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30秒完成]
搜索
楼主: 蝶变花妖

[幻梦异侠] 春江花月夜番外故事集(可爱多的粉丝 著)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6:48: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七、
  这是开玩笑吗?王子进只觉得荒唐,忙道:“我是子进啊,你不记得了吗?”
  却见绯绡双眉一皱:“子进又是谁?”
  “子进,子进又是谁?”王子进愣愣的重复了一遍他的话,是啊?子进是谁?子进不过是千年以前曾经救助过你的一个男孩,不过是千年以后又被你庇佑的一个花痴书生!
  可是这话到了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王子进又望了望绯绡,仰天长叹了一口气,只觉得心中郁结,缓缓说:“明月,我们走吧!”
  这里是狐狸的村庄,他怎么会不知道,同类还是和同类在一起最快活,他又怎么能因为一己之私,去拖累了绯绡这样不羁的人呢?
  想到这里,他的眼泪终于忍不住要落了下来,他万万没有想到,最后的分别竟而会是这样。
  
  哪知在泪光中一瞥,就见明月从衣袖里掏了一个竹管出来。
  “这是什么?”王子进心中突然有不好的预感。
  “子进!”明月沉沉的对他说,“我根本就没有法器在这里,真的很抱歉,从一开始就骗了你!”
  王子进望着明月那朴实的一张脸,那滑稽的杏黄道袍,心中一震,摇头道:“你骗我?这不是真的,你又为什么要骗我?”
  明月却不回答他,把手中的竹管一拉,就“砰”的一声从里面射出一个闪亮的东西,此时天色已经渐晚,那东西飞到高处一下炸开,照亮了半边天空,竟是一只烟花。
  “烟花?”王子进抬头望了望那烟花,又看了看绯绡,在看看明月,这两人都是他的朋友,怎么今日都和陌生人一样?
  
  “在招救兵?”绯绡见了那烟花轻笑一声,那美丽的烟火,正是地狱的起点。
  王子进听了绯绡的话方始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他望着明月缓缓道:“你要叫谁过来?”
  还没等得到回答,耳边就听见湘水中传来破浪的声音,王子进急忙望向河中,却见远远的有几排木筏正快速的破水而行,上面站满了穿着红灰二色衣服的官兵还有马匹,显是有备而来。
  “我是受人所托,来斩妖除魔的!”明月朝王子进笑了一下,脸色却甚为难看。
  绯绡显然也看到了那声势浩大的一连排木筏,一转身竟从竹林里牵了一匹马出来,一跃而起,跨上马背就走。
  王子进当然了解绯绡的脾性,知他要到有利的地形再做打算,也急忙上马就走,跟着绯绡的马就往深山中去了。
  “子进!”明月见状叫道,“不要中了他的计啊!”也纵马往前奔去。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6:49:10 | 显示全部楼层
  河岸的竹叶中,有个青色的影子闪了出来,望着已经渐渐远去的三骑,嘴角扬起一丝轻笑。
  正在这时,那人的身后传来一声厉喝:“什么人?还不让路?”
  正是那些官兵到了,那青衣的人回眸笑了一下,指着河水道:“官爷,且看看这是什么?”
  那为首的虬髯士兵看了看那个人,眼见栓船的石墩被他挡住了,气不打一处来,道:“这是河!不要耽误我们办公事!”
  “哪里,这是海!”那人说完,笑了一声,已经不见了踪影。
  那满船的士兵见了,身上都吓出一身冷汗,只见眼前竹影婆娑,哪里有什么人?
  
  正在这时,平静的水面开始波动起来,似乎有暗潮涌动,摇晃得上面的人站立不稳,受了惊的马匹开始不停的嘶叫,胆小些的士兵已经跳下去往岸上爬去。
  那水波动得越来越厉害,转眼间,就有一个滔天巨浪从水中翻了起来,真如彭湃的大海。
  那巨浪能有十几丈高,夹着雪白的浪花,像是蛟龙般一下就砸到木筏上,几个联排的木筏顿时就被这巨浪砸得散了架,一时几百号人马同时落水。
  窄窄的河中,像是煮翻了一锅饺子,一时间人声,马声,救命声不绝于耳。
  还没等人爬上岸,又一个巨浪翻了起来,当头就砸了下去,这一下就有几十人顺水而下,被冲到了下游。
  明月正在纵马追逐着前面的王子进,眼看就要追上了,哪想身后传来不绝于耳的哀号声。
  他急忙一把就拉住缰绳,立马回望,却见水边一个大浪翻了起来,迎着落日的余晖,比竹林还高了一倍不止,心中不由一惊。
  再一回头,王子进和那白衣人已经一前一后的走远了,他没有办法,只好折返回去。
  待到湘水边,只见一片人仰马翻,上岸的士兵寥寥无几,而水中正有一个大浪又翻了起来。
  “道长,快点想个办法!”那上岸的士兵一时哀号不绝。
  
  明月见了,抽出身后的桃木剑,剑尖挑水,飞快的在水中搅动起来,只见那水中形成一个漩涡,越来越大,能有几丈宽,那巨浪只转了几下就被绞了进去,水面恢复了平静。
  只见平静的水面上哪里有什么巨浪?木筏依旧是好好的,倒是人横七竖八的躺在水中挣扎的有几十名。
  “这帮狐狸,真是害人!”
  眼见出师未捷,倒损失了几十名兵士,上了岸的人也都耷拉着脑袋,完全没有了刚刚开始时的气势。
  “道长,我们这是要去哪里?”为首的虬髯官兵问道,他们奉命来剿灭狐狸,本以为是个轻巧差事,哪里想到这么费力。
  “不知道!”明月阴着脸答道,追丢了王子进和那奇怪的人,这茫茫林海中,叫他到哪里去找?
  此时天色已黑,突然在树林深处传出一道白光,明月见了,立时来了精神。
  
  这帮狐狸,如此托大,居然发出了挑战的讯号,他想着急忙纵马往那白光的方向奔去。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6:49:27 | 显示全部楼层
  八、
  待得一行人马奔到那白光附近,天已经完全黑了,此时天上竟有风云际会,似乎有一场夏天的雨就要来了,挡住了天空中的朗星与圆月。
  明月领着一帮人远远见那林中一片草地上,有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人,正拿着一把长刀,在地上认真的画着什么。
  那人的面色严肃,神清专注,似乎在写书法一般,手上每在地上划一下,就从地里冒出一道白色的光,那光晃得地上的草如翡翠般好看,拿刀的人玉一样的晶莹。
  只见那人缓缓的抬起头来,笑道:“修罗场已经布好了,谁要来挑战?”
  
