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30秒完成]
搜索
楼主: 蝶变花妖

[幻梦异侠] 春江花月夜(可爱多的粉丝 著)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5:20:38 | 显示全部楼层
  6、是夜,王子进陪绯绡在房里吃鸡。
  “你当真要娶她?”绯绡问道。
  “是啊,她那么可怜,我又有什么办法啊!”王子进长叹一声。
  绯绡脸上的表情很是凝重:“你要考虑清楚啊,她早已死去多年了,与她成亲,只会让你的阳寿更短而已。”
  “是吗?”王子进倒是不以为意,“短就短吧,能换来她几日开心就行!”
  绯绡看着他摇了摇头,好像很失落,继续吃鸡去了。
  
  次日早上,王子进去叫沉星出去游玩,却见自己的新袍子又满是血迹了,不禁伤心,看来晚上她又出去找食物了。
  忙抹干眼泪,将她叫醒,“快起来,我们这便一同买花衣衫去!”
  沉星听了,立刻爬了起来,开始梳洗,真是迫不及待要出门。
  
  三人一到街上,立刻吸引了路人的目光,一个是貌比潘安,一个是美若天仙,难得见到如此绝色。
  沉星也不以为意,这样的场面估计见多了,只忙着去看路边小摊上的东西。那边绯绡却很是骄傲,拿着一把折扇,没有一刻钟便换了十几个姿势,最后还是王子进将他拽走。
  沉星和绯绡,一到集市,便立刻变成两个活宝,王子进一个人恨不得生出三头六臂才好看住他们。
  待沉星买全了所需的物品,已经是晌午,绯绡又闹着要去吃鸡。
  “咦,你家这狐狸爱吃鸡啊?”沉星问道。
  “是啊,好像大凡狐狸都很偏爱吧!”
  沉星俏皮的朝绯绡眨巴一下眼睛:“有没有听过‘百鸡宴’啊?”
  绯绡一听,眼里顿时冒出了璀璨的光芒,王子进则是一脸死黑,鸡鸡鸡,又是鸡,如果有来生,他希望这个世界上没有鸡。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5:20:51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要买,我们过两日便启程吧!”当“百鸡宴”变成“鸡骨宴”时,王子进说道。
  “启程?去哪里?”沉星一脸惊讶。
  “自是回家了,我还要回家准备娶你啊!”王子进说完脸色绯红,见绯绡一味吃鸡,并不理会他,窘迫才稍减。
  原以为沉星会很是高兴,哪知她却甚为迟疑:“我、我不能离开这里!”
  “为什么啊?你不是一直想离开这里吗?”
  “我好像把什么重要的物事落在牡丹园了,要将它找回来才行!”
  “这个好办,只要晚上潜了进去拿走便行!”说完,还不忘问:“是吧,绯绡!”
  绯绡嘴里叼着鸡连连点头,这种偷鸡摸狗之事原是他生来就有的本事。
  沉星听了,脸上是一片歉疚之色:“关键是我连是什么东西都忘了……”
  王子进听了目瞪口呆,这样的记性也太可怕了一些!
  “我真的忘了,好像很久以前就丢了那样物事,已经想了好多年了,可是这么长时间中又有事情被忘记。”沉星面现无奈。
  三人说了半天也没有头绪,只好怏怏的回了客栈。
  
  当日二更时分,王子进正睡得深沉,却被一阵轻微的敲门声吵醒,睡眼惺忪的去开了门,却见门外一张绝美的脸庞,却是沉星。
  “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王子进迷迷糊糊的说。
  “我想起来那物事在哪里了,我们这就去取吧!”她眼里闪着兴奋的光辉,王子进不忍拂了她的意,忙回去穿上衣服,却发现绯绡已经整好衣冠,坐在床沿等他,难得一脸凝重。
  三人出了门,沉星在前面带路,迷茫的夜色中,弥漫的夜雾中,王子进看着眼前不停赶路的婀娜人影,竟觉得陌生起来。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5:21:18 | 显示全部楼层
  7、当晚新月如钩,夜色如墨。照得路途不甚明亮,两人跟着沉星走了一盏茶的功夫,一抬头,已经到了牡丹园。
  只见大门紧闭,屋子里有些许灯火,似是有客人留宿。
  绯绡看了看门:“我们还是从后门进去吧?沉星可知后门在哪里吗?”
  沉星的眼睛里一片迷茫,只是淡淡的回答:“知道!”便又走了。
  王子进只觉沉星好像有点不对劲,但又不方便说,回头看看绯绡,却见他伸出一只手指,放在唇边,示意他收声。
  过会儿凑头过来:“她好像想起什么了,莫要阻她!”
  王子进急忙点了点头,看着沉星空洞美丽的大眼,不觉有些担心,只希望一切都会好起来。
  
  沉星带着两人来到后门,一推门,却被上了锁。
  绯绡见了,几步抢在前面,伸手轻轻一推,那门“吱咯”一声,应声打开,里面传来“嗒”的一声,是锁头落地的声音。
  王子进现下有些明白绯绡那取之不尽的银两是从何而来。
  沉星见大门打开,一闪身走进去,望着后院的花园开始发起呆来。
  口中轻念着:“不一样,不一样!怎么不一样了!”
  王子进不由奇道:“什么不一样啊?这不就是牡丹园吗?你生活过的地方啊!”
  沉星伸出一只玉手,往前指了指:“什么都不一样了,庭院还是那个庭院,可是假山和花木,都不同了!”
  “莫要想这些,你不是记起那东西在哪里吗?我们赶快去取吧!”绯绡提醒她。
  “对了!”沉星这才回过神来,“是回来取东西的!”
  “那东西是在你的房间里吗?”王子进问道。
  “我的房间?对了,我要看看我的房间怎么样了!”说着,又找了旁边的一条小路走了下去。
  “唉!你的房间在内院啊,不是在那么偏僻的地方!”王子进在后面叫道。
  身后绯绡忙拉住他:“莫要声张,看她走到哪里去!”
  
