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30秒完成]
搜索
楼主: 蝶变花妖

[幻梦异侠] 黄泉引路人之《断龙台》(纳兰元初 著)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8-9-11 11:49:47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天明的声音陡然加大了,“问题就在这段监控录像上,刚开始我们也和你一样认为他与此事无关,便把他放了,谁知证物科的一个弟兄无意间发现这段录像视频上显示的时间是后期制作加上去的,和往日的录像视频显示的时间位置有偏差!”
  
   “所以,你们认为这段录像视频是宇文自己制作来掩盖他的真实行为时间?”顾青急切地问道。
  
   刘天明缓缓地点点头,说:“除此之外,我们想不出他还有什么理由来精心制作这么一段录像。”
  
   顾青无力地靠在椅子上,难道这个面对自己注视的目光都会害羞的男人,真的会是一个嗜血的杀人狂魔?
  
   “刚才你说到你们昨天分手之后没有联系,他昨天什么时候和你在一起的?”刘天明很敏锐地抓住顾青话语中的关键。
  
   顾青本想将宇文帮他拿笔记本的事情说出来的,却又有些顾忌自己私下背着警察进入大厦的事情不好交待,迟疑了一会,便只说在街上碰到宇文,受约一起吃了晚餐,至于那顿晚餐只是几块烤红薯这样的细节,就更没有提及了。
  
   “你和他的谈话中,有涉及到凶杀案的可疑之处吗?”刘天明追问道。
  
   顾青摇摇头,她的心中很是矛盾,仔细想想,宇文也确实有不少行为可以打上问号。比如,他知道一个废弃的电梯入口,并且有打开遮掩电梯入口防盗门的钥匙。还有,他竟然能毫不犹豫地进入18层那血肉横飞的恐怖地带,他就一点都不害怕?怎么看这也不太象一个普通的IT技术人员所能做到的。自己昨天怎么就一点都没有觉得奇怪呢?至于那条大狼犬玄罡……顾青回想起它那满口的白色利齿和那张血肉模糊的照片,不禁打了一个寒颤,难道真的是它……
  
   “你再好好想想,宇文树学真的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刘天明的声音有些咄咄逼人了。
  
   顾青低着头,一头柔顺的秀发垂在面前,挡住了她的脸。好一会儿,她才抬起头来,怯生生地说道:“他……好像……养着一条大狼狗……”
 楼主| 发表于 2008-9-11 11:52:28 | 显示全部楼层
  五、猜疑
  
  宇文树学是在离腾龙大厦最近的一家网吧里被便衣带走的,刘天明本来认为这家伙会藏在某个隐蔽的地方,让小张去就近搜捕不过是例行公事,没想到宇文树学是腾龙大厦附近十来家小饭馆和烟酒铺的熟客,老板们都对他印象深刻,小张很快就在某位老板的指引下,在网吧内将其一举擒获。宇文树学在被便衣从座位上提起来的前一会儿,还在大呼小叫地和一群小屁孩们联网打反恐精英,带队的张建国顺便还将私自允许未成年人进入网吧的网吧老板给处理了。
  
  刘天明自己则亲自带队去腾龙大厦的停车场将黑狗玄罡活捉了回来,本以为这条身形巨大的狼犬会很难对付,毕竟十八楼那满地的碎肉很可能就是它弄出来的,谁知它一看见警察手中的麻醉枪就乖乖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比网吧里的宇文树学还配合一些。
  
   刚回到局里就看见宇文树学蹲在墙边,刘天明真是又惊又喜,但细细听完张建国对捉拿宇文树学情况的汇报后,刘天明的眉头慢慢皱成一个“川”字。如果这家伙真的就是杀人凶手,那他的心理素质可非比寻常,做了这么一桩血案,还从容不迫地和美女上司约会,满不在乎地去凶案现场附近的网吧杀时间,要让这种粗神经的家伙供认罪行可不太容易。
  
   宇文树学暂时被关押在拘留室内,出于对他的重大嫌疑,加上案情的严重性,刘天明给二进宫的宇文树学特别加赠了手铐和脚镣。黑狗玄罡则被一条小孩手臂粗细的铁链锁在警局后院的消防栓上。
  
   考虑了一会,刘天明决定让张建国带上一个同事先去拘留室按照司法程序讯问一遍。虽然他并不认为这样就能问出什么。
  
   两个小时之后,小张满面怒容地从拘留室内冲出来,将警帽往办公桌上用力一砸,两手把头发揉得一团糟。“妈的,这小子还真他妈讨厌,问基本情况就老实回答,一涉及案情就装傻,这样的人我倒常见,关键是他那张脸总是笑呵呵的,还一副极度配合公安机关的德行……弄的我真他妈想给他脸上来一拳!”
 楼主| 发表于 2008-9-11 11:52:44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天明笑了:“才两个小时就能让你忍不住想动手的犯人还真不多见啊。”
  
   小张端起桌上的茶缸猛灌了两口浓茶,“我是不想问了,刘队你自己来吧。”
  
   刘天明又笑了笑,起身向拘留室走去。
  
   走进拘留室,刘天明将所有的日光灯全部打开,室内的光线一下变得有些刺眼,宇文忍不住抬起手遮挡被灯光刺疼的双眼,手铐撞击在一起,发出一串喀啦喀啦的声音。刘天明坐在主讯位上,并不忙于说话,先掏出一包烟,自己叼出一支,又递给宇文一支。宇文弯下腰直接用嘴将刘天明手上的烟衔走,笑着说了一声谢谢。刘天明摸摸身上,火机忘带了,又向坐在一旁的小王借过火机,给自己和宇文点上,然后,两人就这么面对面,一言不发地吸完一杆烟。
  
   冷不丁地,刘天明声音平淡地开了腔:“宇文树学,为什么要自己给监控录像加上时间?”
  
   宇文的肩膀抖动了一下,眼神锐利地盯着刘天明,说道:“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嗯,前天晚上12点30分你在干什么?”刘天明的声音依然平淡得象一杯白开水。
  
   “记不清楚了,大概是在睡觉吧。”宇文不再象张建国审讯的时候那样嬉皮笑脸了。
  
   “嗯,我帮你回忆一下,根据腾龙大厦的出入监控录像显示,你在12点33分进入大厦,与大厦的保安李卫国打了个招呼,便乘坐电梯上楼,是吗?”
  