  “你这妖孽,这般托大,看我怎么收拾你?”这人正是引他走的那个白衣人,他见了就气不打一处来。说罢,就要往那白光中走了进去。
  哪知刚刚迈了一步,就见眼前闪出一个人影,深开双臂挡住了他的去路,正是王子进。
  “不要拦我!”明月叫道,“我今日就要和这妖孽决一胜负!”
  “他是我的朋友!”王子进道,“你要过去,就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子进!”明月见了,不由气急,“这般妖孽,你怎么能和他们做朋友?终有一日会被他们剥骨吸髓,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王子进听了一愣,又望了望身后的绯绡,坚定的摇了摇头道:“你们放他们一马,他们自会走了,怎会与您们为难?”
  “你那书生,在搅和什么?”正是那白光中的绯绡耐不住性子,指着王子进叫道。
  “绯绡,绯绡,你快点走吧!”王子进听了他的声音,不由难过,“去和青绫一起,快活的生活吧,我不会让他们伤害你的!”
  
  “你?就凭你?”那帮士兵听了像是听到了一个好笑的笑话,立刻哄笑一团。
  “保护好道长!”其中一个虬髯士兵说罢,“刷”的一声抽出腰间的刀,手一扬,一帮人就声势浩大的往那白光中冲了进去。
  王子进被两旁不停前涌的士兵撞得一下就坐在了地上,更有士兵是骑了战马过去,踏得地上泥土飞溅。
  王子进一脸的污泥,趴在地上,只见那马匹奔腾,人声喧嚣,林中影影绰绰,衬着那些士兵狰狞的面孔,真正是人间地狱,如果有修罗场,也不过如此。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6:49:41 | 显示全部楼层
  错乱人影中的绯绡,身形单薄,白衣翩翩!
  他望着这好像转眼即逝的人,眼中一下就涌出泪来,声嘶力竭的叫嚷,“绯绡,绯绡,你不能死啊!”
  此时天空中一场磅礴的大雨夹着雷声,轰轰隆隆的就下来了,豆大的雨点砸得地上泛起一阵烟尘。
  
  只见白光中的绯绡,浑身尽湿,手中长刀一挥,就砍倒了几匹前跃的战马,血一下就飞溅在他素色的白衣上。
  “你的朋友还挺厉害的!”明月见状对王子进道,似乎有冷眼观战的打算。
  王子进呆呆的望着雨中的明月,他那阔口阔鼻,被雨水一冲添了几许狰狞的味道。
  “明月!”王子进从地上爬起来,缓缓问道:“你不打算制止吗?”
  “我要再等一下,看这个妖孽布的古怪场地到底有什么明堂再说!”
  王子进见那白光中血花纷飞,一片人间惨剧,绯绡身上的白衣已经看不清是什么颜色,泥水飞扬中,模糊了王子进的视线。
  他缓缓道:“明月,你说得没有错,妖孽就是妖孽!”
   “把刀给我!”王子进朝那保护明月的士兵道。
  “你要去干吗?”那士兵厉声喝道。
  “我要去杀,我的一个朋友!”
  明月听了,给了那士兵一个眼色,那士兵解下佩刀,扔到王子进手中。
  王子进伸手接过,只觉得手上一沉,望着那在雨水中搏命的绯绡,眼泪又涌了出来。
  
  当初去赶考的时候,当初初见绯绡的时候,水是那样的绿,天是那样的蓝,绯绡巧笑嫣然,白衣如雪,那是多么美好的一副画啊。
  那个时候自己又何曾想过有一天会拿刀?他轻笑一声,伸手拔出了刀,刀光如水,映照在他的脸上。
  早知道这样的话,还不如平时多练一练怎么拿刀了。
  
  明月见他拿着刀沉思,笑道:“你终于想通了,打算什么时候上场?”
  “不错,不错,我想通了!”王子进点了点头,望着那白光中如灵狐般舞动的绯绡。
  
  绯绡啊,绯绡,如果命运真的要让死亡将我们牵系在一起的话,就让我们一同向死亡挑战吧!
  他接着回转刀锋,身子一转,手一翻,一把钢刀已经架在了明月的脖子上。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6:50:36 | 显示全部楼层
  绯绡只觉得那日在青绫的屋中喝酒吃鸡,随后发生的事好像就没有了印象。
  此时再有意识时,却是自己站在大雨中,周围一片死伤的人。
  他茫然的环顾了一下四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远处缓缓的走来一个跌跌撞撞的书生,看那糟糕的走路样子,就不会有第二个人了,他想着笑了起来!
  可是,可是子进为什么满脸都是泥,还要用一副死了爹娘的哭丧脸对着他呢?
  
  “子进?”绯绡捂着身上的伤口,茫然问道:“你怎么搞得这样狼狈?”
  王子进听了突然觉得心中一阵温暖,笑道:“你又何尝不是如此?”说罢,快步走了过去,“我们回去吧,绯绡!”
  “去哪里啊?”
  “繁华闹市虽然庸俗了些,但还是比这里好一些吧!”
  “唉呦,说到这里,好像有好久没有喝酒吃鸡了啊!”绯绡笑着回答,捂着伤口的手中却不断的渗出血来。
  “绯绡!”王子进望着他坚定的说,“我们回去吧,回扬州吧!”
  绯绡听了笑着点了一下头。
  
  “怎么办?”那余下的十几名能够站住的士兵,看到满地哀号打滚的人,颤声道,“如果就这样回去,也一定会被处罚的,没有完成任务,倒死伤了这么多的人!”
  “把他们杀了,起码能够回去复命吧!”
  那些士兵说着望着雨中站着的王子进和绯绡道:“实在不行就砍掉那个书生的脑袋,反正没有人知道狐狸长的是什么样!”
  其中一人伸手就从背后拿出一把弯弓,他们不敢再去硬碰硬。
  
