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30秒完成]
搜索
查看: 32037|回复: 7

[幻梦异侠] 女人怕鬼之灵异故事——茱萸(月光银鹿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9-10 12:57: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公子,奴家名叫茱萸。”
   唐逸之一直望着手里的香囊发呆,这是一女子佩戴的香囊,精致的绣着一枝茱萸,白色的小花,翠绿的叶子。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茱萸,茱萸,真是好名字”唐逸之口里喃喃的说。
    忽然,背后伸出一只手来抢走了香囊。
   “哇,二哥,这是谁的香囊,好精致啊。”一个十六七的少年,把香囊抢在手里,左看右看的。
    唐逸之伸手夺了回来,仔细地收好放在怀里。
   “随之,你怎么有空来?”随之是逸之二叔家的长子,比他小两岁。
   “是大娘叫我来的,她说你自从重阳节登高回来就一直闷在屋里,怕你闷坏了,叫我来陪你出门走走。从刚才看,表哥,恐怕你是•••••”随之一脸的坏笑。
   “小孩子家懂什么,我只是不舒服而已,又没大事,都是娘大惊小怪的。”逸之拂袖坐下,端起茶来掩饰自己的不自然。
   “小孩子?二哥,要不是咱们的家规,说二十岁前不能娶妻,我早就是几个孩子的爹了,你不看看,小时候和咱们一起玩的虎子,去年娶了了个媳妇,今年都抱上一个一个胖小子了。”随之一脸愤愤不平地说。
   “好啦,随之,你想娶媳妇还早得很,等你二十岁再说吧。”
    “二哥,我一直奇怪,咱们家为什么要定这个规定啊?二十岁之前不能成亲?”
   “我也不清楚,爹娘也没有告诉我为什么。倒是随之啊,你脑子里只有这些?你的功课怎么样了?上次二叔过来还在说你不怎么温习功课,到处去玩,你也不小了。。。。”
   “停,停。停•••二哥,在家爹娘都唠叨的我耳朵生茧了,你就别再唠叨了。”
   逸之看着随之不耐烦的样子,无奈的摇摇头。
  “倒是二哥,你今年十九岁了吧?明年就二十了,你会不会也想大哥那样,娶个嫂子回来?说不准,你已经有意中人了,刚才那香囊,是不是你的定情物啊?”随之一脸的促狭。
   逸之笑了笑,没有反驳,只是悠然的喝了口茶。
   随之见他无趣也没再在这个话题上理论,就东扯西拉的给逸之讲起了自己的趣事。

   重阳节刚过两三天,唐家大院里还能看到头簪菊花的丫鬟来去匆匆。
  “老爷,逸之今年都十九了,你也该操心他的婚事了,上次张媒婆来说城西刘员外家有个女儿,貌美如花,知书达理,我看挺合适的••••”
   “夫人,逸之还小,不用那么早操心,等他二十岁说也不迟,再说,能不能过去还不知道呢,不能耽误人家姑娘。”
  “老爷,习之不是稳稳当当地过了二十岁么?逸之身体那么好,不会有事的,这么多年都没什么事,你就不用再担心了~~~”唐夫人劝到
  “你不亲眼见到,你不会害怕的,你不知道当年二娘的诅咒有多么吓人,她的恨意连得到的法僧都驱除不了,只好找了个这么个的法子,咱们家还不知会是什么样子呢!”
   唐老爷仿佛又看到,二娘临死前那充满恨意的眸子,鲜血一滴一滴的从七窍里流出。唐老爷痛苦的闭上眼睛。
  “老爷,当年的事,也不完全怪咱们啊,二娘恨咱们,也不能下这么毒的咒啊!”
