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30秒完成]
搜索
查看: 362626|回复: 62

[幻梦异侠] 惊魂校园《失声尖叫:外院耶稣》(包为 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9-16 13:45: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章  南楼惊魂
  
  a
    女生宿舍有东西南北四栋六层楼,大概为了省事、省钱,只用一张设计图。四栋楼高矮胖瘦一模一样,如同一母亲生产的四胞胎,一个紧挨一个,围成长方形的整体,看上去宛如一座城堡。其实,无论哪一所大学,女生宿舍都是城堡,至少戒备像城堡一般森严。只不过住在城堡里的人,并不打算坚守,反倒积极给外边的人充当内应。所以,这种貌似坚固的城堡,没建好已经注定要陷落。
    天上的乌云或污染早早把黑夜带来,城堡上空像被严严实实扣了一顶大帽子,残余的光线慢慢从门洞退出,城堡里变成一个熄了灯的房间。老谢坐在灰蒙蒙的值班室里,没有开灯,他认为,呆在暗处才看得清楚坏人坏事,当然了,他那付独特的尊容,暗中供人观瞻,好人也退避三舍。不过,他是有自知之明的,门洞外有位长发女生从出租车落下,马上打开值班室的日光灯。
    林丹丹透过值班室窗口,往里只看了一眼,立即感觉莫名的紧张。虽说窗口里那张笑脸相当真诚,但是,弥补不了秃脑门、暴鱼眼、塌鼻梁带给人的恶感,尤其咧嘴时,露出嘴角边两颗尖尖的獠牙,更是令人想起传说中的厉鬼。
    “惨了!这什么人呀,往后得天天看见?”她心里嘀咕,尽量低头,避免再见那张脸。好在老谢没有主动攀谈,只是公事公办。
    办完入住手续,林丹丹看表,七点半钟了。离开清凉的空调出租车只几分钟,热浪就像一张厚重的棉被,一点点把她包裹,很快捂出汗来。
    城堡里静穆得有点肃杀,四栋熟悉的楼房冷漠的相对而立,似乎拒人千里之外,楼层走廊阳台的晾衣竿上,往常披红挂绿、旌旗招展,而今空空如也,看不见一丝人气。少了人,再大的城堡也成了丢荒的废墟。
    走在宽敞的天井里,林丹丹举目四望,如同孤身进入一个荒凉的山谷,脚步怯生生地,一点点慢了下来。
    “宿舍没人,只有一个长得像坏人的保安,万一真的是坏人……”想到这儿,林丹丹脊背上掠过丝丝凉意,身上冒的汗成了冷汗。有宿舍灯光亮了!四栋楼都有!她兴奋地停脚,向每一处亮光行注目礼。尽管不多,说明提前返校的不止自己一人。她又像迷途中找到了同伴,抬头朝南楼六层望去,那是她的宿舍所在,可惜一片黑暗。
    “向南六进军!”是所有男生的口号和目标。这座城堡落成起,南楼六层一直是外语系女生的闺房,后来外语系改成外语学院,宿舍还是不变。所谓“普通高校无美女,只因没有外语系”,意思是有外语系的大学才有美女。遗憾的是,这些学外语的公主小姐们,最终大多属于洋人、属于富人或者属于海龟、白领,本校男生进军“南六”且取得胜利者,少之又少。由此,住在南楼六层成了一种身份的象征。
    只是,爬楼的时候一点儿体会不到什么优越感。两年来,林丹丹没少抱怨宿舍楼层太高,今天也不例外。尤其灰暗的楼道里几乎看不见路,新保安可能忘记开楼道灯了?想回头去提醒,又不愿意再看见那两颗獠牙。她戴上了上课时才戴的近视眼镜,拎起行李包,摸索往上走。
    从前有个公主,被老巫婆关在城堡里最高的阁楼上,勇敢英俊的王子在夜里把她从窗户救了出去。莫名其妙想起这个童话,林丹丹感觉很可笑。一小时前,跟自己吵架的那位“王子”今晚会不会来?管他呢,再说了,他算得上王子吗?不过,如果今晚他来了,让他当一次王子吧!想到这儿,黯然叹息。
    脑子里有事,不知不觉爬到了六楼。604号宿舍在楼道旁,林丹丹熟悉地打开走廊路灯,突然,黑暗中蹿出一只硕大的老鼠,正好停留在604门前,又像迎接,又像阻拦。惊得她发出一声尖叫,扔掉行李包,蹦跳着又回到楼道里。尖叫经过空荡的楼道回响,老鼠反被吓着了,飞也似的溜之大吉。
 楼主| 发表于 2008-9-16 13:45:38 | 显示全部楼层
  b
    那个漂亮的女生走了,身上的香水味还在空气里漂浮,流入老谢的鼻子中,他皱起眉头。闻到有香味的人,他仿佛又回到工作了五年的殡仪馆,不管男人女人,总让他想起摆在案上给化妆师涂脂抹粉的尸体。他反感香味,老婆天生刺鼻的体臭才是他的最爱。说不清楚学校把他调到女生宿舍,是不是因为发现了他这一“优良品质”?
