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30秒完成]
搜索
查看: 21410|回复: 3

[游戏动漫] [推荐]死神•镜雾光芒 作者:一场空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9-25 09:04: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文由作者一场空欢投稿发布

死神•镜雾光芒
文/一场空欢

同样的宿命,只是我们看得到,雾中的真实。
——题记

1
“去当死神吧!”
伫立于天的纯白色冰龙凝望着我,梦里延续着飘零的冰雪,和一对坚韧深刻的双眸。
那一年,我103岁。我反复做着一个相同的梦境。我记得,那个时候,雏森刚当上死神。她偶尔会从死神学校回来看我。而我,只想保护她,从遇见雏森开始。
于是,我听到了心底里的声音:去当死神吧。
“早上好,小狮郎……”似乎是雏森的声音。
我从睡眠中苏醒过来,明亮的双眸、微笑的脸旁赫然出现在我面前。我微微感觉脸上灼热,揉了揉双眼,故作生气地说道:“都说了不要叫我小狮郎了,我都是队长了啊。”
雏森略微不解:“但是以前在流魂街的时候,我就这么叫你啊!再说了……”她用手排排我的头:“你本来就像个小孩子。”
我把她的手轻轻打开,站了起来:“罗嗦!再说……你来找我到底什么事?”
雏森这才恍惚过来:“糟糕……都怪你我把正事忘了……这个,不是我找你,是蓝染队长找你!”
“蓝染?”我吃惊地问道。
雏森着急地数落我道:“错了错了!要叫蓝染队长,你要有礼貌啊!算了,跟我来,蓝染队长在队舍等你呢!”
在我就任十番队队长的仪式上,我第一次看见了雏森憧憬着的蓝染。他站在队长们中间,看起来犹如一位慈祥的兄长。后来,我才知道,他在整个尸魂界是如此的德高望重。
顺着静灵廷交叉的格局,沿途可以看见木制阁楼里死神互相凝望的眼神。从我决定当死神那天起,我就知道,静灵廷并不是一个安全的地方。而我来这里的目的,唯一并且明确。
当我们到达蓝染房间的时候,才发现蓝染已经遣散开了所有属下。他亲切地走到我的身边:“日番谷君,坐下来吧。”
还没有等我说话,雏森抢先一步:“蓝染队长,您们聊吧,我先出……”
“不用,雏森,你也坐下来吧。”蓝染微笑着对雏森说道。
蓝染的声音如同被水洗过的温柔,亲切如同铃铛一般。我不耐烦地问道:“你找我来有什么事?”
雏森一股劲地向我使眼色,仿佛在说:你怎么可以对蓝染队长用“你”的称呼?
“哦……你刚当上队长,我只是想让你看下我的斩魄刀,这是我对每个队长的欢迎仪式。”蓝染说。
“我没……”还没说出口,看见雏森仿佛要吃掉我的样子,转而话变成了:“我没意见!”
话刚说完,蓝染站起身来,将腰间的斩魄刀抽了出来:“碎裂吧,镜花水月。”
瞬间,苍穹里仿佛是一片浩瀚的烟海,明亮的阳光穿过眼眸,我如同沉睡在行云流水中。蓝染的话将我带入了现实:“日番谷君,雏森,你们还好吧?”
我迷糊着怎么会出现如此的情况,见雏森没事,也没兴趣过多往下问,说了句“我累了”便回队舍去了。