  弦如满月,箭在弦上。
  
  “兀那书生,去死吧!”那兵士怒吼一声,箭就带着风声一下就冲了出去。
  王子进听到叫喊,一回头就见一枝翎箭冲破雨帘,带着破空之声,直往自己的方向飞来。
  
  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些官府的士兵会暗算自己,一时不由呆了。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6:50:58 | 显示全部楼层
  十、
  就在此时,斜里一个人骑着马冲出来,一弯腰就把那箭抄在手中。
  那人拿着一只翎箭,正骑在马上微笑,一身青衣,也已经尽被雨打湿。
  青绫见了王子进,朝他笑了笑,翻身下马,对他们道:“你们走吧!”
  “我走了,你怎么办?”绯绡见了他问道。
  “这些人不会罢休的,不能让他们空手回去复命!”青绫说着指了指那些远处观望的士兵们。
  “那你要如何打算?”绯绡面色苍白,一脸疑问。
  青绫笑了一下,“其实我一开始就已经打算好了,本来不想把你卷进来,但是又怕一个人不能胜任!”
  王子进和绯绡都没有说话,此时雨已渐小,山风一起,带出一阵凉意。
  只听青绫继续道:“这事情闹得这般大,如果没有人牺牲的话,怕是他们不会罢休,到了那个时候,再有官兵不停的扰民,就连这里的百姓都会遭殃!”
  他面色凄凉,缓缓说道,“这事都是因我而起,如果不是我要去与人类共同生活,如果不是我带他们下山,又怎么会有这样的事?”
  “青绫……”绯绡话到嘴边,却不出口。
  “我心意已绝,你在这红尘中尚有眷顾,快快走吧!”绯绡听了点了点头,眼下只有这样方可换得此处的太平安乐。
  “子进,我们走吧!”他说着趔趔趄趄的抓着青绫的马,费力的爬了上去。
  “我们去哪里?”王子进不知所措的望着两个人,不知这二人在说些什么。
  “上马,和我一起走!”
  王子进听了他的吩咐,只好也翻身上去。
  只见青绫着了一身青衣,带着青草的香气,在朝他们微笑。
  “去!”绯绡说着,腿上加力,那马就开始小跑起来。
  “绯绡,绯绡,青绫要干吗?我们要去哪?”
  王子进只觉得绯绡心中似乎很难过,但是看不到他的脸,却也无法得知。
  “子进,不要回头!我们走吧!”
  王子进听了,却还是回头望着青绫,那青色衣服渐渐遥远,渐渐模糊,青绫的背影,似乎在向他们诀别一般。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6:51:15 | 显示全部楼层
  明月撑着爬了起来,抖动佛尘,面前站着一个穿着青色衣服的人,不知此人有何意图。
  他却并不攻击,只是往前走了几步,嘴角一直含着笑意。
  只见那人躬身从地上捡起一把刀,对着那一干人马说:“今日之事,以我青绫之死而做一了断,希望各位能够回去复命,日后能不再叨扰此处!”
  说罢,他刀身一横,鲜血就飞溅上天空,那点点血花,又从空中,溅落到芳香的草地上。
  青绫的脖子上一道深深的伤痕,汩汩的冒出血来,他身子一歪,倒在了沾满了雨水的草地上。
  
  这草地是多么的柔软,以前自己起名叫青绫的那一天的时候,也是迷恋这自由的绿色。
  可是,怎么连想要的生活都不能得到?
  那绿色的村庄,又会在哪里重建呢?
  他的泪水缓缓的流了下来,眼前仿佛有一副美丽的画面,那画里有绿竹的房子,有环绕的溪水,那是人间天堂,那是他一生的追求。
  多么可惜,他不能再看一眼那村落重建的模样,不能再用手去汲取那清澈的溪水了。
  多么可惜啊!
  
  明月望着那人的尸体,渐渐委顿,最后变为一只棕色狐狸躺在草地上,突然心中难过。
  舍身以取义,杀身而成仁。
  兽犹如此,人何以堪?
  他佛尘一甩,缓步走入那林中。
  人生情恨,何以免?命运轮回,变幻莫测,谁又能摆脱它的操纵。
  
  “道长,道长,你要去哪里?”那些士兵见了,急忙喊他。
  明月却并不回头,过了许久,一阵浑厚的颂经声缓缓从树林里飘来:
  
  三界皆无常,诸有无有乐。有道本性相,一切皆空无!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6:53:0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 饿鬼
  
  一、
  一片飞花减却春,风飘万点正愁人。且看欲尽花经眼,莫厌伤多酒入唇。
  
  杭州城里飘起一阵蒙蒙的细雨,那雨初时还像烟尘,细细的迷人眼睛,后来却越下越大,浇得地上的路人都开始小跑起来。
  就连摆小摊的也急忙收起摊子,卖蓑衣的老汉则是赶紧从家里担了蓑衣出来,站在人多的路边,想借这场好雨做笔买卖。
  此时,就在这大雨纷飞中,有一个穿着蓑衣的人,正在赶路。
  他脚步轻快,披着蓑衣,拿着一把伞,似乎要去接什么人。
  嘴里还念念叨叨的说着什么,不过他的话也出了口,也一下就被这雨水打散,听不清楚。
  可是仔细听的话,还是能隐约的听到,“小姐,请等一下!”这样的字眼。
  “小姐,小姐!”王子进的眼前有一个穿着浅粉色裙子的漂亮少女,那个少女提着裙角,小步的跑在他的前面,笑靥如花,人美如画。王子进见了那女郎,不由神魂颠倒,只觉得像是做了一个美好的梦,不愿醒来。
  那女朗的粉面桃腮,像是美妙的百年醇酒,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公子,我们就要到了!”那女郎说着停了下来,指了指酒肆的横幅,“他就在这里等你!”
  “那不知小姐如何称呼呢?”
  “你就别问了,再来这杭州府,年年春天得见我!”
  “年年春天?”王子进听了不由心神一荡,这可是与我定下约会之期?
  还没等得到回答,只见那女郎柳腰一摆,已经飘然上了二楼。
  “等等我啊!”王子进急忙追了上去。
  一爬上楼梯,他就傻了眼了,由于大雨,这家酒肆空空落落,客人稀少,整个二楼只有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人坐在窗边喝酒,哪里有什么窈窕美女?
  那人见了他非常高兴,一张俊脸上挂满了笑意,“子进,你终于来了,等了你好久!”
  “绯绡,只有你一个人吗?”王子进茫然道:“刚刚那个引路的女郎呢?”
  “什么样的女郎,坐下说!”绯绡说着指了指面前的座位。
  王子进一边四处打量,一边走过去坐在椅子上,“是一个,穿着粉色衣服的女郎啊,袖子上还有嫩黄的镶边!”
  “你说的是它吗?”绯绡说着摊开手掌,只见那掌上有一朵粉色的透着黄色芯子的桃花。
  王子进看着这花,又想想那女郎,心中的一团热火顿时就冷了下去,颓然道:“你又耍弄我!”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6:53:2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今年的最后一个桃花妖,她正好随风飘落在这桌子上,我便驱她去叫你!”
  王子进想起那女郎的话,又笑了起来,年年春天得见我,原来是这个意思。
  “不是白叫的吧?”王子进问道。
  绯绡听了笑道:“今年的春天已经结束了,她从树上谢了下来,可是又生性爱洁,不想零落成泥 ,被人践踏,求我把她找个幽静的地方埋了!”
  王子进没有想到一朵桃花还这般风雅,洁身自好,不由会心微笑,“那明天我们就一起埋了她吧!”
  “好啊!”绯绡笑着站了起来,“可是现在我们还是回家吧!”
  “啊?你不喝酒吗?”王子进惊叫道。
  “我喝完了啊!”
  “什么?那你大老远的叫我过来干吗?”王子进本以为佳人没了,还有美酒。
  “叫你送伞啊!”
  “…………”
  绯绡坏笑一下,抄起王子进放在桌子上的伞就走下楼去。
  王子进没有办法,又穿上湿淋淋的蓑衣,跟着他一起下去了。
  
