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30秒完成]
搜索
查看: 482179|回复: 292

[幻梦异侠] 黄泉引路人之《断龙台》(纳兰元初 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9-11 11:11: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故事为黄泉引路人系列的第一部,《邪兵谱》为第二部,发生于《断龙台》故事的两年之后。《邪兵谱》中有些不解的地方,可在本部《断龙台》中寻找答案。

  引子
  
  电梯里弥漫着一股带鱼的咸臭味,地毯上浸渍着来历不明的污秽水迹,这一切皆是因为顶楼的餐厅,因为它的存在,电梯里每天都要运送大量的动物尸体。
  
  “这么大一栋楼,竟然连客梯和货梯都不分!真是……”一个男人的身影出现在电梯内,他憋着一口气,尽量不让带鱼味钻进鼻孔,伸手在楼层按钮上摸索着寻找18楼,按钮上居然还蒙着一层薄薄的动物油脂,男人叹了一口气,拿出一张纸巾将食指擦了又擦。
  
  十八楼的公众服务处有一台惠普打印机服役多年,前些日子终于寿终正寝,他奉命去处理一下它的后事,顺便给几位老阿姨的电脑打上震荡波病毒的补丁。一想到几位完全不懂电脑的大妈又会缠着他提出许多莫名其妙的电脑问题,他的脑袋里就象钻进一只大马蜂,不停地嗡嗡作响。
  
  电梯轻微震动了一下,开始向下滑行,昏黄的射灯光照在男人的脸上,电梯下行带来的轻微失重感让他有些昏昏欲睡,还好从二十五楼到十八楼并不要太多时间,不然他很可能就这样在电梯里站着进入梦乡。叮铃……电梯门打开了,他揉了揉眼睛,慢慢走出电梯间。跨出电梯门的那一瞬间,他恍惚看见,那一排楼层按钮中,十二楼的按钮是亮着的。
 楼主| 发表于 2008-9-11 11:12:49 | 显示全部楼层
    “哦……我觉得吧,不是说人不可貌相么?”顾青抿嘴一笑。
  
    “我是信息技术科的,管这栋楼的网络维护,不过和清洁工也差不多吧……反正都是为人民服务。”男人温和地一笑。
  
    “是吗?正好,麻烦你帮忙看一下我的windows,有点小故障。”顾青也不知道今天自己是怎么了,在总部以冷傲出名的她,一来到这栋新大楼就开始捉弄同事。
  
    男人挠挠头,走近顾青的电脑,开始检查。顾青和男人并排站在一起时,才发觉这个男人的个子挺高的,大概有一米八五左右。
  
    男人折腾了好一会,迷茫地抬起头来看着她,“这windows没什么问题啊?”
  
    顾青忍不住笑出了声,“噢,我的意思是请你帮我看看这扇窗户,好像月牙锁锈死了。刚才看你检查电脑,我还以为这里的窗户是用电脑控制的呢。”
  
    男人盯着顾青看了一会,微笑着叹了一口气,“现在的年轻人还真放得开……”他走到窗户边,看了看锈死的锁,随即从裤兜里拿出一把短柄起子,几下就将月牙锁给卸了下来,当啷一声扔进了垃圾筒。
 楼主| 发表于 2008-9-11 11: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就算是修好了?”顾青笑问。
  
    “打开窗户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嘛。”男人将窗户哗地一声拉开,金色的阳光顿时填满了整个房间。
  
    与此同时,顾青突然听到一声极其细微的嘶叫,声音非常小,却有些凄厉,如果顾青不是看见男人的脸色也陡然一凝,她会以为这只不过是幻听。
  
    男人回头看了看门的方向,顾青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办公室门边除了一个一尘不染的胡桃木空书架外,便只有一面白墙,实在没看出有什么可疑之处。
  
    男人微笑着转过头来,说道:“windows没什么问题了吧?”
  
    “呵呵……没问题了,多谢你,请问你贵姓?”
  
    “免贵姓宇文。”
  
    “还真有姓宇文的?我还只是在小说里看到过。”
  
    “呵呵……什么小说?《隋唐演义》?”
  
