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30秒完成]
搜索
查看: 473712|回复: 429

[幻梦异侠] 黄泉引路人之《邪兵谱》 (纳兰元初 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9-10 20:04: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邪兵谱》


  观其状如登高山,临深渊;
  观其纹巍巍翼翼,如流水之波;
  纹从文起,至脊而止,如珠不可衽,文若流水不绝!


--题记


一、



……”有些浑浊的自来水从水龙头里喷射而出,水管里发出一阵闷闷的嗡嗡声。  
  唐考将手伸到龙头下,水压过大了一点,飞溅的水珠立即打湿了他的胸襟,唐考摇摇头,将水龙头拧紧了一些。他胡乱地洗了洗手,顺势又将湿漉漉的手在脸上乱抹了两把,冷水一激,将唐考昨夜挑灯夜读积攒的瞌睡虫赶跑了不少。……”唐考轻叹一声后,才突然注意到,卫生间内还有另外一个人。
  那人隔着一个水池,与唐考并排站在卫生间的镜子前,个头比唐考高出了一截,身上的蓝色衬衫虽然有些发旧褪色,却浆洗得很干净。似乎察觉到唐考在观察他,那人扭头望向唐考这边,有些窘迫地笑了一下。唐考这才看清,那人手中拿着一把瑞士军刀,正费力地修剪着脸上凌乱的络腮胡。  
  唐考想了一下,从书包里拿出一片削铅笔用的单刃刀片,放在那人面前的水池上。用这个吧,瑞士军刀不是用来刮胡子的。

  男人有些惊讶地拿起刀片,又看了看唐考,脸上突然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很诚恳地说了声谢谢。唐考微微一笑,向那男人略点了点头,便转身走出了卫生间。  

真是个奇怪的家伙……”唐考一边向教室走去,一边回想刚才所见到的那个怪人。怎么会有人躲在教学楼的卫生间里用瑞士军刀刮胡子呢?  

……在这里!走进阶梯教室,窗边有人向唐考挥了挥手。唐考慢悠悠地向窗边走去,向他呼喊的人是唐考的朋友丁岚,两人之间一直有个不成文的规矩,谁先到教室,谁就去窗边占两个座位。
  教室里闹哄哄的,新学期开学,大家一个暑假没见面了,自然有许多话题可以闲聊。

那本小说你看完了没有?丁岚口里嚼着口香糖,懒洋洋地问道。

没劲……写得虎头蛇尾的,最后所有怪事全栽赃到外星人身上,草草了事,冤枉我熬夜看结局,真是既浪费时间又浪费感情……”唐考用力将书包砸在课桌上,把前排的女生吓了一跳,回头白了唐考一眼。

这样啊……那你不用给我了,直接拿到租书店去还了吧。丁岚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本日本女优的写真集,开始翻阅起来。

……你哪里得来的?唐考随便瞟了一眼,被书上异常暴露的女孩吓了一跳。

网上买的,今天刚收到。丁岚满不在乎地翻开一页,书上的美女大大地岔开了双腿。

当心被老师看见没收了,再定你个传播色情书籍的罪名,直接把你开除掉!唐考嘴上虽然这么说,眼睛却一直没再离开那本写真了。
  就在两个男生闷头看写真时,有个清脆的女声在唐考的身后响起:最新消息啊,这个学期老马不教咱们了,换人了!

啊?那换谁啊?