    值班室里越来越闷热,空气停止流动,香味久久不散。香得实在受不了了,如果女生到齐,那不得香死?老谢走出门透气,立即打了一个喷嚏,天上回应了一声闷雷。
    要下雨了!站在门洞里点燃一根烟,老谢眼睛扫向四栋宿舍楼稀落的灯光。还有几天开学,男生宿舍肯定很热闹了,小子们提前来补考的人多,不像女孩子,加在一起来了不到四十个,女孩子家补考挺丢人的,刚才进来的那位姑娘,头也抬不起。那姑娘长得真秀气,比在殡仪馆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尸还要漂亮。
    在男生宿舍热闹惯了,面对静若无人的城堡,老谢闷得发慌。因为没开学,按惯例搭配一个女校工也免了,他想找个聊天拌嘴的人也没有。唉!总比守殡仪馆强。他自我安慰。
    雨说来就来,响声很大的那种,霎时间,如有千军万马狂驰而来,打破城堡的静寂,周围热闹起来了。
 楼主| 发表于 2008-9-16 13:46:22 | 显示全部楼层
  d
    头顶的电风扇停转,关灯坐在暗中的老谢才知道停电。给电工打完电话,电话便响个不停,都是问停电的。他接怕了电话,拿了雨伞和手电筒,又找出一卷保险丝,自己去查电。电工回家了,说半小时到,没有一小时是不会来的,他了解电工。等一小时,宿舍里这些小女孩不吓死才怪。
    雨还在下,由大雨变成中雨。路灯是亮的,除女生宿舍别的地方都有电,出了门洞,老谢电筒也用不着。配电房在东楼背面,顺墙角拐个弯就看见了。他加快步子,离配电箱十几米,又停了下来,拧开手电。这一段路黑,是个基建工地,有几堆废弃的砖垛,空地上什么也看不见。果然,必经之路上有几片西瓜皮,再往前是盖板被掀开的化粪池。
    幸亏老子小心!老谢暗自庆幸。否则,踩上西瓜皮非掉进化粪池不可。他避开西瓜皮,跨过化粪池,双脚刚跨到对面,腰间被什么猛勾了一下,身子不由自主后倾,一只脚禁不住后退,“扑通”一声掉进了化粪池。
  
 楼主| 发表于 2008-9-16 13:46:35 | 显示全部楼层
    e
    黑暗中,衣衫不整的林丹丹坐在地上,抱着一根写字桌的脚抽泣。鬼迟迟不见出现,她稍微平静,心里又在盘算如何离开。没有蜡烛,没有手电,火柴也没有,怎么下楼?那个无所不知的鬼,肯定守在外面,一个人打死我也不出去。对了,怎么忘了那个新保安?管他嘴里长的是獠牙还是象牙,只要能把自己带下楼,他就是英雄,是王子也可以!
    从地上爬起,屋里下了窗帘,伸手不见五指,双手在写字桌上摸,找到了话筒,立即把它合上话机。
    “铃铃……铃铃铃……”刚放好话筒,铃声触电一般凄厉地响起。林丹丹吓得大声尖叫,像被烫手一样,把电话扔到地上。
    绝不能再接这个鬼电话了!她心想。怎么让新保安当英雄呢?啊,真该死,手机!我有手机,把手机忘记了?手机在哪儿?脑子里怎么混混沌沌的,到底在哪儿呀,急死人了!
    床上、椅子上什么也没摸到,咦!这张写字桌上是什么东西?手提电脑,太好了!她激动地掀起显示屏,按下启动键,显示屏几下跳跃,发出耀眼的光芒,赶走了屋里的黑暗。把电脑抱起,放在膝上。这一会儿,她得到了片刻的安全感。
    “丁丁当丁丁当,铃儿响丁当……”
    手机响!林丹丹放下电脑起身,手机红色的信号灯在床下一闪一亮,躬身捡起,看也不看来电显示,打开便带着哭腔大叫:“子昂,是你吗?”
    “是我!”是鬼,至少林丹丹这么认为。我的手机号他也知道,他还有什么不知道的?她噤若寒蝉,说不出话,呼吸急促地对着手机。
    鬼又说:“你舍不得让张子昂死,是吗?”
    手机那头的声音变成了一把尖刀,林丹丹拿着手机东躲西藏,靠到墙上泣不成声:“求求你了,别再找我,我……”
    鬼接着说:“我好事做到底,让你们今晚死在一块,反正你不想公开你们的关系,不如到阴间做一对鬼鸳鸯吧?好,现在开始倒计时,林丹丹小姐,你还有十分钟,跟这个世界说再见吧!”
    这一次是鬼先挂电话。林丹丹快要窒息了,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突突作响,一声比一声巨大,呼吸也随之一次比一次困难。她墙也靠边不住了,整个人瘫软坐地。
    “邮件来了!邮件来了!”电脑怪异的呼叫声又把她惊得从地上蹦起。
 楼主| 发表于 2008-9-16 13:46:4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定是子昂!林丹丹像抓到了救命稻草,兴奋地抓鼠标点开邮件,邮件展开了,赫然跳出了一只巨大的骷髅,占据了半个显示屏。骷髅竟然说话了:“你打开了死亡倒计时,十分钟后,你跟死神有个约会。”跟电话里鬼的声音一样,冷冰冰说完,嘴巴骤然张开,血盆大口中跳出十分钟倒计时,“嘟、嘟、嘟……”每一声后退一秒,嘴巴随着扩张一点,似乎倒计时结束,要把人吞噬。
    “救命啊!”林丹丹彻底崩溃了,歇斯底里大喊大叫。把手机砸向墙壁,摔得粉碎,抓起身边能抓得到的东西四下乱扔,扔到无物可扔,不知哪来的力气,居然掀倒了一张写字桌。手提电脑受到了冲击,不停在另一张写字桌上打转转,最后一半悬空,摇摇晃晃停留在桌子边缘,幸免于难。
    “不是真的,我在做梦!不是真的,我在做梦!”哭喊发狂累了,林丹丹口中念念有词,一次又一次猛掐自己的身体。不怎么疼痛,就着电脑显示屏发出的光亮,找到削水果的小刀,在手腕上划出一条血印,还是没感觉,咬牙发力,一刀扎进手腕,鲜血迸射而出。这一下,痛得她哭天喊地。
    “砰砰砰……砰砰砰!”敲门声阵阵,回响在宿舍里,听起来像打雷。
    林丹丹才给手腕的疼痛转移了一点注意力,又被敲门声带回恐惧中。心惊胆战缩进床角,口中哀号:“走开!离我远点,走开呀……”号啕大哭,声音已嘶哑。
    门外有人瓮声瓮气喊道:“林丹丹,我死给你看!”连喊两遍。
    第二遍林丹丹听清楚了,停住哭泣:“你、你说什么,你是谁?”门外半晌没声音。她提高了嗓门喊,“你说话呀,你是谁?”喊完屏住呼吸。周围恢复安静,回应她的,只有外面的风雨声和电脑里面倒计时的“嘟嘟”声。看了一眼倒计时,只剩下不到两分钟,一股强烈的恐惧感突然袭来,把她紧紧包围。难道真的像鬼说的那样,子昂要跟我……她不敢往下想,壮起胆子下床,一步一步蹑脚走到门边,侧耳静听。