   唐老爷,无奈的摇摇头,迈着沉重的步子走出了堂屋。
  这两天,唐老爷老是不停的做噩梦,心里总感觉有事情发生,这么多年都没事,除了战战兢兢的度过了习之的二十岁,其他的时候,他几乎都要忘记了这件事情。但是最近几天,老是心神不宁,不知道会不会出什么事情。
 楼主| 发表于 2008-9-10 12:58:47 | 显示全部楼层
午饭后随之拉着逸之出了门,说是去街上看看。
     重阳节刚过,街上依然有卖菊花的姑娘,在走街串巷,街上的人并不是很多,天色有些阴沉,阳光虽有但惨淡无奈,一阵秋风吹起,又带来一阵凉气。
     一路上随之和熟悉的人打着招呼,这孩子从小在街上玩耍,虽说随之是大户人家的孩子却没有一点架子,虽说唐家是书香门第,但是随之却不像习之逸之他们爱读书,整天在街上逛来逛去,街上大部分商家都跟他很熟。
      在街上走着的时候,前方一个红色的身影引起了逸之的注意,那是一个女子,一个身披嫁衣的女子,慢慢的在街上走着,鲜红的嫁衣在惨淡的阳光下如血一般刺着逸之的眼睛。慢慢的他的目光开始变得呆滞,逸之脑子里只有那鲜血欲滴的嫁衣,那片血红。慢慢的逸之的脚步向着她走去,好像中邪一般,身不由己。
随之忙着打招呼,却没察觉,逸之这边已经消失不见了。
逸之跟着红色的身影,出了城,走进了山里,前方红色的身影飘忽不定,天色越来越暗,逸之好似没有思维一样,紧紧的跟着那个背影。
       红色的身影停了下来,逸之也停下了脚步。忽然间,逸之闻到一股清香,脑子顿时清明了许多。他环顾四周,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到山里来。突然他想起在街上看到的那个身披嫁衣的女子,那时好想自己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由自主的追逐那片血红。他心里一细想,不由得一阵冷汗,连忙向四周望去,不见了那红色的身影。却发现自己正站在悬崖边上,再往前两步他就会粉身碎骨。逸之慢慢退到安全的地方,这才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心里诧异,莫非自己遇到鬼了?
       逸之调整一下呼吸,赶忙往山下冲去。可是不知道怎么一回事,他走了好久总是回到老地方,明明是往山下走的,怎么又回到了山林里?他心里打鼓,是不是遇上鬼打墙了?
       逸之抬头看看越来越暗的天色,心想不禁暗暗着急,山林里晚间常有野兽出没,非常不安全。怎么下山啊?
       正在着 急的时候,他又闻到一股清香,很熟悉的味道,若有若无,从林中飘来。他想起在受红色身影引诱时就是闻到这股清香,自己才清醒过来,所以应该没什么害处。逸之就顺着这股香味慢慢走向树林深处。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山林笼罩在黑暗中。
       逸之顺着香味来到了林子尽头,他发现前方有一处宅院,青砖绿瓦,好似也是个殷实的人家。心里私下虽有点奇怪,这荒林中怎会有这般人家,但是很快打消了念头,自我安慰道,或许是厌倦红尘烦躁而在此隐居的人物吧。
 楼主| 发表于 2008-9-10 13:00:19 | 显示全部楼层
他整理一下衣装,便走到门前去敲门。
       “吱~~”门开了,走出一个身穿青衣的丫鬟,奇怪的看着他。
      “姑娘,在下灵城唐逸之,在山林中迷路,天色已晚,希望能借宿一晚,还容禀报主人,以后逸之一定再来拜谢。”
       青衣的小丫头,听到到这,捂着嘴笑了起来。
       唐逸之有点莫名其妙,再次作揖道:“在下灵城唐逸之。。。。”
       “好啦,我又不聋,你不用再说一遍了。”还没等唐逸之说完,那丫鬟打断道。
       “你等一下,我禀告一下老妇人。”丫鬟笑着关上了门。
唐逸之只好站在门口等待。借着微弱的月光,他看到大门前的匾额上写着洞天福地,四个朱红的大字,四周是缠绕的花藤做装饰。两扇门上也贴着两副对联,但是光线太暗看不是很清楚,正想走近些看看是什么文字,门忽地打开了。