老马古代史教得还行啊,为什么要换人呢?
  不少学生一下都凑到那女声的附近。唐考没有回头,却也支起了耳朵。不用回头他也知道,那是班长方欣又在开新闻发布会了。

好像是因为老马要搞一个考古课题,出差一年,就向学校推荐了一个代课老师。刚才我去教导处办事,正听到年级主任在里间对新老师训话呢。

 楼主| 发表于 2008-9-10 20:06:14 | 显示全部楼层
  “啊!代课老师?男的还是女的?”
  “男的!”
  “帅不帅啊?”
“你又发花痴了啊?我就看到个背影,只知道他个子很高。”
  “可能是高个子帅哥哦……”一个女生真的开始发花痴了。
  “什么帅哥?多半是位大叔吧,我听见年级主任很不满地对那代课老师说,我们这里不是艺术类院校,教师的形象可不能标新立异,若是不把络腮胡刮掉,就不准上课!还说什么为人师表,仪容为重什么的。”
“唉……原来是留一脸胡子的邋遢大叔啊……没戏了……”
  “一脸胡子?”唐考心中格登一下,难道刚才在卫生间里遇上的,就是新来的代课老师?”
  “行啦行啦,什么没戏了?你又没损失什么,我的损失可就大了……上学期好不容易和老马打好了关系,还以为这学期可以稍微逃一下古代史的课了,谁知道换老师了……”方欣在唐考身后嘟嘟囔囔的,唐考不禁有些想笑,方欣这样的学习标兵,又顶着班长的帽子,想逃课还需要先和老师搞好关系,实在是太束手束脚了。
  “嘀……”上课铃响了,不知什么时候,讲台上已经站着一个高瘦的男人,还在三两成群聊天的学生们一惊,开始坐到各自的座位上去。这人是什么时候进来的,包括唐考在内,许多人都完全没有注意到。
  “咳咳……”讲台上的男人清了清嗓子,朗声说道:“各位同学,因为有一个比较重要的课题研究,马立老师被学校外派到北京去了,所以呢……这个学期的中国古代史课程就将由我来代课……”
  “方欣你又骗人!这个老师好年轻,好帅啊……哪里是什么大叔了?”一个女生低声对方欣说道。
  “我怎么知道啊?不是告诉你我只看见了背影吗?说是大叔也是你们自己猜的,你怪我干嘛?”方欣忿忿不平的声音传到了唐考的耳中,他不由微微一笑。眼前这位新老师正是唐考在卫生间里看见的那位怪人,看他那刚刮过的面颊,尚且还有些发青。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是……”新老师随手从讲台上拾起半截粉笔,转身在黑板上写下四个有力的大字――宇文树学。
  奇怪的名字使得讲台下顿时引起一阵小小的骚动。一个大胆的女生对宇文树学叫道:“老师!我应该叫你语文老师呢?还是该叫你数学老师?”
  “哈哈哈……”教室里一阵爆笑。
  宇文树学镇静地挥了挥手,似乎对自己的名字会引发笑声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他认真地对那位女生说道:“其实……你可以叫我历史老师。”
  “呵呵……”学生们又发出一阵笑声。
  “好了,我们开始上课。”宇文翻开手上的课本,他大致翻了几页,眉头便皱了起来。
  学生们都不知道他为何皱眉,便静静地等宇文发话。
  “各位同学,很不好意思,由于事起仓促,这本教材我也是今天才刚拿到手,我……还没有备课……”
  台下一片哗然,唐考也有些哭笑不得,这个新老师,难道从前就没上过中国古代史吗?
  “算了,”宇文把课本一合,“既然是第一节课,也不必这么守规矩了,你们今天想听点什么,我就说点什么吧。”
  一时间,学生们都有些糊涂了,还有这么上课的吗?
  “唐宋风流大家都听烦了,老师说说晋朝吧。”一直在偷偷看写真的丁岚突然开了腔,看来他是有心要试试新老师的实力。
  “好,那咱们今天就说说这晋朝。”宇文答应得倒也干脆,转身便在黑板上又写下“魏晋旧事”四个字。
  “三国那样波澜壮阔的时代过去以后,两晋的正史就枯燥了许多,老师不要说书本上的东西,给我们说说野史吧。”唐考和丁岚是哥们,自然要趁火打劫,为难一下这个奇怪的宇文树学。
 楼主| 发表于 2008-9-10 20:09:16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十一点刚过,宿舍区准时断电熄了灯,学生们并没有老老实实地就寝,不少男生仍站在阳台上无聊地大声喊叫着,发泄自己过于旺盛的精力。
  一个黑色的人影正从宿舍区里出来,慢慢穿过两栋男生宿舍,向教学区走去。
  黑影走得很小心,一旦发现前方有人经过,黑影便会紧贴着墙角,躲藏在阴影之中,直到行人远去,黑影才继续前行。天空中的密云偶然间破开一条缝,皎洁的月光透射下来,照亮了黑影的脸,竟是与唐考丁岚同寝室的易南行。
  此刻的易南行,正忍受着饥肠辘辘的折磨,赔偿那家电器商场之后,易南行不但身无分文,还欠了两个老乡的债。今天这一整天,却是用自来水哄饱的肚子。
  断粮的日子,易南行也不是第一次遇上了,可最近疲惫不堪的身体一直很虚弱,不然也不会在商场里突然晕倒,饿得两眼发花的易南行,今天实在熬不住了。
  要不……还是低头找丁岚借点钱?由于长期向周围的同学们借钱又无力偿还,现在唯一愿意借钱给易南行的,恐怕就只有丁岚了。易南行心里不断回想着,几次三番忍不住想往回走,可一想起心底深藏的秘密,他那莫名的自尊心,却又一点点地变得坚硬起来。
  “老子就是饿死,也不回头了!”易南行看着云中露出的半个月亮,突然发了个狠,前行的脚步再也没有半点犹豫。
  绕过足球场,S大正在修建中的理科综合大楼的工地出现在易南行眼前。最近不知是资金的问题还是其它什么原因,工地突然停了工,施工队也暂时退出了现场。偌大的工地,此刻却是静悄悄的,没有人,也没有灯。
  看看四周无人,易南行助跑了两步,一口气翻过低矮的围墙,跃入了乌黑的工地。仍在打地基阶段的工地,已经挖了八九米深的基坑,在微弱的月光下,这大坑看上去倒象个怪物的血盆大口,正准备择人而噬。
  易南行的喉头滑动了一下,心里不由得害怕起来。他在基坑旁的临时施工住房边蹲了好久,才鼓起了勇气,从书包里拿出一个手电筒。推亮手电后,易南行慢慢地向这个巨大基坑的深处走去……
  一束细微的光柱,在深坑中缓缓移动着。借着灯光,易南行在地上搜索着什么,突然他眼睛一亮,忙不迭地从地上捡起一个东西,用手电照着看了看,就塞进了书包里。易南行如此小心,可那东西其实只是一个工地上搭建脚手架所用的铁构件。
  正所谓饥寒起盗心,易南行此行的目的确实不怎么光彩,可他也是被逼无奈,如果能多捡几个铁构件,明天拿到废品收购站去卖掉,至少也能换来三天的伙食费啊。易南行在裤子上擦了擦手,又开始在地上寻找起来。
  倏然间,易南行耳边传来一个奇怪的声响,仿佛是一阵飓风吹过狭窄的巷道,又象是一个老人极为沉重的叹息。他一惊,抬头四处张望,四周都是黑沉沉的,并没有任何动静。易南行静静地站了一会儿,声音又传了过来,但这次传来的却是细微的嗡嗡声。