   “是的。”
  
   “保安李卫国与你有什么过节吗?”
  
   “没有,我和他关系一直很好。”
  
   “嗯,接下来,根据23楼机房室内监控录像显示,你在12点37分进入机房,随后便上床睡觉,是吗?”
  
   宇文顿了一下,说道:“是的。”
  
   “你撒谎!”刘天明的嘴里淡淡地吐出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都没有看着宇文。
  
   宇文没有说话。
  
   “技术鉴定证明,前天晚上机房内的那段监控录像已经被你更换过,只可惜你做假的功夫还不够,视频上显示时间的位置应该是你们机房内第二台光纤交换机与第三台路由器之间,你制作的那一段视频,时间显示的位置向上偏离,略微掩盖了那台光纤交换机。”刘天明点燃第二支烟。
 楼主| 发表于 2008-9-11 11:53:26 | 显示全部楼层
  “嗯,那又说明什么呢?”宇文居然很爽快地承认了自己的造假。
  
   “说吧,那段时间你究竟在干什么?”
  
   “我在干什么是我的个人隐私,我没有义务一定要告诉你!”宇文略微提升了一些音量。
  
   “那你就无法证明凶案发生的时候你不在场!”刘天明的声音里带着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
  
   “你同样无法证明凶案发生的时候我就一定在场!”宇文毫不示弱。
  
   刘天明一怔,突然发现宇文所说的话无法反驳,自己确实还没有找到宇文树学出现在凶案现场的证据。光凭那段造假的录像,还没法将宇文树学推翻。
  
   “谁说我没有证据?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就这么自信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刘天明的声音已经隐隐有些底气不足。”
  
   宇文冷笑了一声,没有再说话,将脸朝向天花板。
  
   刘天明慢慢冷静下来,静静地将手中的烟吸完,将烟头扔进烟灰缸,带着小王走出拘留室。
  
   就在他走出门前的那一刻,宇文在他身后缓缓说道:“《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第二章第九条,对被盘问人的留置时间自带至公安机关之时起不超过二十四小时,在特殊情况下,经县级以上公安机关批准,可以延长至四十八小时,并应当留有盘问记录。四十八小时后,应当立即释放被盘问人。”
  
   刘天明冷哼一声,“《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现行犯或者重大嫌疑分子有毁灭、伪造证据或者串供可能的,可以先行拘留!宇文树学,你现在被拘留了!”说完,他重重地关上了拘留室的大门。
  
   “刘队,你怎么比我出来的还快啊?”小张站在拘留室外,脸上挂着幸灾乐祸的微笑。
  
   刘天明苦笑了一下,“我们剩下的时间不多,必须尽快拿到更多的证据,不然你我就得欢送他出去了。”
 楼主| 发表于 2008-9-11 11:53:43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张神情肃然地说道:“那个漂亮的女主管恐怕是一个突破口,今天她和你谈话的时候表情阴晴不定,似乎没把所有的情况都坦白出来。”见刘天明点了点头,他又接着说道:“凶杀现场今天已经被清理了,会不会还有什么细节我们没有注意到?”
  
   “如果以宇文树学作为重大嫌疑人的话,确实应该再回去重新做一次现场调查,调查重点可能应该放在他的机房里。”
  
   “我们还是兵分两路吧,腾龙大厦这边我去,美女主管那边你去。”小张又坏坏地笑了。
  
   刘天明醒悟过来,给小张胸口一拳,“你小子!敢戏弄你刘队了?”
  
   小张灵活地避开刘天明的拳头,向门外跑去,边跑还边喊着:“刘队你年纪也不小了,该考虑考虑个人的事情啦,哈哈……”刘天明周围的一帮同事也都会心的呵呵笑起来。
  
   门外的笑声传到拘留室里,已变得模模糊糊,神情有些忧郁的宇文树学面部肌肉抖动了一下,从桌边站起来,慢慢走到房间内唯一的一扇通气窗下,享受着窗外一束阳光的温暖。
  
   顾青回到单身宿舍,抱着枕头在床上呆坐了一天,中途接了两个电话,一个是陈词打来的,幸灾乐祸地向她报告宇文树学被警察带走的事情。另一个是刘天明打来的,约她晚上去一个叫无限海的地方吃饭,说是想再了解一些情况。她本想一口回绝,但想到落在刘天明手中的宇文,又犹犹豫豫地答应了。顾青心中隐隐约约觉得,宇文树学是被自己害进了监狱。
  
   下午,墙上的老式挂钟重重地敲了六下,顾青才恍恍惚惚地从床上爬起来更衣洗漱,为晚上的见面做准备。她选了一套黑色薄针织衫搭配利落的黑色窄裙,配上一件白色的长褛,一头披肩长发细细地挽了起来,盘成一个简单发髻,又画了比平日略重的面妆,一个成熟的知性女子便出现在镜中。顾青照着镜子,只希望这样的装扮能方便自己打听到关于宇文树学的事情。
 楼主| 发表于 2008-9-11 11:54:37 | 显示全部楼层
  无限海,城中比较有名的小资酒店,身处其中的顾青用挑剔的目光打量了一番店中的环境,简单雅致的店面装修倒也合自己的口味,再看看坐在自己面前的刘天明,身着藏青色的休闲西装,笔挺的深灰色衬衫,刚刮过胡须的面颊干净利落,眼神坚定深邃,同样英俊得无懈可击。顾青不禁心中一动,自己见过的白领精英男性不少,但象刘天明这样面带英武之气的男人却很少见,也许是刑警工作的关系吧,刘天明比那些白领经理人更具有男子的硬性魅力。
  
   刘天明点了几个无限海的招牌菜,要了一瓶红酒,两人的话题便从这红酒的年份谈起,一直引申到法国东部特产的香槟,天南地北地闲扯了好一通,气氛甚是融洽,似乎都忘了自己来这里的真实目的。直到刘天明从身后拿出一份文档,顾青窥见封面上写着的《口供实录》四字,席间的气氛才顿时凝重起来。
  
   “顾青,我不是很清楚宇文树学和你是怎样的关系,但他现在这样的情况,实在不适合再为他隐瞒什么,如果他确实与案情无关,我们自然会还他清白,若他逃不了这一关,也是罪有应得,难道你就忍心看着那两个受害的保安就这么莫名其妙地一死一疯?”刘天明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静和缓。
  
   顾青端着酒杯,浅浅地抿了一口红酒,又静静地想了想,才问道:“宇文现在情况到底怎么样了?他承认了什么吗?”
  