  只见沉星拐了几个弯,最后在一个破旧的小屋前面停下来。
  王子进看着茅屋惊讶:“这不是柴房吗!”
  沉星却并不理会,伸手推开了那扇破旧小门,借着朦胧的月光,可见屋里堆满柴草。
  “怎么变成了这样,我住的地方,明明是这里啊!”沉星满脸诧异。
  “沉星,我们快走吧,你住的地方,该是是那边的大屋啊!”王子进急忙过来拉她,却正好看到沉星的脸孔,双颊塌陷,脸色无光,活活一具干尸。
  王子进被她吓了一跳:她莫不是又要吃人了吧,现下找不到死的,不会抓了我充数吧?
  他也不敢言声,偷偷闪到一边,“绯绡,你看,她何时变做这副模样的?”
  “早就是这样了,只是你没有发觉而已!”绯绡答道。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5:21:39 | 显示全部楼层
  沉星在屋子里四处打量,伸手摸着窗棂,“没错,没错,就是这里,这里还被我刻上了记录日期的字!”
   说完还哼起了歌:“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却是初识时唱的那首《春江花月夜》,沉星唱着,深陷的眼睛又迷离起来,好像思绪已经回到很久以前。
  王子进心中酸楚难当,想当初沉星一袭红衣,美若天仙,一首《春江花月夜》唱得如天籁之音,也许自己是不该接那花球,她依旧会是那个在湖面上载歌载舞的仙子,也不会沦落成枯骨,在这吟歌唱曲。
  一样的曲子,现在听来却是两种心境。
   沉星唱了几句,叹了口气道:“如玉姐姐的歌,真是好听啊!何时我也能唱得如她那样好呢?”语气中甚是落寞,像是回到了一个不为人知的世界,将王子进和绯绡都忘到了脑后。
  
   接着她突然像是想起什么:“镜子,我的檀木镜子呢!”
  王子进听了暗暗松了口气:总算想起要找什么了,不过是一面镜子,拿了赶快走吧,可莫要再装神弄鬼,不然自己会被她吓死。
  只见沉星披头散发,慌忙去搬角落里的柴草,王子进也过去帮忙,却不忍心看她已枯朽的脸孔。
  两人搬了一会儿,柴草便被搬空,沉星在墙壁的角落里摸索半天,竟拉出一块砖来,又伸手探进砖洞,摸出一面铜镜。
  她甚为珍惜的摸着镜子:“这是我的宝物啊,总算没有丢失!”
  那是一面普通的镜子,现在已经腐朽得不成模样,不过从镜框檀木的镶边,可见做工精美。
  沉星开心的倒转了铜镜,用袖口要将镜面的浮灰擦去。
  王子进急忙伸手阻道:“莫要照那镜子!”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只见沉星一把扔开镜子,双手惶恐的捧着自己的脸:“刚刚那是什么,那可是我自己吗?怎会变成这般模样?”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5:22:05 | 显示全部楼层
  7、王子进慌忙过去将她揽在怀里,“不是的,刚刚那个不是你!那只是一场噩梦而已!”
   只觉得怀中的人像是生了一场大病,抖个不停,过了一会儿,沉星停止了发抖,幽幽的道:“王公子,我们这是在哪里啊?”
   王子进听了心中一震,忙抬头看向绯绡,绯绡正拿着那面镜子研究,也是一脸迷茫。
  只见怀中的沉星抬起头来,一张明媚的花颜,嫩得似能挤出水来,与平日并无二致。
  “这是怎么回事?”沉星环顾四周道:“这是什么地方?”
  王子进忙扶她起来,帮她拍拍身上的泥土,“这是牡丹园的柴房啊?是你领我们来的,怎么你现下全都忘记了?”
  “是吗?”沉星依旧纳闷,“我怎么会领你们到这里?”又回头看了看窗子,“不过,这里好生熟悉啊,这窗棂,好像在哪里见过!”
  “不管这么多了,既然拿到东西我们就快走吧!明日就启程回家!”
  沉星的手又像刚刚一样在窗棂上抚摸:“启程,要去哪里啊?”回眸叹道:“东西,又何尝拿到了?”
  “沉星姑娘,你要找的不是这面镜子吗?”绯绡拿起那面镜子递给她。
  沉星满脸惊讶,“小狐狸,这不是我要找的那样物事,不过,看到这个镜子我也好生熟悉啊!”
  听了这话,王子进和绯绡不禁对望一眼,两人都是一脸茫然之色,心中如笼罩着一团浓雾,这事情自始至终都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绯绡冲王子进使了个眼色,王子进会了意,忙去问沉星:“你怎知这不是你要找的东西?你不是连自己要找的是什么都忘记了吗?”
  沉星拿着那面镜子说:“我只知自己见了那东西应该会有很伤心的感觉,看了它却没有,有的是一种爱惜的感情!”
  她又拿起镜子照了照,月光不甚明亮,镜子里的影子越发模糊,“我好像也在哪里,照着这面镜子,”又偏头纳闷道:“就是镜子里的人,好像不是这个样子。”
  王子进她一说,越发害怕,“我们快走吧,不要理什么镜子了,不然明日再来找吧!”
  他急忙拽着沉星就要走出柴房,沉星一个拿捏不稳,只听“当”的一声,手中的镜子掉落在地上,不禁脱口而出:“我的檀木镜子!”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5:22:20 | 显示全部楼层
  王子进不禁疑道:“你全想起来了?”
  “是啊,我怎么会知道这镜子是檀木做的?”沉星自言自语道,再看那镜子,已经腐朽得不成模样,哪里能看出是什么材料做的。
  绯绡见了忙提示她:“你再想想,这里还有什么熟悉的地方?”
  沉星抬头看看四周,眼光望向门外道:“我记得这里,春天时是一片桃花林。”
  可是外面是一片要转黄的桃树,哪里有什么桃花林。沉星恍恍惚惚走出茅屋,眼光又变得迷离,仿佛面前真的有一片美丽的桃花,争芳夺艳。
  
  王子进和绯绡忙跟她走出柴房,月光下,沉星沉思着在前面引路,嘴里嘟囔着:“变了,怎么全变了?”
  王子进见她辛苦,想要阻止她:“别想了,我们回去再想办法!”
  沉星却一甩手道:“就差一点了,就差一点就知道那个东西是放在哪里了!”
  继续往桃林深处走去,又拐了几个弯,绕过几个假山,停在一株桃树旁边。
  王子进甚是担忧:“我看她那个样子,取了东西也未必是好事,还让不让她取啊?”
  绯绡看着沉星落寞的身形道:“让她取吧,属于自己的东西,终究是要找回来的!”
  王子进心中一惊:“莫非你已经知道是什么?”
  “八九不离十吧……”绯绡眼中只是向沉星那边望着,看她要走到哪里去。
  “那是什么?能告诉我吗?”
  哪知绯绡并不回答,却道:“沉星在冲咱们招手呢,赶快过去吧!”
  