2
后来,我在一次队长会议结束的时候问过蓝染。他告诉我,他的斩魄刀的能力是利用光与雾的反射扰乱敌人视线,让敌人互相残杀。这样的解释并不是我想要的答案。
其实,我想要知道的是,蓝染为什么要平白无故让队长们观看自己斩魄刀的解放呢?队长的斩魄刀的能力不是尽量不能让外人知道吗?
我还记得,当时,我离开队长会议室的时候,只对蓝染留下一句话:“希望你不要伤害雏森,不然,我不会放过你!”
直到我生日的那天,雏森告诉了我答案:“蓝染队长为你争取了一个办生的机会,这在静灵廷从未有过。蓝染队长真的把日番谷当亲人啊!”
“铛铛……”静灵廷的警钟猛烈地敲打着。
“队长……”松本紧急地催促着我。
松本犹如我的姐姐,对我很是照顾,虽然身为我的手下,还是贵为十番队副队长,对我却依然百般照顾。
“恩。我听到了,我马上就去!”带上斩魄刀,我朝队长会议室奔跑而去。
到达会议室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是最晚一个到的。两旁站满了护廷十三队的队长们,总队长威风凛凛地站在最前方。这样庄严并且肃穆的氛围,我最适应不了。
我本想道歉,却不料总队长并没有怪罪我:“技术开发局传来的消息,现世出现了一具破面,而这具破面的出现,对现世的魂魄具有严重的威胁。现任命十番队队长日番谷冬狮郎前往现世,处理此事。”
会议末了,蓝染叫住了我:“日番谷君,可以答应我一件事情吗?”
我好奇地盯着蓝染的眼睛。亲切之余,觉得他不是一个平凡的男人。他继续说道:“带雏森一起去,可以吗?”
前往现世的时间安排在后天。
此期间,我和雏森再去了流魂街看奶奶。奶奶看见我们回来,笑容如同鲜花一样绽放开来。
在流魂街,所有的魂魄的命运如同现世里下层的人们。到处充斥着抢劫,偷盗,打斗,而成为死神,便成了流魂街的魂魄们最大的愿望。只有当上死神,才能摆脱掉这样的宿命。
而我不是。还记得第一次遇见雏森的时候,是在一个下雨天。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什么时间,我莫名其妙地来到流魂街这个地方。我只知道,我来这个地方,就意味着我已经死过一次了。而这次的死亡,更确切地说,是我已经失去了一次记忆。
那个时候,只有奶奶喜欢我。流魂街的人都说我的眼神太凶,而且整个人冰冷得让人无法呼吸,仿佛是一触灾难。于是,他们惧怕我,他们排挤我,他们远离我,而只有奶奶喜欢我。
那天,我看到奶奶的甜纳豆吃完了,便想办法去帮奶奶买。等走了不少路程以后,身后不知道被谁重重打了一下,立刻昏倒过去,等到醒来以后已经就近晚上了。我身边的钱没有了,只剩下形单影只的我,坐在屋檐下,躲着临近夜晚的雨。
就在那时,雏森出现了。她微笑着将雨伞递给我,她对我说了一句话:“让我送你回去,好吗?”
那天开始,我终于知道了,原来我的生命中,还有一个人不怕我不排挤我不讨厌我。那个时候,我告诉自己:我要保护她。
“日番谷,这里这里!”雏森将甜纳豆递到我面前。
我看见奶奶甜甜地咀嚼着甜纳逗,稀疏的阳光透过未关严实的窗户射下来,粘在奶奶和雏森的脸上。我高兴地说了句:“恩。”