   刘天明老老实实地回答:“他已经承认了伪造录像视频的事情,但仍然拒绝回答关于凶杀的任何问题。”
  
   “你们……没有对他怎么样吧?”社会上众多的关于无良警察刑求逼供好人的传闻实在让顾青不放心。
  
   刘天明哑然失笑:“顾青,公安局不是黑社会,别被那些乱七八糟的电影电视骗了,我们不会随便动人打人逼供的,宇文树学只是按照司法程序正常拘留了,呵呵……如果你实在不放心,一会儿吃完饭我带你去看看他吧。”
  
   听刘天明这么说,顾青放心了一些。
  
   “宇文树学的个人档案我已经从你公司的陈经理那里拿来了,你想看看吗?”刘天明又拿出一份档案放在顾青面前,顾青摇了摇头,说道:“我已经通过网络查阅了公司人事档案了。”
  
   “那么你应该发现有什么不对劲了吧?”刘天明兴奋地说道,“他是在半年前才到你公司工作的,求职的时候他出示的大学毕业证、学位证等学历证明,据我查证,都是伪造的。”
  
   “这有什么,现在就业压力大,做假学历求职的人多着呢,只要是真有工作能力的人,我们公司一向不是很看重学历的。”顾青不知为何,一直在试着为宇文辩解。
  
   “可是他的身份证也是假的,这样也很正常?”
  
   “你们是公安机关,应该能查出一个人的真实身份吧?”
 楼主| 发表于 2008-9-11 11:55:1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已经查过了,这个奇怪的家伙是没有身份的,也就是说,通过全国联网的户籍管理系统查找这个人的相关资料,也完全找不到,他连户籍都没有,典型的城乡均无户口的外来人员。我就是想把他象民工那样遣返回乡都不知道该送到哪儿去……”刘天明苦笑起来。
  
   顾青沉默不语,刘天明也就没再说什么,只是自己翻看着关于宇文树学的资料。
  
   “你相信……你相信这世界上有鬼吗?”顾青突然愣头愣脑地冒出这么一句话。
  
   “我……这个……应该没有吧……”刘天明被这么莫名其妙地突兀一问,舌头便打了结,他实在想不出,有没有鬼和宇文树学有什么关系。
  
   “我和宇文树学的接触,和我遇到的一些怪事相关。”顾青左思右想,还是把这几天的全部经历原原本本地都说了出来。
  
   听完这个长长的故事,一直盯着顾青眼睛的刘天明相信她再没有隐瞒任何事情,他的大脑便高速地运转起来,迅速分析顾青所说的话中是否存在案件的突破口。可惜,这只是徒劳,能组合真相的碎片还是太少了。顾青说的遇鬼什么的,刘天明并不怎么相信,巨大的工作压力下,现代都市人的神经普遍比较脆弱,出现幻想与现实交错的情况并不少见,只是顾青口中的宇文树学,似乎更显得有些神秘了。
  
   顾青不敢打搅刘天明的沉思,只在一旁小口地品尝着牛排,鲜嫩的牛肉在她的口中却味同嚼蜡,她又想起了那块甜糯的红薯。
  
   这时,刘天明的手机响了。
  
   “怎么了……什么?宇文树学在发疯?你等等,我马上就来!”刘天明看了一眼在一旁目瞪口呆的顾青。
  
   “走!和我一起去看看!”刘天明跑到总台结了帐,顾青帮他收拾餐桌上散乱的资料,二人匆匆忙忙地跑出无限海。
  
   两人赶到市公安局的时候,张建国正通过拘留室门上的小窗向屋内张望,拘留室内传出乒乒乓乓的打砸声。顾青和刘天明也探头望去,他们看见的是一个状若疯虎的宇文树学!
  
   宇文已经将拘留室内唯一的一张木桌砸了个粉碎,现在正双手握着一条木桌腿疯狂地打砸墙面,口里还愤怒地大喊着:“废物。”当他看见刘天明在门外看着他时,便猛地冲到门前,重重地将木桌腿打在小窗上,木腿一下就断成了两截,他又拼命地用手铐砸在那块小小的钢化玻璃上,让玻璃面上留下一个又一个的白色印子。宇文的凶相将顾青吓得向后一退,啊地惊叫一声。
 楼主| 发表于 2008-9-11 11:56:15 | 显示全部楼层
   宇文突然看见门外的顾青,脸上暴怒的神情一下僵住了,随后,他无力的靠在墙边,慢慢滑坐在地上,停止了疯狂的举动。
  
   张建国有些惊慌地向刘天明解释道:“晚上我又审讯了他一次,他还是什么都不说,我便威胁他,说我今天晚上就再去腾龙大厦调查取证,偏不信他的手脚干净到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谁知他猛地跳起来,说今天晚上千万不能去腾龙大厦,我有些奇怪,便当着他的面安排小王晚上加个班和我去一趟腾龙大厦,他便惊慌地开始胡言乱语起来,说什么晚上去腾龙太危险,会出人命。我没理他,和小王走出拘留室,他就开始发疯似的打砸起来……”
  
   刘天明沉吟了片刻,说道:“看来今天晚上去腾龙大厦一定能知道些什么,他才会这么紧张。”
  
   顾青走到拘留室门前,轻轻叫了一声宇文,宇文一下从地上蹦起来,隔着小窗对顾青大喊着:“顾青!去劝劝他们,今天晚上千万别去腾龙大厦!”顾青回头看了看刘天明,用眼神向刘天明请求着。
  
   刘天明猛地一挥手,说道:“今天晚上非得去一次腾龙大厦不可,你宇文树学一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在那里怕被我们发现!”
  