   只见沉星停在离他们大概几步远的地方,长发披肩,面若玉盘,眼若灿星,身上披了一身淡淡的月光,真正明艳不可方物。
  王子进看着她,眼睛竟潮湿起来,隐隐觉得沉星像是能驾鹤西游的仙女,不知何时就会离自己而去了。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5:22:34 | 显示全部楼层
  8、两人急忙跟过去,却见一棵茁壮的桃树,枝叶生得甚是茂密,连下面的草也是郁郁葱葱,此时已是晚秋,但是那树却没有丝毫枯意。
  “好像就是这里了!”沉星指着桃树道:“我要找的东西就在这里!”
  王子进抬眼看看桃树,树干大概有半个怀抱那么粗,枝叶也伸展的有两丈远,不禁愁道:“这么大一棵树,要怎生将它带走?”
  “不是这棵树了!”沉星听了哭笑不得,“是埋在树下的东西!”
  “啊,这个好办!”王子进拿起一片瓦片,弯腰掘土。
   刚想叫绯绡帮忙,却见他拿着扇子,远远躲开,显是不爱做这样的力气活。
   “我来帮你!”沉星说着,也找了一块木板,帮王子进挖土。
   “你莫要动手,不要伤了你!”
   沉星听了甚是感动:“王公子,你对我真好,待取了这物事,我便可以随你走了!”
   王子进看着她沾满泥土的脸,突然觉得心中一阵温暖:也许,就这样和沉星一起走了,快快乐乐的过一辈子,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只要拿到东西,便可以远离这繁华俗世,和沉星双宿双飞了。
  他手下忙加快动作,想将尽快挖出东西。可是两人一起挖了好久,土下面依旧是什么也没有。
   “咦,你真的确定这下面有东西吗?”王子进望着硬土奇道。
   却见沉星一脸惶恐:“就快了,快了,可是我好害怕啊……”
   “怕什么啊?等拿到东西,我便回去给你买最美的喜服!”王子进见她的慌张,忙安慰她。
   “我有一种感觉,挖出它,便不会见到你了……”
   “怎么会,你我不都是活生生的在这里?”他心中却又想起沉星化作枯骨的样子,不由难过,忙躲开沉星的目光,埋头挖土。
   “王公子,你可答应我,让我做最美的新娘啊!”沉星朝他回眸一笑。
   “我答应你的事,何尝食言?”
  
  又挖了三寸有余,终于见得一块碎布,王子进不由高兴,大喊一声:“出来了!”
  只见土一点一点的被挖开,那破布的样子也显出轮廓,里面竟包着白惨惨的东西。
  王子进惊得一下坐在地上,“这、这、这莫不是人的尸体?”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5:23:03 | 显示全部楼层
  9、突然觉得头上纷纷扬扬似有雨滴下,只见沉星两眼直愣愣的看着脚下人骨,已经哭成了泪人。
   王子进忙站起来:“莫要哭,莫要哭,我们挖错了,再去寻你那东西!”
   “不,我要找的东西就是这个!”沉星哭道。
   “这具尸体就是你要带走的东西?”王子进嘴上诧异,心上却很平静,反正自从认识绯绡,带走什么他都不觉稀奇。
   沉星依旧哭得伤心:“王公子,我全都想了起来了,沉星,沉星不能和你走了!”
   “为什么啊?不就是具尸骨吗?一起带走便是!”
   “王公子,这、这便是沉星的尸骨啊!”
   王子进听了胸中仿佛被大锤敲了一下,非要带走的,羁绊着沉星的,竟是她自己的尸骨?
  
   只见沉星缓缓抬起头来,却是一张陌生的脸,平庸至极!这样的脸,怕是与王子进在路上擦肩十余次,他也不会有什么印象。
   “啊!”这张脸比那干尸的面孔更令他吃惊。
   “王公子是不是嫌沉星丑了,沉星什么都想起来了,这便是沉星的本来面目!”
   “不嫌,不嫌!”王子进直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女孩,如此陌生,又似曾相识,那眉眼中,有掩不住的温柔。
  
   “你找得到自己,便是一件好事!”绯绡缓缓走了过来!
   沉星见了绯绡,又哭了起来:“你便是那白狐吗?原来竟是如此俊俏的一位少年啊?”
   只听沉星对二人道:“我本是这牡丹园里的一个丫鬟,因姿色甚不出众,便做一些下人才干的活。”
   王子进忙道:“没有啊!”
   “王公子对我好我是知道的,我后来因此被人虐待而死,便被人埋骨在这桃树下!”她低头又哭了起来:“如果自己长得出众一些,便不会死了,那时真是不想死啊,那桃花是多么的美丽啊,死了便看不到桃花了!我那时才十六岁,人生有太多东西可以留恋!后来,竟而忘了自己已经死了,忘了自己的本来面目,灵魂附在桃枝上,变了个花魁,又苟活在这个世上!”
   王子进见她哭得伤心,忙说:“我答应了你的,也早知你鬼魅,并不嫌你,现下和我一起走吧!”
   “王公子,沉星要爽约了,现下知道自己已死,又怎可继续留在这世上!”
   王子进听到不由大哭,知道这次她是必须离开了:“沉星,你我约好的,要一起游戏人间,双宿双飞啊!”
   沉星听了,很是伤心:“我亏欠王公子的,来世再还吧,沉星做鬼之后,唯一的快乐便是认识了王公子。”
   她含羞低首道:“可惜,沉星的本来面目让你失望了!”
   “不不不!”王子进捧着沉星的泪颜,“你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孩子!”
   “真的?”沉星平庸的脸上绽放出一丝笑容,竟是增色不少,“王公子莫要骗我,叫我小星吧,这才是我本来的名字!”
   “好的,就叫你小星!”王子进哽咽道。
   “那王公子答应小星,莫要将我忘了!”她说着伸手去拉子进的手。
   “不会,永远不会,我答应你!”王子进急忙也去拉她,这一拉,却拉了个空,只觉手中多了一只桃枝,地上是一摊脓血,沉星刚刚穿的衣服,就在自己怀中。
  那锦绣的绫罗依旧有沉星的香气,人却已经不在了。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5:24:36 | 显示全部楼层
  “绯绡,绯绡,她可是走了,再不会回来了?”王子进慌忙问向绯绡。
  绯绡并不答话,脸上却挂着悲哀。
  “是吗?是真的吗?”王子进不依不饶的问道。
  “我又何尝骗过你?”
  王子进听了,忙跑到绯绡身边,两手摇他:“你不是有很大本领吗?快让她活过来啊,她是那样可怜啊……”
  “子进,你真的想让她活过来吗?让她以食死尸为生吗?”王子进绝望的望着眼前的绯绡,坚决而冷漠。
  “子进,该放手的时候就放手吧,她这样未尝不是好事,倒是活着的人,还要在这世上受罪!”绯绡说完,抽出腰间玉笛,盘膝坐在地上吹奏,乐曲悠扬动听,却是《春江花月夜》。
  
  王子进虚脱一般坐在了地上,愣愣的望着眼前桃树。
  那桃树的枝叶竟在一瞬间枯萎憔悴,纷纷扬扬的飘落离枝,那飞扬的金色中,仿佛有一位红衣少女,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在随着笛声翩翩起舞。
  
