞蹈学院论坛
北京电影学院论坛
北京吉利学院论坛
北京服装学院论坛
北京印刷学院论坛
北京信息科技大学论坛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论坛
北京警察学院论坛
北京工业大学论坛
北京民族大学论坛
北京体育大学论坛
北京工商大学论坛
北京建筑工程学院论坛
北京中医药大学论坛
北京化工大学论坛
北京联合大学论坛
中央戏剧学院论坛
中央美术学院论坛
中国科学院大学论坛
中国农业大学论坛
中国音乐学院论坛
首都医科大学论坛
中央音乐学院论坛
中国信息大学论坛
现代音乐学院论坛
中国医科大学论坛
首都师范大学论坛
中国药科大学论坛
中国社会科学院论坛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论坛
中央财经大学论坛
中国矿业大学论坛
中国政法大学论坛
中华女子学院论坛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论坛
外交学院论坛
中央民族大学论坛
华北电力大学论坛
北方工业大学论坛
北京交通大学论坛
北京大学论坛
清华大学论坛
国际关系学院论坛
中国石油大学论坛
北京科技大学论坛
北京林业大学论坛
北京理工大学论坛
北京师范大学论坛
北京邮电大学论坛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论坛
北京外国语大学论坛
北京语言大学论坛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论坛
中国传媒大学论坛
中国人民大学论坛
福建农林大学论坛
福建医科大学论坛
福州师范大学论坛
福建工程学院论坛
福建中医药大学论坛
福州大学 论坛
华侨大学论坛
集美大学论坛
闽江大学论坛
闽南师范大学论坛
闽南理工学院论坛
莆田学院论坛
泉州师范学院论坛
厦门大学 论坛
厦门理工学院论坛
仰恩大学论坛
兰州工业学院论坛
兰州交通大学论坛
兰州大学论坛
兰州财经大学论坛
西北师范大学论坛
西北民族大学论坛
东莞理工学院论坛
广州美术学院论坛
广东女子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广东技术师范学院论坛
广东医科大学论坛
广东海洋大学论坛
广东石油化工学院论坛
广东药学院论坛
广东金融学院论坛
广东财经大学论坛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论坛
广东工业大学论坛
广州工商学院论坛
广州商学院论坛
广州医科大学论坛
广州体育学院论坛
广州中医药大学论坛
惠州学院论坛
岭南师范学院论坛
广东培正学院论坛
华南农业大学论坛
韶关学院论坛
南方医科大学论坛
南方科技大学论坛
广州大学论坛
暨南大学论坛
华南师范大学 论坛
华南理工大学 论坛
深圳大学 论坛
中山大学 论坛
汕头大学论坛
五邑大学论坛
星海音乐学院论坛
仲恺农业工程学院论坛
肇庆学院论坛
桂林理工大学论坛
桂林电子科技大学论坛
广西大学论坛
广西师范大学论坛
广西财经学院论坛
南宁职业学院论坛
贵州师范大学论坛
贵州大学论坛
海南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海口经济学院论坛
海南外国语职业学院论坛
海南经贸学院论坛
海南科技职业学院论坛
海南医学院论坛
海南师范大学论坛
海南软件职业学院论坛
琼州学院论坛
海南大学论坛
河北大学论坛
河北农业大学论坛
河北工程大学论坛
河北医科大学论坛
河北师范大学论坛
河北科技大学论坛
河北工业大学论坛
河北经贸大学论坛
河北理工大学论坛
唐山大学论坛
石家庄经济学院论坛
唐山师范学院论坛
燕山大学论坛
河南科技大学论坛
河南农业大学论坛
河南师范大学论坛
河南大学论坛
黄河科技学院论坛
河南工程学院论坛
河南中医学院论坛
河南理工大学论坛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论坛
洛阳理工学院论坛
南阳师范学院论坛
郑州大学论坛
郑州轻工业学院论坛
哈尔滨商业大学论坛
黑龙江科技大学论坛
黑龙江中医药学院论坛
哈尔滨工程大学论坛
哈尔滨医科大学论坛
哈尔滨师范大学论坛
哈尔滨学院论坛
哈尔滨理工大学论坛
东北农业大学论坛
东北林业大学论坛
东北石油大学论坛
齐齐哈尔大学论坛
黑龙江大学论坛
哈尔滨工业大学 论坛
华中师范大学 论坛
中国地质大学 论坛
汉口学院论坛
湖北师范学院论坛
湖北经济学院论坛
湖北工业大学论坛
湖北中医药大学 论坛
湖北美术学院论坛
湖北汽车工业学院论坛
湖北大学论坛
湖北民族学院论坛
华中科技大学 论坛
华中农业大学论坛
江汉大学论坛
中南民族大学论坛
武汉音乐学院 论坛
武汉工业学院论坛
武汉大学论坛
武汉理工大学论坛
武汉体院学院论坛
武汉工程大学 论坛
武汉工商学院论坛
武汉纺织大学论坛