   顾青现在也有些怀疑宇文的目的了,她看着宇文,长叹了一口气,走出了办公室。
  
   刘天明开始安排小王去准备警车,张建国从一旁插出,对他说道:“刘队,今天晚上你就别去了,我和小王去就可以了,我查找证物一向比较拿手嘛。”
  
   “那我干嘛呢?”刘天明诧异地问道。
  
   张建国神色暧昧地努嘴指了指办公室门外,刘天明顺着他的指点向门外看去,顾青正站在屋外的空地上,抬头望着天空中的一轮明月,柔滑的月光倾泻而下,让顾青越发地显得亭亭玉立。
  
   “皓月佳人,美景当前,你的好机会来了,嘿嘿……还不送人家回家去?”张建国又开始想做月老了。
  
   刘天明脸上一红,有些窘迫,随后,他便作出了让他后悔一辈子的决定,“那……今天晚上就麻烦你和小王了。”
  
 楼主| 发表于 2008-9-11 11:56:39 | 显示全部楼层
  六、恨悔
  
   用力!
  
   疼!
  
   顾青的右手臂上留下一个淡淡的淤青,痛感顺着她的神经瞬间遍布全身,她惊讶地发现,自己并没有就此醒过来。不是说拧自己的手臂就能从梦中醒来吗?可自己怎么还是站在这里呢?
  
   顾青望着那片绿色的天空发怔。
  
   长长的街道一直延伸到地平线,四周一座大厦的轮廓模模糊糊地立在前方的街道尽头,看上去就是自己上班的地方--腾龙大厦,但又似是而非地看不真切。
  
   顾青彷徨地顺着街道前行,不时回头张望着,心中火急火燎的,急切地想看到一个认识的人。
  
   突然,一个年轻男人的身影和顾青擦肩而过,顾青没看到他的脸,只觉得那人既有些像宇文,又有些像刘天明,她连忙回头,可那身影已经消失在人海中。
  
   顾青想大声喊叫,却发不出半点声音,她只能呆立在那里,看着一个又一个脸色青绿的陌生人从面前走过。
  
   “嘀嘀……”顾青一惊,喇叭声过后,竟然和上次梦中一样,又有一辆公共汽车停在了路边!看那车上空无一人,自动门打开后,便一直停在那里,倒似专程来接顾青一般。
  
   鬼使神差地,顾青又踏上这辆公车,上车后,她特地留心了一下开车的司机。还好,那只是一位普通的中年大叔,并不是什么怪异的孕妇。
 楼主| 发表于 2008-9-11 11:57:08 | 显示全部楼层
   空空的车厢,顾青仍然选择了上次梦中坐过的那张椅子坐下,随着公车的启动,她的心跳逐渐加速。
  
   顾青不知道自己期待着什么,在这个诡异的梦中,似乎有什么事情必然要发生。
  
   公车再次停靠在某一个陌生的站台,顾青死死地盯着车门的方向,上来的,会是什么人呢?
  
   来了!顾青一阵头皮发麻,上车的人,果然又是一个大肚孕妇!顾青没打算站起来,车上这么多空座位,用不着她让座吧。
  
   车厢内有些背光,顾青看不清那孕妇的脸,她心头害怕,便扭头望向窗外。
  
   可那孕妇竟颤巍巍地走到顾青的身边来了。
  
   顾青感觉到那孕妇就站在自己身边,她鼓起十二分勇气,慢慢回过头来,陡然间看见了那孕妇的脸!
  
   顾青尖叫着站起来!
  
   哦,不,顾青只是坐了起来,她还是坐在自己的床上,噩梦在一瞬间被终止。
  
   她用双手掩着脸,轻声地哭泣着,嘴里慢慢吐出两个字。
  
   “妈妈!”
  
   那梦中孕妇,竟然是顾青的妈妈,而且那张脸,竟然异常的年轻!顾青的记忆里,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年轻的母亲,就是从自己幼年时候的家庭照片里,也从未见过!
  
   那应该还是妈妈二十二、三岁的时候吧?
  
   顾青慢慢停止哭泣,把脸埋在被子里,让泪水一点点地被柔软的棉被吸干。然后,她起身走进卫生间,打开镜前灯,灯光下,白皙手臂上俨然留存着一个淡色淤青!
  
   再也睡不着了,顾青打开电视,只有一片不停跳动的雪花点,现在只是凌晨四点而已。
  
   她往DVD机里放上一片周星驰的《大话西游》,看着星爷和达叔在屏幕上使劲搞笑,她却半点也笑不出来。
  
   父母过世太早,也太突然,顾青已经忘记了十六岁那年,自己在刚听到车祸噩耗时的反应。面对温暖家庭的崩塌,她好像并没有哭得地动山摇,只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象刚才那样,用棉被将泪水慢慢吸干。
  
   很久没有梦到母亲了……
 楼主| 发表于 2008-9-11 11:57:48 | 显示全部楼层
  就在顾青坐在床上看着星爷发呆的时候,躺在拘留室里的宇文也被冻醒了,衣衫单薄的他蜷缩在一地碎木头之间。他看看四周,有些惊讶自己的破坏力,竟而把一张木桌弄得这么破碎。宇文用手支撑自己靠在墙壁上,才发觉两只手掌被刺入好几根细小木刺,稍一用力活动,便钻心地疼痛。
  
   手铐还真他妈的重……宇文嘀咕着。
  
   “咣铛”一声,拘留室的大门突然被撞开,一条人影如旋风般冲进屋内,宇文只觉眼前一花,就被一只有力的手抓住衣领提了起来。紧接着,一记重拳结结实实地打在他的下腭上,让他的整个身躯猛地向后一仰,若不是那只抓住他衣领的手没有放开,宇文一定会倒飞出去的。
  
   两眼金星的宇文被打得莫名其妙,想看动手的是谁,眼角上又挨了一下,他想用手去挡住来势汹汹的拳头,怎奈手铐拘束,实在无法跟上拳头的速度,只一会儿,他便放弃了抵抗,任由对方拳打脚踢!
  
   就这么受了十几拳,肚子上也被踢了好几脚,施暴之人才放慢了速度。宇文眯着肿胀的眼睛,忍住肚里一阵翻江倒海的呕吐感,终于看清动手的人是刘天明!
  
   刘天明双目血红,面目狰狞,咬牙切齿地将宇文树学拖到自己面前,大吼一声:“为什么?”随即一个重摔,将宇文扔了出去,宇文如同一个装满谷子的麻袋一般撞在墙角上,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和一截断牙。
  
   “小张死了……张建国死了!我他妈的为什么会让他去啊……”刘天明撕扯着自己的警服,仰天长号!然后跪倒在地上,抱头痛哭!
  