  易南行竖起耳朵,想辨认怪声传来的方向,谁知道这声音竟然是从四面八方同时传来的,将易南行包围在声场当中,并且,这奇怪的嗡嗡声越来越大了!这声音听起来极象是金属碰撞之后振动的共鸣声,渐渐地,易南行开始感觉到周围所有的金属物品都在剧烈震动,大到远处已经搭建好的脚手架,小到附近地上的一把铁锹,全都在发出共鸣之声!就连书包里那个刚刚拾到的铁构件,此刻也嗡嗡地震个不停!易南行害怕得浑身打颤,可脚下却象是灌了铅一般,半步都挪不开!
  “轰隆!”半空中陡然响起一个闷雷,易南行脚下的地面竟然显出一个圆形蓝色光斑,而他就站在这光斑的正中。
  突然,易南行心中冒出一个极其奇怪的念头,他一下对脚下这个光斑产生了巨大的兴趣,随着金属共鸣声的冲击,这怪异的念头也越来越强烈,竟然在驱使他一定要挖开脚下这块土地!易南行的心渐渐地被这想法驾驭了。他顺手从地上抓起一把铁锹,开始快速地挖掘脚下的蓝色光斑。
 楼主| 发表于 2008-9-10 20:09:35 | 显示全部楼层
  汗珠不断滴落,手掌也被粗糙的锹柄磨破了,鲜血顺着木柄流淌到地面上,居然会“嗤啦”一声就蒸发得无影无踪,可易南行挥舞铁锹的速度却是越来越快,他的脚下刨出的泥土也越来越多,在他的身后形成一个土丘。
  “啪嚓!”铁锹的木柄竟然承受不住易南行的力量,从中断裂开来!易南行猛地一仰头,双眼已经变得一片血红,他有如一头暴怒的狂兽般发出一声怪异的吼叫后,将深插在泥土中的铁锹头用力拔出往身后一扔,接着,他竟疯狂地用自己的双手去挖掘泥土!血肉之躯怎能和泥石相抗,很快,易南行的双手已是指甲外翻,鲜血淋漓,被尖石划破的伤痕深可见骨,但他却仿佛感觉不到任何痛楚,挖掘的速度丝毫不见减慢。从易南行手上流下的鲜血一旦接触地面,就会迅速浸入泥土中,地下就好似有一头吸血怪兽,以泥土为介质,将易南行手上的鲜血吸入地底深处……
  与此同时,就在校园西南方向最高的一座水塔上,宇文树学正缓慢地向塔顶爬去。这座水塔为四周所有的教学楼提供后备水源,塔顶的水箱自然是硕大无比,宇文顺着铁梯爬上顶端的水箱平台,就站在了S大的最高点。水塔高处风大,宇文也有些站立不稳,他便半蹲在平台上,放眼望去,整个S大的建筑物都出现在宇文眼下。
  宇文在长裤口袋中摸索了一下,拿出一张五寸大小的照片,那照片正中用红笔画了一个十字形标示,所拍摄的正是S大的鸟瞰风景,并且从方位高低上来看,就是从宇文现在所处的位置上拍下的。宇文对照着手中的照片,开始观察这所已经陷入沉睡的高校。
  依照照片上的十字标示,宇文慢慢将目光投射到某个地方,那里正是新建理科综合楼工地的位置!突然,一道粗大的蓝色光柱猛地从工地里向天空射去,成为连通天地间的一条通道,但只是短短一瞬,那光柱就消失在漆黑的夜空中,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糟了!”宇文大叫了一声,连忙向铁梯跑去,他匆匆忙忙地顺着铁梯下到地面后,又朝工地的方向一路飞奔而去!
  当宇文也翻墙进入工地时,这里已经恢复了平静。宇文右手一翻,一个蓝色的虚灵火球出现在他的掌中。宇文就象举着一盏油灯,开始小心地在这黑乎乎的地基大坑中巡视。
  基坑中已经看不见有人在活动的迹象,宇文慢慢走到坑底的中心,脚下竟出现了一个近三米直径的大洞,他倒吸了一口凉气,用力将手中火球抛下去,那火球飘飘摇摇地向大洞深处飞去,照亮了洞底。
  几缕黑气正缓缓从洞底上升,又渐渐消失在空气之中,那洞中早已空无一物……
  “妈的!我还是来晚了……”宇文重重地一拳砸在地上!
  ******
  中国古代史在中文系算不上是主科,从前的马立老师又只负责中文系两个班的课程,所以现在的宇文树学每周也只需要拿出两天时间来和学生们胡诌就足够了。可他每次上课总会天南地北的说许多课本上没有的古怪轶事,渐渐地,“鬼话老师”的名声就传了出去,开始有不少其它系的学生跑来旁听,有时候说到高潮处,甚至会有学生在台下叫好。每当此时,宇文便会觉得自己这个历史老师做的不是很合格,把好好的一个大学教室变得跟一个茶馆似的,下面的学生也不是来学习的,倒象是来听评书的。想虽是这么想,一旦上起课来,宇文还是会忍不住说一些古籍中所记载的怪人怪事,难道这也是一种职业病?
  丁岚唐考最近是一直没来上课了,既然和他们有约在先,也难怪那两个家伙如此猖獗,宇文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最近这两个逃课精的靠窗座位却常常被另外两个奇怪的人所占据,宇文近几次上课,都难免要多看那两人几眼。
  其中一人一眼就可看出不是中国人,长得高鼻深目,脸上的轮廓很分明,有着细密的卷发和蓝绿色的眼睛,皮肤也比较白皙,看上去有些象欧洲人。另一个家伙倒是和普通的中国学生没什么区别,长相也还算俊朗,但他的气质比较特别,总觉得和周围的环境有些格格不入,年龄好像也要比周围的学生们大一些。
 楼主| 发表于 2008-9-10 20:10:16 | 显示全部楼层
  “宇文老师所讲授的古代史课程非常有趣,可惜我们两个错过了最初的两节课,不知道你是否记了课堂笔记,如果有的话……可否借给我复印一下?”柏叶的中文虽然说得不错,却过于正式了,不象普通中国人说话时用的口语那么随便。
  “嗯,笔记我倒是记了一些,不过我的字写得不好看,你可别笑话我,呵呵……”方欣眯眼一笑,竟是非常的可爱,柏叶不由得一愣。
  弄清外国同学只是向自己借笔记,方欣心里轻松下来,她将抱在怀中的一堆书本摊放到窗台上,从中挑出笔记本递给了柏叶。
  柏叶接过笔记本时,鼻中仿佛闻到一股清香,也不知是这笔记本上传来的,还是面前这位美丽少女身上传来的……他微微怔了一下,又想要鞠躬答谢,方欣却拉着女伴的手跑下楼去了,躲过了柏叶的弯腰大礼。“下次上历史课的时候再还给我吧。”只一会儿,方欣便跑出了柏叶的视线。
  柏叶与那位一直沉默的同伴对视了一眼,正要翻开方欣留下的笔记本,宇文却甩着湿漉漉的手从楼梯旁的洗手间里走了出来。柏叶二人似乎有心避开宇文,笔记本也不急着看了,两人不约而同地快步向楼下走去。
  宇文其实在洗手间里就已经听见了外面的一番对话,此刻出来,却只能注视着两个外国学生的离去。宇文的目光一直追随那个长了一副欧洲人相貌的青年,因为在那人的腰间有件小东西正闪耀着怪异的光芒。
  那是一个非常精致的金色铃铛!
 楼主| 发表于 2008-9-10 20: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每次方欣心情不好的时候,她就会到这个随缘水吧要上一大杯冰咖啡,等这杯咖啡喝完之后,她的心情也常常就雨过天晴了。
  但今天这杯冰咖啡似乎失去了往日的魔力,方欣吸干最后一滴咖啡后,心里还是觉得烦闷异常,她无聊地将杯中残余的冰块全都倒在了桌上,用吸管推动它们在桌上划出一条条奇怪的水痕。
  