    门外走廊里隐约有人在念叨:“林丹丹,我死给你看!林丹丹,我死给你看……”
    “子昂,是你吗?”林丹丹分辨不出声音,鼓起勇气打开门锁,保留门链。
    门开了一条缝,只见风雨中,惨淡的天光下,有个人面朝外站在走廊阳台的栏杆上,摇摇欲坠,随时可能掉下去。
    林丹丹魂飞魄散:“不要啊,子昂,我刚才不是跟你说话,不要啊……”一面狂叫,一面想解开门链。把门关上才能解门链,她忘了先关门,怎么也解不开。
    阳台上的人似乎听不见她的叫唤,头也不回,纵身跃下。
    门链终于解开了,林丹丹撕心裂肺哭喊,奔向阳台。
    宿舍里,电脑上的倒计时只剩下三十秒。敞开的门吹进一阵风,半悬空的电脑摇晃了一下,终于失去平衡,从桌上跌落,结结实实撞到地面。
 楼主| 发表于 2008-9-16 13:47:05 | 显示全部楼层
  f
    “别开玩笑了,同学!”老谢掉进化粪池的一刹那,便想到是有人捉弄他,“快把我拉上去,我不会告诉老师的。喂,同学,听到了吗?” 他是个随和的人,平常一些调皮的男生没少拿他开心。不过,从不像这次玩笑开得那么过头。到这所大学工作三年多了,他变文明许多,换以前在殡仪馆,他早就“ 小杂种、小畜生”破口大骂了。
    喊了半天没人理睬,老谢是白费力气。开了过头玩笑,人家不跑是傻瓜,就算骂他祖宗十八代也没用。粪池有两米多高,粪水齐腰,他怎么跳也差一点才够得着盖板。里面一定有砖头!想到这儿,他马上俯身去捞摸,当真让他找到两块高大的水泥砖。往脚下一垫,轻轻一跳,抓住盖板爬了上去。
    老子不怕臭才上得来,换了别人,不敢捞粪水,肯定要在下边呆一宿。老谢逃出困境,自鸣得意,忘记他去查电的了。跑回女生宿舍值班室,又不敢进去,身上粪水淋漓,这么进去,接班的人不跟他拼命才怪。扫了一眼周围四栋楼,女生卫生间不能去,他把眼睛定在南楼前面一个备用水池上。又下雨又停电,不会有人看见。
    “谁在哭?”老谢刚把胶管接上水池的龙头,似乎听到女人的哭喊声。他一边用胶管往身上冲水,一边后退抬头往南楼上看。突然,听到一声惨叫,几乎同时,什么东西从楼上飞了下来,重重落地,发出沉闷的巨响,地板也震动。就落在他身前几米处,吓了他一跳,溅了他一身泥水。天太黑,看不清楚,抹了一把脸上的泥水,走到近处,先是看清了人的四肢和一头长发,接着闻到一股熟悉的香味。
    “那姑娘跳楼了?”
  不用看血肉模糊的面孔,老谢已肯定是林丹丹。
 楼主| 发表于 2008-9-16 13:47:4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死里逃生
  
  a
    不少抽烟的人有个怪毛病,闻不得别人抽烟。
    刘晓岚在走廊站了十分钟,屋里最后一个人总算把烟头熄灭。她重新走了进去,坐回电脑前。然而,空气里弥漫的烟味,刺激得心痒痒。她真想从包里取出一支烟点燃,哪怕吸上一口也好。她不敢,因为她是女人,还是警察。当众抽烟的,是女流氓,这是她老爸说的。不过,此时她希望自己是女流氓。
    “冬泳协会会员、自行车协会会员、攀岩协会会员、旅游协会会员、美食协会会员……什么乱七八糟的破烂协会?这家伙谁呀?班主任还是花花公子?”高队长将手头的资料拍到桌子上,鸭公嗓门提高了音量,像破锣一样响得让人难受。
    有人附和:“高队,你女儿今年上大学了,可千万别摊上这样的班主任?”
    刘晓岚尽量把注意力集中到电脑上,打开找到的一个视频文件说:“高队长,你看看这个。”随手把手提电脑显示屏扭朝高队长的方向,高队长和其余三人围了过来,她却起身拿包走开。来到饮水机前打开,摸了一把包里的七星烟,轻叹一声,取出一包即溶咖啡冲好,大大喝了一口,被烫得张口哈气,眼睛流泪。
    “小刘!”高队长的破锣又响了,“这家伙讲的是哪国英语呀?一句没听懂,搞什么名堂,大学里几时开始用外语上课?”
    “此人是外语学院英语专业的班主任。”刘晓岚手端咖啡往回走。
    高队长夸张地拍腿:“唉,你瞧我这记性?碰巧你能听懂,是吧,小刘,嘿嘿,早听说你们技侦处的人,个个身怀绝技……咦,怎么哭了?呵呵,一定是我们抽烟害的。喂,给我听着,以后小刘在场,不许抽烟,谁敢违反,让他尝尝戒烟的滋味!”转而去教训手下。
    刘晓岚给逗笑了,她临时帮忙的,不是高队长的手下。回到座位,看了一眼视频,惊叫了起来:“这人怎么是这副模样啊!”她见过这个班主任的标准相片,相当清秀白净,视频上的人却黑不溜秋,面庞乌里带红,像是有张洗不干净的脸。晃眼看,活脱脱一个棕色的印度人,不仔细分辨,和相片根本对不上号。
    高队长道:“咱们遇上一只变色龙了,小刘,从头来、从头来!”
    刘晓岚把视频拉回播放起点,口中翻译:“他说,我叫苏放,男,今年三十一,今天开始,是你们的班主任,我读大学的时候,不少同学把班主任叫保姆、叫打杂的或者叫包打听……下边有个女生打插问,你结婚了吗?他回答,结了,又离了,目前单身……”视频里,课堂上的学生一片哄笑。
    高队长小声嘀咕:“这家伙是怎么混进教师队伍的?”
    视频里哄笑停止,刘晓岚继续翻译:“他说,请注意,刚才这位女同学问了一个隐私问题,我先声明,我绝不会打听你们的隐私。另外,我只是个老师,是你们的班主任,不是你们的保姆。当然了,如果哪一位同学需要保姆,我非常乐意提供这方面的服务,免费的,我的热线手机二十四小时开机,随时听候召唤……”又是笑声阵阵。
    高队长脑袋晃得像个拨浪鼓:“误人子弟,误人子弟!”
    刘晓岚却开始对这个班主任有了兴趣:“他接着说,作为班主任,我希望你们相信我,相信我在任何情况下,都是爱你们的,无论你们遇上什么困难、惹上什么麻烦?校内的、校外的、学习上的、生活上的,我都会全力支持你们,站在你们一边帮助你们,一句话,我跟你们永远是一伙的!有个男生问,苏老师,如果我杀了人,你怎么帮助我、支持我?”课堂上又是起哄。
    高队长大叫:“问得好,看他怎么回答?”