   宇文喘息着,用手抹去嘴角渗出的血丝,眼神中流露出一股悲凉。
 楼主| 发表于 2008-9-11 11:58:59 | 显示全部楼层
   腾龙大厦再次被警察们包围起来,顾青和其余来上班的经理们都惊呆了,昨天才接到警方通知说今天腾龙大厦重新开放,可以恢复正常的工作,转眼间又被拒之门外。
  
   一个陌生的一级警司找到顾青和陈词,解释说这只是因为找到一些比较重要的涉案证据,还需要进一步调查,故而再封闭一日,随即就将腾龙公司的员工们全部疏散了。
  
   陈词点头哈腰地将那位警司送走后,又苦着脸回到顾青身边,“顾主管,今天不会又要在对面租酒店开会吧?”
  
   顾青凭直觉感到大楼里发生的事情一定不会简单,又想到昨夜宇文所说的那些话,早已无心理睬公司的那些破事。她僵硬地笑了笑,对陈词说道:“陈经理,警察老这么折腾,大家上班也不安心,你去发个通知,让手上有项目的同事们互相联系一下,就在家通过网络办公吧,其余的同事和经理们干脆放假一周,大家休息一下。”她顿了一顿,又开口说道:“杜听涛在我来之前所经手的全部项目,是否都保留了相关资料?”
  
   陈词低头想了一下,说:“现在大楼进不去,纸介质的资料拿不到,我让我的秘书去整理一下电子文档,发到你的电子邮箱去,可以吗?”
  
   顾青点点头,就在陈词转身正欲离去时,她又叫住了陈词,“陈经理,还想麻烦你一个事情,公司现在有闲置的轿车吗?我最近可能会需要用车,你看是不是帮我安排一下。”
  
   “没问题,正好公司车班的一个驾驶员请年假回老家探亲去了,车钥匙就交在我这里,你先拿着吧,车就在地下停车场里,是一辆白色的桑塔纳。”
  
   “哦,那就多谢了!”顾青从陈词的手中接过车钥匙。
  
   目送陈词那胖胖的背影逐渐远去之后,顾青掏出手机,试着拨打了一个号码,这个手机号是昨夜送自己回家的刘天明留下的。
  
   手机响了好久才被接通,只听到那边人声嘈杂,混乱不堪,又等了好一会儿,才有一个陌生的男声问到:“你好?”
 楼主| 发表于 2008-9-11 11:59:33 | 显示全部楼层
  顾青在想是不是电话号码拨错了,柔柔地问了一声:“请问这是刘天明的电话吗?”
  
   “哦,是的是的,但刘队现在不方便接听,你看是不是……”
  
   那陌生男声还没有说完,顾青就听到刘天明的声音横切了进来,“是不是顾青打的,别他妈乱接我的电话,老子还不至于接不了电话!”那声音极其粗暴,全无半点刘天明平日的冷静。
  
   又是一阵忙乱,顾青甚至能听到拿电话的人跑动时撞到桌子的声音。
  
   “喂……顾青?”刘天明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发出了声音。
  
   “刘队……怎么了?是不是出事了?腾龙大厦为什么又不让人进去?”
  
   “顾青……对不起,能来市公安局一趟吗?”
  
   一个小时之后,在刘天明的办公室里,坐着三个人。一个是宇文树学,他面目青肿,浑身伤痕累累,加上身上的衣服被撕破了好几处,简直就象一个行窃失败后被痛打的小偷,不过手铐和脚镣倒是被取下了。另一个是刘天明,他的眼圈通红,神情悲痛,警服胸前的几粒纽扣也不知道飞那儿去了,露出贴身的白色汗衫。三人中看上去最正常的,就只有顾青了。
  
   “两位大概都已经知道,张建国和王飞两位同志,在昨晚的调查中……以身殉职了……”刘天明说完第一句话,声音就有些呜咽。
  
   顾青在刚到警局的时候,便从那些乱成一团的警察口中听到了这一噩耗。但现在再次从刘天明口中得以验证,还是感到非常的震惊。不仅震惊人生别离无常,昨夜才见到的生龙活虎的两个小伙子,今天却已阴阳相隔,更震惊宇文树学的未卜先知,他怎么会知道腾龙大厦中会出事?
  
   刘天明努力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缓缓地说道:“昨夜,在我送顾青回家之后,就给张建国打了一个电话,那时候他和小王刚到腾龙大厦的一楼,正准备坐电梯上二十五楼,也就是大厦机房所在的位置。我叮嘱了几个需要注意的细节,就挂了电话。二十分钟后,我的手机突然响了,接通后,那边并没有说话的声音,只有人跑动的脚步声和沉重的喘息声。我以为是小张的手机忘了锁键盘,又误拨过来了……后来才知道,那时候他已经说不出话了……”
  
   “紧接着,我听到电话那头传来连续的两声枪响,之后便是小张凄厉无比的惨嚎,那声音……到此刻都仍在我耳边回响。当时我被吓呆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开车赶到腾龙大厦。”
 楼主| 发表于 2008-9-11 12:01: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警员敲门进来,报告说:“刘队,局长来电话,在三线。”刘天明疑惑地走进里屋去接电话。不一会儿,顾青和宇文在外屋就听见刘天明情绪激动地对着电话大叫着什么,似乎发生了很激烈的争执。又过了一会,刘天明走出来,长叹了一声,跌坐在自己的椅子上,疲惫地对宇文说道:“去办个暂住证,你就可以走了。”
  
   顾青和宇文都是又惊又喜,没想到刘天明这么快就松口放了宇文。刘天明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宇文,说:“你什么时候可以说出事情真相了,就打这个电话。”宇文接过名片,真诚地说了一声:“谢谢!”
  
  就在刘天明送顾青和宇文走到警局大厅时,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被两个女警搀扶着从门外走进来,那老太太一看见刘天明,便用力挣脱两个女警的手,跌跌撞撞地冲到刘天明面前。
  
  顾青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老太太已经重重地一个耳光打在刘天明的脸上!
  