    “不,是《大唐双龙传》。”
 楼主| 发表于 2008-9-11 11:13:48 | 显示全部楼层
    消防通道这边倒没有什么怪异的景象,顾青轻吁了一口气,从护栏边探头向下望去,想知道是否所有的楼层都开着灯。
  
    确实,所有楼层的路灯都亮着,但正因如此,顾青又看见了一件东西。
  
    大约在七楼或者八楼的地方,有一个黑色的影子正迅速地盘旋而上,才两三秒钟,就跑到了十二楼。那么快的速度,绝不可能是一个普通人在上楼!
  
    顾青被吓坏了,再次跑回到电梯间。两扇电梯门仍然都开着,顾不了这么多,她嘴里念叨着“男左女右”,走进了右边的电梯门。刚走进电梯,门就无声无息地关上了,顾青去按一楼的按钮,很奇怪,一点反应都没有!反倒是12楼的按钮,似乎从她进来的时候起,就一直是亮着的……
  
    电梯启动了,下降的速度却异常的缓慢,顾青大脑里一片空白,只能呆呆地看着楼层指示灯慢慢地跳动。
  
    十二楼,电梯门缓缓地打开了,门外是一片漆黑。
  
    顾青猛然间想起,今天早晨分部的陈经理在带她去办公室的路上,大致说过一下这栋大楼的楼层分布情况。这栋大楼位于C市的黄金商业地段,所以一至五层都高价出租给一个大型百货商业中心,从六楼到十楼,则是分公司的市级部门,从十七到二十六楼,就是省级部门的办公地点了,大厦中间的十一到十六楼,尚在招租过程中,由于报价偏高,暂时无人问津。
  
    无人的十二楼,电梯怎么能够停靠呢?顾青头上开始冒出冷汗。她拼命地拍打关门按钮和一楼的按钮,然而电梯就象被卡住一般,毫不动弹。
  
    顾青急忙掏出手机想拨打一楼保安的值班电话,却发觉自己手机里只有原来的办公大楼的电话,和新大楼相关的一切,她一无所知。而且,手机的信号竟然也象18楼的安全出口灯箱一样,从无到有,又从有到无,不停地跳跃。她试着拨打110,刚一接通就断了线。顾青在电梯里折腾手机的时候,没注意到自己的眼睛已经慢慢适应了电梯门外的黑暗。待她无意中抬头看了一眼门外,立刻惊声尖叫起来!
  
    门外的无尽黑暗中,竟隐隐约约站着一个人,而且从模糊的体型上,能判断出那是一个身高和顾青相差无几的女人!
  
    顾青尖叫着倒退了两步,那个人影也迅速地退回黑暗中。惊魂未定的顾青一咬牙,决定向外冲去,若能跑到消防通道口,说不定就可以避开这噩梦般的一切。谁知她刚冲到电梯门口,那个黑影也同时几步冲到顾青的面前,堵住她的去路!两人之间的距离是如此的接近,以至于顾青的鼻尖几乎要与对方撞在一起,顾青只看见一对青色的眼珠极其快速地翻动了一下,便已无力尖叫,软软地晕倒在地……
 楼主| 发表于 2008-9-11 11:14:06 | 显示全部楼层
  二、惊变
  
   当顾青再次睁开眼睛时,一张陌生的男人面孔出现在她眼前,她惊叫一声,随即想起这张面孔的主人就是白天刚认识的宇文树学,想到这里,顾青一下紧张地低头查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在确认自己身上的白色套装并未有任何破损后,顾青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自己的长相就那么象坏人吗?宇文苦笑着挠挠头。顾青读懂宇文的表情后,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
  
   “我刚才怎么了?这里是几楼?”顾青这时才回想起晕倒前的事情,脸色又刷地一下变得苍白起来。
  
   宇文盯着顾青的眼睛看了好一会儿,看得顾青浑身不自在,他才慢慢说道:“这里是一楼,我也不知道你怎么会晕倒在电梯里,你是不是加班没吃晚饭,低血糖反应啊?”
  