  次日,王子进在东京城郊外,买了一处坟地,给沉星做了一个墓碑,将枯骨埋葬。
   入土之前,他拿出一件锦绣成堆的喜袍仔细罩在那堆枯骨之上,“我答应过小星的,要买最美丽的喜服给她穿,怎能食言……”他说着,眼泪又禁不住流了下来。
  “子进,莫要伤心!吉时到了,快立墓碑吧!”
  王子进忙将墓碑抬出来,两人费力将它立在坟前,只见那墓碑上写着:江淮王子进之妻小星之墓。
  龙飞凤舞,煞是好看,王子进一个一个摸将去,口中念道:“小星,小星,可怜的小星,却是连自己姓什么都不晓得……”
  二人料理了一切,走了两步,王子进突然又像想起什么,跑了回去,从袖中掏出一枝桃枝,小心的将它插在坟前。
  正是小星的灵魂依附过的那枝!
  “这样,你便年年看的到桃花了!”他忍住眼泪,朗声道:“我王子进,没有食言吧?”见绯绡长身而立,正在等他,忙擦干眼泪,随他去了。
  
  身后那只桃花,在风中摇曳着枝叶,似是在与二人话别,戚戚无语。
  问花花不语,为谁开?为谁谢?
  算春色三分,
  半随流水,
  半入尘埃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5:25:1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
  
  1、接下来的几日,王子进都是甚精神,每日只是借酒消愁,绯绡却是与平时无异,白天吃鸡,晚上偷溜出去。
   “绯绡,你难道就不曾伤心过吗?”王子进见他冷漠无情,不禁难过。
   绯绡正在喝酒:“有啊,只是多年来生老病死看得多了,也就没有什么感觉了!”
  王子进望着外面秋雨绵绵的街道,心中一片凄凉,也许自己还太过幼稚,人终有一死,本是难免,却又何必难过!心中想着,眼中却是愣愣的流下泪来。
  沉星的笑靥,似乎又在雨帘中浮现。
   正在发呆,却传来“咚”、“咚”的敲门声,门外客房的小厮叫道:“王公子,有家书到了!”
   王子进急忙跑到门口,给了那小厮几个打赏的钱,接过家书。绯绡在一旁很是好奇,抻长了脖子来看。
  
   王子进只看了两眼,便将那家书放在一旁,一脸的颓废。
  “子进,怎么了?那信上说的什么?”绯绡在一旁好奇。
  “还能有什么,叫我科考完毕,不要在东京城逗留太久,回去速速成亲!”王子进颓然的回答。
   “什么?”绯绡瞪圆了眼睛,“他人像你这般年纪,已经都是儿女绕膝了,你这边却连一门亲事都没有定下!”
  “那当然!”王子进听了这话却甚是得意:“一般的庸脂俗粉,怎生入得我的眼?”
  “子进,我问你,你可有潘安之貌?”
  “没有!”答得倒是干脆利落。
  “那你可有宋玉之才?”
  “这更没有,看我答的卷子就知道了吗!”王子进一脸不耐烦。
  “那你如何能觅得绝代佳人?”
  “反正宁缺勿烂,要我娶一位寻常村姑,我倒不如一生不娶了!”
   绯绡见与他说不通,摇摇头不去理他,看来自己还要帮他寻得一门亲事才好安心离开。
  
  放榜的日子转眼即至,王子进自是榜上无名,倒是同窗的道然,真如绯绡所说,进了三甲,准备安排殿试了。
  王子进看榜回来,甚是高兴,“绯绡,绯绡,你说的好准啊,道然果然入了三甲啊!”
  绯绡奇道:“那榜上应该没有你的名字吧,你如此高兴作甚?”
  “你可记得那日在渡船上你对我说过什么?”
  “渡船?”绯绡拿扇子蹭蹭脑袋,显是全忘光了。
  “你说我今生必能觅得一位如花美眷,看来此言不虚啊!”王子进的脸上挂满了憧憬的笑容。
  绯绡听了心中一凉,当日不过是安慰他才这样说,哪想这呆子竟然当真了。
  “子进,那个算命之事只是儿戏而已,当真不得……”
  话还没有说完,便见王子进已经在一边收拾行李了,“也许这次我娘能觅得一门好亲事给我,你我这就速速启程,我要回家!”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5:25:28 | 显示全部楼层
   王子进这次倒干脆利落,刚过了中午便退房启程。两人临走之前,又到沉星的墓上去拜了拜。
   但见那桃枝萎靡困顿,显是不能活了,王子进见了不由伤心,小声说道:“我就要离开这东京城,回老家去了,将来安定下来,定会来接你,你要等着我啊!”
   “子进,你莫不是怕伤心,才走得如此匆忙?”绯绡见状问道。
  “哪里,我只是想回去多侍奉我娘几日!”王子进说着,提了行李就走,并不回头,冷风中背影单薄,落寞悲伤。
  
   离开东京城,王子进的精神渐好,两人行了十几日,这一路相安无事。天气却是日渐转凉,坐船甚是寒冷,只好改走陆路回去。
  绯绡掏钱买了两匹骏马,两人日夜兼程的赶路。
   一日,行得天色已晚,还找不到投宿的地方,王子进不禁焦急起来:“按说这驿站应该就在这附近啊,怎么无论如何也找不到?”
   “总是这样转圈不是办法啊,我们找户人家打听!”绯绡掉转马头,向前奔去。
  王子进见绯绡的坐骑跑得甚快,一会儿便变成一个白点了,周围夜幕深沉,阴风阵阵,不由害怕,忙喊了一声:“等等我啊!”策马追去。
  追了一会儿,见绯绡牵了马正在一个茅屋前等他,不由松了口气,总算找到一处人家。
  
  两人在黑暗中一起去敲那茅屋的门,哪知敲了半天却无反映,那门却没有上锁,伸手一推即开。
  只见茅屋中落满了灰尘,像许久没人住过的样子,王子进不由高兴道:“绯绡,你我今日竟寻得免费住宿的好地方!”
   话音刚落,就听那茅屋的暗处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谁说可以免费住宿了?当老夫不曾存在吗?”
  那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将王子进吓了一跳,忙说:“江淮王子进,此厢有礼了!”
  老人很是不愉快的样子:“另一个怎么不说话啊?”
  王子进急忙扯了扯绯绡的衣袖,却听绯绡道:“一个孤魂野鬼,还要讲这许多礼数!”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5:25:58 | 显示全部楼层
  2、怎么又是鬼?王子进心不由凉了半截,自认识绯绡以来,便几乎没有和活人打过交道,也不知是自己的八字不好命里犯煞,还是如此多的鬼怪都是绯绡招来的?
  “呵呵,好眼力啊!”那角落里的声音说道。
   王子进忙打亮火折,发现那屋中空空,只有几件破烂家具,根本没有半个人影。
  “你那小子,没事打什么火,想害死老夫吗!”那声音很是生气。
  绯绡急忙一口气将那火吹灭:“他是新死,莫要扰了他!”说毕拱手问道:“我二人行路至此,无意叨扰,只是想找一个投宿的地方,可否指明方向?”
  “对啊,对啊!”王子进接着道:“这里明明有个驿站,怎的不见了?”
   “驿站,驿站,是啊,过去是有个驿站啊!”那声音听起来甚是苍凉,还带着几分哭腔。
   “那驿站哪去了?”绯绡问道。
  “公子如此明慧,还不会知道那驿站哪去了?公子所站之处,便是那驿站了,而我,便是从前在那驿站中看门的守卫!”
  