   刘天明完全没有躲闪,趴地一声就跪在了地上,任由老太太一个接一个的耳光扇在脸上。老太太满面是泪,口中哭喊着:“刘天明,还我的建国来!我把他托付给你,你答应过要照看他的,你俩从小一起长大,他一直把你当作哥哥的!”打着打着,老太太抱着刘天明的头,两人泣不成声……在场的警察们无不低头无言,擦拭眼角。
  
   在一旁眼圈通红的顾青也终于有些明白了,为什么一向沉稳的刘天明,会如此冲动地打了宇文。
 楼主| 发表于 2008-9-11 12:01:44 | 显示全部楼层
  七、双现
  
   白色桑塔纳平稳地向顾青的单身宿舍驶去,开车的顾青和在副驾驶座上的宇文一路无话,趴在后座上的黑狗玄罡也老老实实地一声不吭。
  
   两人一犬回到顾青家中,顾青安排宇文去洗澡,又给他和玄罡各泡了一份方便面,家里也只有这个可以吃了。顾青又驾车去附近的超市给宇文买了几件换洗衣服和处理伤口用的碘酒药棉与纱布,顾青还是第一次让一个男人走进她的家中,她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要对宇文这样,也许只是因为现在的宇文看上去十分需要她的帮助吧……
  
   顾青再次回到家时,宇文已经躺在她的床上睡着了,他脸上和手臂上的青紫伤痕很是触目惊心,顾青轻叹一声,拿出碘酒药棉和纱布,简单地给他清理包扎了一下。由于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折腾完宇文的伤口,顾青也累得够呛,她坐在沙发上休息着,很快就头一歪,进入梦乡。
  
   等墙上挂钟的报时惊醒顾青时,宇文和玄罡都已经消失了。顾青看看床上,宇文已把她买来的衣服穿走了。她有些怅然,坐在床边,不知该做些什么,却发现电视机上粘着一张便笈,撕下来一看,上面写着力透纸背的四个字,“顾青,谢谢!”顾青微微一笑,感觉自己这一天总算没有白忙活。
  
   “嘀嘀……”手机又响了,顾青最近已经开始有些害怕手机的铃声,因为每次接电话都不会得到什么好消息。她抗拒地装作没听见,无奈对方实在是执著,手机铃声一直未停,顾青无法,把手机拿起来看了看,又是刘天明!她只好接了。
  
   “顾青,在睡觉吗?打搅你了!”刘天明的声音似乎又已经恢复到平时的沉稳,“腾龙大厦的调查需要你的帮助,能来一下大厦这边吗?”
  
   顾青心里忍不住暗暗骂了一句脏话,想自己又不是警察,怎么什么事情都要找上她?但嘴上还是答应了下来。
  
   大约七点左右,顾青站在了腾龙大厦的楼下,夜幕已缓缓垂下,大厦的二十二楼和二十三楼灯火通明,不时看见有警察的身影在窗前闪过。顾青想起宇文树学说过,晚上最好别接近这栋楼,她便不敢再上去,只把刘天明从楼上叫了下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30秒完成]