  “哈哈哈……”身后突然传来粗野的笑声,将方欣吓了一跳,她扭头向后望去。在水吧最里面的包厢中,坐着四五个身穿运动短装的男生,看他们脸上未干的汗珠和身上的泥迹,似乎刚踢完足球。这群男生竟然也不换套干净衣服就来往水吧的沙发上坐,估计水吧老板又要头痛了,方欣不禁皱起了眉头。
  
  “呸!”一个男生咬了一口三明治,便露出一脸厌恶的表情,将口中的面包吐在了地上。
  
  “服务员!快给老子过来!”吐面包的的男生开始大呼小叫起来。
  
  “来了来了。”一个身着水吧制服的学生从操作间里慌张地跑了出来,方欣看见那个服务生的脸后,微微一怔,这服务生竟是易南行。方欣曾去给唐考的寝室,与这个沉默寡言的易南行见过两次面,却从没说过一句话,倒是没想到,他会在学校的水吧里打工。
  
  “你们的三明治是不是变质了,这里面的冷肉怎么一大股酸味?”那男生将手中的面包重重地扔在盘子里。
  
  易南行低头看了看那片夹心面包,小声地说道:“不是变质了,我们在里面抹了沙拉酱,就是这个味道……”
  
  “哈哈哈……”其余几个男生又开始狂笑起来,被嘲笑的这个男生脸上挂不住了,猛地一拍桌子,“好好的三明治你涂什么沙拉酱?肯定是想掩盖肉变质的味道!”这话说出来,已经近乎耍无赖了。
  
  另一个男生突然盯着易南行的脸看了好一会,开口说道:“嗯?这不是那个在食堂里捡剩饭的家伙吗?你终于找到工作了啊?以后这水吧里的剩饭全归你了咯?哈哈……”
  
  方欣并不知道,这群男生曾经和易南行闹过一次矛盾。那还是在前个学期,易南行又一次断粮时,他耐不住饥饿,偷偷去食堂里捡其他学生吃剩的饭菜,却又正好看见这群男生在食堂里吃饭时浪费了大量食物。易南行心痛食物,忍不住骂了他们两句,结果倒被这群学生围殴一顿。
  
  易南行发觉他们认出了自己,便不自然地抬手半遮了自己的脸,方欣惊讶地看见他的手上包缠了许多药用胶布,若不是曾经伤痕累累,又怎么会用得上这么多胶布?
  
