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30秒完成]
搜索
楼主: 蝶变花妖

[幻梦异侠] 春江花月夜番外故事集(可爱多的粉丝 著)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6:43:29 | 显示全部楼层
  就在几人都要失望的时候,那老妇干瘪的嘴却突然动了一动:“是香儿回来了吗?我是娘啊!”
  说完,干瘦的手又向前摸索了一下。
  兰香听了这话突然呆住了,这黑夜中,一下寂静得可怕,连大气也没有人喘一下。
  那老妇又侧着耳朵听了一下,不见人声,自己喃喃道:“香儿怎么会回来?香儿五年就被他们捉了祭河神去了!”
  王子进听了这老妇的话,突然觉得一切问题皆有了答案,那与死亡牵系的婚姻,那结婚就必须死的新娘,那穿着嫁衣的兰香。
  因为新娘本来就不是要嫁给人的,是要做为河神的祭品而被杀掉。
  
  他想到此节,只觉得浑身发颤,急忙用询问的眼神望着身后的绯绡。
  只见绯绡的眼睛里一丝表情也无,只是缓缓的点了一下头。
  “你早就知道了?”王子进颤声问。
  “只是不知道到底是祭的什么地方的神而已!”
  “那你还瞒着我,还带她来这种地方?你真的这般无情吗?”王子进只觉得心中难过,一时口不择言。
  “子进,你认为让她千百年就这样漂泊就是幸福吗?”绯绡也不生气,只是淡淡的回答。
  王子进听了一时语塞,只觉得心里一股郁气,不知该如何发泄。
  
  正在这时,只见兰香目光迷茫,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只留给两人一个红色的背影,像是彩蝶一般舞在夜色中。
  “你去哪里?等等我啊!”王子进急忙一把抱起容儿,跟着她后面追去了。
  地上全是干旱造成的沟壑,王子进深一脚浅一脚的跑着,怀里抱着一个如鬼似妖的孩子,只觉得像是在地狱里狂奔。
  兰香奔了一会儿,突然在不远处停了下来。
  
  “兰、兰香!”王子进气喘吁吁的道:“你要去哪里?”哪知还没等说完,就觉得有人拉了一把他的衣领,王子进收脚不及,一下坐在了地上。
  只见脚下是一条深深的沟壑,深有十几丈,里面有厚厚的一层泥沙,正是一条干枯的河床。
  
  王子进见了,心有余悸,若是自己刚刚往前再跑两步,怕是现在早就没有命在了。
  拉住他的正是绯绡!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6:43:50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四、
  王子进没有时间和绯绡道谢,急忙看向兰香,只见兰香一袭红衣,无限哀怨的站在干枯的河床边。
  “兰香,我们回去吧!”王子进叫道,生怕她再做什么傻事。
  “当日,我就是在这里被人砍了头的!”兰香望着那河床幽幽道,“我的血流到河床里,可是却还是没有水流过来!”
  “兰香,兰香!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想了,我们一起回去吧!”
  “不!”兰香缓缓的摇了摇头,回首朝王子进凄然道:“我回不去了!”
  “为什么?”王子进听了心下一凉,“不是没有什么一字箴言吗?为什么不能回去?”
  兰香却望了望绯绡与王子进二人,眼波流转,凄苦的笑了一下:“谁说没有?我已经知道了!”
  王子进听了急忙望向绯绡,却见他也是一脸的茫然,估计也是不得要领。
  
  “多谢二位了!”兰香像初次相见一般朝他们做了一个万福,“可惜兰香无以为报!”
  “那一字箴言是什么?”王子进急忙问道:“为什么你不能和我们回去?”
  哪知兰香却并不回答,只是望着那干枯的河床,面带安然之色,“我这个人,多么的可笑,是做为神的祭品死的,却又要神来指引我解脱的道路!”
  说是可笑,言语中却有无限凄凉。
  
  兰香说罢,缓缓走到王子进面前,用手摸着容儿的小脸道:“容儿,容儿,你日后可会记得姐姐?日后你要好好的活下去,不要像姐姐这般薄命!”
  王子进听了,鼻中一酸,知道她这是在向他们道别了。
  “王公子!”兰香望向王子进,“你是个好人,我多么想像你说的一样,潇洒的生活啊?可是你瞧,我这个没有用的鬼!”两行清泪顺着她洁白的脸庞流下来,“连潇洒一些的事都做不了!”
  “你,你不要再说了!”王子进呜咽着回答,不知该怎么宽慰她。
  只见兰香的一双明亮的眼睛,满蕴着泪水,在夜色中闪着动人的光芒,“王公子,兰香最后求你一件事,你可答应?”
  王子进听了狠狠的点了一下头。
  “这孩子是江宁织造家的孩子,我以后不能再送她回去了,还望王公子代劳!”
  “你放心吧!”王子进脸上泪水横流,啼不成声。
  “那我就放心啦!”兰香说着朝两人笑了一下,身子一歪,那红色的喜服像是一朵谢了的花,在黑暗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隐没在那干涸的河床中。
  “兰香,兰香!”王子进急忙跑过去看,只见河床中黑黑的一片,俱是泥沙,哪里有人的影子。
  “她这是怎么了?”王子进急忙回头问绯绡。
  还没有得到答案,就觉得一股冰凉潮湿之意从河床里泛出来,似乎是一团水汽,那水汽渐渐的扩大,王子进只觉得一下从炼狱中掉入湿凉的水雾里,极为舒服受用。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6:44:10 | 显示全部楼层
  “她这是在舍身求雨!”绯绡缓缓道,望着那深深的河床,心中有无限感慨。
  
  果然,过了半个时辰,天空中开始下起了绵绵的细雨,那雨如绢似纱,又像女人温柔的手。
  王子进背负着容儿,跟着绯绡走在回去的路上,那雨水细细的如雾一般围在两人的周围。
  像是谁?细细的眉眼?浅浅的笑?
  夜色迷茫,细雨如丝,王子进背后的容儿在这炎热的地方待的久了,突然得了凉爽,竟然在黑夜中发出“咯咯”的笑声,那是欢快而愉悦的笑声,那是一个孩子欢乐的表达。
  王子进听了这铜铃般的孩子笑声,突然觉得眼中湿润了。
  
  那落日中,那荒草旁,那曾经着了红色的嫁衣,坐在一片青绿中等他的少女哪里去了?
  还是那只是一个久远的海市蜃楼,从此只能存在于他的脑海中?
  