    “他回答说……”刘晓岚笑出声来,“你放心,如果你杀了人,我一定会把被你杀死的人救活过来的。”视频上学生们哄然大笑,久久不绝,她也跟着捂口莞尔。
    高队长冷笑:“哈,吹牛不打草稿,他以为他是谁呀?”走来走去,面朝几个手下,“你们听着,等下这个吹牛大王来了,记得叫他把林丹丹救活过来!小刘,不用看下去了,这个录像谁拍的,怎么会在林丹丹的电脑里?”看来他没有因为对苏放反感,忘记自己该干什么。
    刘晓岚道:“肯定不是林丹丹自己拍的,录像里她出现了好多次,另外,录像画面非常清晰细腻,不会是普通的家庭摄像机拍的,应该出自一台价格不菲的专业摄像机。”
 楼主| 发表于 2008-9-16 13:48: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有道理!”高队长大声赞许,“那谁?林丹丹的男朋友叫什么来着?对,张子昂,刚才我也注意到了,录像里看不见他,这小子是班长,家里富得流油,几十万的小轿车都给他买了,一台专业摄像机算什么?去,把他找来!”
    一个穿制服的手下道:“昨晚在医务室问了两个小时,他一句话也不说,找来有什么用?”
    高队长坐上椅子:“那是你们偷懒!怎么能在医务室问话呢?让他有机会假装病人,装疯扮傻呀?把他带到这里来,好好看看我怎么撬开他的嘴巴?”
    穿制服的手下叹息:“唉,我看那小伙子挺可怜的。”
    “可怜?”高队长从椅子上蹦起,“他可怜?林丹丹呢?少废话,马上把他给我带来!”
    活人有时候比死人更可怜。刘晓岚没敢说出口。这不在她的工作范畴,她只负责电脑。工作很简单,林丹丹的手提电脑摔坏,她来恢复硬盘的数据,最好从中发现一封遗书或几句遗言,这是高队长希望看到的。她完全可以拒绝这件鸡毛蒜皮的工作,然而,这所大学是她的母校,外语学院英语专业,是她的双文凭中的一个,所以,她义不容辞。
    穿制服的手下离开了,高队长跟剩下的两人说话:“班主任的就职演说录像,怎么会出现在林丹丹的电脑里?我瞧着这个苏放透着邪门哩!一定要搞清楚他们什么关系,还有,问一问验尸报告出来没有,我怀疑林丹丹怀孕了。唉,但愿我是错的,否则就是一尸两命啊!”
    一般人坠楼身亡,派出所就能处理好,媒体也懒得去关注。大学生坠楼身亡不同了,大学毕竟承载着太多东西,牵连各个阶层,媒体自然不会放过这种吸引眼球的悲剧,争相扮演死者的代言人。这种情况下,警方哪敢怠慢?往往抽调精兵强将,以最快速度查出结果,公布于世。刘晓岚很同情母校,因为此案已经基本定性为自杀,最终,各方面的压力都会由学校承担。而眼下看来,苏放将成为具体承担的候选人,高队长已经说得很清楚。她脑海里闪过一个词:替罪羊。
    “张子昂不见了!”制服警察从外面冲进来。
    高队长吃惊地跳起:“什么,不见了?跑了?”急匆匆往外走,“马上叫保卫处守住学校出口,这小子一定心里有鬼,早该把他带到这里好好看管。”
 楼主| 发表于 2008-9-16 13:48:21 | 显示全部楼层
  b
    天上“轰隆隆”一连串闷雷,招来了更多的乌云,校园上空出现了一张威慑人的巨大黑脸,下的雨却细如牛毛。偌大的校园被包围在雨雾之中,凄凄迷迷,冷冷清清。一个长发男生气喘吁吁奔跑在雨中,响亮的脚步声,一次一次打破周围的寂静,孤傲的女生宿舍城堡近在眼前,他加快了步伐,身子倾斜,冲刺一样拐弯跑进城堡的门洞。
    “哎哟!”
    门洞里有人,男生发现时已收不住脚,将那人撞翻在地,自己也踉踉跄跄,那人幸亏倒在一只行李包上,否则,恐怕要摔个头破血流。
    “李海山,你干什么?想撞死我呀?”
    被撞倒的是个容貌端庄的女生,跌得不轻,痛苦地坐地上爬不起。
    “啊,秦湘,你怎么在这儿?”李海山认出是班里的女班长,把她扶起,“哎呀,张子不见了,我估计他去了你们宿舍。”
    秦湘摸了摸摔疼的后背:“他去我们宿舍干什么?”
    李海山急得跳脚:“哎呀,你也不知道呀?他跟林黛玉是一对儿!”说完又要往里冲。
    “等等!”秦湘一把拉住他的手,“我们宿舍没人,保卫处把南六给封了,我也进不去。喂,你刚才说什么,张子昂跟林丹丹是一对儿?”
    李海山似乎没听见她的问话,转身去看值班室:“怎么值班室也没人?”
    “不知道,我进去时候有个姓谢的新保安,出来不见了?”秦湘满腹疑团看他。
    李海山自言自语:“他还能上哪儿去?哦,对了,林黛玉的父亲来了,说不定他去了院办?”说完又冲进雨中。
    秦湘皱起眉头,把行李放进空无一人的值班室,打开一把雨伞跟了上去:“他去了院办,你着什么急呀?喂,到底发生什么事,苏老师给我打电话,林丹丹真的……”
    “那还有假?”李海山大吼一声,脚步慢了下来,“我亲眼看到她的尸体……”难过地大声呼吸。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她前两天还跟我通过电话,好好的……怎么就……”秦湘小声抽泣起来。
    李海山叹息:“唉,现在,所有都认为是张子害了她。”
    秦湘抹了一把眼泪:“张子、张子怎么说?”
    “他呀?昨晚哭昏过去了,醒来后,像傻子一样,我一直陪着他,刚才打了个盹,他不见了?唉,我现在最怕他想不开。”
    “你、你是说他也会自杀?”