  此时天已渐黑,路上还有人在小跑着,行人稀少,绯绡和王子进一前一后的往客栈的方向走去。
  由于心下不快,王子进气鼓鼓的不再言声,二人一路无话。
  正巧迎面就有一个穿着灰色土布衣服的妇人,蓬头垢面的就奔了过来,一下就撞到王子进的怀里。
  他躲闪不及,被那妇人撞了个趔趄。
  “你不要紧吧!”他伸手要去扶那个人,哪知手伸出去,却空落落的没有人影,触手一片湿凉,却是天上的雨掉到了他的掌心。
  刚刚莫非是自己眼花了?
  
  王子进还在纳闷,就见前面的绯绡,执了一把竹伞,正在雨中站着等他,急忙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雨还在下着,稀稀零零的,打散了一片暮春。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6:53:50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正睡到半夜,绯绡就迷迷糊糊的被一阵声音惊醒,“吧唧”、“吧唧”的好像是什么人咀嚼的声音。
  他听力感官都较常人敏感许多,这声音实在搅得他不能入睡。
  执了蜡烛推开房门一看,桌旁有一个人,正抱着装饭的木桶,拿着一只大勺子,正在大快朵颐,却是王子进。
  “子进,子进你怎么了?很饿吗?”绯绡见了他的模样不由担心。
  王子进听了回过头来,与平时未见什么不同,两颊鼓鼓的塞满了饭,“我好饿啊,就去下面拿了饭来吃!”
  “你少吃一点吧,这么晚了!”
  “知道了,我吃饱了就睡!”王子进嘟嘟囔囔的答应着,又埋头去吃。
  绯绡见了,只觉得好笑,只好回去继续睡了。
  
  次日一早,天已破晓,还不见王子进从房里出来,只见客厅的桌子上放着一个大大的木桶。
  绯绡走过去,一见那桶,不由呆了:只见那硕大的桶中空空如也,就连饭粒都没有剩一个。
  王子进的饭量什么时候长了这么多?
  还没等他想完,房间的门居然一下就被人推开,把他吓了一跳,再一看,又是王子进回来了,手里抱着一大包刚刚出锅的馒头,能有十几个,正冒着热腾腾的面香。
  “子进,你这是干吗?”绯绡见了那蔚为壮观的馒头,吓得嘴都合不上了。
  “我好饿啊!”王子进说着把那馒头往桌子上一堆,拿起一个就往嘴里塞去。
  绯绡见了,一把夺过他的馒头道:“你不是刚刚吃过一大桶饭?怎么还饿?”
  “我就是饿啊!”王子进哭丧着脸,只觉得五脏六腑空落落的,无论如何也填不满,这种空虚搅得他觉也睡不好,什么事情都干不了,一门心思就是想吃。
  “这么说你一宿都没有睡?”绯绡见他两颊塌陷,眼圈乌青,一看就是没有休息。
  “吃都吃不饱,还睡什么睡啊!”
  绯绡又上下打量了他一下,面色越来越难看。
  “你怎么了,这样哭丧着脸对着我?”王子进说着拿起一个馒头,一口咬掉一半。
  “子进!”绯绡似乎很无奈的说道,“你好像被饿鬼附了身了!”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6:54:03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哈哈!”王子进笑得连馒头渣都从口中喷了出来,“我天天和你在一起,你就跟鬼怪的风向标似的,怎么会让我被饿鬼附了身?”
  “子进,我只能对有妖气的妖怪有感觉!像是饿鬼这样低级又不害人,而且也没有什么脑袋,只知道吃的妖怪我根本就感觉不出来啊!”
  “你说笑吧!”王子进嘴开始合不上了。
  “这样说吧!”绯绡和他解释,“就像你走在大路上,到处都是人的时候你是会被美女吸引还是会被老太太吸引?”
  “美女!”
  “这就对了,那个级别的妖怪根本就不能吸引我的注意啊!”
  “呜呜呜,那我该怎么办?”王子进一边往嘴里塞着馒头一边不停的流着眼泪。
  绯绡郁闷的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
  “你先吃吧,我慢慢再想办法!”
  “我这样要吃到什么时候啊?”
  “吃到那鬼吃饱的时候!”绯绡只觉得一筹莫展,这样的妖怪是最不好办的了。
  
  “它什么时候能够吃饱啊?”王子进又在往嘴里塞起菜来了,此时二人正在吃午饭,桌子上已经堆了能有十几盘空碟,王子进几乎就是嘴没有闲着,从昨天晚上一直吃到今天中午。
  “一般的饿鬼都是临死之前执念于吃的人变的,有的灵魂虽然转了生,但是对于吃的执着还留在这个世界上,就会变成饿鬼,一旦沾上,除非让它吃饱,没有别的办法。”
  “不要讲大道理啦!”王子进一边夹菜一边哀号,“赶快赶走它吧!”
  “赶走它就靠你了,这是你第一次除妖吧?拼命的吃吧,让它满意为止!”绯绡说着喊来小二,把二人的饭钱结了。
  “喂!我还没有吃饱!”王子进见了拼命的嚷嚷。
  “我们出去给你买馒头吃,你这般吃饭馆,我的银子受不了!”
  “你没有人性啊!”王子进哀号着被他拖下了酒楼,但是一见到馒头,他还是没有选择的拿起来就吃。
  