武汉科技大学论坛
武昌理工学院论坛
长江大学论坛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论坛
长沙学院论坛
中南大学论坛
中南林业科技大学论坛
长沙理工大学论坛
湖南农业大学论坛
湖南工程学院论坛
湖南师大论坛
湖南商学院论坛
湖南科技大学论坛
湖南文理学院论坛
湖南中医药大学论坛
湖南工业大学论坛
衡阳师范学院论坛
吉首大学论坛
国防科技大学论坛
南华大学论坛
湖南大学论坛
湘潭大学论坛
长春工程大学论坛
长春大学论坛
长春工业大学论坛
长春理工大学论坛
吉林农业大学论坛
吉林建筑工程学院论坛
吉林大学论坛
东北电力大学论坛
东北师范大学论坛
延边大学论坛
中国矿业大学(徐州)论坛
常州大学论坛
河海大学论坛
淮阴工学院论坛
淮阴师范学院论坛
江苏师范大学论坛
江苏科技大学论坛
南京审计学院论坛
南京体育学院论坛
南京农业大学论坛
南京林业大学论坛
南京工程学院论坛
南京医科大学论坛
南京师范大学论坛
南京财经大学论坛
南京邮电大学论坛
南京理工大学论坛
南京工业大学论坛
南京晓庄学院论坛
南京中医药大学论坛
南通大学论坛
南京艺术学院论坛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论坛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论坛
苏州工艺美术学院论坛
东南大学论坛
苏州工业学院论坛
苏州大学论坛
江南大学 论坛
江苏大学论坛
苏州科技学院论坛
南京大学论坛
盐城工业学院论坛
扬州职业大学论坛
扬州大学 论坛
东华理工大学论坛
华东交通大学论坛
景德镇陶瓷学院论坛
九江学院论坛
江西师范大学论坛
江西财经论坛
江西理工大学论坛
江西科技学院论坛
南昌航空大学论坛
南昌大学论坛
南昌理工学院论坛
井冈山大学论坛
新余学院论坛
宜春学院论坛
大连医科大学论坛
大连交通大学论坛
大连海事论坛
大连工业大学论坛
大连大学论坛
大连外国语学院论坛
大连理工大学论坛
大连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东北财经大学论坛
鲁迅美术学院论坛
辽宁广告职业学院论坛
辽宁工业大学论坛
辽宁师范大学论坛
辽宁工程技术大学论坛
辽宁大学论坛
辽宁中医院大学论坛
辽宁对外经贸学院论坛
辽宁科技大学论坛
东北大学论坛
沈阳航空航天大学论坛
沈阳工程学院论坛
沈阳建筑大学论坛
沈阳工业大学论坛
沈阳农业大学论坛
沈阳音乐学院论坛
沈阳理工大学论坛
沈阳医学院论坛
沈阳师范大学论坛
沈阳药科大学论坛
沈阳大学论坛
沈阳化工大学论坛
内蒙古农业大学论坛
内蒙古电子信息学院论坛
内蒙古财经学院论坛
内蒙古化工职业学院论坛
内蒙古机电学院论坛
内蒙古医学院论坛
内蒙古师范大学论坛
内蒙古大学论坛
内蒙古工业大学论坛
内蒙古商贸职业学院论坛
北方民族大学论坛
宁夏大学论坛
聊城大学论坛
鲁东大学论坛
临沂大学论坛
中国海洋大学论坛
青岛农业大学论坛
青岛理工大学论坛
青岛大学论坛
曲阜师范大学论坛
青海师范大学论坛
齐鲁师范学院论坛
齐鲁工业大学论坛
青岛远洋船员学院论坛
青岛科技大学论坛
山东农业大学论坛
山东艺术学院论坛
山东城建学院论坛
山东交通学院论坛
山东建筑大学论坛
山东师范大学论坛
山东警察学院论坛
山东大学 论坛
山东财经大学论坛
山东科技大学论坛
山东理工大学论坛
山东政法学院论坛
山东中医药大学论坛
山东工商学院论坛
济南大学论坛
烟台大学论坛
中北大学论坛
山西建筑职业学院论坛
山西农业大学论坛
山西医科大学论坛
山西大学论坛
山西财经大学论坛
山西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太原工业学院论坛
太原师范学院论坛
太原科技大学论坛
太原理工大学论坛
宝鸡文理学院论坛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论坛
西北工业大学 论坛
西北大学论坛
西北政法大学论坛
西安思源学院论坛
陕西师范大学论坛
陕西科技大学论坛
陕西中医药大学论坛
西安音乐学院论坛
西安美术学院论坛
长安大学论坛
西安外事学院论坛
西安工业大学论坛
西安财经学院论坛
西安理工大学论坛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论坛
西安欧亚学院论坛
西京学院论坛
西安外国语大学论坛
西安邮电学院论坛
西安建筑科技大学论坛
西安交通大学论坛
西安工程大学论坛
西安石油大学论坛
西安科技大学论坛
延安大学论坛
上海震旦学院论坛
东华大学论坛
华东师范大学论坛
华东政法大学论坛
华东理工大学论坛
上海东海学院论坛
上海建桥学院论坛
上海立信会计学院论坛
上海杉达学院论坛
上海商学院论坛
上海电机学院论坛
上海海关学院论坛
上海音乐学院论坛
上海金融学院论坛
上海电力学院论坛
上海外国语大学论坛