    “轰隆”一声巨大的响雷,震得秦湘叫唤出声,打落雨伞,俯身去捡,抬头像看见什么可怕的事,张大嘴巴,半晌才出声:“南楼、南楼上面有人!”两人离开女生宿舍城堡约莫二百多米远,正站在一个陡坡上,几乎能够平视城堡的顶部。
    李海山转身望去,脸色大变。只见南楼上,有一个人站在楼顶的边缘,局促不安地走来走去,似乎为什么事犹豫不决。
    “一定是他!怎么搞的,你不是说上面没人吗?完了、完了,他也想跳楼!”李海山责怪了几句,撒腿往回跑。
    秦湘气恼地跺脚,把雨伞扔了,也跟在后面跑。
    “子昂,不要这样啊,子昂!你听我说……不要跳啊!子昂……”
    李海山冲进女生宿舍的门洞,跑上楼道的几级楼梯,又退了回来。他担心上去会刺激张子昂,反而跳得更快。在天井里发狂地大叫,一时又想不出什么劝说的道理,又蹦又跳,急得要哭。四面楼出来不了少女生,站阳台边,莫名其妙地看他。
    秦湘跟后赶来,边喘息边拉他的手:“你、你别叫了,我、我看见他不在楼顶了……”
 楼主| 发表于 2008-9-16 13:48:38 | 显示全部楼层
  “完了、完了!他一定跳到另外一面去!”李海山泪水夺眶而出,绝望地抱头蹲下,“都怪我没看好他,都怪我!”
    这时,楼道里响声大作,有人在往下跑。李海山像听到希望,又站起来,神情紧张地和秦湘对望一眼。响声由上到下,渐渐靠近底层,一个谢顶男人从楼道冲出。
    居然是以前男生宿舍的丑八怪保安,李海山气愤地大骂:“他妈的,是老谢!”抓老谢的一边手,“你到楼顶去干什么?吓死老子十三亿个细胞了!”
    “我在楼顶看见一个人!”老谢甩开他的手,脚步不停,跟对讲机说话,“在外语学院办公楼附近的小路上,红色短袖,估计是他,我马上过去看看。”
    保卫处来电说张子昂从医务室失踪了,老谢害怕起来。心想,说不定这个伤心的男生也想跳楼?他知道张子昂是跳楼女生的男朋友,跳楼的首选,必定是这座城堡。他越想越害怕,自己到女生宿舍上班才第二天,难道一天要有一个学生跳楼?早知道今天不来了。领导说,可以让他休息,是他自己坚持要来的。不行,就算他想跳,决不能让他在我面前跳!老谢打算主动出击,防患于未然。离开值班室,从南楼开始巡查,接着,又爬上了楼顶。在楼顶上站得高看得远,意外发现了张子昂的行踪。
    “刚才我们到过这里?”
    李海山小跑跟随老谢,又回到去外语学院办公楼路上的陡坡。
    老谢没有回答,他是个少话的人。上了陡坡东张西望,陡坡右边是个小树林,左边斜坡是矮小的草皮,连着坡底的一排绿化树。他抬手指向女生宿舍的城堡,似乎分清了方向,沿着草皮往坡下走。
    “他在找什么?”后到的秦湘很奇怪。
    李海山摇头:“不知道。”心里却害怕地想,莫非他找尸体?想到这,跟到老谢身后,口中大叫:“张子,子昂!快出来,别吓我们了好不好?”
    雨由牛毛变成了颗粒状,一颗比一颗大,一颗比一颗急,下得越来越密。秦湘以手当伞,寻找自己刚才扔在这一带的雨伞,也离开路面,往另一方向走下坡。
    “应该在这里的呀?”
    大颗粒的雨点模糊了视线,老谢站在坡下自言自语,又看向城堡分辨方向。
    被淋成落汤鸡的李海山急了:“他妈的,你到底在找活人还是死人啊?”
    老谢也糊涂了:“我真的看见了,有个穿红短袖……”
    “他在这里!”远处传来秦湘的惊叫。
    两人闻声跑向陡坡的另一侧,秦湘撑雨伞站在距离他们十几米远的一条绿化树旁,脚步慌乱地向后退。修剪平整的绿化树上,摆着一个穿红短袖的人,双脚并拢,双臂贴身,面朝下直愣愣趴着,身体纹丝不动,大雨落在后脑勺上溅起的水花,跟落在石头上的没什么两样。看上去,像是一件祭祀神灵的供品。
    李海山颤声叫:“是、是他,他昨天生日,特意、特意穿了红T恤。”
    “他、他死了吗?”秦湘又开始抽泣,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悲伤。
    “他死了!”老谢见过太多的尸体,自信眼前的“供品”不会是活人。走上前去,双手抓红T恤,没感觉到丝毫暖意,更加肯定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他想翻转“供品”,验明正身,可是,当他翻成侧身时,“供品”的一只眼睛睁开了,吓得他魂飞天外,惨叫一声,向后摔了个跟斗。
    李海山和秦湘更是喊叫连连,逃命一样跑上了陡坡。
 楼主| 发表于 2008-9-16 13:48:55 | 显示全部楼层
  c
    无影灯的冷光笼罩着一张脸,漂白了五官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淤伤,左眉骨上方皮开肉绽被映衬得绚烂如花。女医生手中的针灵巧地刺穿薄薄的花瓣,一缕鲜血花露般从绽开的皮肉间涌出,顺着花瓣往眼睛流淌。
    “闭上眼睛!”女医生轻叫。有点忙乱地抓药棉截流,还是漏网了一串。
    然而,那张脸依旧静如死水,毫无反应,眼睛像两只烧坏的电灯泡,直愣愣对着无影灯望。漏网的鲜血如愿奔向眼眶,沿眼睫毛慢慢滑落,最后悬挂在尾端,宛若几滴红色的泪珠,闪出摄人心魄的光亮。
    “医生,我帮你。”秦湘站到无影灯前,动作优雅不失利索地用棉签吸走那几滴红泪。
    女医生点头致谢,秦湘退开,她又继续专心缝补那张脸上绚烂的“鲜花”。
    出血看来止住了,缝补工作进行顺利,可是,每完成一针,女医生心里便增加一分怯意。她经手过无数次缝伤,从来没有胆怯,今天她胆怯了。这张脸不该属于活人,因为拥有这张脸的人根本不知疼痛。一声不哼,纹丝不动,连眼睛也不眨一下,始终保持一个姿势。换别人,早已疼得冒汗,这人身上却冰凉如铁。接近结束,女医生控制不住自己了,双手开始颤抖,手上的针,数次扎到伤口以外的地方,她越来越感觉是在给一具僵尸缝伤。
    “你没事吧?医生。”旁边观看的秦湘发现女医生不像缝伤,像用针扎人。
    女医生尴尬停手,吁了一口气:“灯光有点背手。”动了一下无影灯,用身子遮挡,悄悄把手放到那张脸的鼻孔下。呼吸正常,只不过弱了点儿。
    “好了没有?”李海山出现了。
    “快了!”秦湘做了个不要说话的手势,朝门走去。
    两人出了门,李海山点燃一根烟,狠狠吸了一口:“这所学校真是撞鬼了,头一天有学生跳楼,第二天又有学生无缘无故给打个半死,明天说不定还有下一个?”