刚才的青衣丫鬟打开了大门,还有一个穿粉色衣服的丫鬟打着一个灯笼站在一旁。
       “唐公子,我家老夫人请你进去。”青衣丫鬟开口道,并做了个请的手势。
       “多谢姑娘。”唐逸之拱手谢道,然后就走进了院子。
粉衣丫鬟在前面引路,整个院子都很寂静,只有灯笼里的烛光左闪右闪的。
他们穿过前堂来到了后院,光线这才明亮起来。
   
       进入屋里,厅里坐着一个慈眉善目满头银发身穿华服的老夫人,四周围着一些羽衣的姑娘。见到唐逸之进来,各个都羞怯的转进了后厅。
      “唐逸之拜见老夫人,多谢夫人收留之恩。”
 楼主| 发表于 2008-9-10 13:00:47 | 显示全部楼层
“唐公子不必客气,天色已晚,想必公子还未用晚膳,如果不嫌弃,就和老身一起用膳吧。”
      “多谢老夫人,在下不胜感激。”
      “青儿,传膳。。。”老夫人传令下去。
       一会桌子上摆满了诱人的菜肴,九种菜,九种汤,摆满了桌子。
      “粉儿,叫小姐们过来用膳,说有客人到了,让她们注意点规矩。”
       “是,夫人”粉衣的丫鬟应声后,便走出了大厅。
        唐逸之静静的坐在桌前,看着满桌的菜肴,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他满脸尴尬的望了望老夫人,看她在交代小丫头做其它的事情没有注意他,这才稍稍松了口气,但是又不禁埋怨起那些小姐来,怎么那么慢啊。
        “唐公子,家里还有些什么人呢?“
        “回老夫人的话,逸之家里父母健在,还有一个哥哥和嫂嫂,两个妹妹,家住在灵城城西,家父是辞职归乡的尚书,哥哥在京城是四品文官。”
        “你母亲是何方人氏?”老夫人问道
        “家母是京城人”唐逸之虽然好奇她为什么问到自己的母亲,还是老实的回答“逸之的外公是前朝宰相。”
        “你的外婆是否叫惠织?女儿叫楠穗”老夫人似乎很激动。
        “我母亲的确叫楠穗,但是不知道外婆的名讳。不知道老夫人怎么知道家母的闺名”
        “ 说来话长啊,老身也原本京城人士,我家老爷原本也是前朝官员,和你外公一起在朝为官,也是好朋友。两家是世交,我和你外婆更是非常要好,当时我们都还打算为各自的儿女定亲呢,可惜,我们两家都是女娃,叹息没缘分,还让她们结为金兰,后来我家老爷辞官归隐,也和你外公失去联系。可惜啊,我那女儿早早去世,留下几个外孙女,我见她们可怜就接来在家养大,陪陪老身。”老夫人说到这里不禁抹抹了眼睛。
       “老夫人,节哀顺变。”唐逸之连忙安慰道。
       “按辈分你该叫我外婆了。我都二十几年没见你母亲了。”
      “外婆。” 逸之起身拱手做礼。
       “姥姥,谁来了?”一个娇嫩的声音传来。
       唐逸之回头一看,一个身着绿衣的女孩,大约十五六岁的模样,粉色圆脸,大大的眼睛净显着俏皮。
       “哟,原来是你啊~~”绿衣女孩突然笑了起来,转过身朝着门外大声道“茱萸姐姐,你看谁来了。”
        这时门外才姗姗走进一个白衣女子,淡扫峨眉依然绝色。
        唐逸之看呆掉了。是她!是那天登高时碰到的女子。那日匆匆一瞥,足以让他朝思暮想,没想到能再次见到她。
        茱萸看着他笑了笑,缓步走进屋里。
       “绿薇,学学你茱萸姐姐,别老是大呼小叫的,小心嫁不出去。”老夫人笑着责骂红叶。
       “姥姥。”绿薇娇嗔道,“人家才不嫁人要一辈子陪着姥姥,要嫁也是茱萸姐姐先嫁才对。”说完还朝逸之这边做了个鬼脸。
     “茱萸••小姐•••”逸之连忙向白衣女子施礼。
     “唐公子,不必多礼。还是叫奴家茱萸吧。”说完她从唐逸之身边走过,坐在老妇人的右边。瞬时,逸之又闻到那股清香。
      “咦?红叶呢?怎么不来吃饭?”