  王子进也顾不上书生的风度,一边走一边吃回了客栈。
  
  路边好多小乞儿,望着他手中的一大抱的馒头,垂涎欲滴。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6:54:17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这般过了三天,王子进怎么吃也不见饱,人不但没有胖,反而消瘦了下去。
  
  “绯绡,有没有简单一点的办法啊?”王子进哭丧着脸,嘴里嚼着饭来找他,“这般除妖好辛苦啊!”
  “哪里辛苦?”绯绡见他连楼都不下,根本不知道他辛苦在哪里。
  “我的牙啊,腮啊,都又酸又痛,好辛苦啊!”
  绯绡望着他,也是,这般不停嘴的吃下去是很不容易,他能坚持三天已经是很了不得了,普通人怕是一天就累得半死了。
  “那你还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饿的吗?”绯绡道,“附在你身上的这只饿鬼好像和别的还不一样,没有满足的时候啊!”
  “那是什么意思?”
  “就是说可能是吃错了地方?”
  “什么叫吃错了地方?”王子进说着又舀了一大勺饭塞到嘴里。
  “不知道,也许它死的时候只是惦记着吃,但是是惦记着的是别人还是自己就不知道了!”
  “那我怎么办?”难道要在这杭州城里一个个的给这些人喂饭吗?
  “所以才让你想啊!”
  王子进抱着饭桶,翻了翻眼睛,想了一下,“那天下雨的时候回家,好像有个妇人撞到了我怀里,但是一看又没有人,回来的时候就开始饿了!”
  “是个什么样的妇人?”
  “好像穿着灰布的衣服,蓬头垢面!”
  “在哪里?”
  “就是在最繁华的那条大街!”
  绯绡听了,眼睛转了一下道,“明天白天是不是那里有集市?”
  “是的!”王子进又舀了一勺饭,不知道这关集市什么事。
  “子进!”绯绡语重心长的说,又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再坚持一天吧,明天我们去那里找找看!”
  王子进听了哭丧着脸,抱着饭桶无奈的点了点头。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6:54:30 | 显示全部楼层
  次日王子进和绯绡急忙赶去集市了,王子进依旧抱着一大堆的馒头。
  那集市上叫卖的叫卖,还价的还价,各色人等,全都集中在这一条街上,好不热闹。王子进望着这人山人海,只觉得莫名奇妙,不知道绯绡在搞什么明堂。
  两人刚刚走入人群中,就被一个小乞儿挡住了道路。
  
  那乞儿面色乌黑,看起来也不过十岁的样子,干干巴巴的没有几两肉,头磕得和捣蒜一样,“行行好啊,两位大爷,赏口饭吃吧!”
  王子进见了,赶紧抱紧自己怀中的馒头,真是被饿鬼附身,最先想的就是护食。
  “小兄弟!”绯绡见了他笑道,“这个铜板给你!我有事问你!”说罢从怀中掏出一枚大钱。
  “这位漂亮的大爷,你想问什么就问吧!”一见钱,那小孩立刻口吐莲花。
  绯绡听了甚为得意,“你们这附近有哪家死了妇人?”
  “妇人?”那小孩纳闷,“这城里这样大,死了妇人我怎么会知道?”
  “那妇人周围可能有人挨饿,估计景况不是很好,你再好好想想!”
  “那有可能是那个瞎老太太吧,她女儿好像刚刚死了,留下了个不大的孩子,天天在窝棚里饿得直哭,吵得人无法入睡!”
  
  绯绡听了,嘴角一牵,带出一丝笑意,果然没错,被他找到了。
  他立刻拉了王子进,对那小孩道:“带我过去!”
  “这是要干吗?”王子进一路吃一路追问,眼见那小孩领着二人走到一条窄巷里,又扭扭曲曲的拐了好几个弯,终于领着他们到了一片破败的瓦房前。
  那瓦房周围臭水横流,还有两个要饭的躺在地上睡觉。王子进见了,突然间觉得馒头都不那么可口了,这简直就不是人待的地方。
  
  一声声婴儿的哭声正自那瓦房旁一个小小的油布搭的窝棚里传来,嘶哑而微弱。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6:54:56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我们进去看看!”绯绡说着带着王子进走入那小小窝棚里。只见里面坐了一个衣不蔽体的老妇,正抱着一个孩子,脸色木然。
  那孩子好像刚刚出生没有多久,小嘴张着一下下的啼哭着,苦于没有力气,又哭不出声。
  “这孩子多久没有吃东西了?”绯绡悄声问道。
  “有三天了!”那老妇人听到男人的声音,急忙抓起那几根破布条遮盖自己枯瘦的身体。
  “去买一碗白粥!”绯绡又掏出一枚大钱扔给那个小男孩。
  那小孩得了钱,连跑带颠的出去了,没一会儿就捧了一碗热腾腾的粥回来了。
  绯绡接过粥,递给那老妇道:“喂给这孩子吃吧!”
  那老妇颤颤微微的伸手接了,用小勺舀了一点粥,以嘴吹凉,一点点喂到那婴儿口中。
  等到半碗粥喂下去,那婴儿也不啼哭了,满足的在那老妇的怀中打起鼾来。
  
  一边抱着馒头的王子进,突然惊叫一声:“咦?我吃饱了!”
  “因为饿鬼已经走了啊!”绯绡听了笑道。
  “为什么啊?”王子进急忙把剩下的馒头用布包了放到那窝棚的角落。
  “因为孩子的母亲死了,她最惦记的就是孩子吃不饱,所以才在这世上留下了一缕执念,现在她心愿了了,孩子吃饱了,她自然就走了!”
  王子进听了,只觉得心中感动,从怀里掏出银子递到那老妇手中。
  在那老妇千恩万谢声中,两人走出了那简陋窝棚,此时已经是黄昏了。
  
  “绯绡!”王子进叹道,“母爱真的是很伟大啊,即使自己已经不再这世上了,还是牵挂着孩子!”
  绯绡却低头但笑不语。
  王子进望着那天边的彩霞,有多久没有见到自己的老母了呢?自己此番在外游历,她是不是也一样的惦记着自己呢?是不是也会担心自己吃不饱穿不暖呢?
  