  吐面包的男生猛地站起身来,足足比易南行高了一个头,他一把抓住易南行的手说道:“你这脏手做出来的东西也能吃吗?你自己拿去吃吧!你可别说你也吃不下!”说完,他强行将桌上的的三明治用力塞在了易南行的手中。
 楼主| 发表于 2008-9-10 20:12:01 | 显示全部楼层
易南行低头看看残留着一个大大的牙痕,已经揉得不成形状的面包,手不禁微微颤抖起来,他背对着方欣,方欣看不见他的表情,只看见他的肩膀起伏不定,似乎在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呼吸。
  
  方欣终于忍不住了,离开座位冲到了包厢前,大声地对那群男生说道:“同学,服务生没有招惹你们,请不要这么过分好不好?”
  
  高个男生斜眼看了方欣一眼,痞气十足地说道:“哟?只听说过英雄救美人,还没听说过美人救狗熊的,哈哈哈……”
  
  易南行微微侧身看着方欣,眼神中流露出感激,轻声说道:“没事,别管我了。”
  
  方欣怒其不争,正要再说点什么时,易南行已经把面包放进了口中……
  
  高个男生哈哈大笑着抬手用力拍了两下易南行的后脑勺,“好吃吧?酸不酸?”说完,他抓起易南行身前的围裙用力擦了两下手。
  
  突然,他仿佛摸到了什么东西,抬头看了一眼,将手探进了易南行围裙的兜里,竟从中掏出一张照片。
  
  “喔!想不到你这个乡巴佬还挺有女人缘啊?刚才这边就有美女替你出头,你身上居然还带有另外一个美女的照片!”那男生怪笑着把照片递给同伴。
  
  刚才还低眉顺目的易南行突然目露凶光,脸上暴现的狰狞表情把方欣给吓住了。
  
  “还我!”易南行低低地叫了一声。
  
  “还你?这说不定是你小子偷来的吧,哪个美女会把照片给你这样的乡巴佬?”
  
  易南行脸上陡然现出一团黑气,猛地一拳向面前的高个男生打去,那男生没料到这乡巴佬真敢动手,顿时暴怒着反扑了上去,一群人立刻纠缠在一起,现场一片混乱!
  
  “别打了!”方欣尖叫着,却不敢上去拉架,眼看着他们将桌上的花瓶都用上了,再不阻止恐怕要出人命了……
  
  看周围一个人都没有,水吧老板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方欣只好慌张地掏出手机,拨通了唐考的手机。
  
  “唐考你们快来啊!你们寝室的易南行在随缘水吧被一群人打了!”方欣的声音里已经带上了一点哭腔。
  
  但就在这一瞬间,方欣眼前出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几个男生几乎同时惨叫了一声,向四面八方倒了下去,各自以一种奇怪的姿势扭曲着躺在了地上。为首的高个男生两眼翻白,在地上不断地抽搐,姿势却最为怪异,他的右手竟然和右腿绞在一起打了个结,就好像手臂没有骨头一般,他的左手垂靠在一张翻到的椅子上,小臂竟是从正中出现一个九十度的弯曲,没有外伤的痕迹,骨头却从中断开了……


  易南行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满脸是血地走到方欣面前,把手持电话的方欣吓得连连后退。他看了方欣一眼,一言不发地扯下腰间的围裙,在脸上胡乱抹了几把后扔在了地上,随即大步冲出了水吧,不知去向……

 楼主| 发表于 2008-9-10 20:13:42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说的是奥斯丁吧?呵呵……其实我们只是在有古代史课程时才一起出现的,平时反倒没什么来往。”
  
  “奥斯丁?”
  
  “对,他叫奥斯丁. 艾伯克龙比,希腊人,不过是在意大利长大的。”
  
  “意大利?难怪这么帅……”方欣两眼放光。
  
  “意大利来的就一定很帅吗?”柏叶有些不解。
  
  “当然啊,你看世界杯足球赛上意大利队的哪一个不是帅哥啊?”方欣很认真地说道。
  
  “柏叶不禁哑然失笑。
  
  “你们为什么都喜欢上历史课啊?”
  
  “因为文明古国的悠久历史特别吸引人啊……”柏叶的眼神中透出一丝向往。
  
  “问了你这么多问题,也该和你交换一下情报了,呵呵……和日本同学来往,我不会被当成间谍抓起来吧?” 方欣笑着端起碗,先喝了一口汤,“说吧,你还想打听什么事情?”
  
  “听说今天下午酒吧有人打架,还打伤了人,你就在现场?”
  
  “不是酒吧,是水吧,在学校里面开的怎么能叫酒吧呢?呵呵……”
  
  “哈哈,差不多的吧?中国人的讲究真多……”
  
  “嘿嘿……看来你的中文还学得不够好。”方欣开始稀里呼噜地大口吃起了面条,看上去并不打算在柏叶面前装淑女了。
  
  “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啊。”
  
  “嗯,我是在那里,怎么了?”
  