  沅州那场及时好雨足足下了一个月才停,不知解救了多少生命,王子进和绯绡乘船而下,把容儿送回了家。
  那容儿与一般孩子无异,笑起来还有甜甜的两个酒窝,经常牢牢的拽着绯绡黑色的长发不放手,藕一般的手臂上会透出嫩粉的颜色,与先前那阴沉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在回来的路上,两人租了一条带着凉棚的船,赏着湖光山色,品着陈年美酒,要多惬意有多惬意。
  “绯绡!”王子进望着远山如黛,问旁边悠然自得的绯绡道:“我一直没有明白,那一字箴言到底是什么意思?”
  绯绡听了,朝他眨了眨眼睛,“开始我也没有明白,后来见她跳到河床中方始明白了!”
  说罢,拿出笔墨,又找了一块白绢,铺在桌子上,提笔写了一个“如”字!
  “你看,这就是那一字箴言!”绯绡接着道:“你还记得兰香是怎么说那佛祖的吩咐吗?”
  “用心思量,自会悟得!”
  “不错!正是用心思量!”绯绡说着又提笔在纸上写了什么,王子进一见那纸上的字,立时呆了。
  只见白白的绢布上,赫然写着一个宽恕的“恕”字!
  
  王子进见了这字,突然觉得心中霍然开朗,只有宽恕了别人的罪孽,自己才能得到真正的解脱。
  所以兰香化为春雨,带给了曾经杀死她的人一片生机,所以容儿才不会带着阴沉表情继续活着,皆因她心中恨意已除。
  
  他想到这里,突然笑了起来,所谓诸事无常,寂灭为乐,不知自己死后,看到的佛祖又是怎么一番模样?
  
  
  ×××××××××××××××××××××××××××××××××××××
  
   “绯绡,绯绡!你看这湖水清澈,风景如画,是不是差了点什么?不然就真是人间仙境了!”
  绯绡听了浅浅一笑,长身而立,笑道:“子进,是不是差了一道彩虹啊?”
  “不错,不错!”王子进拍手道,“要是此处再添一道彩虹,就是有再美的佳人我也不愿意离去了!”
  只见绯绡一身白衣,立在船舷,清瘦的身影在阳光的折射下甚为刺目,他一躬身,从桌子上拿起酒杯,一抬手就将杯中的酒洒向天空。
  那酒水所到之处,化为一片蒙蒙的细雾,在晴空中添了一道亮丽的彩虹。
  
  “如何?”绯绡回首朝王子进笑道。
  王子进见眼前风景如画,远山如黛,碧波如玉,一道七色彩虹映在天际,绯绡一身白衣,长发及腰,一双美目中满含着笑意正望着他。
  
  他见这人间仙境,斯人如玉,不由一时失神,竟而痴了。
  
  一字箴言 完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6:44:3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狐狸村庄
  
  一、
  “子进,子进我们去桂州如何?”
  王子进趴在窗户边,本是一副懒洋洋的模样,听了这话立刻来了精神:“如此甚好,正好在扬州也玩腻了!”
  绯绡听了摇着折扇笑道:“没有想到花痴如你,也有对美色厌倦的时候啊?”
  “你不要打趣我,实在是一般的庸脂俗粉无法入我的眼!”王子进说着推开窗户,望着大好时光,良辰美景,一脸愁容,“踏遍天涯,不知要去何处才能寻得人间绝色?”
  
   “子进,既使你的心中有天下的蓝图,怕是那图上标注着的也都是各处美女的水准吧?”
  王子进听了,双眼恍惚,过了许久方道:“不错,不错,也许我应该画一幅这样的图!”
  绯绡听了这话不禁轻笑摇头,没有想到这个花痴居然把玩笑当了真,哪知还没等笑出声,就听见王子进继续说道:“我现在只后悔一件事!”
  “什么事?”绯绡听了一惊,这呆子做事从来没有后悔二字,向来永往直前,不知迂回,怎么今天居然冒出了这样的念头?
  却见王子进望着他坏笑道:“我后悔过去救狐狸的时候为什么没有看清是男狐狸还是女狐狸……”
  话还没有说完,迎面一把扇子就扔了过来,那木制扇柄一下就打中了他的鼻梁,直把他打得哇哇直叫。
  这良辰美景转瞬即逝,皆是因为一声杀猪一般的哀嚎,直冲云霄!
  
  第二天,绯绡去退了房,两个人就打算顺着湘水而下,直去桂州。
  王子进的鼻梁还是挂了一片青紫的颜色,愤愤的不与绯绡说话。
  可是一到了船上,王子进就又开始活跃起来,早就把那昨日的仇怨忘得精光。
  “绯绡,绯绡,你看这大好风光,山水如画,真是赏心悦目!”
  那湘水两旁多为青山,因此风景甚为优美,与长江的浩浩荡荡相比,虽气势略逊,却多了几许秀丽。
  那山上烟雾缭绕,远看形象各异,有的像是龙腾虎跃,有的像是春笋抽芽,王子进一时看得浑然忘我,乐不胜收。
  “所以不要总是在那繁华闹市待着,出来走一走也是好的!”绯绡见了这美景也觉得心旷神颐,神清气爽!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6:44:45 | 显示全部楼层
  “绯绡!”王子进的听了这话脑中突然灵光一闪,“依你贪慕人间享受的性格,怕是来这偏远地方不是没有道理的吧!”
  绯绡听了笑道:“子进,你真是了解我啊!”说罢,从怀里拿出一样东西,“我就是为了这个才特意走一趟的!”
  王子进看了那东西,不由纳闷,只见绯绡的手上正托着一只小小的纸鹤!
  “这是什么东西?”王子进见了一把就抢了过来,那个纸鹤折得甚是粗陋,似乎是哪个笨手笨脚的庄稼汉的作品。
  “那是别人带给我的口讯,你稍微用心看一下!”
  “用心?”王子进听了暂时忽略那纸鹤皱皱巴巴的外形,方始隐隐约约看到那纸鹤上面的一行小字:
  登高望远处,不见故人影!山茫茫,水渺渺,弦管呜咽如泣语,何日君再来?
  