   王子进听了不由心寒,看来这驿站的下场定是不妙,果然那声音接着道:“三年前,匪贼横行,将这个繁华的驿站一夜之间踏平了,所有的官兵居民,都被那帮土匪杀了!”
   “然后呢?那官府便不管此事?”
    “当然管了,如此大的一件事,怎可不理?后来又派出官兵缴匪,可是这山如此之大,怎么是一件容易的事?又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才将这匪乱平息下来,将那土匪逮了,在这里就地正法,以泻民愤,可是这里,死了太多的人,煞气太重……”说着,不禁哽咽起来、
  “你莫要伤心,再说下去!”王子进在那边急道。
  “后来再在这里建了驿站,却是总是有凶险之事,便不了了之了!”
  “什么?”王子进和绯绡听了这话不禁着急,眼看这天色已晚,这茅屋中又甚是简陋,这要到哪里去投宿啊?
  “二位莫要着急……”那声音接着道:“向前西南方向五里处有一处小城,二位可去那里!”
   绯绡听了,忙道:“多谢了!”眼见天色甚晚,就要出门牵马。
  “公子,可要考虑清楚,那城中可没有任何不干净的东西……”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绯绡听了不悦。
  “公子与我,本是异类,那城中有一个甚是有名的道观,公子去之前,可要考虑清楚啊”
  “呵呵,你莫是小瞧我了!”绯绡轻笑一声拉上王子进,推门便走。
  又回头冲那茅屋中人说道:“你也莫要留恋了,赶快去投了胎,下世再做人吧!”
  茅屋中传来朗朗笑声:“我要走了,谁来给过客们指路呢……”
  便再无声息。
   “子进快走吧!”绯绡说道。
  “唉?你当真要去那里?不怕人把你收了?”王子进担心道。
  绯绡在马上朝他扬眉一笑,“收我?有那么容易吗?还不知道是谁收了谁呢?”
  双腿一夹马腹,策马跑到前面。
  
   王子进看他白色的背影,在阴暗山里,分外刺目,仿佛要被这黑暗吞噬了一般,心中竟有一丝不好的预感,不由担心起来。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5:27:26 | 显示全部楼层
   两人见天色已晚,忙和小贩打听了客栈的方向,去投宿了。
   绯绡自是又寻了一个很昂贵的客栈,依旧要求有锦缎被褥的床铺,看得王子进连连摇头,明明只是一只狐狸,却如此乐于享受。
   “明日我们便去周围转转吧!”绯绡又坐在桌子旁喝酒吃鸡。
  王子进惊讶道:“明日咱们不抓紧赶路吗?要在这里逗留什么?”
  “这城中有趣的事好多啊,很邪门啊,我还要去那道观探探虚实……”
  王子进不由暗自捏了一把汗:“绯绡,我们还是快走吧,你又何必和那些牛鼻子牵扯不清呢?”
   “我只是要看看什么样的人这样托大吗!”绯绡并不理睬他。
  “你呀,这都丰繁华还不好,还非要说这里邪门,难道都是一片破落才不是邪门了?”
  “嘻嘻!”绯绡笑了两声,不去理他,自己独自啃鸡,肚里不知又在打什么算盘。
   王子进见说服不了他,自己早早去睡了,看着绯绡在灯下连吃带喝,不由好笑。但是自进了这城,心中便不甚塌实,只希望绯绡和自己能平平安安的走出这人间净土吧。
  
  次日,两人睡到晌午,收拾一下便出去闲晃,王子进只觉得外面阳光明媚,照得人暖洋洋,没有半分秋日的样子了,要不是周围都是卖成熟瓜果的小贩,还会让人以为这是暖春呢。
  两人在街上信步,一路上看到几个小道士,看来这城里那道观确实是有很大的势力。
  走了一会儿,并不见有异状发生,两人便找一个茶肆休息。
  “绯绡,你不是要去看了那道观再走吗?要到何时去看啊?”王子进一落座便问。
  “这个不急啊,我要等那老道亲自请我才去!”绯绡笑道。
  王子进听了叫道:“你是个狐妖,那道士怎会请你啊?还是别让人发现才是正经!”
  “嘻嘻,已经来不及了,这城中早就被那老道布了结界,我甫一踏入,便已为他所知!”绯绡还甚为得意的扬了扬眉毛。
  “啊?”王子进听了不由心急,“那该如何是好?我们还是赶快走吧!”
  哪知绯绡将扇子一展,玉手向前一指道:“看,迎接我的人来了!”
  
  王子进忙回头看去,见几个小道士,正风风火火的往这边走来,心中暗叫:糟糕!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5:28:05 | 显示全部楼层
  4、那几个小道士走到二人面前,双手抱拳,“我家道长请二位到观中小叙!”
  倒是毕恭毕敬。
   王子进见了,心中暗暗担忧,他倒没什么,要是绯绡出了事可怎么办?那道士如果真对绯绡不利,自己便是拼了命也要救他出来!
  哪知绯绡张口道:“请我怎么不叫你家道长自己来啊!就凭你们几个,还想请我吗?”
  “你!”那几个小道士很是生气,握紧了拳头,却不敢发作。
  “嘻嘻,必是你们出门的时候,那老头关照了你们不要和我正面冲突吧!”绯绡又得意的笑了起来。
  哪知话音刚落,便听一个清脆的男声传来:“谁说我是老头了?”
  王子进回头看去,只见一个人站在二人身后,身材挺拔,脸上挂着一副和蔼的笑容,五官端正,眉目含英,却是一位青年才俊,年纪不过二十七八。
  要不是他身上一身道服,万万也不会想到他竟是一位道士。
  只听他继续道:“贫道便是青云观的道长,道号紫阳!请二位到寒舍一叙!”
  王子进听了大感诧异,本以为那道长必是个老头,哪想却是这样年轻?
  