上海旅游专科学校论坛
上海海事大学论坛
上海师范大学论坛
上海海洋大学论坛
上海科技大学论坛
上海大学论坛
上海城建学院论坛
上海财经大学论坛
上海政法大学论坛
上海中医药大学论坛
上海应用技术学院论坛
上海视觉艺术学院论坛
上海第二工业大学论坛
上海戏剧学院论坛
上海工程技术大学论坛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论坛
上海健康医学院论坛
上海体育学院论坛
天华学院论坛
上海理工大学论坛
复旦大学论坛
上海交通大学 论坛
同济大学论坛
成都艺术职业学院论坛
成都文理学院论坛
成都航空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成都师范学院论坛
成都农业科技职业学院论坛
成都体育学院论坛
成都纺织专科学校论坛
成都工业学院论坛
成都学院论坛
成都理工大学论坛
成都医学院论坛
成都信息工程学院论坛
西华师范大学论坛
锦城学院论坛
乐山师范学院论坛
泸州医学院论坛
绵阳师范学院论坛
内江师范学院论坛
川北医学院论坛
四川建筑学院论坛
四川音乐学院论坛
四川美术学院论坛
四川传媒学院论坛
四川警察学院论坛
四川工商学院论坛
四川旅游学院论坛
锦江学院论坛
四川民族学院论坛
四川农业大学论坛
四川师范大学论坛
四川工业科技学院论坛
四川邮电学院论坛
四川文理学院论坛
四川文化艺术学院论坛
四川理工学院论坛
四川水利职业学院论坛
西南医科大学论坛
西南民族大学论坛
西南科技大学论坛
成都中医药大学论坛
电子科技大学论坛
西南财经大学论坛
西南石油大学论坛
西南交通大学论坛
四川大学论坛
西华大学论坛
宜宾职业学院论坛
宜宾学院论坛
四川影视学院论坛
中国民航大学论坛
天津美术学院论坛
天津农学院论坛
天津音乐学院论坛
天津商业大学论坛
天津外国语大学论坛
天津医科大学论坛
天津师范大学论坛
天津工业大学论坛
天津城市建设大学论坛
天津财经大学论坛
天津体育学院论坛
天津理工大学论坛
天津中医药大学论坛
天津科技大学论坛
南开大学 论坛
天津大学 论坛
香港大学论坛
石河子大学论坛
新疆医科大学论坛
新疆财经大学论坛
昆明医科大学论坛
昆明理工大学论坛
云南农业大学论坛
云南民族大学论坛
云南大学论坛
云南财经大学论坛
玉溪师范学院论坛
中国美术学院论坛
中国计量学院论坛
杭州电子科技大学论坛
杭州师范大学论坛
杭州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宁波大学论坛
宁波理工学院论坛
温州大学论坛
浙江农林大学论坛
浙江中医药大学论坛
浙江工商大学论坛
浙江外国语学院论坛
浙江经贸学院论坛
浙江师范大学论坛
浙江海洋学院论坛
浙江树人大学论坛
浙江大学论坛
浙江工业大学论坛
浙江水利水电学院论坛
浙江理工大学论坛
浙江财经学院论坛
浙江传媒学院论坛
浙江科技学院论坛
重庆通信学院论坛
重庆电子工程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重庆电力高专论坛
重庆工业职业学院论坛
重庆警察学院论坛
重庆房地产学院论坛
重庆工商大学融智学院论坛
重庆三峡学院论坛
重庆工商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重庆大学城市科技学院论坛
重庆第二师范学院论坛
重庆科技学院论坛
重庆理工大学论坛
重庆工程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重庆医药学院论坛
重庆城市管理职业学院论坛
重庆后勤工程学院论坛
四川外国语大学论坛
第三军医大学论坛
重庆交通大学论坛
重庆大学论坛
重庆师范大学论坛
重庆工商大学论坛
重庆邮电大学论坛
西南政法大学 论坛
重庆医科大学论坛
西南大学论坛
长江师范学院论坛
家庭车论坛
考研论坛论坛
论文网论坛
留学去论坛论坛
个个游论坛
觅优工作网论坛
大学综合信息网
手机访问本页请
扫描左边二维码
         本网站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为网友上传,若存在版权问题或是相关责任请联系站长!
站长电话:0898-66661599    站长联系QQ:7123767   myubbs.com
         站长微信:7123767
请扫描右边二维码
www.myubbs.com

手机版|小黑屋|中国人民大学论坛 ( 琼ICP备12002442号 )

GMT+8, 2020-8-6 06:30 , Processed in 0.081051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高考信息网 X3.3

© 2001-2013 大学排名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