  还没等他想完,旁边的绯绡就拿起折扇敲了一下他的肩膀,笑嘻嘻的道:“子进,晚饭时间到了,我们去下馆子吧!”
  王子进望着他坏笑的一张俊脸,只觉得那是恶魔化成,脑袋摇得和波浪鼓一般。
  “不要和我提吃,我近三日不打算吃东西了!”说罢,急忙加快脚步就走了。
  
  绯绡一身白衣,面带微笑跟在他后面,也许让他偶尔被饿鬼附身也是一件好事呢! 
  毕竟馒头比酒菜要便宜得多。
  
  饿鬼 完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6:55:2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章 半掩门
  
  一、
   夏日的苏州,一大早太阳就如火似荼的灼烤着地面,路上的行人寥寥无几,街边的柳树都被晒得垂下了绿色的叶子,虫声肆虐,使这本来就闷热的天气又平添了一丝烦躁。
  一间豪华的客栈中,那床上的锦缎被褥此时已经成为客人的负担,客栈的房间布置得华丽雍容,只是再华丽的客栈也无法挡住暑气。
  
  屋内一个书生正坐在窗旁拼命的扇着折扇,无奈那扇子太小,还是制造不出多少凉风。
  他的脚边,放着一只盛满清水的木盆,里面有一只通身雪白的狐狸,正悠然自得的泡在满盆的凉水中。
  “我说子进啊,你莫要扇了,我的头都快被你的扇子晃晕了!”那狐狸抱怨道。
  “绯绡,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痛,你自己在外面试试?”
  “那边不是还有洗澡用的木桶吗?又没有人和你争!”
  王子进望了望那空着的木桶,又回头看了看泡在水里的惬意的白狐,拼命的摇了摇头,“我是读书人,怎生能如此没有风度?”这般不拘小节的事,万万做不得。
  绯绡见他如此迂腐,也不去理他,又摇了两下尾巴,在水盆里溅出少许水花。
  
  “王公子,有请柬到了!”门外有小厮叫道。
  王子进听了,急忙去门外拿了请柬回来,一边拆一边纳闷,这会是谁?自己到了苏州,只有母亲一个人知道,怎会有人邀他做客?
  “是什么?”那白狐见了,一下从凉水中窜了出来,蹲在地上抖落了一下身上的水。
  王子进拆开请柬,看了一眼,脸上立刻露出喜悦表情,“今日有免费的午餐吃了!”
  “有人请客?”那狐狸一边说着一边往里屋走去,再出来时,已经变成一个穿着白衣的俊美少年,唇红齿白,一头黑发尚自有水滴落。
  “是我的一个远房亲戚,论辈分我该叫她姑奶的!她的孙子中了举人,现在要宴请宾客!”
  
  绯绡似乎不关心是什么原因,急忙走过来,一把抢过请柬,仔细的看了看,“会不会有鸡?”眼神专注,似乎要把那印着素雅花朵的请柬看穿。
  “绯绡啊,那是请柬,不是菜谱,我们去了不就知道了吗?”
  绯绡拿着请柬,又看了看外面毒辣的太阳,一双美目中现出迷茫之色,俏脸上满是严肃,似乎在面临着生死抉择。
  王子进知道他在踌躇要不要在这样的天气里出去,急忙在他耳边吹风:“一定会有鸡的,请客还没有鸡鸭鱼肉的话未免太过小气,而且估计还不是一只鸡,怎么也要两三只……”
  “我去!”绯绡说着一拍窗棂,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估计他晚上是打算泡在水盆里吃鸡的,现下让他出去,自是百般不愿。
  王子进见他愿与自己同去,自是十分开心,急忙捡了一件浅蓝色的褂子,摇着扇子拿着请柬,与绯绡一同往那请客的人家走去。
  外面阳光毒辣,空气中似是流火一般,热得人甚是难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30秒完成]