  “你看见什么了吗?”柏叶突然很郑重地问道。
  
  方欣停止了咀嚼,慢慢抬起了头,“我今天已经说过两遍了,但都没人相信我……”
  
  “我相信你!”柏叶的神情变得有些凝重。
 楼主| 发表于 2008-9-10 20:13:55 | 显示全部楼层
  ******
  
  方欣回到女生宿舍楼下时,宇文已经在那里焦急地等待了半个小时。
  
  “你总算回来了,没带手机吗?”宇文一见到方欣,便扔掉手中的烟头,迫不及待地拉住了她的手臂。
  
  “啊……”方欣愣了一下,又摸了摸牛仔裤的荷包,“呃,手机搁在寝室里,忘带了。”
  
  “别管手机的事了,今天易南行在水吧把几个男生都打成骨折,你可曾亲眼看见?”宇文急切地问道。
  
  方欣惊愕地后退了一步,说道:“怎么今天你们都要问这事啊?”
  
  “啊?”这下轮到宇文吃惊了,“还有谁也向你打听这事了?”
  
  “那个……那个日本留学生,就是来上你课的那位……”方欣隐隐约约感到事情有些严重。
  
  “你都对他说了些什么?”宇文的表情看上去有些紧张。
  
  “我……就说了看见易南行在一瞬间就把几个男生打倒了……”
  
  “还说了什么细节没有?”
  
  “没……没说什么了,哦!我大概说了一下易南行的相貌,因为我和他都觉得奇怪,易南行瘦瘦的,又貌不惊人,竟然还是个武术高手……”
  
  “那个日本学生听你说了以后有什么表示吗?”
  
  “没什么特别的表示……他只是说中国功夫实在太神奇了,想找个高手学中国功夫。”
  
  “易南行动手的时候,你有没有看见什么奇怪的光?”宇文突然问了个奇怪的问题。
  
  “光?”方欣一怔,“太突然了,没注意……”
  
  “哦,没事了,你快上去休息吧。”宇文竟然转身就走。
  
  方欣在宿舍楼下愣愣地站了一会儿,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谁知宇文又急匆匆地倒转了回来,“方欣,今天的事情在学校的BBS上已经闹得沸沸扬扬的了,不过他们都是在瞎猜,你得答应我,不要再把你看见的一切发到网上去了!也不要再对任何人谈起这件事,好吗?”宇文极其严肃地望着方欣。
 楼主| 发表于 2008-9-10 20:14:28 | 显示全部楼层
  “嗯!”方欣点了点头。不知为什么,宇文无论让方欣做什么事,她都很自然地应承了下来,在方欣的心中,宇文给人的感觉似乎很可靠。
  
  宇文微微一笑,转身消失在夜色之中。
  
  ******
  
  第二天上午,唐考和丁岚去了物理系的课堂,果然,易南行并没有来上课。两人不免有些沮丧,他们昨天就已经分头去寻找易南行,但找遍了整个校园也没见到他的身影,唐考和丁岚甚至还去了易南行在校外打工的酒吧,也是一无所获。
  
  难道老易真的赤手空拳伤了四人,畏罪跑路了?另外……宇文老师似乎对这件事情也很上心,听说这事后就立即跑去找方欣确认,而且还要唐考以后不管学校里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都要第一时间通知他……想到昨天发生的事情,唐考不免有些出神。
  
  “唐考!又在环球梦游啊?起来把这个例句翻译一下!”只听见一声娇叱,英文老师温雅在讲台上已经是柳眉倒竖了。
  
  “啊?啊?”唐考慌张地站起来,两眼不知所措地乱转,倒真象是从梦游中惊醒的。坐他身旁的丁岚已经用书本挡住脸,幸灾乐祸地嘿嘿怪笑起来。
  
  温雅是S大出了名的美女教师,平日早已习惯了上课时男学生们目不转睛地望着她流口水,所以唐考望着窗外走神,便很容易地被她发现了。
  
  唐考在桌下重重踢了丁岚一脚,意思是要丁岚提示一下温雅所说的例句究竟是什么。
  
  丁岚呲牙咧嘴地翻开笔记本,指着上面的一句中文。温雅上英文课不喜欢照搬课本,总是用一些课外书上才能看见的例句来做教学。
  
  “这是一个除魅的时代。这个时代不需要先知,也不需要神谕,这个时代属于普通人,每个人除了要由自己来面对这个时代以外,还要由自己勇敢承担起责任来!”唐考用标准的英文将那个例句翻译了出来。
  
  温雅见没难倒唐考,又加问了一个问题:“这句话是谁说的?”
  
  “德国思想家韦伯。”唐考已经恢复了平静。
  
  “坐下吧,上课的时候认真一点!”温雅不甘心地说道。
  
  唐考抹了一把冷汗,坐了下来。
 楼主| 发表于 2008-9-10 20:14:53 | 显示全部楼层
  “想什么这么出神?害人家温大美女看上你了,嘿嘿……”丁岚低声怪笑。
  
  “别……温大美女的粉丝太多,得罪不起,我还想多活两年。”唐考也低声笑了起来。
  
  丁岚突然神色一凝,悄声说道:“昨天我去找过张月晨。”
  
  唐考在桌下给了丁岚一拳,“好啊,我让你去找易南行,你倒去找你的旧相好去了,她答应回来继续拍电影了吗?”
  