  王子进望着这词,又望了望绯绡白色的身影,突然觉得心中一冷,已经明白了七八分。
  “如何?”绯绡正满脸笑意的等着他的评价。
  “绯、绯绡!”王子进颤声道:“你有恋人?此番是不是要与我作别了?”
  “嗯?”绯绡听了两条剑眉拧在一起,一把夺过纸鹤,“不是啊,这个是我的一位旧交给我的!”
  “你的旧交不是一位女子吗?这明明是一首闺怨怀春的诗啊!”
  “怎么会?”绯绡听了笑道,“是个男的!”末了又问,“子进,你是从哪里看出来这是一首女子怀春的诗啊?指点一二?”
  王子进听了立时哭笑不得,又看了看绯绡的神情,不是假装。
  
  看来狐狸就是狐狸,它们好像分不太清楚感情的差别,如果对别人好,那似乎就是它们的全部心意了!
  王子进望着绯绡站在甲板上对着阳光苦苦思索那字中涵义的认真模样,心中不由一片温暖,微笑起来。
  
  眼见这湘水九曲三折,旖旎秀丽,不知要通向哪里,心中竟隐隐希望这旅途永远都没有尽头。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6:45:04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这趟水路一直行了几天,王子进终于从开始的兴奋异常转变为闲极无聊,而且这几日都是吃鱼,嘴里简直能淡出鸟来。
  “绯绡啊,什么时候才能到地方啊?”王子进躺在船舱里抱怨。
  “哎呀,什么时候才能再有鸡吃?”绯绡也坐在一边叹气,两人各自有各自的苦恼,直要把这浅浅的湘水填平。
  行了不知多久,只听江面上传来一阵洞箫的声音,那萧声悠扬好听,婉转着缠绵在山谷间。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正是诗经中的《淇奥》,讲述一位女子思慕君子的情怀。
  王子进听了这曲子,突然间头大,他还从来没有在除了乐坊以外的公众场合听到过这样露骨的曲子。
  绯绡听了这箫音,却急忙一跃而起,走上甲板,王子进见了,也赶快爬起来跟着他出去。
  只见湖光山色中,有一叶扁舟,正在湖心荡漾。
  那船甚是狭窄,也没有船舱,可见一个着了如湖水般青绿衫子的人,一把长发高高的扎在脑后,直泻而下,正闭目吹萧。
  王子进远远望着那人的模样,只觉得美不胜收,虽然看不大清晰,但也知道是一位绝色。
  
  “船家,把船划过去!”绯绡见了急忙吩咐艄公。
  两人的小船随即调转船头,破水而去,直往那小舟的方向靠近。
  王子进见那人眉目越来越清晰,心中简直笑开了花,这人与绯绡风姿不相上下,看来此番是交了艳福,若能娶得此女进门,他这一生就再无所求了。
  等会儿一定要让绯绡好好撮合一番。
  正在摩拳擦掌之际,两条船已经靠在了一起,那青衣人朝二人笑了一下,将洞箫往腰中一插,一跃就跳到二人船上。
  王子进见这人的矫健身影,突然有一种不妙的预感。
  
  果然就见那人非常高兴的朝绯绡打了个招呼,接着就朝王子进做了一个揖,“在下胡青绫,有失远迎,让二位久等了!”
  王子进听着他一把男人的声音,身材也甚是高挑,突然觉得心一下就凉得彻底,只好有气无力的还礼,“在下王子进,得识兄台,不胜荣幸!”
  看来这些狐狸不但分不清男女之情,好像连男女的差异都不大分得清,怎么一个个都是雌雄莫辨?
  难道他们都有这种追求模糊感觉的癖好?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6:45: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路上青绫引着二人的小船择了一处靠岸,接着就是连绵不绝的山路。
  王子进一边走,一边忘,走了一会儿连自己是从哪里进的山都忘了,只觉得周围是郁郁葱葱,自己简直是进入了一片绿色的海洋,要被这草和树淹没了。
  “绯绡,绯绡,我们这是要去哪里?”王子进见了这景致不由害怕。
  “我们这就要去一个很久远的村落!”
  “哦!”王子进望着那青绫几乎要与绿色融为一体的背影,又想起绯绡的名字由来,莫不是这位狐狸老兄也在哪里看到了让他流泪的像是绿绸缎一样的东西?怎么起的名字和绯绡如出一辙?
  “你可是在想他的名字和我的相似?”绯绡见王子进发呆,朝他眨了一下眼睛。
  “是啊!”王子进点了点头,“要是初识的人一定会以为你们俩是合伙开绸缎铺的!”
  “他见我的名字好,就取了一个相似的!”
  王子进听了不由暗自摇头,这样雌雄莫辨的名字也叫好?他实在是不想再评论这些狐狸的品味了。
  
  正在偷笑间,绯绡回头朝他正色道:“等会儿进去了,千万不要吃任何东西,也不要喝酒!”
  “为什么?”王子进纳闷道。
  “子进!”绯绡面色一沉,“此次青绫叫我回来,怕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我才不得不过来援手。我一心只牵挂着你,若是连你也失了心志,怕是我们就再也不会从这村庄里出去了!”
  王子进听了,只觉得心中一凉,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还没等发问,就见青绫往山下一指:“到了!”
  
  王子进只见一片郁郁葱葱中,几道炊烟袅袅,竹屋碧绿,是一个祥和的小村庄。
  旁边的绯绡面色冷峻,仿佛这小村庄中藏着什么机关,倒是青绫很是热情,又接着引路去了。
  
  王子进只顾一脑门子疑问,根本就没有发觉,自己走了这么久的路,却连一丝疲惫都没有。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6:45:37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村庄里布置得甚为雅致,家家都是小小的竹楼,依山傍水,简直是画上的景色。
  村子里的人见了三人,表情各异,王子进也像是呆鹅一样四处望着,眼见这村子里的人或老或少,与其他的村落并无不同。
  青绫引了二人直往一处竹楼走去,待到大厅三人席地而坐,地上是竹子的凉席,一坐上去立时凉爽了许多。
  “这位王兄就是你一直记挂的人?”青绫指着王子进道。
  “不要这样称呼我!”王子进听了挠头道:“还是叫我子进吧!”
  绯绡听了这话却并不回答,只是缓缓道:“青绫,此番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这般急着叫我回来?”
  王子进现在是越来越佩服他了,他是怎么从那首慢悠悠的闺怨诗里读出十万火急的?
  
  “先不说这些!”青绫拍了一下手,“我们先喝酒吃鸡!”接着就见几个穿着粉色,紫色衣服的十几岁少女托着酒坛和烤鸡进来了。
  那几个少女甚是娴熟,很快就把火生了起来,一会儿屋子里就异香扑鼻,全是那烤鸡芬芳的香气。
  王子进在船上吃鱼吃得久了,哪里捱得住这样得诱惑,恨不得一把就把那鸡从烤架上拽下来大快朵颐。
  可是又想起绯绡的吩咐,只好咽了咽口水。
  旁边坐着的绯绡似乎也并没有比他出息多少,眼见他的手伸起来又放下,再伸起来,又放了下去,一看就是内心在苦苦挣扎。
  “公子,请用!”那女孩说着用银制的刀子切下来一条鸡腿,递到绯绡面前。
  只见绯绡一脸庄严的望着他,“子进,一切就看你了!”说完,一把接过盘子就开始狼吞虎咽。
  