本版积分规则

全国大学论坛友情链接
北京高校排名 上海高校排名 天津高校排名 重庆高校排名 广东高校排名 江苏高校排名 山东高校排名
河南高校排名 浙江高校排名 河北高校排名 辽宁高校排名 四川高校排名 湖北高校排名 福建高校排名
广西高校排名 湖南高校排名 黑龙江高校排名 安徽高校排名 江西高校排名 吉林高校排名 云南高校排名
陕西高校排名 山西高校排名 内蒙古高校排名 新疆高校排名 贵州高校排名 甘肃高校排名 海南高校排名
青海高校排名 宁夏高校排名 西藏高校排名 香港高校排名 澳门高校排名 台湾高校排名 TOP100高校排名
安徽农业大学论坛
安徽建筑工程学院论坛
安徽医科大学论坛
安徽师范大学论坛
安徽工程大学论坛
安徽科技学院论坛
安徽大学论坛
安徽工业大学论坛
安徽中医药大学论坛
安庆师范大学论坛
安徽财经大学论坛
安徽理工大学论坛
合肥师范学院论坛
合肥学院论坛
合肥工业大学论坛
淮北师范大学论坛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论坛
北京农学院论坛
北京城市学院论坛
北京舞蹈学院论坛
北京电影学院论坛
北京吉利学院论坛
北京服装学院论坛
北京印刷学院论坛
北京信息科技大学论坛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论坛
北京警察学院论坛
北京工业大学论坛
北京民族大学论坛
北京体育大学论坛
北京工商大学论坛
北京建筑工程学院论坛
北京中医药大学论坛
北京化工大学论坛
北京联合大学论坛
中央戏剧学院论坛
中央美术学院论坛
中国科学院大学论坛
中国农业大学论坛
中国音乐学院论坛
首都医科大学论坛
中央音乐学院论坛
中国信息大学论坛
现代音乐学院论坛
中国医科大学论坛
首都师范大学论坛
中国药科大学论坛
中国社会科学院论坛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论坛
中央财经大学论坛
中国矿业大学论坛
中国政法大学论坛
中华女子学院论坛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论坛
外交学院论坛
中央民族大学论坛
华北电力大学论坛
北方工业大学论坛
北京交通大学论坛
北京大学论坛
清华大学论坛
国际关系学院论坛
中国石油大学论坛
北京科技大学论坛
北京林业大学论坛
北京理工大学论坛
北京师范大学论坛
北京邮电大学论坛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论坛
北京外国语大学论坛
北京语言大学论坛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论坛
中国传媒大学论坛
中国人民大学论坛
福建农林大学论坛
福建医科大学论坛
福州师范大学论坛
福建工程学院论坛
福建中医药大学论坛
福州大学 论坛
华侨大学论坛
集美大学论坛
闽江大学论坛
闽南师范大学论坛
闽南理工学院论坛
莆田学院论坛
泉州师范学院论坛
厦门大学 论坛
厦门理工学院论坛
仰恩大学论坛
兰州工业学院论坛
兰州交通大学论坛
兰州大学论坛
兰州财经大学论坛
西北师范大学论坛
西北民族大学论坛
东莞理工学院论坛
广州美术学院论坛
广东女子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广东技术师范学院论坛
广东医科大学论坛
广东海洋大学论坛
广东石油化工学院论坛
广东药学院论坛
广东金融学院论坛
广东财经大学论坛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论坛
广东工业大学论坛
广州工商学院论坛
广州商学院论坛
广州医科大学论坛
广州体育学院论坛
广州中医药大学论坛
惠州学院论坛
岭南师范学院论坛
广东培正学院论坛
华南农业大学论坛
韶关学院论坛
南方医科大学论坛
南方科技大学论坛
广州大学论坛
暨南大学论坛
华南师范大学 论坛
华南理工大学 论坛
深圳大学 论坛
中山大学 论坛
汕头大学论坛
五邑大学论坛
星海音乐学院论坛
仲恺农业工程学院论坛
肇庆学院论坛
桂林理工大学论坛
桂林电子科技大学论坛
广西大学论坛
广西师范大学论坛
广西财经学院论坛
南宁职业学院论坛
贵州师范大学论坛
贵州大学论坛
海南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海口经济学院论坛
海南外国语职业学院论坛
海南经贸学院论坛
海南科技职业学院论坛
海南医学院论坛
海南师范大学论坛
海南软件职业学院论坛
琼州学院论坛
海南大学论坛
河北大学论坛
河北农业大学论坛
河北工程大学论坛
河北医科大学论坛
河北师范大学论坛
河北科技大学论坛
河北工业大学论坛
河北经贸大学论坛
河北理工大学论坛
唐山大学论坛
石家庄经济学院论坛
唐山师范学院论坛
燕山大学论坛
河南科技大学论坛
河南农业大学论坛
河南师范大学论坛
河南大学论坛
黄河科技学院论坛
河南工程学院论坛
河南中医学院论坛
河南理工大学论坛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论坛
洛阳理工学院论坛
南阳师范学院论坛
郑州大学论坛
郑州轻工业学院论坛
哈尔滨商业大学论坛
黑龙江科技大学论坛
黑龙江中医药学院论坛
哈尔滨工程大学论坛
哈尔滨医科大学论坛
哈尔滨师范大学论坛
哈尔滨学院论坛
哈尔滨理工大学论坛
东北农业大学论坛
东北林业大学论坛
东北石油大学论坛
齐齐哈尔大学论坛
黑龙江大学论坛
哈尔滨工业大学 论坛
华中师范大学 论坛
中国地质大学 论坛
汉口学院论坛
湖北师范学院论坛
湖北经济学院论坛
湖北工业大学论坛
湖北中医药大学 论坛
湖北美术学院论坛
湖北汽车工业学院论坛
湖北大学论坛
湖北民族学院论坛
华中科技大学 论坛
华中农业大学论坛
江汉大学论坛
中南民族大学论坛
武汉音乐学院 论坛
武汉工业学院论坛
武汉大学论坛
武汉理工大学论坛
武汉体院学院论坛
武汉工程大学 论坛
武汉工商学院论坛
武汉纺织大学论坛
武汉科技大学论坛
武昌理工学院论坛
长江大学论坛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论坛
长沙学院论坛
中南大学论坛
中南林业科技大学论坛
长沙理工大学论坛
湖南农业大学论坛
湖南工程学院论坛
湖南师大论坛
湖南商学院论坛
湖南科技大学论坛
湖南文理学院论坛
湖南中医药大学论坛
湖南工业大学论坛
衡阳师范学院论坛
吉首大学论坛
国防科技大学论坛
南华大学论坛
湖南大学论坛
湘潭大学论坛
长春工程大学论坛
长春大学论坛
长春工业大学论坛
长春理工大学论坛
吉林农业大学论坛
吉林建筑工程学院论坛
吉林大学论坛
东北电力大学论坛
东北师范大学论坛
延边大学论坛
中国矿业大学(徐州)论坛
常州大学论坛
河海大学论坛
淮阴工学院论坛
淮阴师范学院论坛
江苏师范大学论坛
江苏科技大学论坛
南京审计学院论坛
南京体育学院论坛
南京农业大学论坛
南京林业大学论坛
南京工程学院论坛
南京医科大学论坛
南京师范大学论坛
南京财经大学论坛
南京邮电大学论坛
南京理工大学论坛
南京工业大学论坛
南京晓庄学院论坛
南京中医药大学论坛
南通大学论坛
南京艺术学院论坛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论坛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论坛
苏州工艺美术学院论坛
东南大学论坛
苏州工业学院论坛
苏州大学论坛
江南大学 论坛
江苏大学论坛
苏州科技学院论坛
南京大学论坛
盐城工业学院论坛
扬州职业大学论坛
扬州大学 论坛
东华理工大学论坛
华东交通大学论坛
景德镇陶瓷学院论坛
九江学院论坛
江西师范大学论坛
江西财经论坛
江西理工大学论坛
江西科技学院论坛
南昌航空大学论坛
南昌大学论坛
南昌理工学院论坛
井冈山大学论坛
新余学院论坛
宜春学院论坛