   绯绡见了,不由“噗呲”一声笑了出来。“这么大一把年纪,还偏偏不服老!真是好笑!”
  紫阳听了好像十分生气,一张棱角分明的脸,抽搐扭曲,急道:“你、你这狐狸,莫要瞎说!”
   “咦,谁说我是狐狸了,有本事你便将我变做狐狸啊!”绯绡在一边调笑。
   “看你修炼了这么久,我就不破你修行了,快快离开都丰城,莫要惹事!”
   “好大的口气,若我非要惹事呢?”
  紫阳听了,拂袖便走,“到时就莫怪我不客气了!”
  那几个小道士急忙跟上紫阳的脚步,一行人转眼便消失在闹市中。
  王子进见状暗暗松了口气,总算绯绡没有出什么事情。
  
  “奇怪?”绯绡摇着折扇纳闷。
  “奇怪什么?”王子进见那紫阳气宇轩昂,不似凡人,确有些仙风道骨的风范。
  “奇怪的是这个紫阳,好像不是有可以将一座城布满了结界这样大的本事啊!”
  “咦,那又是谁布的结界呢?”
  绯绡偏头沉思,只是喃喃道:“难道是桶井之术?应该不会,不会有人这么傻!”
  “咦?桶井?那是什么意思?”王子进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名词。
  “可能是我多虑了,你看那边好多人啊,我们去看热闹吧!”
  王子进一看,前面确是有好多人围在一座楼台下面,他一向爱凑热闹,忙拉了绯绡跑过去。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5:29:00 | 显示全部楼层
  5、绯绡手捧绣球,似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那镶着金字,缀着流苏的绣球却又如此华丽,如此真实,不由得人不信。
   王子进也惊讶无比,刚刚眼见那绣球凭空拐弯,委实奇怪!
  两人懵懵懂懂的跟着那小姐的丫鬟走到正厅中了。
  
  那大厅中的屋檐上都画着繁复的花纹,红色,绿色,蓝色,虽然豪华气派,却不免流俗。
  接着几个丫鬟伺候着两人入了座,又沏了茶水过来,甚是周到。
  “绯绡,你莫不是看上那家小姐了吧?”王子进打趣道。
  “没有啊,本已引了绣球到你怀中,哪知它突然转向!”绯绡纳闷道,“莫不是有什么厉害的人陷害我?”
  王子进调笑道:“嘻嘻,绯绡,君子无妄言啊,哪有人能陷害得了你啊!”
  
  两人正说着,从内室里走出一个四十余岁的中年人,身形很胖,须眉皆灰,一张脸红光满面,他穿了一件宝蓝的袍子,绣了金丝的万字纹,和这大厅极为协调。
  见到绯绡,一阵兴奋,忙过来拉他的手:“贤婿啊,果然一表人才,怪不得小女看上你了!”
  绯绡身上一阵发麻发麻,忙甩手道,“老丈误会了!”
  那人忙笑道:“贤婿莫怪,老夫唐突了,实是情难自禁啊!”
  说着清清嗓子道:“老夫姓张名谦富,以经商为生,这次给小女招亲,你接到绣球,自是我的女婿了!”
  又将绯绡打量了一番,眼中尽是暧昧之情。
  绯绡忙鞠了一躬:“在下胡绯绡,字炎天,此番有礼了,可是并没有要接那花球的意思啊!老丈误会了!”
   张谦富听了这话,脸色立即沉了下来:“可是嫌小女貌丑?”回头对丫鬟道:“赶快叫小姐出来!”
   “不是,不是,小生是不小心接得那花球的啊!”
  “不小心,那你为何要去排队?这岂不是戏弄人吗?”
  一句话问得绯绡语塞,总不能说是帮王子进作弊吧?
  正说着,只听一个清脆的声音道:“爹,这位公子不愿意,就不要勉强人家了!”
  
  王子进和绯绡一齐向那边望去,只见一个穿着黄裳的少女款款走来,这便是那位小姐了。
   那少女眉目清秀,一双大眼,灵动喜人,如葡萄一样镶嵌在小脸上,看模样不过十二三岁的年纪。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30秒完成]