  王子进见了他那贪婪的吃像,突然有一种受骗的感觉,眼前正有一杯美酒,清澈见底,正泛着绿绿的光,显是陈年佳酿。
  不管了!王子进一咬牙,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这酒喝下去,忽然觉得天旋地转,不知自己身在何处,迷迷糊糊中见绯绡还在津津有味的吃着鸡。
  
  他急忙要伸手求助,哪想身体一歪就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识。
  一边的青绫望着王子进轻笑了一下,对绯绡道:“绯绡,我找你正是有事商量……”
  “你快说吧!”
  “对了,此人你认识吗?”青绫说着指了指在地上昏睡的王子进。
  “不!”绯绡的俊脸上一副迷茫的表情,“不过有些面熟而已,但是又好像是陌生人!”
  青绫听了点了一下头,缓缓道:“现在已经是这个村子生死存亡的时候了,我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只怕你心有旁骛,不能竭尽所能!”
  “青绫,是有人发现这里了吗?”绯绡正色道。
  青绫没有回答,带着书香的脸上,却突然显出了悲哀的神色。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6:45: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过了多久,王子进才悠悠转醒,一抬眼,却见深色帷帐,是客栈惯用的那种。
  可是在那小村落里的客栈?但是这房子一看就是木头的,似乎又不像。
  王子进迷迷糊糊的爬起来,见外面日上三竿,急忙叫道:“绯绡,绯绡!”
  空落落的屋子里哪里有人应声?
  绯绡哪里去了?他一时心急,又把屋子翻了个遍,可是除了他自己,哪里还有半个人影?
  王子进想起绯绡昨日吩咐,突然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急忙跑到楼下去问店家。
  
  “这是哪里?我这是在什么地方?”
   那算帐的掌柜眼皮也不抬一下道:“此处是桂州的一个小镇!这里是我开的客栈!”
  “那和我一起的有没有一个穿着白衣服的美貌少年?”
  掌柜这次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道:“客官,来投宿的就你一个,哪里有什么美貌少年?”
  王子进听了心中顿时一片冰冷,失神落魄的走出客栈,只见那太阳白花花的照在小镇的路上,街上行人稀少,一片祥和景象。
  
  他望着这陌生的小镇,陌生的景致,陌生的人,突然觉得一片茫然,真的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吗?自从去年秋天与绯绡相识后,还从来没有一个人过。
  不论是开心还是生气,身边都会有绯绡,一身白衣,一张俊脸,一抹坏笑,在一旁打趣他,揶揄他,嘲笑他,帮助他。
  可是,怎么只是一转眼,那些曾经快乐都变成一张张的剪影了呢?
  绯绡那俊逸的身影只是在眼前不停的晃着,却再也摸不着了。
  
  想到这里,他鼻中一酸,刚刚要流下泪来,却突然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绯绡?”王子进愉悦的叫了起来,回头一看,整个人却呆住了。
  只见身后站了一个年轻的道士,方面阔口,腰悬着一柄长剑,手中拿着一把佛尘。
  “你可是在找狐狸村庄?”
  王子进闻言点了点头,“你是?”
  “在下道号明月,我也正在找那狐狸村庄!或许我们可一路同行?”
  王子进望着那道士方方的一张脸,突然迷惑了,不知这个莫名其妙的道士葫芦里头卖的什么药。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6:47:07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正午的阳光把那道士杏黄色的道袍晃得刺眼,王子进望着眼前这道士一身打扮,倒像是说书的口中的人物,又像是个唱大戏的。
  他笑着摇摇头,转身要走。
  “这位书生!”那叫明月的道士却不依不饶,又追了上来,“我不是在开玩笑,我真的在找那狐狸村庄!”
  “那你为什么要去找那样的一个地方啊?”王子进还是不信他,反问道。
  “我、我的一个重要的法器被它们偷去了,这才要去找那村庄!”那道士的一张方脸上,现出焦急的神色。
  王子进见他的神清也不似假装,点点头道:“只是我也不知那村落在哪里!”
  “这里盛传着狐狸的传说,因此我才到这小镇上寻找!”
  “是什么样的传说?”王子进听了急忙问,他也急于找到那村落,只有那样才能把绯绡带出来!
  “据说那狐狸都贪图享受,又不事稼樯,又偏偏喜爱人类的生活,因此经常偷盗或者施法骗人,搞得此处人心惶惶!”
  王子进听了面色一红,这话倒是没有错,他与绯绡在一起多时,这简直就是对绯绡的形象表述。
  一个绯绡倒还可以,毕竟他喜欢在繁华闹市居住,就算真的去偷盗估计也就是捡那富户,倒也没有什么。
  可是要是有一个村子的绯绡住在这样一个偏远的地方集体玩乐,那简直就是人间惨剧,估计这里的老百姓养完了自己就去养狐狸了,哪里还有多余的银两去交那朝廷的税金。
  
  王子进想到这里,又看了看眼前的萧条小镇,点点头道:“你说得倒也有道理!”
  那明月听了,脸上露出笑容,“实不相瞒,我刚刚老远就闻到你身上有狐狸的味道,这才与你打听!”
  王子进听了一愣,望着那道士的脸,这人莫不是狗儿变的,怎么鼻子这般好用?
  “你是不是刚刚从那村庄出来?”
  “刚刚?”王子进回忆道:“我也不知何时出来的,进去只喝了一口酒,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6:47:23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还喝了酒了?这样说你与里面的狐狸交情甚深啊?”
  王子进见说露了嘴,急忙摆手道:“不说这个,你我进房间细聊!”
  说罢,带着那道士走到自己居住的客栈。
  门口的掌柜见他带了这样一个花哨古怪的道士回来,两只眼睛像苍蝇一样直直的粘在二人身上。
  
  “实不相瞒!”王子进关了房门就与那道士说,“我有一个好友正在那村落里被困,我此时正急着去找他!”
  “那可糟糕了!”那道士听了“腾”的一声就站了起来,“我们要快点去找那个人了!”
  王子进见他神色慌张,急忙道:“去哪里找什么人?”
  “若是寻常人,在里面待那么久的话,就算出来也是一具死尸了!”
  王子进听他这么一说,心中一冷,绯绡,绯绡应该没有事吧?他那么本事,而且青绫是他的朋友,应该不会伤害他吧?
  却听那明月继续说道:“你可知这世间最大的杀手是什么?”
  “杀手?”王子进纳闷他怎么越扯越远?看来这道士的神经确实不是很正常。
  “是时间啊!”明月继续道:“前两日好像有个年轻人进了那村庄,说是里面有美貌少女,有潇洒的男人,简直就是世外桃源,流连往返了几日,可是待得他出来,家里只有为他抓紧做棺材的份了!”
  “为什么要做棺材?”
  “因为此人已经和八十余岁的老叟没有什么分别了!”
  王子进听了,心里难过,倒不担心绯绡会变成老头,就怕两人就此天人永隔,再也见不到了。
  急忙道:“我叫王子进,你叫我子进即可,你我快快去找那要作古的老儿去!”
  说罢,一把拉开房门久冲了出去。
  “喂,你等等我啊!”明月见了,急忙提着道袍追了出去,也不知这书生为何突然发急。
  