    秦湘靠在门边的墙上,“知道是谁打他了吗?”
    李海山摇头:“保卫处好像有线索了,他们不肯告诉我。”
    “医生说,张子的伤,没有看上去那么重,主要是心理问题。”秦湘叹息。
    李海山望向门:“想不到他对林黛玉……啊、对林丹丹那么痴情,这么长时间了,居然瞒得那么好?”
    “你后悔讨好过林丹丹,是吧?”秦湘有一双比实际年纪成熟许多的大眼睛。
    李海山眼望他处,以手当梳,分散粘在一起长发:“喜欢讨好林、林丹丹的又不止我一个,唉……”哀声叹息,模样非常伤心。
    秦湘同情地看他:“丹丹平时跟我无话不说,我连她有男朋友都看不出来呢!后来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也昨晚才知道。”李海山将湿漉漉的长发往后拢,“昨天张子生日,在酒店请客,我和彭洋、潘雄,还有几个男同学去了,陪他家一大群亲戚吃完饭,才九点多,我们要他请去练歌房狂欢,他不干,一个人坐的士走了,我和彭洋发现不对头,也打了部车,跟在后面,他来到学校进了女生宿舍,我们本想等他出来吓他一跳,谁知没多久听到他的哭声,我们赶紧进去,林、林丹丹躺在地上,他和老谢扭打,像发疯一样又哭又叫,喊着,丹丹,是我该死!丹丹,是我该死……”说着说着声音哽咽。
    两人不再说话,沉默一会儿,秦湘又问:“丹丹跟张子是不是吵架了?”
    “大概是吧?”李海山吸了两口烟,“我猜想,本来林黛玉……啊,林丹丹是提前来跟张子过生日,发现张子想把她带到生日宴会上去,肯定不干,她那么内向,又斯文、又害羞,和她讲过话的男生都没几个,要她去面对张子一个家族的人,两人不吵才怪,唉……”
    秦湘也叹息:“我一直以为张子跟宋妮娜才是一对呢!”
    “谁不是呀?”李海山把烟扔掉,“昨晚我和彭洋,以为他是来接宋妮娜去过二人世界的呢?”
    秦湘扭头看向雨中,半晌才说:“通知他父母了吗?”
    李海山打了个哈欠:“保卫处通知的,我可不知道怎么跟他父母讲?哦,你再帮我看住他一会儿,好吗?”
    秦湘问:“你上哪儿去?”
    “我去叫彭洋。”李海山把长发拢到脑后,“这死胖子关手机睡觉,我昨晚到现在都没睡过,轮到他当看守了!”
    秦湘点头:“好吧,你快去快回!”转身进门。
    门里,女医生在洗手,看见她进来说道:“保卫处刚才来电话,他们要带张子昂去校办,说是警察问话。”
    “问话,他这模样还要问话呀?”秦湘拿出手机想给李海山打电话,按下一个键又合上,望向无影灯方向。
    张子昂保持原来的姿势,两眼无神,对着熄灭的无影灯,惨白的脸庞显得比头上包扎的白色纱布还要耀眼。
    门外响起汽车喇叭声,女医生道:“车来了,该走了!”
    “我们走吧!”秦湘站到无影灯旁。
    张子昂充耳不闻,眼睛还在跟无影灯较劲,似乎她并不存在。
    秦湘心里一阵酸楚:“我可背不动你。”抓住他一边臂膀,几乎是将他提起,“哎哟,对了,站好,转身,往右边……”
    张子昂机械地站立、转身、行走,像一个盲人,任由秦湘摆布。女医生目送他走出门,那表情像活见鬼了。
    他是谁?那个活力四射、目空一切的班长搭档哪儿去了?秦湘近距离打量依靠她推着走的人,仿佛手里攥的是行尸走肉。
 楼主| 发表于 2008-9-16 13:49:21 | 显示全部楼层
  d
    “嘟嘟嘟……”汽车喇叭近在耳边,一辆豪华奔驰房车气势汹汹冲来,刘晓岚已不知所措,愣在当场。奔驰车灵巧地从她左手边擦身而过,她这才下意识地往右边闪。“嘟嘟嘟……”右边也响起了喇叭声,一辆红色宝保时捷跑车来得比奔驰车更快,她差点叫出声来,狼狈地扔掉雨伞,又往左边跳跃。
    半小时前,在学校大门外的小餐厅,吃了一顿迟到的午餐,在餐厅卫生间里,偷偷吸了半截烟,刘晓岚变得神采奕奕。再次走进学校大门,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今天,她那件鸡毛蒜皮的工作才刚开个头,跳楼女生的男友不见了,人手不足,她也自告奋勇参加寻找。转了大半个学校,又累又饿,好在其他人找到了,才有机会填饱肚子抽支烟。天上的雨下累了,她懒得合起雨伞,搭在肩上,太阳在云层里躲躲闪闪,莫名其妙让她想起了宿舍熄灯后,被窝里的手电筒。恍惚间,自己变回了学生,正在返回宿舍,宿舍在“南六”。楼真高啊,不过,上楼遇见的男生、女生,都投以羡慕的眼光……在美妙的臆想中,她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大路中间。保时捷离她不到五公分呼啸而过,速度带出的劲风,吓出她一身冷汗。
    都是“南六”害的!刘晓岚捡起雨伞,又好气又好笑。没住过“南六”,是她在这所大学惟一的遗憾。
    奔驰和保时捷像在比赛,最终,两辆车并驾齐驱,停在百米开外的学校办公大楼前。奔驰车下来两个男人,保时捷下来一个女人,三人走在一块进了大楼。刘晓岚来到大楼时,女人在接待室前大声嚷嚷:“校长不在,副校长呢?我们不见警察!”