3
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提心吊胆的,总觉得仿佛要发生什么事情一样。
不,应该说,从蓝染队舍回来以后,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比如,队长们的灵压并不是平时我所感觉的那样。而雏森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
太多太多的疑问,我不需要去破解。其实原本护廷十三队各自队伍之间并没有多大的联系,每个死神都有自己的目的,或者荣耀,或者不祥。
我只需要知道,我要保护好雏森。这已经够了。
技术开发局所说的破面实际上是由虚,也就是恶灵们聚集而成大虚,然后领悟了死神的能力而形成的生物体。他们需要吞噬现世的灵,甚至会吞噬掉人类的灵魂。
其实,最开始我讨厌死神的原因就是因为我不喜欢斯杀。我总认为每个生物都有自己生存的权利和机会,包括虚,包括破面。
而给予我的命令,是由中央四十六室直接发出,然后交由总队长分配给下属队长,因此,对于这样的命令,我必须遵守。
或者说,为了保护雏森,我宁愿遵守我不想遵守的命令。
从尸魂界到现世,雏森的话出奇的少。偶尔看见雏森的脸旁,觉得自己始终忽略了一件事。
我是不是遗忘了什么?还是说,现世的记忆还没有完全消除?
当我们到达现世,漫天飘散着粉色的樱花。质地柔软而又带有弹性,毛茸茸地落在手上,摊开,然后盘旋。
我不喜欢樱花。
在尸魂界,我只看过一次樱花。是在我95岁的生日的时候。雏森送我一件白色的绒毛衣服,她说,你这样的小孩子就应该穿这样温暖的衣服啦。雏森老把我当小孩子,也是,在尸魂界,能称上成年人的已经是200岁了。
可是,唯一困扰我的是雏森自己也就比我大10岁啊,干嘛老是一边拍着我的头一边叫我“小狮郎”。
“小狮郎,你95岁的生日,我带你去看樱花。”
“小狮郎,祝你生日快乐!”
“小狮郎……”雏森哽咽着,樱花飘到雏森的头上,轻轻地淡开。
“小狮郎……我想去当死神。”
是的。我不喜欢樱花,就是因为我唯一看见的如此美丽的樱花时,雏森告诉我,她要去当死神。去当死神,意味着要离开流魂街,离开奶奶,离开我。
虽然偶尔能从死神学校回来,但是见面的次数受到了限制。
雏森眼睛里噙满泪水,我笑了笑,对着雏森说:“都说了,不要叫我小狮郎了!”
“日番谷,那个很适合你的。”雏森指着广场上的秋千。
“我不是小孩子了,要我说多少遍!”
樱花落下去,阳光温柔的照耀着广袤的天空之下,雏森微笑的样子,反而让我感觉陌生。
我真的好像遗漏了什么?我不知道。
我开口问雏森:“你……”
没等我问完,雏森早坐在秋千上开心地玩起来。

4
看见雏森如此开心地玩着,我也不想打扰她,算了,早点把工作结束,回尸魂界吧。
现世本不是我们应该逗留的地方。
在我寻找破面的时候,我异常的发现破面的灵压隐藏得如此之好。作为灵魂,或者是普通灵魂,或者是由恶灵演化的虚,或者是死神,都应该有各自独特的灵压。但是,作为队长级的自己,这次并没有感受到破面的灵压。我感到奇怪。
其实,从蓝染队舍回来以后,我始终觉得哪里不对劲。
如同虚空一般,好像开始了崭新的生活。或者说,忘记了以前的一切。
我将报告发给技术开发局,通过技术开发局的信息,给了我明确的破面的地址,并吩咐我小心。为什么,我感受不到破面的灵压,难道,我的力量退化了?
按照技术开发局的资料,我找到了破面。当我离近破面的时候,依然没有任何灵压突显出来。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为什么如此一具破面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作为队长级的自己却不能感受到他的任何气息?
没等我反应过来,破面转过身来。一时间,我定住了,周围的空气变得稀薄,像一圈又一圈的烟盘散开来。
这不是——雏森吗?
不对,她脸部下面有虚惯有的面具。况且,我能够感受到,距离我不远处的广场上,雏森完好无缺的灵压。
她对我微微笑了笑,然后转身准备离开。
我眼见她即将离开,转而追了过去:“慢着!”当我还未到达她的面前的时候,她轻轻说了句:“答应我两个愿望好吗?”
“什么?”我用瞬步迅速移到她面前。我这才看清她的脸,除了虚惯有的面具外,几乎和雏森一模一样。
“我知道死神的任务是用你们那把斩魄刀让我们升华,我只是求你,”她顿了顿,“答应我两个愿望好吗,我自愿去尸魂界。”
我不知所措。心里震了一下,似乎,她在等待我来一样。
“别说废话了,”我拔出我的斩魄刀“冰轮丸”,“这是规矩!”
“规矩?是谁规定,你们死神有随便斩杀我们的权利……”她略带忧伤,“再说,只要你答应我两个愿望,我自愿被你升华,回尸魂界!”
雏森的眼睛,雏森的语气,雏森的脸旁。
我收回刀:“你说吧,什么愿望?”
很简单的愿望。
她告诉我,她想看看她的父母。