  那掌柜的老板又看着两人像是旋风一般一前一后的出了客栈,又缓缓的摇了摇头。
  此时日正当午,王子进想着绯绡的笑脸,又想起明月的话,突然觉得事不宜迟,怕再有耽搁,自己就永远也见不到绯绡了。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6:47:43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青绫,你我就不要隐瞒什么了,到底是什么人要找到这里?”
  在那绿竹猗猗的村庄中,绯绡席地而坐,边喝酒边对面前的人说。
  青绫听了,双眉一皱道:“绯绡,也许我一开始就错了!”
  “此话怎讲?”绯绡听了抬起头,脸上挂满了疑问。
  青绫望着窗外远山道:“你我努力修行,最后求的又是什么?就算真的变成了人类的样子,也不能被人类所容!”
  绯绡听了沉默不语,似是默认。
  青绫又缓缓道:“哪怕在这么远的地方,建了村庄,本想像人类般生活,却依旧不能融入人类的生活!”又摇头继续道:“这周围的人,都将那祸事扯到我们身上,哪怕人类为了利益彼此残杀,最后也要在尸体上放两根动物的毛发,说是狐狸干的!”
  绯绡又喝了一口酒,还是沉默不语。
  “现在有风声说官府的人要派官兵来拿我们了!”青绫笑道,“因为这里的地方官说交不上贡税也是狐狸的原因!”
  “他们还没有找到这里?”
  “应该快了!”青绫也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接着道:“不过就是几日的问题!”
  绯绡听了眼皮一抬,“最好的办法就是趁这几日快快离开这里,哪一方有伤亡都是不好的!”
  青绫轻笑了一声,“我已经这样做了,这里的居民已经大多离开了,只有一些无法移动的花妖还在!”
  “那你这番叫我来是?”绯绡问道。
  青绫眼皮一抬,缓缓说,“你不认为应该留下两名战士垫后吗?”
  绯绡听了这话,始从嘴角牵出一丝笑意,“不错,不错,那些官兵没有收获,定当继续追寻,还不如迷惑他们的视线!”
  “绯绡,又要劳烦你了!”青绫说着望向天外,只见一缕残阳如血,把天际云彩都染成红色,大战在即,这种平静又能捱到几时?
  
  “那人就在这里住吗?”
  “不错,那人正是乌江镇人氏!”
  王子进这才方始知道这个小镇叫做乌江镇。
  明月引着他一路前行,终于来到一间瓦房前,那家的院子里,赫然的摆着一副黑色的棺木。
  “就是这里!”明月说着就走了进去。
  那家人看到道士非常高兴,都要求他给将死的人颂经。
  本来两人还在挠头怎么才能见到弥留之际的人,哪想到这样容易。
  “好好好!”明月一甩佛尘,摆了个样子,点头答应了。
  王子进见他装腔作势的模样,不由想起一个人来,心中不免难过,绯绡也是这般爱骗人的,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
  两人走入黑黑的内室,一进屋就闻到一股腐朽之气,只见那卧榻上,正躺着一个眉须皆白的老人。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6:47:58 | 显示全部楼层
  那老人骨痩如柴,面色灰暗,显是没有几日可活了。
  “老人家!老人家!”王子进见了急忙过去将那老人摇醒。
  “不,不要叫我老人家,我现在方二十有二!”那老人轻声说,却只有出气没有进气。
  “我们此番来是有事请教的!”王子进急忙给他行了个礼,“我的一位至交在一个绿竹村庄受困,希望您能指点一二!”
  “不错,我也有东西被他们拿走了!”身后的明月急忙说道。
  “你们,去千山镇!”那床上的老人伸出干瘦的手,指向门外。
  “然后呢?”王子听了急忙问道,终于有那村庄的线索了。
  
  “小孩!”老人又缓缓的吐出几个字,“注意,小孩……”
  “小孩?”王子进和明月互相望了一眼,都没有明白这话的意思,待要再问,却见那老人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口中喃喃的说着什么:“水中月,镜里花,不思量,愁年华!”
  倒像是一阙词!
  王子进见了,默默的退出门外,此时天色已晚,夕阳如燃着的火焰,烧红了半边天,自己的心境,何尝不是如火焚烧一般焦急。
  
  忽听那斗室内传来明月平静的颂经声,那声音悠扬浑厚,似乎能直入人心底,带来一丝寂静。
  王子进听着那颂经的声音,一时失神,忽然道:“绯绡,你听这经文,好久没有听到了!”
  却久久得不到回答,再一抬头,院落中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影子,哪里有第二个人?
  他忽然心酸,一时难过,空气中只有颂经声飘过:
  
  一切皆迁动,寿命亦如是。众苦轮无际,流转无休息!
  三界皆无常,诸有无有乐。有道本性相,一切皆空无!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6:48:16 | 显示全部楼层
  六、
  当晚,两人不敢稍做耽搁,买了两匹马就出发了,那千山镇名为千山,却是靠近湘水旁的一个小镇。
  两人连夜赶路,却还是两天以后才到达。
  “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当初是怎么走进去,又是如何出来的吗?”这一路上,明月不停的追问,王子进的回答永远都是忘记了,可是他还是不依不饶,搞得王子进一见到他那黄色道袍就头痛。
  终于明月一拉缰绳道:“千山镇到了!”
  王子进只见前面郁郁葱葱中,可见一个小镇,里面盖的都是石头房子,与乌江镇相比,更为精致一些。
  那镇里的人来来往往,甚是悠闲,不远处就是湘水缓缓流过。
  王子进踏着那小镇的石板路,不由迷惑,眼见这阡陌交通,鸡犬相闻,一副祥和景象,不知那老人指引二人来这里是何用意?
  “我们先去休息,明日再说吧!”
  那小镇中竟然连客栈都没有一处,两人只有找了一间破败的屋子暂住。
  由于旅途劳顿,这一夜,竟而无梦。
  
  “子进,子进,起来了!”王子进迷迷糊糊中听见有人叫他,是绯绡吗?
  他欣喜的睁开眼睛,却见面前的人一张方脸,阔口阔鼻,却是明月,不由心下失望。
  “我们这就去看看这小镇有什么古怪。”明月说着就整理了一下道袍出发了。
  二人走在街上,只见那镇里的人甚为悠闲,叫卖的叫卖,烤鱼的烤鱼,有男有女,更有白发老人,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王子进与明月走了半天才见到一个穿着绿色褂子,扎着两条小辫的男孩,拿着一个果子,坐在门槛上。
  