   顾青环顾了一下四周,自己确实是躺在一楼大厅的会客室沙发上,会客室门口还有两个保安正在向这边张望。她稍微心安了一些,支撑着坐了起来。
  
   宇文给她端过来一杯热水,顾青感激地向他笑了笑。
  
   “这么晚了,你怎么也没有回家?”顾青问道。
  
   “我?我就住在这栋楼里。”宇文微笑着,“我一直住在二十五楼的机房里,刚才联机玩反恐精英玩累了,就想下楼去找点吃的,结果电梯门一开,我就被你绊了一下,呵呵……”
  
   顾青正想张嘴说话,又越过宇文的肩膀看见远处那两个保安正对着他们两人指指点点地说着什么,她不愿自己刚到新的工作单位就被人谣传出什么绯闻,便改口让宇文送她出去。
 楼主| 发表于 2008-9-11 11:14:3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上午,顾青完全没有料到,自己会被警察挡在了大厦门外。
  
  腾龙大厦的大门被黄色警戒带隔挡着,两个荷枪实弹的警察各带着一副扑克脸守在门前。大厦门前人声鼎沸,顾青的同事们没有一个能进入大厦,顾青正有些莫名其妙,突然就在人群外围看见了给自己安排办公室的陈经理――陈词。陈词正在接受两个只在胸前佩带了工作证的便衣刑警的提问,他一边说话,一边不停地用纸巾擦拭额头上的汗珠。顾青从同事间用力挤过去,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还没等她挤到陈词身边,两个便衣就已经离开了,顾青只截住了刚想走开的陈词。她把这个有些肥胖的分部经理拖到地下停车场出口没人的地方,开始盘问起来。
  
   陈词结结巴巴地说是有人报警大厦内有炸弹,警察正封锁现场查找炸弹。顾青用不信任的目光盯着陈词的小眼睛,陈词马上就有些慌神。
  
   “好你个陈词,你也是从总部调到这里来的,又不是没在一起干过活,就不知道我的厉害么?少骗我,在行政主管面前你都敢张嘴胡来,如果真是有炸弹,警察怎么不把这些站在楼下的同事疏散开,只是封锁了大厦的入口,就不怕炸弹爆炸的碎片从楼上掉下来伤人?”顾青瞪着陈词,提高了嗓门。
  
   陈词被顾青的嗓门吓了一跳,刚想伸手去挡住顾青的嘴,又突然反应过来面前的是自己的美女上司,硬生生地把那只胖手收了回去。“我的姑奶奶,你小声点不行么?”陈词的胖脸可怜地扭曲着。
  
   顾青闭上嘴,只用恶狠狠的眼神看着陈词,陈词打了个颤,看看四周确实没有人,才极小声地对顾青说:“昨天晚上,大厦里的两个保安一死一疯,但是没人知道楼里发生过什么。”
  
   顾青一震,她想起了昨天晚上在一楼看见的那两个保安,遭遇不幸的就是他们吗?
  
   陈词费劲地吞咽了一下口水,又接着说:“今天凌晨清洁工发现出事后最先通知的就是我,然后才报了案,所以我最先赶到现场。”
 楼主| 发表于 2008-9-11 11:15:06 | 显示全部楼层
  “刘队,有什么进展吗?”陈词向那个男人打了个招呼,看来二人原先见过面。
  
   “目前还不好说什么。”刘队长看了看顾青。
  
   “哦,刘队,这是我们公司新来的行政主管,是我的上司,我已经给她说过了具体情况,不用顾忌什么。”陈词说道。
  
   “行政主管?这么年轻?还是个女孩子?”刘队长有些不太相信。
  
   顾青见他制服穿得吊儿郎当,一点不顾及人民警察的形象,不免有些不屑,但仍落落大方地向车内的男人伸出手。“你好,我叫顾青。”
  
   刘队长在裤子上擦了擦手,才和顾青握了一下。“我叫刘天明,是C市刑侦一队的队长,负责你们公司内发生的这起恶性凶杀案件的侦破工作。希望你这个公司领导能协助我们的工作。”
  
   顾青展露出训练有素的笑容,“有需要我们一定尽力而为。”
  
   刘天明无意间看见远处围在大厦入口的人群,立刻皱起了两道剑眉,他马上拿起副驾驶座上的一个步话机,刚一接通就怒吼起来:“小张,你搞什么鬼,既然暂时对外宣布是有炸弹,为什么不把楼下的人群疏散了?”
  