大连医科大学论坛
大连交通大学论坛
大连海事论坛
大连工业大学论坛
大连大学论坛
大连外国语学院论坛
大连理工大学论坛
大连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东北财经大学论坛
鲁迅美术学院论坛
辽宁广告职业学院论坛
辽宁工业大学论坛
辽宁师范大学论坛
辽宁工程技术大学论坛
辽宁大学论坛
辽宁中医院大学论坛
辽宁对外经贸学院论坛
辽宁科技大学论坛
东北大学论坛
沈阳航空航天大学论坛
沈阳工程学院论坛
沈阳建筑大学论坛
沈阳工业大学论坛
沈阳农业大学论坛
沈阳音乐学院论坛
沈阳理工大学论坛
沈阳医学院论坛
沈阳师范大学论坛
沈阳药科大学论坛
沈阳大学论坛
沈阳化工大学论坛
内蒙古农业大学论坛
内蒙古电子信息学院论坛
内蒙古财经学院论坛
内蒙古化工职业学院论坛
内蒙古机电学院论坛
内蒙古医学院论坛
内蒙古师范大学论坛
内蒙古大学论坛
内蒙古工业大学论坛
内蒙古商贸职业学院论坛
北方民族大学论坛
宁夏大学论坛
聊城大学论坛
鲁东大学论坛
临沂大学论坛
中国海洋大学论坛
青岛农业大学论坛
青岛理工大学论坛
青岛大学论坛
曲阜师范大学论坛
青海师范大学论坛
齐鲁师范学院论坛
齐鲁工业大学论坛
青岛远洋船员学院论坛
青岛科技大学论坛
山东农业大学论坛
山东艺术学院论坛
山东城建学院论坛
山东交通学院论坛
山东建筑大学论坛
山东师范大学论坛
山东警察学院论坛
山东大学 论坛
山东财经大学论坛
山东科技大学论坛
山东理工大学论坛
山东政法学院论坛
山东中医药大学论坛
山东工商学院论坛
济南大学论坛
烟台大学论坛
中北大学论坛
山西建筑职业学院论坛
山西农业大学论坛
山西医科大学论坛
山西大学论坛
山西财经大学论坛
山西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太原工业学院论坛
太原师范学院论坛
太原科技大学论坛
太原理工大学论坛
宝鸡文理学院论坛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论坛
西北工业大学 论坛
西北大学论坛
西北政法大学论坛
西安思源学院论坛
陕西师范大学论坛
陕西科技大学论坛
陕西中医药大学论坛
西安音乐学院论坛
西安美术学院论坛
长安大学论坛
西安外事学院论坛
西安工业大学论坛
西安财经学院论坛
西安理工大学论坛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论坛
西安欧亚学院论坛
西京学院论坛
西安外国语大学论坛
西安邮电学院论坛
西安建筑科技大学论坛
西安交通大学论坛
西安工程大学论坛
西安石油大学论坛
西安科技大学论坛
延安大学论坛
上海震旦学院论坛
东华大学论坛
华东师范大学论坛
华东政法大学论坛
华东理工大学论坛
上海东海学院论坛
上海建桥学院论坛
上海立信会计学院论坛
上海杉达学院论坛
上海商学院论坛
上海电机学院论坛
上海海关学院论坛
上海音乐学院论坛
上海金融学院论坛
上海电力学院论坛
上海外国语大学论坛
上海旅游专科学校论坛
上海海事大学论坛
上海师范大学论坛
上海海洋大学论坛
上海科技大学论坛
上海大学论坛
上海城建学院论坛
上海财经大学论坛
上海政法大学论坛
上海中医药大学论坛
上海应用技术学院论坛
上海视觉艺术学院论坛
上海第二工业大学论坛
上海戏剧学院论坛
上海工程技术大学论坛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论坛
上海健康医学院论坛
上海体育学院论坛
天华学院论坛
上海理工大学论坛
复旦大学论坛
上海交通大学 论坛
同济大学论坛
成都艺术职业学院论坛
成都文理学院论坛
成都航空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成都师范学院论坛
成都农业科技职业学院论坛
成都体育学院论坛
成都纺织专科学校论坛
成都工业学院论坛
成都学院论坛
成都理工大学论坛
成都医学院论坛
成都信息工程学院论坛
西华师范大学论坛
锦城学院论坛
乐山师范学院论坛
泸州医学院论坛
绵阳师范学院论坛
内江师范学院论坛
川北医学院论坛
四川建筑学院论坛
四川音乐学院论坛
四川美术学院论坛
四川传媒学院论坛
四川警察学院论坛
四川工商学院论坛
四川旅游学院论坛
锦江学院论坛
四川民族学院论坛
四川农业大学论坛
四川师范大学论坛
四川工业科技学院论坛
四川邮电学院论坛
四川文理学院论坛
四川文化艺术学院论坛
四川理工学院论坛
四川水利职业学院论坛
西南医科大学论坛
西南民族大学论坛
西南科技大学论坛
成都中医药大学论坛
电子科技大学论坛
西南财经大学论坛
西南石油大学论坛
西南交通大学论坛
四川大学论坛
西华大学论坛
宜宾职业学院论坛
宜宾学院论坛
四川影视学院论坛
中国民航大学论坛
天津美术学院论坛
天津农学院论坛
天津音乐学院论坛
天津商业大学论坛
天津外国语大学论坛
天津医科大学论坛
天津师范大学论坛
天津工业大学论坛
天津城市建设大学论坛
天津财经大学论坛
天津体育学院论坛
天津理工大学论坛
天津中医药大学论坛
天津科技大学论坛
南开大学 论坛
天津大学 论坛
香港大学论坛
石河子大学论坛
新疆医科大学论坛
新疆财经大学论坛
昆明医科大学论坛
昆明理工大学论坛
云南农业大学论坛
云南民族大学论坛
云南大学论坛
云南财经大学论坛
玉溪师范学院论坛
中国美术学院论坛
中国计量学院论坛
杭州电子科技大学论坛
杭州师范大学论坛
杭州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宁波大学论坛
宁波理工学院论坛
温州大学论坛
浙江农林大学论坛
浙江中医药大学论坛
浙江工商大学论坛
浙江外国语学院论坛
浙江经贸学院论坛
浙江师范大学论坛
浙江海洋学院论坛
浙江树人大学论坛
浙江大学论坛
浙江工业大学论坛
浙江水利水电学院论坛
浙江理工大学论坛
浙江财经学院论坛
浙江传媒学院论坛
浙江科技学院论坛
重庆通信学院论坛
重庆电子工程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重庆电力高专论坛
重庆工业职业学院论坛
重庆警察学院论坛
重庆房地产学院论坛
重庆工商大学融智学院论坛
重庆三峡学院论坛
重庆工商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重庆大学城市科技学院论坛
重庆第二师范学院论坛
重庆科技学院论坛
重庆理工大学论坛
重庆工程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重庆医药学院论坛
重庆城市管理职业学院论坛
重庆后勤工程学院论坛
四川外国语大学论坛
第三军医大学论坛
重庆交通大学论坛
重庆大学论坛
重庆师范大学论坛
重庆工商大学论坛
重庆邮电大学论坛
西南政法大学 论坛
重庆医科大学论坛
西南大学论坛
长江师范学院论坛
家庭车论坛
考研论坛论坛
论文网论坛
留学去论坛论坛
个个游论坛
觅优工作网论坛
大学综合信息网
手机访问本页请
扫描左边二维码
         本网站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为网友上传,若存在版权问题或是相关责任请联系站长!
站长电话:0898-66661599    站长联系QQ:7123767   myubbs.com
         站长微信:7123767
请扫描右边二维码
www.myubbs.com

手机版|小黑屋|中国人民大学论坛 ( 琼ICP备12002442号 )

GMT+8, 2020-3-29 17:33 , Processed in 0.228162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高考信息网 X3.3

© 2001-2013 大学排名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