    接待室里有人说:“你儿子跟警察在一起,你们……”
    “啊!你说什么?”女人嗓门大了一倍,“我儿子是不是给警察抓了?他们凭什么抓人,我儿子犯了哪条王法了?”那架势要扑进接待室,进出的人纷纷驻足。
    同行的一个穿泥色T恤的男人拉住女人:“见了警察再说,跟他讲,不能解决问题。”搀着她往电梯方向走。
    女人还在说:“就怕说不清,万一警察不分青红皂白,把儿子关起来怎么办?”
    男人相当有耐心:“应该不会,我这不是把沈律师请来了吗?”手指向另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子。
    刘晓岚已经认出这两个男女,男的叫张大年,女的叫马家慧。二人高中相恋,马家慧未婚先孕,双双被开除。孩子生下后,小两口白手起家,二十年奋斗,成了一方富豪。他们创业的传奇故事,媒体报导累牍连篇,甚至被拍摄成一部数十集的电视连续剧。
    “请等一等!”刘晓岚跟在三人后边进了电梯。
    张大年礼貌地侧身退步,保持距离,又谦和地微笑致意。这一个动作一个表情,散发出不同一般的男人魅力。瞬间,刘晓岚仿佛置身于一个温暖的怀抱,得到一种踏实的安全感。她从电梯金属墙的反光端详这个男人,高高的个头,脸上没有皱纹,头发乌黑如漆,T恤里的身躯也显得相当结实健壮。心想,一点都不见老。转而又想笑,此人本来不足四十岁,老什么老?
    “关我儿子什么事?”马家慧安静不到十秒钟,“我儿子请她参加生日宴会,她宁可跳楼也不赏脸,关我儿子什么事?”像自说自话,又像跟谁吵架。
    这个女人如果闭上嘴,有几分姿色,和张大年也相当般配,嘴巴一张,你只想看她身上的香奈尔时装和珠宝首饰。刘晓岚转而观察马家慧。
    张大年叹息:“女孩子可能害羞不敢去,挺可惜的,那么年轻。”
    “我才不管!”马家慧旁若无人,口水四溅,“现在,警察和学校肯定认为女孩跳楼是我儿子造成的,用不了多久,媒体知道了,哪还得了啊!我儿子成了罪魁祸首,一辈子背个恶名,将来怎么过日子?”
    张大年这一次叹息声更重,骄傲的脑袋也沉了下去,不再说话。
    刘晓岚闻到一股浓烈的酒味,开始以为来自张大年,马家慧开口说话,她马上知道错了。心里嘀咕,原来是个女酒鬼,大白天也喝酒,居然还敢开跑车?想起刚才自己走在路中间遭遇保时捷,暗自后怕起来。
    “马总,你别急!”沈律师说话了,“我来的目的,是为了把你和张总担忧的事处理好,咱们把情况了解清楚再说,好吗?”
    马总?听到这个称呼,刘晓岚又对马家慧肃然起敬,心想,女强人,和丈夫平起平坐。
    电梯到了五楼,马家慧爱子心切,几乎是拖着张大年冲出去,却走反了方向。
    “张先生,马女士,请往这边走!”刘晓岚出了电梯叫道。
    马家慧惊奇地望她:“你认识我们,你是谁?”
    刘晓岚正色道:“你们是张子昂的父母,我是警察。”
 楼主| 发表于 2008-9-16 13:49:39 | 显示全部楼层
  e
    一小时过去了,秦湘坐得有点不耐烦。鸭公嗓警察问张子昂,回答的却是她。因为有些事她知道,比如给班主任拍就职录像?她也替张子昂拍过几分钟,不得不说。还有,录像为什么在林丹丹电脑中?那是张子昂刻成了光碟,班里有电脑的人,基本上都收录了,问班里任何一个人都知道。
    “林丹丹是不是特意来跟你过生日?”
    “你们是不是吵架了,为什么吵?”
    “你最后见到林丹丹是什么时间?”
    “你们分开后,林丹丹给你打过电话吗?”
    这些问题,秦湘爱莫能助。张子昂也像事不关己,和在医务室一样,一动不动,无声无息,木雕泥塑般坐在给他指定的椅子上。
    “你装聋作哑没有用!”高队长的鸭公嗓又成了破锣,“不把事情说清楚,你一辈子别想安宁,现在,所有人都认为你是罪魁祸首。我们是来帮你的,不是来害你的!你只要说出实话,我们会帮你分析,或许整个事情都与你无关,你知不知道?”他已经绕着张子昂至少走了上百个圈子,到头来,发现自己不止是对牛弹琴,比对牛弹琴更惨,这个小青年简直又聋又哑又瞎,彻头彻尾一根木头。
    办公室里的一个警察说:“听医生讲,昨晚他哭昏过去了,醒来后再没说过一句话,我怀疑他得了某种心理病。”
    “胡说!”高队长大声反驳,“据我所知,他被打的时候,说过不止一句话!”
    另一个警察道:“队长,我们总不能再打他一顿吧?”
    秦湘差点笑出声,急忙转头向大门,正好刘晓岚带张大年夫妇出现在门外。
    刘晓岚前脚跨进门,一阵酒风袭来,马家慧从她身后冲出,重重撞在她肩膀上,她身子被迫转了个九十度,碰上敞开的门板才停住。
    “天啊,他们居然打我儿子!”马家慧叫喊奔向鼻青脸肿的张子昂,张大年和沈律师也诧异地跟了过去。
    高队长上前解释:“不要误会,你们是……哎哟……”话没完一句,冷不防马家慧张牙舞爪扑来,他后退躲闪,脸上还是被抓得火辣辣的。
    “我跟你们拼了!”马家慧想追打,张大年和沈律师一人抓住她一边手,她凌空向高队长踢脚,高跟鞋飞出一只。
    高队长接住高跟鞋,继续解释:“你听我讲,你儿子不是我们打的,出了点意外。林丹丹的父亲,啊,就是去世的女孩的父亲,碰巧遇上他。”
 楼主| 发表于 2008-9-16 13:49:58 | 显示全部楼层
  e
    一小时过去了,秦湘坐得有点不耐烦。鸭公嗓警察问张子昂,回答的却是她。因为有些事她知道,比如给班主任拍就职录像?她也替张子昂拍过几分钟,不得不说。还有,录像为什么在林丹丹电脑中?那是张子昂刻成了光碟,班里有电脑的人,基本上都收录了,问班里任何一个人都知道。
    “林丹丹是不是特意来跟你过生日?”