   顾青回头偷偷对陈词说道:“我还以为警察都和你一样的笨。”陈词尴尬地笑了笑。
  
   刘天明的车驶出腾龙大厦的停车场之后,顾青突然想起了昨晚分手的宇文树学,连忙向陈词打探。
  
   “那个家伙啊?哼……昨天晚上闹出这么大的事情,他居然在机房里睡大觉,什么都不知道,我带着警察去拍机房的门,这家伙还嫌我们扰了他的美梦,真该把他推进18楼感受感受!”陈词愤愤不平地说着。
 楼主| 发表于 2008-9-11 11:16:2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是,在我办公室里有一个女人……”
  
   “一个……女人?”宇文习惯性地挠挠头。
  
   顾青不想再说下去了,一把拉住宇文的手臂,将他带到腾龙大厦的楼下。
  
   顾青想让宇文看看她的办公室窗户,可现在窗户前什么都没有,一切都很正常。宇文抬头看了看窗户,又看了看说不出话的顾青,说道:“我还是送你回家吧。”
  
   顾青用细密洁白的牙齿紧紧地咬住下嘴唇,沉默良久,才开口说;“我……想回办公室拿我的笔记本电脑。有很多文件必须处理……”
  
   “你还真是个工作狂。18楼出了什么事情你不知道么?”
  
   顾青固执地点了点头,表示她知道发生了什么。宇文叹了口气,“这样吧,我陪你回办公室拿笔记本,顺便让你瞧瞧,昨天晚上你看见的是什么。”
  
   顾青一脸的惊悸,“你也看到了那个?”
  
   宇文神秘地一笑:“跟着我来你就知道了。”
  
   “可现在大楼还被警察封锁着的,怎么进去啊?”
  
   宇文没再说话,自顾自地向前走去,顾青踌躇了一下,也就跟着去了。
 楼主| 发表于 2008-9-11 11:16:40 | 显示全部楼层
   两人没有从大门经过,宇文带着顾青顺着车行道直接步入地下停车场。停车场内空荡荡的,同事们的车今天都没能有机会停进来,那宽阔的空间让两人的脚步声显得异常沉重。
  
   宇文走到一扇颇为隐蔽的防盗门前停了下来,开始从裤兜里摸钥匙,顾青怔怔地看着他,突然觉得小腿边有一个温热的东西一擦而过,她一低头,只见一条黑影猛地向宇文扑去!
  
   顾青啊地惊叫一声,定睛一看,才发觉那不过是一条黑色的大狼犬,而且宇文已经亲热地拉住了它的两条前腿,拽着它转了两圈。那狼犬身材高大,被宇文拖着站立起来,竟然不比身高一米八五的宇文矮多少,它回头看了一眼顾青,一咧嘴,露出两排森然利齿,顾青又被吓得后退了一步。
  
   宇文放下它,用手臂搂着狼犬的脖颈,笑着对顾青说:“它叫玄罡,是停车场的守夜老人养的看门犬,和我很熟,你和我一起进来的,它不会为难你的。来,摸摸它,以后它就熟悉你的气味了。”
  
   顾青壮着胆子上前两步,伸手摸了一下它的头,狼犬的皮毛异常的光滑柔顺,顾青如同在抚摸一匹上好的绸缎。宇文放开它,玄罡低头迅速地在顾青的两腿间来回窜动了两圈,顾青只觉得隔着一层丝袜的小腿痒痒的,不由得笑出了声。
  
   “玄罡……这么文绉绉的名字,是那个守夜的老人给它取的?”顾青看着这条大狗,它正用头在她的小腿上蹭痒。
  
   “真是条色狼……看见美女就发疯,给我回来。”宇文用低沉的声音将玄罡召至身边,“是我给它取的名字。”
  
   “玄,即黑色,很适合它,而罡又代表什么意思呢?”顾青问道。
  
   “罡,在古文中有猛烈的意思,啊嚏……啊嚏……”似乎有狗毛飘到宇文的鼻孔里,他连打了两个很猛烈的喷嚏,揉了揉鼻子后,宇文又接着说,“另外还有一个含义,是指北斗七星的斗柄,你明白了吗?”
  