  丁岚出手抓住唐考的拳头,很严肃地说道:“张月晨的室友说她已经失踪三天了!”
  
  “啊?”唐考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真的,三天前,张月晨上午还和她的室友们一起上课,到晚上就没回寝室睡觉!现在她的室友们有点着急了,打她的手机也是关机的,但又不敢告诉老师,怕万一她只是出去玩了几天,告诉老师后她又回来的话,会被学校给于夜不归宿的处分惩罚。”
  
  “这帮女生真是头发长见识短,张月晨如果真是私自出去玩,肯定会先和她的室友们通气啊,除非她们之间的关系很不好。”
  
  “嗯,也许她们之间关系确实不好,有个女生居然说张月晨会不会是被大款包了!”
  
  “这种无稽之谈也亏那女生说的出口!”唐考与张月晨也曾接触过一段时间,对她的品行还是颇有了解的。
  
  “可现在她真的失踪了。今天……我不能和你去找易南行了,我要去找张月晨!”丁岚斩钉截铁地说道。
  
  “你们不是已经分手了吗?她的事你还这么上心?”唐考斜眼看着丁岚。
  
  丁岚沉默了片刻,才没头没脑地突然说道:“她是个好女孩。”
  
  “唉……最近我们怎么变成专职寻人的了?宇文这家伙要我尽快找到老易,现在你又要去找张月晨。”唐考长叹一声。
  
  “丁岚!唐考!你们俩说够了没有?”讲台上再次传来一声怒喝,原来温雅一直是盯着他们两个的,“说的这么亲热,难道你们俩准备在迎新晚会上演断背山?”
  
  女生们都偷笑起来,这两个家伙整天混在一起,确实有成为断背山的潜质。
 楼主| 发表于 2008-9-10 20:15:12 | 显示全部楼层
  唐考和丁岚哭笑不得,只好一同拿起课本把脸挡了起来。
  
  ******
  
  吃完中饭之后,宇文突然说他需要拍一些校园内的照片,要唐考把相机借给他。这两天宇文的怪异要求层出不穷,唐考心痛了老半天,勉强答应了,把宇文带到了自己的工作室里。
  
  虽说宇文已经是唐考工作团队的一员,但他也还是第一次来到唐考的工作室里。说是工作室,其实就是唐考和丁岚在教工宿舍区租用的一套两居室的老房子。宇文本还以为唐考他们不过是小打小闹的DV爱好者,谁知道一进门,老旧的房间里竟然放了三台配置很不错的非编工作站,显示器竟然是一水的DELL2407。再拐进另一个房间,宇文就更吃惊了,屋里居然有一台雅马哈01V96型的小型调音台和Focusrite Voice MasterPro的专业话放,加上SAMSON的监听耳机和录音话筒,俨然就是一个专业的小型录音棚!
  
  “宇文老师,你应该听说过吧?相机和老婆,都是不能外借的,现在我可是把老婆都借给你了……你可千万要爱惜啊!”唐考打开屋角一个铁皮柜,嘟哝着拿出一台佳能的数码单反相机。
  
  “老天……你们这一整套工作室设备,至少得十五万啊……你们两个学生哪里来的这么多钱?”宇文挠着脑袋惊叹道。
  
  “我可拿不出这么多钱,你就是把我切开零卖了也不值十多万啊,这些全都是丁岚出资购买的,他老爸是一家实业公司的老总,这点钱对他们家来说,纯粹是毛毛雨。”
  
  “那你心痛什么啊?这么有钱……”宇文不满地从唐考手中一把抓走了数码相机。
  
  “可……可这里唯一是我自己掏腰包买的东西,就是这台相机了!”唐考哭丧着脸说道,“你千万小心一点啊……”
  
  “知道啦!弄坏了我赔你!”宇文拍了拍胸脯。
  
  “你吃饭的钱都要拼命省,真弄坏了哪来的钱赔我……”唐考低声嘀咕着。
  
  “哎?丁岚今天怎么没和我们一起吃午饭?”宇文假装没听见唐考的嘀咕,把话题岔开。
  
  “他?找他的老相好去了。”唐考把方月晨失踪的事告诉了宇文。
  
  “嗯?”宇文眼珠一转,“原来方月晨和你们拍了一半的电影还留着吗?”
  
  “一直留着的啊,还指望丁岚把她带回来接着拍啊。”
  
  “能不能放给我看看?”
 楼主| 发表于 2008-9-10 20:15:4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不想一个人去……”方欣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犹豫。
  
  “不是吧……”唐考隐约猜到了方欣的意思。
  
  “你能不能陪我一起去一趟医院呢?”方欣说出这句话时,仿佛下了不小的决心。
  
  “为什么又是我……”唐考刚想拒绝,在一旁偷听的宇文连忙打手势要他答应下来。
  
  “你是副班长嘛,协助班长工作是你的义务啊!再说这事是和你同寝室的同学有关的!”方欣的语气里一半是命令一半是请求。
  
  “好吧……你现在在哪里?”看宇文在一旁拼命点头,唐考叹了口气。
  
  方欣本来只希望能有个人陪她一起去医院,谁知道一来就来了两个,宇文也自告奋勇地要陪方欣去医院。
  
  三人一同来到距离S大不远的七医,学校管理处的高老师已经在那里等候他们多时了。
  
  “你总算来了,快和我去病房吧,告诉那帮家伙,他们受伤的事你全都看见了,如果他们都不说实话,学校就会按照校园行为规范条例对他们打架的事情作出处分。”高老师手上拿着一叠装X光照片的大纸袋,一见到方欣,就想把她带进病房去。
  