本版积分规则

全国大学论坛友情链接
北京高校排名 上海高校排名 天津高校排名 重庆高校排名 广东高校排名 江苏高校排名 山东高校排名
河南高校排名 浙江高校排名 河北高校排名 辽宁高校排名 四川高校排名 湖北高校排名 福建高校排名
广西高校排名 湖南高校排名 黑龙江高校排名 安徽高校排名 江西高校排名 吉林高校排名 云南高校排名
陕西高校排名 山西高校排名 内蒙古高校排名 新疆高校排名 贵州高校排名 甘肃高校排名 海南高校排名
青海高校排名 宁夏高校排名 西藏高校排名 香港高校排名 澳门高校排名 台湾高校排名 TOP100高校排名
安徽农业大学论坛
安徽建筑工程学院论坛
安徽医科大学论坛
安徽师范大学论坛
安徽工程大学论坛
安徽科技学院论坛
安徽大学论坛
安徽工业大学论坛
安徽中医药大学论坛
安庆师范大学论坛
安徽财经大学论坛
安徽理工大学论坛
合肥师范学院论坛
合肥学院论坛
合肥工业大学论坛
淮北师范大学论坛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论坛
北京农学院论坛
北京城市学院论坛
北京舞蹈学院论坛
北京电影学院论坛
北京吉利学院论坛
北京服装学院论坛
北京印刷学院论坛
北京信息科技大学论坛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论坛
北京警察学院论坛
北京工业大学论坛
北京民族大学论坛
北京体育大学论坛
北京工商大学论坛
北京建筑工程学院论坛
北京中医药大学论坛
北京化工大学论坛
北京联合大学论坛
中央戏剧学院论坛
中央美术学院论坛
中国科学院大学论坛
中国农业大学论坛
中国音乐学院论坛
首都医科大学论坛
中央音乐学院论坛
中国信息大学论坛
现代音乐学院论坛
中国医科大学论坛
首都师范大学论坛
中国药科大学论坛
中国社会科学院论坛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论坛
中央财经大学论坛
中国矿业大学论坛
中国政法大学论坛
中华女子学院论坛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论坛
外交学院论坛
中央民族大学论坛
华北电力大学论坛
北方工业大学论坛
北京交通大学论坛
北京大学论坛
清华大学论坛
国际关系学院论坛
中国石油大学论坛
北京科技大学论坛
北京林业大学论坛
北京理工大学论坛
北京师范大学论坛
北京邮电大学论坛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论坛
北京外国语大学论坛
北京语言大学论坛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论坛
中国传媒大学论坛
中国人民大学论坛
福建农林大学论坛
福建医科大学论坛
福州师范大学论坛
福建工程学院论坛
福建中医药大学论坛
福州大学 论坛
华侨大学论坛
集美大学论坛
闽江大学论坛
闽南师范大学论坛
闽南理工学院论坛
莆田学院论坛
泉州师范学院论坛
厦门大学 论坛
厦门理工学院论坛
仰恩大学论坛
兰州工业学院论坛
兰州交通大学论坛
兰州大学论坛
兰州财经大学论坛
西北师范大学论坛
西北民族大学论坛
东莞理工学院论坛
广州美术学院论坛
广东女子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广东技术师范学院论坛
广东医科大学论坛
广东海洋大学论坛
广东石油化工学院论坛
广东药学院论坛
广东金融学院论坛
广东财经大学论坛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论坛
广东工业大学论坛
广州工商学院论坛
广州商学院论坛
广州医科大学论坛
广州体育学院论坛
广州中医药大学论坛
惠州学院论坛
岭南师范学院论坛
广东培正学院论坛
华南农业大学论坛
韶关学院论坛
南方医科大学论坛
南方科技大学论坛
广州大学论坛
暨南大学论坛
华南师范大学 论坛
华南理工大学 论坛
深圳大学 论坛
中山大学 论坛
汕头大学论坛
五邑大学论坛
星海音乐学院论坛
仲恺农业工程学院论坛
肇庆学院论坛
桂林理工大学论坛
桂林电子科技大学论坛
广西大学论坛
广西师范大学论坛
广西财经学院论坛
南宁职业学院论坛
贵州师范大学论坛
贵州大学论坛
海南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海口经济学院论坛
海南外国语职业学院论坛
海南经贸学院论坛
海南科技职业学院论坛
海南医学院论坛
海南师范大学论坛
海南软件职业学院论坛
琼州学院论坛
海南大学论坛
河北大学论坛
河北农业大学论坛
河北工程大学论坛
河北医科大学论坛
河北师范大学论坛
河北科技大学论坛
河北工业大学论坛
河北经贸大学论坛
河北理工大学论坛
唐山大学论坛
石家庄经济学院论坛
唐山师范学院论坛
燕山大学论坛
河南科技大学论坛
河南农业大学论坛
河南师范大学论坛
河南大学论坛
黄河科技学院论坛
河南工程学院论坛
河南中医学院论坛
河南理工大学论坛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论坛
洛阳理工学院论坛
南阳师范学院论坛
郑州大学论坛
郑州轻工业学院论坛
哈尔滨商业大学论坛
黑龙江科技大学论坛
黑龙江中医药学院论坛
哈尔滨工程大学论坛
哈尔滨医科大学论坛
哈尔滨师范大学论坛
哈尔滨学院论坛
哈尔滨理工大学论坛
东北农业大学论坛
东北林业大学论坛
东北石油大学论坛
齐齐哈尔大学论坛
黑龙江大学论坛
哈尔滨工业大学 论坛
华中师范大学 论坛
中国地质大学 论坛
汉口学院论坛
湖北师范学院论坛
湖北经济学院论坛
湖北工业大学论坛
湖北中医药大学 论坛
湖北美术学院论坛
湖北汽车工业学院论坛
湖北大学论坛
湖北民族学院论坛
华中科技大学 论坛
华中农业大学论坛
江汉大学论坛
中南民族大学论坛
武汉音乐学院 论坛
武汉工业学院论坛
武汉大学论坛
武汉理工大学论坛
武汉体院学院论坛
武汉工程大学 论坛
武汉工商学院论坛
武汉纺织大学论坛
武汉科技大学论坛
武昌理工学院论坛
长江大学论坛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论坛
长沙学院论坛
中南大学论坛
中南林业科技大学论坛
长沙理工大学论坛
湖南农业大学论坛
湖南工程学院论坛
湖南师大论坛
湖南商学院论坛
湖南科技大学论坛
湖南文理学院论坛
湖南中医药大学论坛
湖南工业大学论坛
衡阳师范学院论坛
吉首大学论坛
国防科技大学论坛
南华大学论坛
湖南大学论坛
湘潭大学论坛
长春工程大学论坛
长春大学论坛
长春工业大学论坛
长春理工大学论坛
吉林农业大学论坛
吉林建筑工程学院论坛
吉林大学论坛
东北电力大学论坛
东北师范大学论坛
延边大学论坛
中国矿业大学(徐州)论坛
常州大学论坛
河海大学论坛
淮阴工学院论坛
淮阴师范学院论坛
江苏师范大学论坛
江苏科技大学论坛
南京审计学院论坛
南京体育学院论坛
南京农业大学论坛
南京林业大学论坛
南京工程学院论坛
南京医科大学论坛
南京师范大学论坛
南京财经大学论坛
南京邮电大学论坛
南京理工大学论坛
南京工业大学论坛
南京晓庄学院论坛
南京中医药大学论坛
南通大学论坛
南京艺术学院论坛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论坛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论坛
苏州工艺美术学院论坛
东南大学论坛
苏州工业学院论坛
苏州大学论坛
江南大学 论坛
江苏大学论坛
苏州科技学院论坛
南京大学论坛
盐城工业学院论坛
扬州职业大学论坛
扬州大学 论坛
东华理工大学论坛
华东交通大学论坛
景德镇陶瓷学院论坛
九江学院论坛
江西师范大学论坛
江西财经论坛
江西理工大学论坛
江西科技学院论坛
南昌航空大学论坛
南昌大学论坛
南昌理工学院论坛
井冈山大学论坛
新余学院论坛
宜春学院论坛