   顾青点了点头,其实她并不明白北斗七星的斗柄和这条狗有什么关系。
  
   “你昨天晚上在消防通道看见的黑影,应该就是这个家伙了。”宇文用手指虚点了玄罡两下。
  
   “就是它?”顾青的脑筋一下还没转过弯。
 楼主| 发表于 2008-9-11 11:17:41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啊……昨天它肯定是饿了,偷偷窜进消防通道,想到顶楼食堂的垃圾桶里淘骨头。我在顶楼见过它几次了,每次都把垃圾弄得满楼道都是。”宇文蹲下身,轻轻掌撸了玄罡的头两下,它低下头呜呜地哼了两声,似乎在承认自己做了错事。
  
   顾青仔细想想,也觉得很合理,如果是一条狗在楼梯间奔跑着上楼,自然有着超越人类的速度。
  
  “我们上去吧。”宇文对顾青说,又拍了一下大狗的屁股。“去去去……别跟着妨碍我们。”玄罡老实地跑开了。
  
  顾青听到最后一句,不禁笑了起来,这个家伙莫非认为现在是在和她约会?
  
  宇文用钥匙打开那扇防盗门,门后竟然是一个电梯入口。
  
   “这个入口废弃不用很久了,我们可以从这里上去。避开那些警察。”宇文摁下了向上的按钮。
 楼主| 发表于 2008-9-11 11:40:26 | 显示全部楼层
  在等待电梯就位的时间里,顾青突然想起一个问题,“你今天不是被警察带走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昨晚送你上车后就直接回机房睡觉去了,警察们拿大门的出入监控录像和机房的监控录像回放来看看,再对照一下记录的时间,知道那场凶杀和我没有关系,随便问了问,就把我给放了。”
  
   两人进了电梯,相对无言,电梯缓慢地上升中。
  
   顾青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宇文选择的楼层居然是12楼!
  
   她惊恐地看着宇文,“我们不是去我的办公室吗?”
  
  “我不是说了吗?要让你知道你看见的是什么。”宇文咧嘴一笑,笑容温暖平和,让顾青心中略略一宽。
  
   12楼电梯门展开的刹那,顾青情不自禁地向宇文身后躲了一下,昨夜的情景一直让她心有余悸。
  
   门外搁置着一面巨大的镜子,大概有两米多高,把电梯口完全挡住了,光滑洁净的镜面将顾青和宇文二人的影子清晰地映在他们面前。
  
   “12楼因为还没有租出去,装修便暂时停止,这些工人没有把预备在卫生间安装的镜子抬进仓库,就这么不负责任地扔在这儿,你昨晚所看见的恐怖人影,就是你自己啊,呵呵……还好你没有一头撞上去,那样就真的很危险了。”
  
   顾青没有笑,大镜子也许可以说明她看见的黑影其实是自己,但却无法解释那双迅速转动的青色眼珠。顾青确信自己并没有看错,可仅凭这一细节似乎也难以说服宇文相信那一切并非虚无啊……
  
   宇文见顾青并没有就此释然,神情便有些尴尬。顾青注视着宇文的面庞,那张瘦削的脸上留着浓密的络腮胡,如果可以把胡须刮去,背后应该是一张英俊的面孔吧?虽然心中疑窦未解,顾青还是非常感激宇文没有把她所说的故事当作一派胡言而未加理睬,并且还专程来查看过楼梯间和12楼的情况。宇文对顾青的目光注视很不习惯,甚至有些手足无措,他低头咳嗽了一声,说道:“12楼没什么可看的了,我们还是继续往上吧。”
  
   电梯继续上升,停顿在17楼,宇文步出电梯,并示意顾青随他一同出来,“也不知道现在上面是怎样一般景象,恐怕还不适合你接近吧?”
  
   顾青用力点点头,如果楼上仍是陈词形容的那般血腥,她可没这个胆量上去。
  
   “办公室钥匙给我,你就在这里等着我吧。”宇文伸出手,顾青老老实实地将钥匙放在宇文的手中,她的指尖接触到宇文的掌心,柔软的触感让顾青心中一暖!“除了笔记本之外,没有其它需要带出来的东西吗?”顾青摇摇头,“那好,我去去便来,但愿楼上现在没有警察。”宇文的身影消失在黑暗的楼梯间里。
 楼主| 发表于 2008-9-11 11:47:18 | 显示全部楼层
  四、梦魇
  
  天空是什么颜色?万里无云的蓝色?夕阳将坠的红色?黑云压城的黑色?
  