    “你们是不是吵架了,为什么吵?”
    “你最后见到林丹丹是什么时间?”
    “你们分开后,林丹丹给你打过电话吗?”
    这些问题,秦湘爱莫能助。张子昂也像事不关己,和在医务室一样,一动不动,无声无息,木雕泥塑般坐在给他指定的椅子上。
    “你装聋作哑没有用!”高队长的鸭公嗓又成了破锣,“不把事情说清楚,你一辈子别想安宁,现在,所有人都认为你是罪魁祸首。我们是来帮你的,不是来害你的!你只要说出实话,我们会帮你分析,或许整个事情都与你无关,你知不知道?”他已经绕着张子昂至少走了上百个圈子,到头来,发现自己不止是对牛弹琴,比对牛弹琴更惨,这个小青年简直又聋又哑又瞎,彻头彻尾一根木头。
    办公室里的一个警察说:“听医生讲,昨晚他哭昏过去了,醒来后再没说过一句话,我怀疑他得了某种心理病。”
    “胡说!”高队长大声反驳,“据我所知,他被打的时候,说过不止一句话!”
    另一个警察道:“队长,我们总不能再打他一顿吧?”
    秦湘差点笑出声,急忙转头向大门,正好刘晓岚带张大年夫妇出现在门外。
    刘晓岚前脚跨进门,一阵酒风袭来,马家慧从她身后冲出,重重撞在她肩膀上,她身子被迫转了个九十度,碰上敞开的门板才停住。
    “天啊,他们居然打我儿子!”马家慧叫喊奔向鼻青脸肿的张子昂,张大年和沈律师也诧异地跟了过去。
    高队长上前解释:“不要误会,你们是……哎哟……”话没完一句,冷不防马家慧张牙舞爪扑来,他后退躲闪,脸上还是被抓得火辣辣的。
    “我跟你们拼了!”马家慧想追打,张大年和沈律师一人抓住她一边手,她凌空向高队长踢脚,高跟鞋飞出一只。
    高队长接住高跟鞋,继续解释:“你听我讲,你儿子不是我们打的,出了点意外。林丹丹的父亲,啊,就是去世的女孩的父亲,碰巧遇上他。”
 楼主| 发表于 2008-9-16 13:50:29 | 显示全部楼层
  屋里的人全部拥出门来了,可是,一时间又束手无策。白衣人右手抓着张子昂左手,靠自己一只左手悬挂两个人。谁也不敢轻易去动他那只救命的左手,稍有不慎,两个人都要掉下去。所有人的目光的聚集在这只手上,一个个都是心惊肉跳的表情。
    张大年急得要哭:“怎么办,怎么办?救救我儿子、救救我儿子呀!”这个魅力十足的男人转眼间成了一个迷途的小孩。
    “是我们苏老师,快帮帮他呀?”秦湘哭出眼泪来。白衣人的脸紧贴着阳台外墙,吃力得五官扭曲,只有她才认得出。
    高队长最先想出办法:“找绳子!”话音落,他的三个手下已跑进办公室,随即响起翻箱倒柜的声音。
    刘晓岚没去帮忙,大学办公室哪来绳子?她不抱希望。
    “包……”半空中的苏放说话了,“包……”说完这个字,难受得两眼翻白,再也说不出。攀在阳台上的左手颤动了一下,小臂上的青筋鼓得像要马上爆裂。
    高队长叫道:“别说话,坚持住,坚持就是胜利!”摆好马步,紧张地把双手放在阳台上的那只左手旁边,以防苏放坚持不住,做最后一搏,抓住他的手。
    “他说什么?”张大年哀求地望向各人,“我听不清楚,他说什么?是不是快要坚持不住了?”他已方寸大乱,一点不像个指挥庞大商业集团的CEO。
    秦湘边抹泪边答:“他说包……什么的,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只有刘晓岚听懂了,苏放接到消息时正在骑自行车旅行的路上,这是他迟迟不露面的原因。刘晓岚想起高队长提到他加入的那些破烂协会,马上在走廊里寻找,果然,在电梯外的垃圾桶旁,找到了一只沉甸甸的登山包。里面全是攀登工具,刘晓岚以最快速度扯出一捆登山绳。
    “所有人都退开!”
    走廊里,站了许多其他办公室闻声赶来帮忙的人。高队长拿到绳子,呵退其他人,和他的三名手下开始救人。
    绳子套住张子昂的腰,苏放松开右手高高举起,随即被高队长和另一名警察拉了上来,他像已经虚脱,站也站不住,背靠阳台坐下,口中大喘粗气。
    出现在刘晓岚眼前的苏放,不是她印象中的印度人,赫然是个非洲人。大概是自行车旅行引起的色变吧?真是个变色龙。她靠在门框里观看救人,心情轻松许多。
    张子昂被绳子吊上来了,观看的人响起掌声。张大年激动地张开双臂奔向儿子,儿子却没有投入父亲的怀抱,而是面朝地下没喘过气的班主任:“苏老师,我该怎么办?”说完痛哭流涕。
    苏放艰难地站起,出人意料地回答道:“我也不知道!”声音哽咽。师生俩最后抱在一起,放声大哭。
    刘晓岚的眼睛也湿润了,此时,她最想抽一支烟。短短两三分钟时间的煎熬,似乎比一生还要漫长。总算得到一个完美的收场,她也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儿子,你等等,妈来陪你了!”
    昏倒在办公室里的马家慧醒了,对后面发生的事浑然不知。刚才大伙忙于救人,扔下她不管。这一会,从地上爬起,她跌跌撞撞冲出大门,要去跳楼寻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30秒完成]

本版积分规则

全国大学论坛友情链接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广东 江苏 山东 浙江 河南 河北 辽宁 四川 湖北 福建 湖南 黑龙江 安徽
江西 广西 吉林 云南 陕西 山西 内蒙古 新疆 贵州 甘肃 海南 青海 宁夏 西藏 香港 澳门 台湾
手机访问本页请
扫描左边二维码
         本网站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为网友上传,若存在版权问题或是相关责任请联系站长!
站长电话:0898-66661599    站长联系QQ:7123767   myubbs.com
         站长微信:7123767
请扫描右边二维码
www.myubbs.com

手机版|小黑屋|中国人民大学论坛 ( 琼ICP备12002442号 )

GMT+8, 2019-5-23 11:10 , Processed in 0.477339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高考信息网 X3.3

© 2001-2013 大学排名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