  “高老师别急,你可不可以先告诉我现在具体是什么情况?”唐考伸手拦住了高老师。
  
  高老师看了唐考一眼,似乎并不打算理睬他。
  
 楼主| 发表于 2008-9-10 20:16:4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易南行同寝室的同学,现在易南行已经有两天没有回寝室了,我们也希望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唐考微微提升了一点音量。宇文则一直站在唐考身后默不作声。
  
  高老师想了一下,开口说道:“现在四个男生都已经醒来了,分别住在不同的病房里,伤情倒是都控制住了,但他们全都异口同声地说已经不记得当时发生了什么。”
  
  “他们的骨伤有诊断结果了吗?”宇文突然插嘴问道。
  
  “你又是……”高老师警惕地看了宇文一眼。
  
  “他是我们系的助教,负责我们系学生工作的。”唐考为宇文胡乱编造了一个身份,方欣也在旁边跟着点头。反正高老师是学校管理处的,也不会认识所有的老师。
  
  “你真想知道吗?只怕你不会相信……”高老师慢慢打开手中的一个大纸袋,从中拿出厚厚一迭X光照片,“你们自己看吧。”

  宇文接过其中一张照片,转身走到医院的大门前,将照片高高举起。透过日光的照射,三人都清楚地看见了那张X光照片上的内容,一瞬间,三人都惊呆了!
  
  那是两根平行的桡骨和尺骨(前臂部分的骨头),两根骨头上可清晰地看见四条断裂的细缝!而这四处断裂,竟然十分光滑平整,并且相互平行!能造成这样的骨伤的唯一办法,就是有人用极其锋利的快刀两次横斩过这条手臂!
 楼主| 发表于 2008-9-10 20:17:04 | 显示全部楼层
  六、
  
  “请带我们去见一下受伤的同学!”宇文看过所有的X光照片后,神情凝重地对高老师说道。在其余的照片上,无论是腿骨还是臂骨,都或多或少带有与第一张照片一致的刀痕。
  
  高老师犹豫了一下,似乎觉得面前这位英俊的青年教师不会是来捣乱的,便答应了他们,把方欣一行带到了一个单人骨科病房。
  
  方欣一眼就认出了病房里的学生正是最初挑衅易南行的那位高个男生。此刻的他两只手和一条腿都打上了厚厚的石膏,面无表情一言不发地躺在病床上,早已没了当初在水吧里那样嚣张的气势。安静的病房里突然进来好几个人,他也没有显出特别的惊讶,但当他看见方欣时,他的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
  
  “李斌,认出这位女同学了吧?她当时也在你们打架的现场,现在你还是不想说你们打架的原因吗?”高老师靠近床头说道。
  
  李斌表情痛苦地闭上了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我还能踢足球吗?”
  
  宇文走上前一步,说道:“幸亏你们欺负的那位同学手下留情,你的小腿虽然断了,但没伤到筋腱,骨头会愈合的很快,不会影响你以后踢球。”
  
  提到易南行,李斌的眼中闪过一丝恐惧。“你们已经找到那个男生了?”
  
  宇文摇了摇头,说道:“他已经失踪了,如果找不到他,就没法证明你们四人是受害者,所以现在需要你告诉我,你们为什么会突然动手,他又是怎么打伤你们的?这些信息能帮助我们找到他的行踪。”
  
  “你会相信我们不是打群架,仅仅是他一个人就把我们四个人全打伤的吗?”看来李斌并非不记得发生了什么,只是高老师一直口口声声说他们打群架,一定要他们说出打群架的另外一伙人是谁。李斌想来说实话高老师也不会相信,便干脆说什么都不记得了。
  
  宇文突然低下头,在李斌的耳边轻声说:“我相信你!如果你老老实实告诉我实情,我保证可以让这位女同学重新做一个证明,忽略你们动手围殴那位同学的事实,这样学校就不至于因为此事给你们处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30秒完成]

本版积分规则

全国大学论坛友情链接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广东 江苏 山东 浙江 河南 河北 辽宁 四川 湖北 福建 湖南 黑龙江 安徽
江西 广西 吉林 云南 陕西 山西 内蒙古 新疆 贵州 甘肃 海南 青海 宁夏 西藏 香港 澳门 台湾
手机访问本页请
扫描左边二维码
         本网站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为网友上传,若存在版权问题或是相关责任请联系站长!
站长电话:0898-66661599    站长联系QQ:7123767   myubbs.com
         站长微信:7123767
请扫描右边二维码
www.myubbs.com

手机版|小黑屋|中国人民大学论坛 ( 琼ICP备12002442号 )

GMT+8, 2019-5-23 11:30 , Processed in 0.593267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高考信息网 X3.3

© 2001-2013 大学排名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