   顾青眼中出现的竟然是绿色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如同一块上好无瑕的翡翠般碧绿的天空!为什么周围的人都没有觉得天空与平日不同呢?他们依然忙忙碌碌,我行我素,丝毫不受天空异象的影响。顾青有些惊慌,想拉住一个行人问问天空怎么会这样绿?可行人们都用怪异的目光看着顾青,将顾青拉扯他们衣袖的手用力地甩开。倒似天空本就该是绿色。
  
   顾青茫然地向前走了几步,一辆公车停靠到她的身边,是去腾龙大厦的,顾青上了车,坐在靠窗的座位上,看着窗外的行人,每个人的脸在绿色天空下都显出一片阴森的菜色。
  
   汽车停靠在站上,有个孕妇挺着个大肚子步履蹒跚地上了车,顾青连忙将自己的座位让给她,那孕妇也不客气,神情冷漠地坐在顾青让出的座位上,连个谢字都没有说。顾青心中有些气愤,却也没有多计较。这时,有人在顾青身后撞了一下她的腰,顾青回头一看,居然又是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顾青看了看附近,想给这位孕妇再找一个座位,却看见了一件奇怪的事情……陆续有人登上这辆公车,每一个人都是孕妇!她们虽然相貌各不相同,脸上却都挂着同样冷漠的神情。顾青心头一寒,又看了看四周,不知从何时起,整辆公车竟然坐满了孕妇!就连那个司机,也挺着一个大肚子!就在顾青惊慌失措的那一刻,所有的孕妇都将脸缓缓转向顾青,嘴角浮起一个极其诡异的笑容……
 楼主| 发表于 2008-9-11 11:47:29 | 显示全部楼层
   随着一声尖叫,顾青猛地坐起身来,又大叫了一声救命,她才发现,自己坐在床上。
  
   原来只是一场噩梦……四周并没有坐满诡异的孕妇,只有一片深邃的黑暗。顾青松了一口气,打开床头的小灯,闹钟显示现在才凌晨4点。她整理了一下还有些混乱的头脑,回忆起昨夜是宇文送自己回的家,自己一进家门就觉得异常疲倦,早早地上床躺下了,谁知竟做了这么一个怪异的梦。奇怪的是梦中的一切都深深地嵌在顾青脑海中,每个细节都非常清晰,而不象往日那样,梦醒之后,梦境便会慢慢淡去。
  
   顾青赤足走进卫生间,用冷水洗了一把脸,脸上冰凉的有些刺疼,头脑一下就清醒了。她抬头注视着洗脸池前的镜子,镜中女孩苍白的脸上惊恐的表情尚未完全褪去,一缕被水浸湿的长发垂在眼前,随着还未平静的喘息而轻微抖动。这是自己吗?顾青突然觉得镜中人的面孔有些陌生。算了,别胡思乱想了,不就是做了个梦吗?她劝告一下自己,用毛巾将脸擦干,看着脸颊慢慢又有了血色,俨然还是一个俏丽佳人,顾青才放心地回卧室钻进被子里。
  
   顾青再次醒来时,则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她睡眼惺松地接通手机,居然是刑侦队长刘天明打来的。
  
   “顾主管,我是刑侦队的刘天明,昨天我们见过面,抱歉这么早就打搅你,但事情有些紧急,希望你能配合。”刘天明的口气很严肃。
  
   顾青心中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您说吧,不碍事。”
  
   “电话里不方便说,你能来一趟局里吗?我派人来接你。”
  
   顾青没有拒绝的理由,便起身匆匆忙忙地简单梳妆打扮了一下。
 楼主| 发表于 2008-9-11 11:48:51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天明请顾青坐下后,就去给她倒茶,发觉茶叶已经用完之后,他又匆忙去隔壁办公室要了一些。就在他出去的那一会儿空当时间,顾青好奇地问跟随他们一起进来的小张:“你们的办公室平时都是这么干净整洁吗?”小张表情暧昧地微笑了一下,说:“这儿平时可是我们警局脏乱差的典型,大概是刘队为了接待你,特意打扫的吧。”顾青可没想到这里这么干净是因为自己要来的缘故,一时间有些发愣。
  
   刘天明端着一杯热茶进来,热情地递给顾青,随后坐在顾青对面的椅子上。
  
   “我们现在怀疑贵公司的员工宇文树学与前夜的凶杀案有关联,是重大嫌疑人!”刘天明的第一句话就切入了正题,突然得让人猝不及防。
  
   顾青吓了一跳,怎么好好一个人突然就成了重大嫌疑人?“刘队,没弄错吧?宇文那个样子,怎么可能是杀人狂?”
  