5
她说:“生前,我父母最喜欢带我来这个地方。我已经等了三天了,他们还没有出现,我真的很想看看他们,抱着这个愿望,我选择不去尸魂界,变成虚,在这里等待他们。”
我坐了下来,看着她的等待,我不由得心生怜悯。曾几何时,我也应该有自己的父母,他们是不是也带着我,来到这里,陪我看樱花飘落,陪我看太阳落下。
每来一个人,她的心会跟着抽蓄。而每一个失望的来临,会重新燃起她新的憧憬。
就在这个时候,技术开发局的消息传过来。他们告诉我,雏森的灵压莫名地消失了。我这才感觉到,雏森的灵压似乎不在现世了。
我急忙赶往刚才的广场,秋千上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我释放自己的灵压,努力搜寻着雏森,却依然感觉不到。
我将报告传给技术开发局,让他们通知总队长。
雏森的莫名消失不仅带给我精神上和心理上的担忧,更触发我去思考一些问题。
不对,这不是简单的消失。
哪里不对,到底是哪里不对?
当我再次赶到破面那里的时候,她微笑着看着我。
我握着斩魄刀冲过去:“不能再让你等了,我必须杀了你!”
破面微笑着说:“不用了……我的第一个愿望已经实现了。”
“你……见到你的父母了?”
“恩,他们已经死了。”
“什么?”我停下来。
“恩。我想起来了,他们迟迟不出现的原因。”
“什么意思,你到底在说什么?”
雏森的消失是迷,破面是迷,一切都是迷。
“他们和我一样,被我妹妹杀死了。”
仿佛被雷炸了一般,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而且后面的答案我似乎猜得八九不离十了。
我不想听到后面的答案。
阳光已经淡退掉,我茫然若失地站在那里。夕阳的余晖,将这里映照得像血一样红。
一把刀从破面的身后穿心而出,血流了出来。
破面笑了笑,告诉了我她的名字,然后随同烟尘灰飞湮灭。
而出现在破面身后的那张脸,不是别人,正是雏森。
庞大的忧伤充满我的心脏。
还记得流魂街的时候,雏森曾经告诉我,她说她很想知道她的父母的样子。她说有可能我和她是一家的。而我,就是她的弟弟,天天被她欺负。
她每次说到这个的时候,我都一脸鄙视地看着她。而她,还是摸着我的脑袋,一个劲叫我:小狮郎。奶奶在一旁笑得合不拢嘴。
雏森,曾经还告诉我,她当死神的原因是她想保护我和奶奶。
我怎么也不会相信,雏森会杀害自己的父母和姐姐。
哪里弄错了?
可是现在,她那么清晰地展示在我的面前。
她杀害了她的姐姐。尽管她姐姐是虚。
如同被镜光反射,我不清楚,雾里是花,还是花里是雾,真实,却也虚假。
破面说,她的名字是:雏森樱。
当她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恍惚感觉到一股渺小的灵压。
不知道是强大地溢了出来,还是错觉?
似乎,从开始到现在,一切都近乎错觉。