  “你说那小孩指的是什么?”王子进看到那个小孩问明月道。
  “不清楚!”明月也看了一眼那孩子,与寻常孩子无异。
  就这般慢慢悠悠的逛到天黑,整整把小镇走了个遍,还是没有收获。
   “明天去这小镇周围看看吧!”明月叹道。
  “也好!”王子进失望至极,还以为这小镇中藏着玄机,哪想竟是再普通不过。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6:48:36 | 显示全部楼层
  剩下几日,两人连这千山镇的草皮都要翻了起来,还是没有收获。
  “回去再问问那个老人吧,希望他还没有归西!”明月无奈的摇头叹息。
  王子进跟着点头,也只有这样了。
  两人垂头丧气的牵着马,走在回去的路上,王子进又回头看了一眼那小镇,又看了看那湘水,小镇对面的一个小小石墩,正是当初他们上岸栓船的地方。
  这一瞥间,他又看到那个穿着绿色衣服的小孩,正在街心拿着一个彩球玩耍。
  他突然脑中灵光一闪,想起那老人最后说的话来,喃喃道:“水中月,镜里花,不思量,愁年华!”
  “你在干什么?还不快赶路?”明月见状催他。
  “不,不对!”王子进又环顾一下这个小镇,这镇上也有百十号人口,怎么几日所见,只有这么一个小孩?
  “有什么不对?”明月问道。
  “这里没有小孩!”王子进又想起那日的绿竹村庄,也是一个小孩都没有。
  “那里不是一个?”明月听罢指着那男孩道。
  “只有一个小孩!”王子进急忙道:“我去过的那个古怪村落,也是一个小孩都没有的!”
  明月听了似乎开了壳,“能变成人的妖精少说也有百年道行,又怎么会有小孩?”
  “不错!”王子进接着道:“那老人说的水中月,镜里花怕就是暗示我们此节!”
  明月听了眼中发直,颤声道:“你说这,这千山镇就是那狐狸村庄?”
  “怕这一切皆是幻术!”
  “幻术?”明月低头道:“只要找到下了咒的地方,自然就可破了!”
  “可是那下了咒的地方在哪里?”王子进望着这镇里来来往往的人,不知到哪里去找那一条咒符!
  
  “就在这里!”那明月突然翻身下马,一伸手就把那小孩抓在手中,嘴中念念有词!
  那小孩初被他抓在手里还哭叫,他这一念之后,只见手中哪里有什么孩子,只有一截刻满了扭曲咒文的竹子。
  那竹子一显原形,突然周遭一切都发生了变化,道路两旁的石屋都变成了碧绿的竹屋,里面溪水环绕,简直就是人间仙境,正是那日王子进所去过的村庄。
  王子进见了这变化,急忙从马上下来,瞠目结舌,“天啊,谁又能想到这千山镇就是那狐狸村庄!”说罢转头问明月道:“你怎么知道那咒文在哪里?”
  “村里只有一个小孩,自是最与众不同的地方了,所以我想那孩子就是咒文,果然没错!”
  
  两人还没等说完,就见一栋竹楼中走下一个人来,那人穿了一身白衣,黑色长发如瀑布般直泻而下,只在脑后束了一个白色方巾,眉目温润,似暖玉般散发着淡淡光辉,只有一双精亮的眸子,一点感情也无。
  那人望着王子进与明月,并不说话,只是淡淡的站在绿竹中,白衣飘逸,如世外仙人一般。
  王子进望着这人,竟而愣住了,只觉得鼻中一酸,双眼湿润,隔了这许多日,这许多日,终于又见着他了。
  他静了静心,急忙颤声道:“绯绡……”
  那人却依旧一副冷冷落落的模样,淡淡问道:“你是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30秒完成]