大连医科大学论坛
大连交通大学论坛
大连海事论坛
大连工业大学论坛
大连大学论坛
大连外国语学院论坛
大连理工大学论坛
大连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东北财经大学论坛
鲁迅美术学院论坛
辽宁广告职业学院论坛
辽宁工业大学论坛
辽宁师范大学论坛
辽宁工程技术大学论坛
辽宁大学论坛
辽宁中医院大学论坛
辽宁对外经贸学院论坛
辽宁科技大学论坛
东北大学论坛
沈阳航空航天大学论坛
沈阳工程学院论坛
沈阳建筑大学论坛
沈阳工业大学论坛
沈阳农业大学论坛
沈阳音乐学院论坛
沈阳理工大学论坛
沈阳医学院论坛
沈阳师范大学论坛
沈阳药科大学论坛
沈阳大学论坛
沈阳化工大学论坛
内蒙古农业大学论坛
内蒙古电子信息学院论坛
内蒙古财经学院论坛
内蒙古化工职业学院论坛
内蒙古机电学院论坛
内蒙古医学院论坛
内蒙古师范大学论坛
内蒙古大学论坛
内蒙古工业大学论坛
内蒙古商贸职业学院论坛
北方民族大学论坛
宁夏大学论坛
聊城大学论坛
鲁东大学论坛
临沂大学论坛
中国海洋大学论坛
青岛农业大学论坛
青岛理工大学论坛
青岛大学论坛
曲阜师范大学论坛
青海师范大学论坛
齐鲁师范学院论坛
齐鲁工业大学论坛
青岛远洋船员学院论坛
青岛科技大学论坛
山东农业大学论坛
山东艺术学院论坛
山东城建学院论坛
山东交通学院论坛
山东建筑大学论坛
山东师范大学论坛
山东警察学院论坛
山东大学 论坛
山东财经大学论坛
山东科技大学论坛
山东理工大学论坛
山东政法学院论坛
山东中医药大学论坛
山东工商学院论坛
济南大学论坛
烟台大学论坛
中北大学论坛
山西建筑职业学院论坛
山西农业大学论坛
山西医科大学论坛
山西大学论坛
山西财经大学论坛
山西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太原工业学院论坛
太原师范学院论坛
太原科技大学论坛
太原理工大学论坛
宝鸡文理学院论坛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论坛
西北工业大学 论坛
西北大学论坛
西北政法大学论坛
西安思源学院论坛
陕西师范大学论坛
陕西科技大学论坛
陕西中医药大学论坛
西安音乐学院论坛
西安美术学院论坛
长安大学论坛
西安外事学院论坛
西安工业大学论坛
西安财经学院论坛
西安理工大学论坛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论坛
西安欧亚学院论坛
西京学院论坛
西安外国语大学论坛
西安邮电学院论坛
西安建筑科技大学论坛
西安交通大学论坛
西安工程大学论坛
西安石油大学论坛
西安科技大学论坛
延安大学论坛
上海震旦学院论坛
东华大学论坛
华东师范大学论坛
华东政法大学论坛
华东理工大学论坛
上海东海学院论坛
上海建桥学院论坛
上海立信会计学院论坛
上海杉达学院论坛
上海商学院论坛
上海电机学院论坛
上海海关学院论坛
上海音乐学院论坛
上海金融学院论坛
上海电力学院论坛
上海外国语大学论坛
上海旅游专科学校论坛
上海海事大学论坛
上海师范大学论坛
上海海洋大学论坛
上海科技大学论坛
上海大学论坛
上海城建学院论坛
上海财经大学论坛
上海政法大学论坛
上海中医药大学论坛
上海应用技术学院论坛
上海视觉艺术学院论坛
上海第二工业大学论坛
上海戏剧学院论坛
上海工程技术大学论坛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论坛
上海健康医学院论坛
上海体育学院论坛
天华学院论坛
上海理工大学论坛
复旦大学论坛
上海交通大学 论坛
同济大学论坛
成都艺术职业学院论坛
成都文理学院论坛
成都航空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成都师范学院论坛
成都农业科技职业学院论坛
成都体育学院论坛
成都纺织专科学校论坛
成都工业学院论坛
成都学院论坛
成都理工大学论坛
成都医学院论坛
成都信息工程学院论坛
西华师范大学论坛
锦城学院论坛
乐山师范学院论坛
泸州医学院论坛
绵阳师范学院论坛
内江师范学院论坛
川北医学院论坛
四川建筑学院论坛
四川音乐学院论坛
四川美术学院论坛
四川传媒学院论坛
四川警察学院论坛
四川工商学院论坛
四川旅游学院论坛
锦江学院论坛
四川民族学院论坛
四川农业大学论坛
四川师范大学论坛
四川工业科技学院论坛
四川邮电学院论坛
四川文理学院论坛
四川文化艺术学院论坛
四川理工学院论坛
四川水利职业学院论坛
西南医科大学论坛
西南民族大学论坛
西南科技大学论坛
成都中医药大学论坛
电子科技大学论坛
西南财经大学论坛
西南石油大学论坛
西南交通大学论坛
四川大学论坛
西华大学论坛
宜宾职业学院论坛
宜宾学院论坛
四川影视学院论坛
中国民航大学论坛
天津美术学院论坛
天津农学院论坛
天津音乐学院论坛
天津商业大学论坛
天津外国语大学论坛
天津医科大学论坛
天津师范大学论坛
天津工业大学论坛
天津城市建设大学论坛
天津财经大学论坛
天津体育学院论坛
天津理工大学论坛
天津中医药大学论坛
天津科技大学论坛
南开大学 论坛
天津大学 论坛
香港大学论坛
石河子大学论坛
新疆医科大学论坛
新疆财经大学论坛
昆明医科大学论坛
昆明理工大学论坛
云南农业大学论坛
云南民族大学论坛
云南大学论坛
云南财经大学论坛
玉溪师范学院论坛
中国美术学院论坛
中国计量学院论坛
杭州电子科技大学论坛
杭州师范大学论坛
杭州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宁波大学论坛
宁波理工学院论坛
温州大学论坛
浙江农林大学论坛
浙江中医药大学论坛
浙江工商大学论坛
浙江外国语学院论坛
浙江经贸学院论坛
浙江师范大学论坛
浙江海洋学院论坛
浙江树人大学论坛
浙江大学论坛
浙江工业大学论坛
浙江水利水电学院论坛
浙江理工大学论坛
浙江财经学院论坛
浙江传媒学院论坛
浙江科技学院论坛
重庆通信学院论坛
重庆电子工程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重庆电力高专论坛
重庆工业职业学院论坛
重庆警察学院论坛
重庆房地产学院论坛
重庆工商大学融智学院论坛
重庆三峡学院论坛
重庆工商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重庆大学城市科技学院论坛
重庆第二师范学院论坛
重庆科技学院论坛
重庆理工大学论坛
重庆工程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重庆医药学院论坛
重庆城市管理职业学院论坛
重庆后勤工程学院论坛
四川外国语大学论坛
第三军医大学论坛
重庆交通大学论坛
重庆大学论坛
重庆师范大学论坛
重庆工商大学论坛
重庆邮电大学论坛
西南政法大学 论坛
重庆医科大学论坛
西南大学论坛
长江师范学院论坛
家庭车论坛
考研论坛论坛
论文网论坛
留学去论坛论坛
个个游论坛
觅优工作网论坛
大学综合信息网
手机访问本页请
扫描左边二维码
         本网站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为网友上传,若存在版权问题或是相关责任请联系站长!
站长电话:0898-66661599    站长联系QQ:7123767   myubbs.com
         站长微信:7123767
请扫描右边二维码
www.myubbs.com

手机版|小黑屋|中国人民大学论坛 ( 琼ICP备12002442号 )

GMT+8, 2020-3-29 16:29 , Processed in 0.190124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高考信息网 X3.3

© 2001-2013 大学排名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