6
我没有向雏森提出过任何疑问。甚至,我就把雏森丢在刚才的地方,然后自己迅速飞回尸魂界。
我想我应该要去确定一件事。
眼前是前几天才来过的五番队队舍。带着疑问和愤怒,我冲了进去。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五番队队舍里一个人都没有,只是蓝染的房间,传出我熟悉的灵压。
而这个灵压,正和破面身体上溢出来的一样。
“欢迎你回来,日番谷君。”蓝染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怎么会这样,房间里明明那么明显地溢出蓝染的灵压,可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我身后?
“有疑问吗?”蓝染阴冷的微笑漂浮在脸上。
还记得,以前雏森从死神学校回来的时候,常常和我说起蓝染队长。
雏森说:“小狮郎,蓝染队长指导我学会了鬼道呢!”
我不理雏森自顾自吃着西瓜,抬头看着天空,我还记得,那时候看天空坐的那个地方是最好的位置。
“蓝染,雏森在哪里?”我轻轻问道,努力抑制自己的愤怒。
“什么,我不懂呢?雏森,不是和你一起去现世了吗?”
“那个人根本不是雏森。”我转过身来,我听见冰轮丸的咆哮,身边已经凝结出冰冷的小水珠。
“你发现了啊。”蓝染的微笑在脸上荡漾开来。
“你把雏森藏在哪里?”
“但是你不恨她吗,她杀了自己的父母和姐姐?”
“我相信雏森,一直都是。”
“是吗?一直都相信,是吧?”蓝染微笑着。
“蓝染,你其实不知道,雏森一直都叫我‘小狮郎’,可是最近,她一直叫我‘日番谷’。”我停了停,“再说,你应该知道,死了的人是不会有前世的记忆了,那具破面怎么可能记得雏森是她姐姐?”
“这个还真不知道。那为什么你怀疑是我带走了雏森呢?她可是我最值得信赖的手下啊!”
“闭嘴!蓝染,你做出那个破面,为了挑拨我和雏森,只不过,被我发现了啊!”我握住冰轮丸。
“不对,是我让你看见的。”
“什么?”我诧异的,怀疑自己没听错。
“你说的是这个吗?”蓝染的手中忽然出现了现世那具破面,“还是这个呢?”
而蓝染的另一只手,雏森已经奄奄一息。
我的愤怒冲上了心:“蓝染,我记得我跟你说过,你要是伤害了雏森,我就要杀了你!”
我向蓝染冲了过去,令我吃惊地是,那一剑贯穿蓝染的胸膛。他没有躲,只是一味地微笑。血飞溅出来,我的意识恍惚过去,只听见,雏森一直叫着我的名字:小狮郎,小狮郎……
“日番谷君,你还不知道我的斩魄刀的真正能力吧。”
——是蓝染的声音。
“我的斩魄刀镜花水月真正的能力是完全催眠,也就是说,这期间你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假象。而需要让人陷入这样的催眠世界里的唯一条件,就是看到我的斩魄刀的第一次解放。”
——什么?
“日番谷君,谢谢你,如此的相信雏森,那么,让我们一起,保护好她!”
——同样的宿命,只是我们看得到,雾中的真实。

7
“你到底想做什么,日番谷冬狮郎?”
又是那场似曾相识的梦境。
那条龙端坐在苍天之上,浩瀚的冰凌纷飞如雨。
“我……我想保护雏森啊!”
是的,只有这一个愿望,从遇见雏森开始。
或者说,从还没有遇见雏森就已经注定了。
“去当死神吧!”
“小狮郎,小狮郎……”我睁开朦胧的眼睛。雏森微笑着看着我。
我急忙跑出房间,向四处忘了忘:“蓝染呢?”
雏森跟过来,敲了我一下脑袋:“都跟你说了好多遍了,要叫蓝染队长!”
我急忙问道:“雏森,蓝染人呢?”
雏森既生气又疑惑:“叫蓝染队长!蓝染队长当然在队舍啊,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琐碎的阳光照射下来。
现在的尸魂界应该也是樱花盛开的日子了吧。
我微笑着对雏森说道:“你可以一直叫我小狮郎吗?”
2008年6月12日星期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30秒完成]

本版积分规则

全国大学论坛友情链接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广东 江苏 山东 浙江 河南 河北 辽宁 四川 湖北 福建 湖南 黑龙江 安徽
江西 广西 吉林 云南 陕西 山西 内蒙古 新疆 贵州 甘肃 海南 青海 宁夏 西藏 香港 澳门 台湾
手机访问本页请
扫描左边二维码
         本网站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为网友上传,若存在版权问题或是相关责任请联系站长!
站长电话:0898-66661599    站长联系QQ:7123767   myubbs.com
         站长微信:7123767
请扫描右边二维码
www.myubbs.com

手机版|小黑屋|中国人民大学论坛 ( 琼ICP备12002442号 )

GMT+8, 2019-6-25 11:41 , Processed in 0.196588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高考信息网 X3.3

© 2001-2013 大学排名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