本版积分规则

全国大学论坛友情链接
北京高校排名 上海高校排名 天津高校排名 重庆高校排名 广东高校排名 江苏高校排名 山东高校排名
河南高校排名 浙江高校排名 河北高校排名 辽宁高校排名 四川高校排名 湖北高校排名 福建高校排名
广西高校排名 湖南高校排名 黑龙江高校排名 安徽高校排名 江西高校排名 吉林高校排名 云南高校排名
陕西高校排名 山西高校排名 内蒙古高校排名 新疆高校排名 贵州高校排名 甘肃高校排名 海南高校排名
青海高校排名 宁夏高校排名 西藏高校排名 香港高校排名 澳门高校排名 台湾高校排名 TOP100高校排名
安徽农业大学论坛
安徽建筑工程学院论坛
安徽医科大学论坛
安徽师范大学论坛
安徽工程大学论坛
安徽科技学院论坛
安徽大学论坛
安徽工业大学论坛
安徽中医药大学论坛
安庆师范大学论坛
安徽财经大学论坛
安徽理工大学论坛
合肥师范学院论坛
合肥学院论坛
合肥工业大学论坛
淮北师范大学论坛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论坛
北京农学院论坛
北京城市学院论坛
北京舞蹈学院论坛
北京电影学院论坛
北京吉利学院论坛
北京服装学院论坛
北京印刷学院论坛
北京信息科技大学论坛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论坛
北京警察学院论坛
北京工业大学论坛
北京民族大学论坛
北京体育大学论坛
北京工商大学论坛
北京建筑工程学院论坛
北京中医药大学论坛
北京化工大学论坛
北京联合大学论坛
中央戏剧学院论坛
中央美术学院论坛
中国科学院大学论坛
中国农业大学论坛
中国音乐学院论坛
首都医科大学论坛
中央音乐学院论坛
中国信息大学论坛
现代音乐学院论坛
中国医科大学论坛
首都师范大学论坛
中国药科大学论坛
中国社会科学院论坛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论坛
中央财经大学论坛
中国矿业大学论坛
中国政法大学论坛
中华女子学院论坛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论坛
外交学院论坛
中央民族大学论坛
华北电力大学论坛
北方工业大学论坛
北京交通大学论坛
北京大学论坛
清华大学论坛
国际关系学院论坛
中国石油大学论坛
北京科技大学论坛
北京林业大学论坛
北京理工大学论坛
北京师范大学论坛
北京邮电大学论坛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论坛
北京外国语大学论坛
北京语言大学论坛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论坛
中国传媒大学论坛
中国人民大学论坛
福建农林大学论坛
福建医科大学论坛
福州师范大学论坛
福建工程学院论坛
福建中医药大学论坛
福州大学 论坛
华侨大学论坛
集美大学论坛
闽江大学论坛
闽南师范大学论坛
闽南理工学院论坛
莆田学院论坛
泉州师范学院论坛
厦门大学 论坛
厦门理工学院论坛
仰恩大学论坛
兰州工业学院论坛
兰州交通大学论坛
兰州大学论坛
兰州财经大学论坛
西北师范大学论坛
西北民族大学论坛
东莞理工学院论坛
广州美术学院论坛
广东女子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广东技术师范学院论坛
广东医科大学论坛
广东海洋大学论坛
广东石油化工学院论坛
广东药学院论坛
广东金融学院论坛
广东财经大学论坛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论坛
广东工业大学论坛
广州工商学院论坛
广州商学院论坛
广州医科大学论坛
广州体育学院论坛
广州中医药大学论坛
惠州学院论坛
岭南师范学院论坛
广东培正学院论坛
华南农业大学论坛
韶关学院论坛
南方医科大学论坛
南方科技大学论坛
广州大学论坛
暨南大学论坛
华南师范大学 论坛
华南理工大学 论坛
深圳大学 论坛
中山大学 论坛
汕头大学论坛
五邑大学论坛
星海音乐学院论坛
仲恺农业工程学院论坛
肇庆学院论坛
桂林理工大学论坛
桂林电子科技大学论坛
广西大学论坛
广西师范大学论坛
广西财经学院论坛
南宁职业学院论坛
贵州师范大学论坛
贵州大学论坛
海南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海口经济学院论坛
海南外国语职业学院论坛
海南经贸学院论坛
海南科技职业学院论坛
海南医学院论坛
海南师范大学论坛
海南软件职业学院论坛
琼州学院论坛
海南大学论坛
河北大学论坛
河北农业大学论坛
河北工程大学论坛
河北医科大学论坛
河北师范大学论坛
河北科技大学论坛
河北工业大学论坛
河北经贸大学论坛
河北理工大学论坛
唐山大学论坛
石家庄经济学院论坛
唐山师范学院论坛
燕山大学论坛
河南科技大学论坛
河南农业大学论坛
河南师范大学论坛
河南大学论坛
黄河科技学院论坛
河南工程学院论坛
河南中医学院论坛
河南理工大学论坛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论坛
洛阳理工学院论坛
南阳师范学院论坛
郑州大学论坛
郑州轻工业学院论坛
哈尔滨商业大学论坛
黑龙江科技大学论坛
黑龙江中医药学院论坛
哈尔滨工程大学论坛
哈尔滨医科大学论坛
哈尔滨师范大学论坛
哈尔滨学院论坛
哈尔滨理工大学论坛
东北农业大学论坛
东北林业大学论坛
东北石油大学论坛
齐齐哈尔大学论坛
黑龙江大学论坛
哈尔滨工业大学 论坛
华中师范大学 论坛
中国地质大学 论坛
汉口学院论坛
湖北师范学院论坛
湖北经济学院论坛
湖北工业大学论坛
湖北中医药大学 论坛
湖北美术学院论坛
湖北汽车工业学院论坛
湖北大学论坛
湖北民族学院论坛
华中科技大学 论坛
华中农业大学论坛
江汉大学论坛
中南民族大学论坛
武汉音乐学院 论坛
武汉工业学院论坛
武汉大学论坛
武汉理工大学论坛
武汉体院学院论坛
武汉工程大学 论坛
武汉工商学院论坛
武汉纺织大学论坛
武汉科技大学论坛
武昌理工学院论坛
长江大学论坛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论坛
长沙学院论坛
中南大学论坛
中南林业科技大学论坛
长沙理工大学论坛
湖南农业大学论坛
湖南工程学院论坛
湖南师大论坛
湖南商学院论坛
湖南科技大学论坛
湖南文理学院论坛
湖南中医药大学论坛
湖南工业大学论坛
衡阳师范学院论坛
吉首大学论坛
国防科技大学论坛
南华大学论坛
湖南大学论坛
湘潭大学论坛
长春工程大学论坛
长春大学论坛
长春工业大学论坛
长春理工大学论坛
吉林农业大学论坛
吉林建筑工程学院论坛
吉林大学论坛
东北电力大学论坛
东北师范大学论坛
延边大学论坛
中国矿业大学(徐州)论坛
常州大学论坛
河海大学论坛
淮阴工学院论坛
淮阴师范学院论坛
江苏师范大学论坛
江苏科技大学论坛
南京审计学院论坛
南京体育学院论坛
南京农业大学论坛
南京林业大学论坛
南京工程学院论坛
南京医科大学论坛
南京师范大学论坛
南京财经大学论坛
南京邮电大学论坛
南京理工大学论坛
南京工业大学论坛
南京晓庄学院论坛
南京中医药大学论坛
南通大学论坛
南京艺术学院论坛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论坛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论坛
苏州工艺美术学院论坛
东南大学论坛
苏州工业学院论坛
苏州大学论坛
江南大学 论坛
江苏大学论坛
苏州科技学院论坛
南京大学论坛
盐城工业学院论坛
扬州职业大学论坛
扬州大学 论坛
东华理工大学论坛
华东交通大学论坛
景德镇陶瓷学院论坛
九江学院论坛
江西师范大学论坛
江西财经论坛
江西理工大学论坛
江西科技学院论坛
南昌航空大学论坛
南昌大学论坛
南昌理工学院论坛
井冈山大学论坛
新余学院论坛
宜春学院论坛