      “回老夫人的话,大小姐说身体不舒服,不便见客”一个小丫鬟回答道。
     “红叶这丫头,从小身体就不好,唐公子不要见怪。粉儿,吩咐厨房给大小姐做些清淡的粥菜送到她房间里。”
       吃饭的时候,都是绿薇那个小丫头叽叽喳喳,问唐逸之好多问题。茱萸倒是静静的用膳,嘴角一丝笑意。
      “唐公子不要见怪,绿薇这小丫头不懂事。”老夫人见绿薇的问题太多了,问的唐逸之不能安心吃饭。
       “没事,绿薇率性可爱,就像我家的小妹一样。”
       “那就好,刚才听绿薇这丫头说你和茱萸以前见过面?”
       “是重阳节那天,我和家人登高时,我和茱萸都看中一副纸扇,看茱萸十分喜爱那纸扇就让给了她,我们聊了几句诗词,知道了小姐的名讳。”
        “你们还真有缘分啊。”老夫人笑了笑,便不再言语。
         茱萸一直没有出声,安静的看着每一个人。
        饭后,老夫人让丫鬟带唐逸之去房间休息,  是粉儿带路,还是那一盏灯笼。
        唐逸之的房间在大厅的东边,穿过一个花园就到了。早有丫鬟在那里等候,收拾好了房间。唐逸之进去后打量了一下,这是个普通的客房,可能是女子多的缘故,屋子里透着一股脂粉气。
        “唐公子好好休息,有事情请摇这个铃铛,就会有人来的。”粉儿交代后,就带着众丫鬟离开。
 楼主| 发表于 2008-9-10 13:01:49 | 显示全部楼层
“大胆妖孽,还不快快显出原型~~~”
      “无礼秃驴,竟然破我匾额!!!”一声娇呵,一道绿光闪出来。
      “绿薇,不准放肆~~~”一道橙光和一道白光也直追出来。
       一转身,竟是老夫人和茱萸。
       “大师,我们皆是修行之人,今晚为何为难我们。”老夫人上前一步道。
       “小小花妖还敢在本座面前自称修行之人?”  
       “妖怪,你们把我二哥怎么样了,赶快把他交出来。”随之在修云身旁大胆的问道。
        “谁是妖怪 。。。你这小子说话怎么那么无礼!见过这么美的妖怪么?”绿薇瞪着随之说道,挽起袖子打算找随之理论。
        “唐公子在小宅做客,我们并没有为难与他。”茱萸拉住绿薇,朝随之说道。
        “恐怕有人不只是想让他做客吧?”修云冷笑道。
        “当然~~~~~”一道红光直逼修云眉心,修云一个闪身,红光射到了一边,一转身一个红衣女子拉住随之的胳膊,将长长的指甲对准随之的双眼。
        “红叶~~不可~~”茱萸上前劝道。
        “孽障,竟然还死心不改,又在这里害人。”
       “秃驴,要不是你,我也不会到如此地步,我和阿豪本来可以很幸福的,都是被你拆散的,还有我可怜的麟儿~~”红叶泫然欲泣。
        “孽障,当年你在唐家兴风作浪,还不知悔改?当年经不住你同伴求情,才放你一马,如今怎么又来报复?”修云厉声道。
        “哈哈~~~”红叶仰头大笑,惊得一阵鸟儿乱飞。
        “我兴风作浪?我爱阿豪有什么错?”