本版积分规则

全国大学论坛友情链接
北京高校排名 上海高校排名 天津高校排名 重庆高校排名 广东高校排名 江苏高校排名 山东高校排名
河南高校排名 浙江高校排名 河北高校排名 辽宁高校排名 四川高校排名 湖北高校排名 福建高校排名
广西高校排名 湖南高校排名 黑龙江高校排名 安徽高校排名 江西高校排名 吉林高校排名 云南高校排名
陕西高校排名 山西高校排名 内蒙古高校排名 新疆高校排名 贵州高校排名 甘肃高校排名 海南高校排名
青海高校排名 宁夏高校排名 西藏高校排名 香港高校排名 澳门高校排名 台湾高校排名 TOP100高校排名
安徽农业大学论坛
安徽建筑工程学院论坛
安徽医科大学论坛
安徽师范大学论坛
安徽工程大学论坛
安徽科技学院论坛
安徽大学论坛
安徽工业大学论坛
安徽中医药大学论坛
安庆师范大学论坛
安徽财经大学论坛
安徽理工大学论坛
合肥师范学院论坛
合肥学院论坛
合肥工业大学论坛
淮北师范大学论坛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论坛
北京农学院论坛
北京城市学院论坛
北京舞蹈学院论坛
北京电影学院论坛
北京吉利学院论坛
北京服装学院论坛
北京印刷学院论坛
北京信息科技大学论坛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论坛
北京警察学院论坛
北京工业大学论坛
北京民族大学论坛
北京体育大学论坛
北京工商大学论坛
北京建筑工程学院论坛
北京中医药大学论坛
北京化工大学论坛
北京联合大学论坛
中央戏剧学院论坛
中央美术学院论坛
中国科学院大学论坛
中国农业大学论坛
中国音乐学院论坛
首都医科大学论坛
中央音乐学院论坛
中国信息大学论坛
现代音乐学院论坛
中国医科大学论坛
首都师范大学论坛
中国药科大学论坛
中国社会科学院论坛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论坛
中央财经大学论坛
中国矿业大学论坛
中国政法大学论坛
中华女子学院论坛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论坛
外交学院论坛
中央民族大学论坛
华北电力大学论坛
北方工业大学论坛
北京交通大学论坛
北京大学论坛
清华大学论坛
国际关系学院论坛
中国石油大学论坛
北京科技大学论坛
北京林业大学论坛
北京理工大学论坛
北京师范大学论坛
北京邮电大学论坛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论坛
北京外国语大学论坛
北京语言大学论坛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论坛
中国传媒大学论坛
中国人民大学论坛
福建农林大学论坛
福建医科大学论坛
福州师范大学论坛
福建工程学院论坛
福建中医药大学论坛
福州大学 论坛
华侨大学论坛
集美大学论坛
闽江大学论坛
闽南师范大学论坛
闽南理工学院论坛
莆田学院论坛
泉州师范学院论坛
厦门大学 论坛
厦门理工学院论坛
仰恩大学论坛
兰州工业学院论坛
兰州交通大学论坛
兰州大学论坛
兰州财经大学论坛
西北师范大学论坛
西北民族大学论坛
东莞理工学院论坛
广州美术学院论坛
广东女子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广东技术师范学院论坛
广东医科大学论坛
广东海洋大学论坛
广东石油化工学院论坛
广东药学院论坛
广东金融学院论坛
广东财经大学论坛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论坛
广东工业大学论坛
广州工商学院论坛
广州商学院论坛
广州医科大学论坛
广州体育学院论坛
广州中医药大学论坛
惠州学院论坛
岭南师范学院论坛
广东培正学院论坛
华南农业大学论坛
韶关学院论坛
南方医科大学论坛
南方科技大学论坛
广州大学论坛
暨南大学论坛
华南师范大学 论坛
华南理工大学 论坛
深圳大学 论坛
中山大学 论坛
汕头大学论坛
五邑大学论坛
星海音乐学院论坛
仲恺农业工程学院论坛
肇庆学院论坛
桂林理工大学论坛
桂林电子科技大学论坛
广西大学论坛
广西师范大学论坛
广西财经学院论坛
南宁职业学院论坛
贵州师范大学论坛
贵州大学论坛
海南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海口经济学院论坛
海南外国语职业学院论坛
海南经贸学院论坛
海南科技职业学院论坛
海南医学院论坛
海南师范大学论坛
海南软件职业学院论坛
琼州学院论坛
海南大学论坛
河北大学论坛
河北农业大学论坛
河北工程大学论坛
河北医科大学论坛
河北师范大学论坛
河北科技大学论坛
河北工业大学论坛
河北经贸大学论坛
河北理工大学论坛
唐山大学论坛
石家庄经济学院论坛
唐山师范学院论坛
燕山大学论坛
河南科技大学论坛
河南农业大学论坛
河南师范大学论坛
河南大学论坛
黄河科技学院论坛
河南工程学院论坛
河南中医学院论坛
河南理工大学论坛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论坛
洛阳理工学院论坛
南阳师范学院论坛
郑州大学论坛
郑州轻工业学院论坛
哈尔滨商业大学论坛
黑龙江科技大学论坛
黑龙江中医药学院论坛
哈尔滨工程大学论坛
哈尔滨医科大学论坛
哈尔滨师范大学论坛
哈尔滨学院论坛
哈尔滨理工大学论坛
东北农业大学论坛
东北林业大学论坛
东北石油大学论坛
齐齐哈尔大学论坛
黑龙江大学论坛
哈尔滨工业大学 论坛
华中师范大学 论坛
中国地质大学 论坛
汉口学院论坛
湖北师范学院论坛
湖北经济学院论坛
湖北工业大学论坛
湖北中医药大学 论坛
湖北美术学院论坛
湖北汽车工业学院论坛
湖北大学论坛
湖北民族学院论坛
华中科技大学 论坛
华中农业大学论坛
江汉大学论坛
中南民族大学论坛
武汉音乐学院 论坛
武汉工业学院论坛
武汉大学论坛
武汉理工大学论坛
武汉体院学院论坛
武汉工程大学 论坛
武汉工商学院论坛
武汉纺织大学论坛
武汉科技大学论坛
武昌理工学院论坛
长江大学论坛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论坛
长沙学院论坛
中南大学论坛
中南林业科技大学论坛
长沙理工大学论坛
湖南农业大学论坛
湖南工程学院论坛
湖南师大论坛
湖南商学院论坛
湖南科技大学论坛
湖南文理学院论坛
湖南中医药大学论坛
湖南工业大学论坛
衡阳师范学院论坛
吉首大学论坛
国防科技大学论坛
南华大学论坛
湖南大学论坛
湘潭大学论坛
长春工程大学论坛
长春大学论坛
长春工业大学论坛
长春理工大学论坛
吉林农业大学论坛
吉林建筑工程学院论坛
吉林大学论坛
东北电力大学论坛
东北师范大学论坛
延边大学论坛
中国矿业大学(徐州)论坛
常州大学论坛
河海大学论坛
淮阴工学院论坛
淮阴师范学院论坛
江苏师范大学论坛
江苏科技大学论坛
南京审计学院论坛
南京体育学院论坛
南京农业大学论坛
南京林业大学论坛
南京工程学院论坛
南京医科大学论坛
南京师范大学论坛
南京财经大学论坛
南京邮电大学论坛
南京理工大学论坛
南京工业大学论坛
南京晓庄学院论坛
南京中医药大学论坛
南通大学论坛
南京艺术学院论坛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论坛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论坛
苏州工艺美术学院论坛
东南大学论坛
苏州工业学院论坛
苏州大学论坛
江南大学 论坛
江苏大学论坛
苏州科技学院论坛
南京大学论坛
盐城工业学院论坛
扬州职业大学论坛
扬州大学 论坛
东华理工大学论坛
华东交通大学论坛
景德镇陶瓷学院论坛
九江学院论坛
江西师范大学论坛
江西财经论坛
江西理工大学论坛
江西科技学院论坛
南昌航空大学论坛
南昌大学论坛
南昌理工学院论坛
井冈山大学论坛
新余学院论坛
宜春学院论坛