   “具体情况我随后向你说明,我目前只通知了你,你知道他现在在哪儿吗?”
  
   “我们昨晚分手后就没有联系,他不就住在……”顾青猛然想起大厦已经封锁,宇文已经不能回机房睡觉了。
 楼主| 发表于 2008-9-11 11:49:27 | 显示全部楼层
  “据我们了解,他一直居住在腾龙大厦二十五楼的机房里,大厦昨日已被封锁,现在就不知道他居住在哪里,我们调查得知你昨天和他有接触,便首先向你了解情况,又因为你是公司领导,还有许多事情需要你协助。”
  
   “可你们怎么确定他和案件有关系呢?”顾青还是完全不能相信昨天那个象孩子般和狼犬嬉戏的男人会和恐怖的凶杀有关。
  
   “我们从头说起吧。”刘天明从桌上拿起一个文件夹递给顾青,“受害人的验尸报告已经出来了,从现场和伤口的形状上分析,初步认为是动物撕咬和拉扯造成的。”顾青刚打开文件夹,就被第一张一片血肉模糊的照片吓坏了,一下就将文件夹扔在一边,不敢再看。
  
   刘天明看了她一眼,将文件夹拿到自己面前打开,一边看一边接着说:“幸存的那位保安经过医生鉴定,确实已精神失常,除了口中不停念叨的蓝月二字,已不能再提供对案情有帮助的资料,他的双手腕断裂处,却是利器切割所致。奇怪的是,手腕伤口的肌肉已经严重收缩,正因如此,那位保安才没有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顾青很不习惯刘天明用这种平淡的口气和专业的术语来描述一场残忍屠杀的结局。
  
   “经事发当日的大门出入监控录像确认,留在腾龙大厦内的人应该只有保安和宇文树学三人,由于没有楼层监控系统,无法得知18层当时的情况。”说到这里,刘天明摇了摇头,“这么大一栋楼,怎么没有安装楼层监控系统呢?只有一个大门的进出监控,实在没有什么用处啊。”
  
   顾青没心思听刘天明发牢骚,只在心里回忆着和宇文树学在一起的所有情景。
  
   “至于确认宇文树学和案件有关的关键,则是那段电脑机房的监控录像!”
  
   顾青啊地轻叫一声,想起宇文说过,警察之所以放了他,就是因为看过监控录像的缘故。
  
   刘天明注意着顾青的面部表情变化,将谈话继续下去,“从大门的监控录像上看,宇文树学是在12点33分进入大厦的,而机房的监控录像则显示,12点37分宇文树学就进入机房,随后一直睡觉到天亮。”
  
   顾青明知事情不会这么简单,还是问道:“这不是很正常吗?才几分钟的时间,无论是谁也不可能有作案的机会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30秒完成]

本版积分规则

全国大学论坛友情链接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广东 江苏 山东 浙江 河南 河北 辽宁 四川 湖北 福建 湖南 黑龙江 安徽
江西 广西 吉林 云南 陕西 山西 内蒙古 新疆 贵州 甘肃 海南 青海 宁夏 西藏 香港 澳门 台湾
手机访问本页请
扫描左边二维码
         本网站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为网友上传,若存在版权问题或是相关责任请联系站长!
站长电话:0898-66661599    站长联系QQ:7123767   myubbs.com
         站长微信:7123767
请扫描右边二维码
www.myubbs.com

手机版|小黑屋|中国人民大学论坛 ( 琼ICP备12002442号 )

GMT+8, 2019-7-19 01:26 , Processed in 0.385886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高考信息网 X3.3

© 2001-2013 大学排名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