       “ 阿豪?”随之一阵心惊,那不是大伯的名字么?这个是?难道这个是娘口中的二奶奶?随之依稀记得一个红色的身影,在很小的时候,爷爷新娶了一个奶奶,听大人们说是个非常美丽的女子,随之远远的看到过。但是爷爷去世后她就消失了,她成了家里的禁忌,没人再提过她。难道当年出了什么事么?,
        “孽障~死不悔改~~”修云把九环锡杖往地上一顿,双手合起,闭眼念起了佛号。
        “啊~~”红叶一声惨叫,放开了随之,跌倒在地上,她双手捂住耳朵在地上翻滚。这边绿薇也是捂着耳朵一阵惊叫,只有老夫人和茱萸无事。茱萸连忙扶住绿薇,用手护绿薇的耳朵。
 楼主| 发表于 2008-9-10 13:02:10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们怎么了?”逸之打开门走了出来。
          “二哥,你没事吧!”随之连忙将逸之拉到修云师傅身后。
         “没事啊?”逸之疑惑的看着随之“你怎么在这里?他是谁?”
         “哥,你还不知道,她们都是妖怪,那个红衣服的女人差点杀了我,好险呢!”随之连忙解释道“他是修云大师,你忘记了?小时候咱们还见过他呢!”
         “啊?”逸之一脸的惊恐,回头看着茱萸。茱萸看到逸之的惊恐,美丽的双眼有一丝受伤。
         “哈哈,茱萸,他不会接受你的,他会像他爹一样躲你远远的,哈哈,”红叶刺耳的声音一声一声敲打在茱萸心上,茱萸的眼睛慢慢变得幽暗。
          “茱萸,小心不要中了红叶的咒”老夫人用力拍了茱萸的肩头一下,这时茱萸的眼睛才恢复清明,但是顷刻眼里又沁满了泪水。
         “孽畜~~~”修云大声喝道,一道金光挥向红叶,正中她胸口,喷出一大口鲜血来。
       “红叶”茱萸连忙奔过去。“大师,求你放过她吧!”她求情道。
       “不行,当年要不是一念之仁,经不住你苦苦哀求才放过她,今天她也不会再次兴风作浪。”修云回绝道。
        “那我只好,用自己的力量带走她了。”茱萸护在红叶面前。
        “ 不自量力~~~”修云冷笑道,又念起一阵佛号。这次,不止红叶和绿薇受不了了,茱萸也是天旋地转,但是她咬着自己的嘴唇,始终坚持护在红叶前面。修云挥手一道金光射向茱萸,老夫人见势不好飞身过去,硬是接了那道金光,顿时吐了一口鲜血。茱萸受到波及也是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不自量力~~”又是一道金光,将茱萸一起掀翻在地,茱萸也是口喷鲜血。
       “茱萸~~~”逸之跑过去扶起她,“大师,不要啊,放过茱萸吧。”逸之连忙求情道。
        “不成气候的小妖~~~~”修云嗤之以鼻,收起了结印和佛号。
        “哈哈,不成气候?”茱萸身后的红叶慢慢漂了起来,散乱的头发遮住了半个脸颊,苍白的脸上,血迹斑斑,只有那双眸子,充满恨意的眸子泛着妖异的红色。
        “让你看看我真正的力量~~~~~~~”红叶周围慢慢起了血雾。
        “~你修炼了血咒?”修云连忙张开结界将逸之和随之罩住。顺带着也把茱萸和老夫人也护在其中。绿薇见状也只好转身化作绿光隐匿在树林中。
         “哈哈,今天我就要你死无葬身之地~~~秃驴~~去死吧~~~~~~~”红叶将身边聚集的血雾向修云喷去。修云拿起九环锡杖抵挡红叶的进攻。红色和金色,在空中交汇不相上下。皎洁的月光无言的看着这场争斗。
         “不好,天狗食月~~~~”修云抬头望了一下月亮,月光正在慢慢减弱,月亮正一点一滴的被黑影吞噬。而这时红叶的力量却是越来越强大。终于,修云支持不住,被血雾直中胸口。
         “红叶怎么会这样?”茱萸不明白的问老夫人。
         “ 这孩子,当初你把她从唐府带回来,我为了延续她的命动用了禁书里的禁咒,不料倒是害了她。”老夫人捂着胸口挣扎着站了起来。“后来她偷了我的书,自己偷偷的练,被我发现,将书夺去,本以为她会放弃,没想到她恨的那么深,不惜以血养咒。会同归于尽的啊~~”
          “怎么办,姥姥,红叶失去了理性,会杀了我们”茱萸着急起来。
           “需要有人唤回她的理智,找到她思念的东西或者人才可以。”姥姥道“可是现在。。。。”
         “她思念的人?唐老爷?”茱萸计上心来,挣扎着站起来。在逸之耳边说了自己的想法。
      逸之慢慢走到结界的边缘,大声喊道“红叶,我是阿豪,还记得么?”