大连医科大学论坛
大连交通大学论坛
大连海事论坛
大连工业大学论坛
大连大学论坛
大连外国语学院论坛
大连理工大学论坛
大连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东北财经大学论坛
鲁迅美术学院论坛
辽宁广告职业学院论坛
辽宁工业大学论坛
辽宁师范大学论坛
辽宁工程技术大学论坛
辽宁大学论坛
辽宁中医院大学论坛
辽宁对外经贸学院论坛
辽宁科技大学论坛
东北大学论坛
沈阳航空航天大学论坛
沈阳工程学院论坛
沈阳建筑大学论坛
沈阳工业大学论坛
沈阳农业大学论坛
沈阳音乐学院论坛
沈阳理工大学论坛
沈阳医学院论坛
沈阳师范大学论坛
沈阳药科大学论坛
沈阳大学论坛
沈阳化工大学论坛
内蒙古农业大学论坛
内蒙古电子信息学院论坛
内蒙古财经学院论坛
内蒙古化工职业学院论坛
内蒙古机电学院论坛
内蒙古医学院论坛
内蒙古师范大学论坛
内蒙古大学论坛
内蒙古工业大学论坛
内蒙古商贸职业学院论坛
北方民族大学论坛
宁夏大学论坛
聊城大学论坛
鲁东大学论坛
临沂大学论坛
中国海洋大学论坛
青岛农业大学论坛
青岛理工大学论坛
青岛大学论坛
曲阜师范大学论坛
青海师范大学论坛
齐鲁师范学院论坛
齐鲁工业大学论坛
青岛远洋船员学院论坛
青岛科技大学论坛
山东农业大学论坛
山东艺术学院论坛
山东城建学院论坛
山东交通学院论坛
山东建筑大学论坛
山东师范大学论坛
山东警察学院论坛
山东大学 论坛
山东财经大学论坛
山东科技大学论坛
山东理工大学论坛
山东政法学院论坛
山东中医药大学论坛
山东工商学院论坛
济南大学论坛
烟台大学论坛
中北大学论坛
山西建筑职业学院论坛
山西农业大学论坛
山西医科大学论坛
山西大学论坛
山西财经大学论坛
山西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太原工业学院论坛
太原师范学院论坛
太原科技大学论坛
太原理工大学论坛
宝鸡文理学院论坛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论坛
西北工业大学 论坛
西北大学论坛
西北政法大学论坛
西安思源学院论坛
陕西师范大学论坛
陕西科技大学论坛
陕西中医药大学论坛
西安音乐学院论坛
西安美术学院论坛
长安大学论坛
西安外事学院论坛
西安工业大学论坛
西安财经学院论坛
西安理工大学论坛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论坛
西安欧亚学院论坛
西京学院论坛
西安外国语大学论坛
西安邮电学院论坛
西安建筑科技大学论坛
西安交通大学论坛
西安工程大学论坛
西安石油大学论坛
西安科技大学论坛
延安大学论坛
上海震旦学院论坛
东华大学论坛
华东师范大学论坛
华东政法大学论坛
华东理工大学论坛
上海东海学院论坛
上海建桥学院论坛
上海立信会计学院论坛
上海杉达学院论坛
上海商学院论坛
上海电机学院论坛
上海海关学院论坛
上海音乐学院论坛
上海金融学院论坛
上海电力学院论坛
上海外国语大学论坛
上海旅游专科学校论坛
上海海事大学论坛
上海师范大学论坛
上海海洋大学论坛
上海科技大学论坛
上海大学论坛
上海城建学院论坛
上海财经大学论坛
上海政法大学论坛
上海中医药大学论坛
上海应用技术学院论坛
上海视觉艺术学院论坛
上海第二工业大学论坛
上海戏剧学院论坛
上海工程技术大学论坛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论坛
上海健康医学院论坛
上海体育学院论坛
天华学院论坛
上海理工大学论坛
复旦大学论坛
上海交通大学 论坛
同济大学论坛
成都艺术职业学院论坛
成都文理学院论坛
成都航空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成都师范学院论坛
成都农业科技职业学院论坛
成都体育学院论坛
成都纺织专科学校论坛
成都工业学院论坛
成都学院论坛
成都理工大学论坛
成都医学院论坛
成都信息工程学院论坛
西华师范大学论坛
锦城学院论坛
乐山师范学院论坛
泸州医学院论坛
绵阳师范学院论坛
内江师范学院论坛
川北医学院论坛
四川建筑学院论坛
四川音乐学院论坛
四川美术学院论坛
四川传媒学院论坛
四川警察学院论坛
四川工商学院论坛
四川旅游学院论坛
锦江学院论坛
四川民族学院论坛
四川农业大学论坛
四川师范大学论坛
四川工业科技学院论坛
四川邮电学院论坛
四川文理学院论坛
四川文化艺术学院论坛
四川理工学院论坛
四川水利职业学院论坛
西南医科大学论坛
西南民族大学论坛
西南科技大学论坛
成都中医药大学论坛
电子科技大学论坛
西南财经大学论坛
西南石油大学论坛
西南交通大学论坛
四川大学论坛
西华大学论坛
宜宾职业学院论坛
宜宾学院论坛
四川影视学院论坛
中国民航大学论坛
天津美术学院论坛
天津农学院论坛
天津音乐学院论坛
天津商业大学论坛
天津外国语大学论坛
天津医科大学论坛
天津师范大学论坛
天津工业大学论坛
天津城市建设大学论坛
天津财经大学论坛
天津体育学院论坛
天津理工大学论坛
天津中医药大学论坛
天津科技大学论坛
南开大学 论坛
天津大学 论坛
香港大学论坛
石河子大学论坛
新疆医科大学论坛
新疆财经大学论坛
昆明医科大学论坛
昆明理工大学论坛
云南农业大学论坛
云南民族大学论坛
云南大学论坛
云南财经大学论坛
玉溪师范学院论坛
中国美术学院论坛
中国计量学院论坛
杭州电子科技大学论坛
杭州师范大学论坛
杭州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宁波大学论坛
宁波理工学院论坛
温州大学论坛
浙江农林大学论坛
浙江中医药大学论坛
浙江工商大学论坛
浙江外国语学院论坛
浙江经贸学院论坛
浙江师范大学论坛
浙江海洋学院论坛
浙江树人大学论坛
浙江大学论坛
浙江工业大学论坛
浙江水利水电学院论坛
浙江理工大学论坛
浙江财经学院论坛
浙江传媒学院论坛
浙江科技学院论坛
重庆通信学院论坛
重庆电子工程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重庆电力高专论坛
重庆工业职业学院论坛
重庆警察学院论坛
重庆房地产学院论坛
重庆工商大学融智学院论坛
重庆三峡学院论坛
重庆工商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重庆大学城市科技学院论坛
重庆第二师范学院论坛
重庆科技学院论坛
重庆理工大学论坛
重庆工程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重庆医药学院论坛
重庆城市管理职业学院论坛
重庆后勤工程学院论坛
四川外国语大学论坛
第三军医大学论坛
重庆交通大学论坛
重庆大学论坛
重庆师范大学论坛
重庆工商大学论坛
重庆邮电大学论坛
西南政法大学 论坛
重庆医科大学论坛
西南大学论坛
长江师范学院论坛
家庭车论坛
考研论坛论坛
论文网论坛
留学去论坛论坛
个个游论坛
觅优工作网论坛
大学综合信息网
手机访问本页请
扫描左边二维码
         本网站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为网友上传,若存在版权问题或是相关责任请联系站长!
站长电话:0898-66661599    站长联系QQ:7123767   myubbs.com
         站长微信:7123767
请扫描右边二维码
www.myubbs.com

手机版|小黑屋|中国人民大学论坛 ( 琼ICP备12002442号 )

GMT+8, 2020-3-29 16:37 , Processed in 0.302566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高考信息网 X3.3

© 2001-2013 大学排名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