大连医科大学论坛
大连交通大学论坛
大连海事论坛
大连工业大学论坛
大连大学论坛
大连外国语学院论坛
大连理工大学论坛
大连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东北财经大学论坛
鲁迅美术学院论坛
辽宁广告职业学院论坛
辽宁工业大学论坛
辽宁师范大学论坛
辽宁工程技术大学论坛
辽宁大学论坛
辽宁中医院大学论坛
辽宁对外经贸学院论坛
辽宁科技大学论坛
东北大学论坛
沈阳航空航天大学论坛
沈阳工程学院论坛
沈阳建筑大学论坛
沈阳工业大学论坛
沈阳农业大学论坛
沈阳音乐学院论坛
沈阳理工大学论坛
沈阳医学院论坛
沈阳师范大学论坛
沈阳药科大学论坛
沈阳大学论坛
沈阳化工大学论坛
内蒙古农业大学论坛
内蒙古电子信息学院论坛
内蒙古财经学院论坛
内蒙古化工职业学院论坛
内蒙古机电学院论坛
内蒙古医学院论坛
内蒙古师范大学论坛
内蒙古大学论坛
内蒙古工业大学论坛
内蒙古商贸职业学院论坛
北方民族大学论坛
宁夏大学论坛
聊城大学论坛
鲁东大学论坛
临沂大学论坛
中国海洋大学论坛
青岛农业大学论坛
青岛理工大学论坛
青岛大学论坛
曲阜师范大学论坛
青海师范大学论坛
齐鲁师范学院论坛
齐鲁工业大学论坛
青岛远洋船员学院论坛
青岛科技大学论坛
山东农业大学论坛
山东艺术学院论坛
山东城建学院论坛
山东交通学院论坛
山东建筑大学论坛
山东师范大学论坛
山东警察学院论坛
山东大学 论坛
山东财经大学论坛
山东科技大学论坛
山东理工大学论坛
山东政法学院论坛
山东中医药大学论坛
山东工商学院论坛
济南大学论坛
烟台大学论坛
中北大学论坛
山西建筑职业学院论坛
山西农业大学论坛
山西医科大学论坛
山西大学论坛
山西财经大学论坛
山西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太原工业学院论坛
太原师范学院论坛
太原科技大学论坛
太原理工大学论坛
宝鸡文理学院论坛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论坛
西北工业大学 论坛
西北大学论坛
西北政法大学论坛
西安思源学院论坛
陕西师范大学论坛
陕西科技大学论坛
陕西中医药大学论坛
西安音乐学院论坛
西安美术学院论坛
长安大学论坛
西安外事学院论坛
西安工业大学论坛
西安财经学院论坛
西安理工大学论坛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论坛
西安欧亚学院论坛
西京学院论坛
西安外国语大学论坛
西安邮电学院论坛
西安建筑科技大学论坛
西安交通大学论坛
西安工程大学论坛
西安石油大学论坛
西安科技大学论坛
延安大学论坛
上海震旦学院论坛
东华大学论坛
华东师范大学论坛
华东政法大学论坛
华东理工大学论坛
上海东海学院论坛
上海建桥学院论坛
上海立信会计学院论坛
上海杉达学院论坛
上海商学院论坛
上海电机学院论坛
上海海关学院论坛
上海音乐学院论坛
上海金融学院论坛
上海电力学院论坛
上海外国语大学论坛
上海旅游专科学校论坛
上海海事大学论坛
上海师范大学论坛
上海海洋大学论坛
上海科技大学论坛
上海大学论坛
上海城建学院论坛
上海财经大学论坛
上海政法大学论坛
上海中医药大学论坛
上海应用技术学院论坛
上海视觉艺术学院论坛
上海第二工业大学论坛
上海戏剧学院论坛
上海工程技术大学论坛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论坛
上海健康医学院论坛
上海体育学院论坛
天华学院论坛
上海理工大学论坛
复旦大学论坛
上海交通大学 论坛
同济大学论坛
成都艺术职业学院论坛
成都文理学院论坛
成都航空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成都师范学院论坛
成都农业科技职业学院论坛
成都体育学院论坛
成都纺织专科学校论坛
成都工业学院论坛
成都学院论坛
成都理工大学论坛
成都医学院论坛
成都信息工程学院论坛
西华师范大学论坛
锦城学院论坛
乐山师范学院论坛
泸州医学院论坛
绵阳师范学院论坛
内江师范学院论坛
川北医学院论坛
四川建筑学院论坛
四川音乐学院论坛
四川美术学院论坛
四川传媒学院论坛
四川警察学院论坛
四川工商学院论坛
四川旅游学院论坛
锦江学院论坛
四川民族学院论坛
四川农业大学论坛
四川师范大学论坛
四川工业科技学院论坛
四川邮电学院论坛
四川文理学院论坛
四川文化艺术学院论坛
四川理工学院论坛
四川水利职业学院论坛
西南医科大学论坛
西南民族大学论坛
西南科技大学论坛
成都中医药大学论坛
电子科技大学论坛
西南财经大学论坛
西南石油大学论坛
西南交通大学论坛
四川大学论坛
西华大学论坛
宜宾职业学院论坛
宜宾学院论坛
四川影视学院论坛
中国民航大学论坛
天津美术学院论坛
天津农学院论坛
天津音乐学院论坛
天津商业大学论坛
天津外国语大学论坛
天津医科大学论坛
天津师范大学论坛
天津工业大学论坛
天津城市建设大学论坛
天津财经大学论坛
天津体育学院论坛
天津理工大学论坛
天津中医药大学论坛
天津科技大学论坛
南开大学 论坛
天津大学 论坛
香港大学论坛
石河子大学论坛
新疆医科大学论坛
新疆财经大学论坛
昆明医科大学论坛
昆明理工大学论坛
云南农业大学论坛
云南民族大学论坛
云南大学论坛
云南财经大学论坛
玉溪师范学院论坛
中国美术学院论坛
中国计量学院论坛
杭州电子科技大学论坛
杭州师范大学论坛
杭州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宁波大学论坛
宁波理工学院论坛
温州大学论坛
浙江农林大学论坛
浙江中医药大学论坛
浙江工商大学论坛
浙江外国语学院论坛
浙江经贸学院论坛
浙江师范大学论坛
浙江海洋学院论坛
浙江树人大学论坛
浙江大学论坛
浙江工业大学论坛
浙江水利水电学院论坛
浙江理工大学论坛
浙江财经学院论坛
浙江传媒学院论坛
浙江科技学院论坛
重庆通信学院论坛
重庆电子工程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重庆电力高专论坛
重庆工业职业学院论坛
重庆警察学院论坛
重庆房地产学院论坛
重庆工商大学融智学院论坛
重庆三峡学院论坛
重庆工商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重庆大学城市科技学院论坛
重庆第二师范学院论坛
重庆科技学院论坛
重庆理工大学论坛
重庆工程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重庆医药学院论坛
重庆城市管理职业学院论坛
重庆后勤工程学院论坛
四川外国语大学论坛
第三军医大学论坛
重庆交通大学论坛
重庆大学论坛
重庆师范大学论坛
重庆工商大学论坛
重庆邮电大学论坛
西南政法大学 论坛
重庆医科大学论坛
西南大学论坛
长江师范学院论坛
家庭车论坛
考研论坛论坛
论文网论坛
留学去论坛论坛
个个游论坛
觅优工作网论坛
大学综合信息网
手机访问本页请
扫描左边二维码
         本网站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为网友上传,若存在版权问题或是相关责任请联系站长!
站长电话:0898-66661599    站长联系QQ:7123767   myubbs.com
         站长微信:7123767
请扫描右边二维码
www.myubbs.com

手机版|小黑屋|中国人民大学论坛 ( 琼ICP备12002442号 )

GMT+8, 2020-3-29 17:40 , Processed in 0.343227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高考信息网 X3.3

© 2001-2013 大学排名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