      红叶慢慢转过头来,攻击也弱了下来,嘴里喃喃地说“阿豪?”
 楼主| 发表于 2008-9-10 13:02:50 | 显示全部楼层
“红叶还记得我送你的枫叶么?那是我专门为你做的,你非常喜欢不是么?”逸之不停的说着茱萸告诉他的关于红叶和他爹的事情,企图唤回红叶的理智。
      红叶停止了攻击,飘到了逸之面前。逸之虽然心里打颤,但是面上强装着笑容,不停地说着。红叶疑惑的看着他的脸。伸出手来想抹抹他的脸。逸之望着红叶诡异面孔,一时强忍不住,不由得后退了一步。
      “ 你怕我是不是,阿豪,你怕我么?你说过的等你爹一死你就会马上娶我的。所以我听你的话害死的他,可是你为什么不再理我了?楠穗不又不在,阿豪,你怎么不理我?就因为我是你二娘么?可是你爹他已经死了,我们就没有关系了,阿豪,阿豪,我怀孕了你知道么?是个男孩,我能感觉出来,他一直踢我的肚子,好顽皮。” 红叶红色的眼睛迷蒙起来。
       逸之听到这些话不由得楞住了,没想到。。她和爹•••天呢,谁能告诉他怎么回事。
       “可是阿豪?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对什么把那个和尚带回来,是他都是他,都是他害的,肯定是他说我是树妖你才不理我的,是他,••••阿豪,为什么?为什么不救我?不救救我们的孩子啊~~~~~~~~”红叶发出凄厉的哭声。
       “我恨你,我恨你~~~~~~~~我让你不得好死,我让你们唐家永远绝后~~~~~~~~”红叶的眼睛开始变得血红,似乎有血滴了出来。
      茱萸赶紧走到他身边,正准备将他拉走。红叶又陷入疯狂状态,四周的血雾又浓了起来,随着红叶发狂的喊叫,血腥味越来越重,修云的结界快要支持不住了。
 楼主| 发表于 2008-9-10 13:04:0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月后,唐老爷无疾而终,唐家二少爷失踪,唐家大少爷辞官回乡,没有人知道他家究竟发生了什么,一时间灵城议论纷纷。
       普慧寺外
       “唐公子,你决定跟我去修行了么?你真决定放弃红尘世俗么?”
       “是的,修云师傅。”
       修云看看失落的唐逸之,无奈的摇摇头。
       “走吧~~”说完便下山去了
        唐逸之默默跟在他的身后,无语。
       自此很多人看到修云师傅身后跟着一个沉默的俗家弟子。



       另一个时空
     “我把绿薇交给你磨练了。”一白衣女子站在一酒吧前面。一黑衣女子抱着一只黑猫依门而笑,额前也有一银色的月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30秒完成]

本版积分规则

全国大学论坛友情链接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广东 江苏 山东 浙江 河南 河北 辽宁 四川 湖北 福建 湖南 黑龙江 安徽
江西 广西 吉林 云南 陕西 山西 内蒙古 新疆 贵州 甘肃 海南 青海 宁夏 西藏 香港 澳门 台湾
手机访问本页请
扫描左边二维码
         本网站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为网友上传,若存在版权问题或是相关责任请联系站长!
站长电话:0898-66661599    站长联系QQ:7123767   myubbs.com
         站长微信:7123767
请扫描右边二维码
www.myubbs.com

手机版|小黑屋|中国人民大学论坛 ( 琼ICP备12002442号 )

GMT+8, 2019-7-19 02:02 , Processed in 0.125359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高考信息网 X3.3

© 2001-2013 大学排名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